10、我的盐去哪儿了

    “咦?”张小飞又想到一件事,他刚才从小偷身上用能力取东西,根本就没看到袋里的东西是什么,即便如此隔着牛仔布仍然可以发动能力。

    若真是这样···遇到歹徒袭击,岂不是可以隔着胸膛把坏人心脏取走?

    就在此时,忽而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那小偷伸手在自己身上找寻起来,越找越是心惊,脸色一阵白一阵青。

    钱安笙被挠了个满脸桃花朵朵开,还纳闷道:“前辈,你怎么不按规矩来?” WWw.8Yue.ORG

    手机还你了,我的钱包、药匙、香烟、打火机统统还来啊!

    能动手绝不逼逼,你们该不是刷了黄漆的浩克吧?

    钱安笙来不及吐糟,纵身一跃从人头上翻身跳出包围,冲到车头前抬脚踹门,暴吼道:“开门!开门!”

    他见司机不给他开门,合身扑上要抢方向盘。一车人见状纷纷惊叫起来,多亏司机死死把住方向盘决不松手,这才没出大事。

    钱安笙见逃不出去,后面一堆‘黄巨人’又冲了过来,他并脚一跳从人头上又跃了过去,嗖一下朝车尾窜来。

    “闪开!闪开!谁挡路我弄死他!”

    张小飞正座在车尾,见钱安笙状若疯狂的朝他扑来,心中一惊抬手就把一物丢了过去。

    钱安笙正跑着,猛抬头见白花花一物飞砸过来,抬手一档‘噗’一下把那物打爆,一大把白色结晶体就撒他脸长。

    “啊呸!好咸啊···我擦,这袋子是我的!我的盐。”钱安笙目瞪口呆的拿着盐袋子,看着张小飞目无表情的脸,脑子忽然蹦出一个念头:“原来高人在此。”

    这念头一处,吓的他不敢再朝车尾跑,伸手取过破窗锤在玻璃边角上一敲。

    砰!

    车玻璃应声爆碎一地,众人的尖叫声中,钱安笙一下蹿出车外踩着旁边私家车顶一个鹞子翻身,翻到了街对面撒丫子就想逃。

    “站住!别跑!”

    司机开门,七、八个大汉一起从车上追打出去,就听呼一声响,一把沾着机油的扳手横飞而至,‘乓’一下把钱安笙打倒在地,随后被追上‘黄巨人’们一桶海扁。

    公交司机站在车门前,拿着另一把扳手,喝道:“砸了爷爷的车,你还想往哪里跑?哎哎···哥几个轻点打,别打死了,我已经报警了。”

    “放心!死不了。”有个‘黄巨人’答应一声,反手一个冲天炮把钱安笙打的两脚离地,后面两人伸手一档,猛然发力把人打着旋子又砸回地上,接着海扁起来。

    张小飞看的面皮直跳,场面太暴力了。

    13级的进化者?

    除了抗揍一点,毛用也没有。

    众怒面前就是块石头也给你砸成渣渣,铁人也给你碾成一片薄煎饼。

    当你以为自己了不起时,现实就狠狠给你一棒,然后告诉你进化者——没什么了不起。

    “所以低调才是王道啊。”张小飞嘟囔一句,躲在车上不肯露头。

    两分钟不到,两辆警车呼啸而至,几个警察先把钱安笙铐住,立刻开始统计现场损失。

    这小贼逃跑居然把价值数百万的公交车破坏,价格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是辆满载的锂电公交车,多亏司机经验丰富处置得当没出事故,万一要是出了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有个年轻警察拿着本子过来统计损失,张小飞轻拍他一下,递上个钱包说道:“警察叔叔,我捡到一个钱包。”

    年轻警察打开钱包,一眼便看到了钱安笙的暂住证,匆匆记下张小飞的姓名单位电话号码,立刻跑去向上级汇报。

    好一番耽误之后,等张小飞返回金属小区,已经是日落黄昏。

    开门的是胡丽雅。

    她见到菜和大鲤鱼,眼睛一亮,笑道:“小飞哥,真是太客气了,卖什么菜啊。李阿姨,今晚加菜,我要吃糖醋鲤鱼。”说着伸手接过了塑料带着,也不知是拿的不稳,还是拿错了位置。

    张小飞一松手,有个装辣椒的塑料袋竟从胡丽雅手上直接滑落,啪一下摔在地上。有个紫蓝色盒子跳了出来,低头一看——杜蕾思。

    二人面面相觑,气氛一时间无比的尴尬。

    “啊呀···!”胡丽雅反应过来,从脖子一直红到了耳朵尖,惊叫着逃进了房间里。

    “这个不是我的,是捡的···在公交车上捡到的。”张小飞无比尴尬的解释起来,他从未觉得自己的语言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话说有人能在公交车上捡这个东西吗?

    我自己也不信啊,好不好!

