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岚阳超巨

    东门吹雪。

    狼尊在岚阳无人不知,座下冰之右使东门吹雪又岂是寻常角色。

    他有很多个身份,原ak战团成员之一,狼血十字军的绝对主力,巅峰期是战魂体九星的岚阳超巨。

    隗鹏得到号令,便化作一道流光迫不及待地钻进了白魁手心处的纹路里,又顺着魂脉,躲进了它温暖的魂穴。

    “东门前辈。” WWw.8Yue.ORG

    血!

    见血了!

    脑袋流血了!

    这样就砸中了,一个酒瓶子就砸流血了?

    这是冰之右使吗?

    还是长得一模一样,连名字都一样的水电工?

    白魁看到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咕咚”

    头顶漫天的冰雹利剑让白魁狠吞一口唾沫,秒清现实,这东门前辈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变态,一样难以捉摸。

    如是,白魁不再纠结名片上的一个小时30块的“水电工”身份,也不纠结于被一个酒瓶子就砸得脑袋出血的突发情况,而是像对上级汇报工作一般向东门吹雪阐述自己的来意。

    就像一个训练有素的新兵,他表情巍然,站定军姿。

    “我……”

    “叮咚!”

    才刚开口,只听叮咚一声,白魁的牙齿就冻成了冰块,嘴里就来得及跑出一个“我”字,其他的一律被冰冻在喉腔里。

    “我知道你的来意……既然不是找我修水电的,那就请回吧。”

    东门吹雪没有再理会白魁,他用手摸了一把脑袋上的血,然后放到嘴里森森地舔了一口,“呸,我的血太淡了……”

    他整了整衣领,转身朝乔巴顿道,“b超鹿,你诊所的血袋得明天再给我邮几件来。”

    “还需要什么血袋啊,对于你来说,那个卫生棉就挺补的。”乔巴顿指着岚旨大长巾道。

    岚旨大长巾鸟趴在地上,被漫天的冰雹利剑吓得缩成了一团,就像插在路坑里的一个卷轴。

    瑟瑟发抖着。

    “对,对对对!”东门吹雪重重地拍了一下脑袋,似乎刚回想起什么来,“岚旨大长巾,每个月来一次血,这种吸收岚阳魂光滋生出的日月精血,最补了。”

    “那我就把它宰了吧。”

    岚旨大长巾仿佛听懂了人话,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嗯?”

    正说着,东门吹雪好像发现了什么,他眉头微皱,却又儒雅地整了整白色的衣领,看向天空,“现在看来,这一口大长巾血有人不让我喝啊……“

    就在这时,君岚镇的气温突然回升。

    “嗒!嗒嗒!”

    水滴落地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急,一声比一声清脆。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漫天的冰雹迅速融化,一滴滴的水落了下来,渐渐的越来越多,越来越猛,整个君岚镇就像下了一场暴雨。

    “暴雨”只持续大概十来秒钟的时间。

    冰没了,雨停了,整个天空放晴了。

    时值七月,正午的岚阳光在君岚镇重新上位,火辣辣地砸了下来。

    沐寻的衣服被刚才的融冰雨淋湿了,但又很快就干了。

    这显然不是一般的温度,虽然7月的岚阳很烈,但不会到如此程度,此时天气很反常,燥热得让沐寻感觉像是身处一个火炉。

    “阻挡执法,妨碍公务,根据《安全法》第二百七十七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魂警等战府工作人员执行公务的,最低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如果是战魂师那便是罪加一等,最高可判处炼魂回炉,剥夺战魂师资格,情节严重的,斩立决!东门吹雪……你可要知法犯法?”

    天空中传来一阵浑厚的声音,像是天涯那般遥远,又像是山崩那样的震耳。

    其实并不遥远,沐寻抬头倔强地对着岚阳,努力地克服住流眼油的那种难受,在岚阳光的遮掩下,飞来是一只燃火的鸟,越来越近了……

    随着大鸟临近,君岚镇的空气好像锅里煮着的汤汁,慢慢地越来越烫,似乎马上就要沸腾起来了。

    “啊呜啊,god!”乔巴顿像是呛到辣椒一般,使劲地挥吐着舌头,他热得又蹦又跳,满身的鹿毛湿哒哒地黏在身上。

    “喂,我的大冰冰,赶紧帮我冰冻一下,我的毛太多,受不了了!”

    “快……快点啊!”他十万火急地朝东门吹雪喊。

    “咻!”

    一道风声过后,乔巴顿如愿以偿。

    “这种程度的话,沐寻你可以的吧?“东门吹雪的视线绕过毛发结冰的乔巴顿,找到了沐寻。

    “嗯!”沐寻应声。

    “所以……你现在泡澡的温度极限是……”

    “578c。”沐寻回答道。

    大鸟来了,盘旋在风车路上空。

    它比风车路最大的宅子还大,犹如一座大山,全身燃着黄色的火焰,有九个头……

    白魁收起名片,然后挺腰收腹,朝东门吹雪敬了一个板正的岚阳军礼,那敬礼的手依旧还有些紧张的发颤。

    “我刚才听你说,要对我们这位残障人士动手?”东门吹雪笑着对白魁道,却是指着身后的乔巴顿。

    乔巴顿呸了一口酒沫,抡起一个酒瓶子就朝东门吹雪砸了过去,“谁特娘的是残障人士,干你丫的水电工!”

    “砰!”

    瓶子碎了,砸得东门吹雪一头碎渣。

    白魁打了一个冷颤。

    虽说整个君岚镇的气温硬是被漫天的冰雹拉下了好几度,但白魁作为完全体战魂师即使被扔进冰冻室里也不会有打寒颤这种羞人的举动,打寒颤真正原因是名片上最下方写的那个名字,对,只是那样的一个扯淡的水电工的名字——

    白魁怔怔看着名片。

    “水电工?”

    魁鹏魂灵在漫天冷气冰雹的震慑下发抖,像是一个怕冻的小妞“呜呼”地朝白魁叫唤着,再也没之前的霸气。

    一声声哀嚎将白魁从放空的状态中拉了回来。

    白魁深吸了一口气,手臂一挥,手心一个鹏状的纹路闪现。

    这样一个人现在递给你一张名片,身份是水电工,你是信与不信。

    白魁的脑袋一阵放空。

    作为绅士,他从来都是一身整齐的白衬衫,一副考究的金丝眼镜,彬彬有礼就像一个知识分子,可他的癫狂在于你看到他平静儒雅的表情,根本不知道他下一秒会暴起杀人还是轻笑着和你寒暄。

    在东冥星海,在岚阳外域,谁也不敢得罪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却一脸文质彬彬戴着金丝眼镜的混蛋。

    “呜呼”

    名片做得很详细,排版也很清楚,最上面是魂机号码,中间是清晰的价位——水电维修一个小时30块,最下面是……

    “呼——”

    东门吹雪可以说是狼血十字军里面最狠的角色,除了“冰之右使”这个称号之外,他还有好几个别称,在岚阳被称为癫狂绅士,在东冥星海他的名声比在岚阳本土更盛,叫做死亡冰客,在敌人那里,他的名字基本只有两个字——混蛋!

阅读我这个魂蛋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亵渎》《万域之王》《重生之我变成了男神》《至尊神位》《锦衣春秋》《孤王寡女》《高手在校园》《弑灵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897/6286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