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篇

    禾嘉泽疑惑的抬头“嗯?”了一声。

    严霁道:“李东硕,李海狗,李狗嗨。”

    仔细想想后发现,他们好像真的从未当着严霁的面喊过这个外号。

    禾嘉泽稳坐着不动如风,看着严霁又替他喝下一杯,当真是半杯酒都不打算让他沾。

    左边的酒杯被严霁拦下,右边又有人凑过来说:“不喝说不过去了啊,我还想向学弟请教一下勾男人的技巧呢。” WWw.8Yue.ORG

    另一人接腔:“对对对,我也看了,还说同性恋恶心,结果被一群人喷的要死不活,这都8021年了还有人搞这种歧视。”

    提起这个话头的人又说:“那个楼主又打补丁说禾学弟私生活混乱,还抢了她的男朋友,严霁不还去回贴澄清了吗?说他们都是彼此的初恋,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jiāo过女朋友。”

    禾嘉泽听得一愣一愣的,问:“有这回事?怎么没人告诉我。”

    白羽说:“我跟李狗嗨也看了,风向一边倒都在骂楼主。”

    禾嘉泽不悦道:“以后有人骂我可以,但是你们不喊我去看戏那就不行。”

    带头给禾嘉泽敬酒的女生笑道:“都已经过去一年了,还提这件事gān什么。”说完又开始劝禾嘉泽喝几杯。

    禾嘉泽回想他刚入校后有段时间,周围人看他的眼神的确有些不对劲,走在路上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莫名其妙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他跟严霁在谈恋爱。

    旁边的人将她拉坐回椅子上,说:“章霏你少喝点吧。”

    在饭桌前的严霁看着还算清醒,回到家后就显露了醉态,躺在沙发上,眼神湿漉漉的像是蒙上了一层水雾,温柔的目光随着禾嘉泽来回移动。

    等禾嘉泽将gān净的睡衣拿来,严霁还仰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盯着他说:“你帮我换。”

    禾嘉泽耳根泛红,将严霁扶起来帮他脱上衣,他把脱下来的衣服抖平时,一片大灰蓝色的不知道是东西从衣服里掉了出来。

    那像是什么东西蜕下来的皮,禾嘉泽对爬宠蛇很感兴趣,拿起来细看后觉得像是蛇皮,又有些不确定,这块皮有脸盆大小,沁人心扉的凉意从蛇皮蔓延到他的掌心再到骨。

    他将那片皮拎到严霁眼前,问:“这是什么?”

    方才还迷糊着的人瞬间清醒过来,紧张的看着禾嘉泽,言语间也有些慌张的意味:“可、可能是不小心在哪儿蹭到衣服上去的。”

    禾嘉泽皱眉说:“你喝酒喝傻了?这么大一块东西蹭到你衣服里面都不知道?”说完后他随手将那一片灰蓝色的皮团起来丢进了垃圾桶中。

    严霁也没再让禾嘉泽帮他换衣服,匆匆回到房中,禾嘉泽随后爬上chuáng趴在他身上,两人一起睡了过去。

    清冷的月光透过被风扬起的帘幕缝隙溜进房中,偌大的客厅空旷寂静,公寓的主人正在卧房中深眠,本不该有人存在的客厅,却出现了一抹高大细长的身影。

    他俯下身伸手从垃圾桶中提出来一张泛着寒光的皮,伴随着一阵突兀的笑声,黑影从客厅中消失。

    闹钟响起时,禾嘉泽与严霁都没能第一时间起来,对于禾嘉泽这个赖chuáng专业户来说这是常态,他闭着眼睛听着歌声从响起到停止,都没等到严霁如同以往抱着他坐起来,于是疑惑的睁开了眼。

    禾嘉泽伸手捏了捏严霁的脸,含含糊糊的喊他:“嗯……严霁?”这还是头一次被禾嘉泽抓到严霁赖chuáng的一天。

    他看起来好像还难受着,禾嘉泽心想,许是醉宿的缘故。

    禾嘉泽被严霁抓住了作乱的手后,伸着懒腰道:“我去买早餐。”

    平日里都是严霁先一步醒来,在禾嘉泽下楼时他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今日是个特例,严霁摸着禾嘉泽柔软的发丝,道:“好,我再睡一会儿就起来。”