    我怎么能在朋友妹妹面前漏出这种东西啊?真是黄泥巴掉裤裆里,没法解释了。

    “该死的小偷,你可害死我了!”张小飞嘟囔一声,捡起盒子藏好。把菜提到厨房里,李阿姨正在做饭,接过鱼夸赞一声:“好大的鱼,好新鲜的蔬菜,小飞挺会买菜啊。”

    “那里,那里。”张小飞连连摆手,出了厨房回到胖子房间,把蓝盒子藏到枕头底下。

    见胖子还没回来,准备去厨房帮着李阿姨做饭。刚一出门,却被胡丽雅拦住,非要向他请教功课。

    “没问题。”张小飞一口答应下来。虽然省一中的名头甚响,但咱矿职大的学生也不是吹的。

    等少女把英文阅读书拿出来,张小飞看了名字立刻便眉头一皱,奇道:“W.B.Yeats,才高一就要读威廉姆·巴特·叶芝的英文诗集,你们老师好厉害!”

    哎呀,真不亏是一中,这是要送你们去北华清大的节奏,完全秒杀矿渣大一条街啊。不过既然是寄居在人家中,怎也要做些贡献才是。

    胡丽雅微笑不语,随手把书翻开一页,向他请教起来。二人距离近了,她身上如兰似麝的淡淡香味传来,让张小飞的心有些忐忑起来。

    张口就开始咏诵起来:“He Wishes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天国的嫁衣》)

    一首英文诗歌娓娓道来,口音有些古怪。可惜他脑子里有些乱,全然没有注意到这首诗词的深意,也没注意到眼前微胖少女眼中的柔情蜜意。

    他居然平白直给的翻译起来。

    原本文艺的翻译是:如有天孙锦,愿为君铺地。镶金复镶银,明暗日夜继。家贫锦难求,唯有以梦替。践履慎轻置,吾梦不堪碎。

    最后一句:践履慎轻置,吾梦不堪碎。

    这是多么有意境的一首好诗!

    即便是最没技术的白话直译,最后一句也该是:轻轻点,因为站在我梦上。

    张小飞直接来了句:“轻踩,因为你践踏了我的梦。”

    胡丽雅原本分红色的俏脸,好似被雷劈中,立刻变的乌黑。

    好吧,张小飞你成功践踏了我的梦!

    大家都是贼,你装什么好人?人心不古,真是人心不古啊!慢着······有杀气!

    钱安笙灵巧的躲闪着大妈的袭击,忽然察觉到气氛不对。回头一看七、八条大汉齐齐把外衣一脱,漏出里面统一的黄色小背心,背心上有六个大字——黄巨人健身房。

    张小飞座在车尾也是一愣,这七、八个人原本都是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白领,谁知脱杉之后,全是些筋肉暴起的壮汉。

    钱安笙眼前一黑,差点又给跪了,今日出门···真没看黄历啊。

    当先第一个‘黄巨人’,一握双拳嚎叫一声抬手就打,后面的同伴跟着大吼并肩上前。

    “我还就不信了!”

    张小飞放下钱包,又一次发动能力,终于取出了一部手机。随着他将转移到大妈手袋里,顿时觉得心里舒坦极了,处女座情结一下痊愈。

    张小飞犯了倔,连续施展能力,从小偷身上取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忽而手中一沉多了个钱包。他打开一看,其中有张暂住证,照片是那小偷本人的,名叫钱安笙。

    唰·唰·唰唰唰···

    “晚辈有眼无珠,还请前辈手高抬贵手!”说着一翻手取出一部大红色外壳的‘平果衩’手机,双手奉上。

    大妈先是一愣,然后躁郁的尖叫道:“抓小偷啊!”

    声音之尖锐高昂简直不可思议,大妈抬手就把手机抢回去,反手又在钱安笙脸上挠了两把。

    “我的手机呐?我的烟哪?我的盐哪?我的···”十个口袋空了九了,剩下一个装的还不是自己的东西。

    旁边大妈侧耳倾听,伸手入包取出个破旧的手机来,奇道:“哎呀?这是谁的手机在响?”

    八成会把人午饭取出来吧,搞不好会是······

    “呃···!”张小飞想到这里,把自己恶心倒了,干呕两下差点吐出来。旁边的大叔以为他是晕车,好心的递给他一个塑料袋。

    钱安笙犹豫一下,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位五短身材粗壮有力的大妈,默诵师门‘大隐隐于市井之十三条注意事项’,然后···‘咕咚’一声跪了。

    钱安笙跟普通小偷不同,他可是有师承的人。师门数百年来无数前辈用血泪总结出的经验教训,让他在济北城里偷了十年,还从未湿过鞋。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偷,他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偷。

    不过今日钱安笙的好运气,显然是到了尽头。

    “超级必杀技···啊呀不对!”张小飞暗自摇头起来,没事取个手机都麻烦成这样,关键时刻还想取人心脏?

阅读我不是外星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甜妻来袭:BOSS,别闹!》《完美世界》《圣墟》《独步天下》《我本闲凉》《不正经深情》《玩转极品人生》《你是我的吸血鬼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851/6286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