    洗漱后禾嘉泽出了门,他先前没有留意过这附近有没有早餐铺子,花费了点儿时间,才找到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早点楼。

    禾嘉泽提着热腾腾的早饭,面带笑意的往回走,还在想着严霁要怎么夸奖他,轻快的步伐却在走到公寓楼下时,被围成的一群人与救护车拦住。

    他花了好大的劲儿才挤进去,然而接下来入眼的一幕却令他如坠深渊,手中拎着的袋子‘啪’的一声掉在脚边。

    禾嘉泽许久没有回神,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呆愣愣的看着血泊中的严霁,脑中一片空白,直到被带去做询问笔录后,禾嘉泽都还感觉自己如同陷在浑浑噩噩的噩梦当中。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为什么严霁会坠楼身亡。

    从警局里出来后,禾嘉泽被闻讯而来的大哥带回了家,之后的两天都将自己关在卧室中,颓废度日,直到房门被他家人qiáng行破坏。

    禾嘉泽被从卧室里拖出来,几件衣服扔到他的面前,他抬起头,泛红的双眼望着正对他横眉竖眼的人。

    “你看你,像什么样子,去洗个澡换好衣服,给我滚去学校!”这人是禾嘉泽的父亲禾守佟,当初他极力反对自己的儿子跟一个男人厮混在一起,现在看到禾嘉泽这个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李东硕看的双眼发红,狠狠的拍响白羽的大腿,道:“太过分了!我都坐在这儿了,怎么没有学姐来给我敬酒。”

    禾嘉泽一笑,露出两颗白白的小虎牙尖尖,模样乖巧的说:“也没什么技巧,我家里特别有钱。”说完也没有拿起杯子的意思。

    白羽见状连忙将那女生劝回座位,禾嘉泽闹脾气前的征兆,他们这两个跟他一起长大的人再清楚不过。

    席间,又有人说起学校论坛上的贴子。

    严霁班上的同学说:“就严霁和小学弟刚确认关系后不久,有个人匿名发贴曝光小学弟是同性恋。”

    “我问问。”禾嘉泽拿起手机给两人发消息。

    隔了一会儿后,严霁又问:“他怎么总在改名字?”

    严霁抱着他坐起身,伸手拿起枕边叠好的衣服抖开,一件件往禾嘉泽身上套,一边道:“说着玩的,晚上跟我一起去参加同学聚餐吧。”

    一秒记住【 八月小说网】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即便如此,还是会有几人心生不满,针对禾嘉泽的不满。

    在禾嘉泽没有出现以前,一些人是将严霁视为囊中之物,大一大二都不见他有过跟谁暧昧过,大三时却忽然蹦出来个小学弟将校草给抢走了。

    三两个女生轮番上阵想给禾嘉泽灌酒,见严霁将人护的严严实实,“来都来了,不让人家喝一杯啊。”

    禾嘉泽和李东硕的外号是互相埋汰的结果,高中毕业时同班同学组织一起去海洋馆玩,禾嘉泽看完了海狗,回程时见李东硕那个一米九的大高个非要往大巴二层钻,笑他弯着身子匍匐前进的样子像极了海洋馆里的海狗。

    此话一出顿时引其他人李海狗、海狗李喊个不停。李东硕当场反击,给禾嘉泽冠上傻狍子称号。

    笑过后,禾嘉泽道:“你听他们叫我狍子的时候也觉得我改名了?”

    严霁说:“他们没这么叫过你。”

    严霁他们这一届马上从大三升大四,以后在学校呆的时间不多,之后无非是准备考研或去社会实践,按理说这样的同班聚餐是不应该让禾嘉泽把两个朋友也一起拉去的,可班上的一些人生怕严霁会不来,只要他肯来一切都好说。

    “嗯嗯……不行。”禾嘉泽配合的抬起手穿过袖口,刚想答应后又忽然反悔,“我和李狗嗨、白羽约好了要一起去吃饭。”

    严霁说:“把他俩一起叫上。”

    听他这么问后禾嘉泽笑的肚子疼,严霁有些时候脑子会不灵光,与其说不灵光,不如说是像没沾过人间烟火,偶尔问些让禾嘉泽哭笑不得的问题。

阅读男友又又又死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盛唐无妖》《王牌女助》《盛世嫡妃》《女总裁的神级佣兵》《海贼之最强老师》《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万界之无敌装逼系统》《妙手透视小神医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920/6287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