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薛迟

    他将车门关上后禾致修没有马上将车开走,反而又落下车窗,朝他道:“爸的话别放在心上,和李家还有白家那俩小子说一声,这周六周末哥带你们去鸿鹤玩。” WWw.8Yue.ORG

    等禾嘉泽走进校门后,禾致修才将车开走。

    同班的人虽谈不上全部熟悉,可也都是认得的,禾嘉泽确定他班上是没有这么个人的。

    李狗嗨:你俩坐在一个教室就不能递小纸条吗。

    黑羽:我进教室的时候看见转校生已经坐在你旁边了。

    禾嘉泽兴致缺缺道:“我知道,你是八国混血的转校生。”

    薛迟:“……”

    说完后禾嘉泽便转过身去跟白羽攀谈,白羽名不副实,读作白羽写作黑羽,从小黑到大,也跟他在家里闲不住总爱在外到处乱跑有关,好在底子不错,即便黑,也是黑帅黑帅的。

    白羽问:“你这两天在家跟校草干什么呢?”

    禾嘉泽顿时又萎靡几分:“还能干什么,陪他一起进火葬场吗。”

    白羽原以为他在开玩笑,禾嘉泽将严霁坠楼一事简述一遍,听罢后白羽诧异得半晌没讲出话,一直到课间结束。

    这节课上到一半,白羽又在群聊里艾特了禾嘉泽。

    黑羽:狍子禾跟致修哥说一声我也去。

    李狗嗨:不是说有约会吗。

    黑羽:推了。

    禾嘉泽没再回话,经白羽刚刚一提,恢复没多少的元气再次重伤,趴在课桌上一直到中午,连李狗嗨串班来喊他们一起去吃饭,禾嘉泽也推了。

    他现在动也不想动一下,更没有胃口去吃饭。

    邻座的转校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教室的人基本都走空了,他还一直坐在这里。

    禾嘉泽侧过头问一句:“你不走吗,下午的课不是在这间教室。”

    薛迟没有说话,垂头看着课本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禾嘉泽只当他是因为先前自己的回应生气,但也没有太过在意,见他没有回答干脆闭上眼睛小憩。

    此时的教学楼格外安静,被风翻动的书页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却并不吵人,反而让人更有睡意,没过多久禾嘉泽就真的睡着了。

    睡得正熟时禾嘉泽被人推醒,一睁眼就被一瓶咖啡牛奶和一只塑料袋占据了大半视线范围。

    薛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去买的这些东西,禾嘉泽看了一眼时间,也不过才过了十分钟。

    禾嘉泽脑袋昏昏沉沉,坐起来语气不善的说:“有事?”

    薛迟将塑料袋里打包好的食物拿出来:“你得吃饭,吃完再睡。”

    禾嘉泽没有动,看向他问:“你家里有芬兰人吗?”

    薛迟顿了顿道:“我爷爷是芬兰人。”

    禾嘉泽说:“你不能向你爷爷学习一下吗,别多管闲事。”

    薛迟缄默半晌后道:“我家人都不在了。”

    “……”禾嘉泽愣神,气氛登时尴尬起来。

    薛迟不恼反对他露出亲切的笑容说:“我没事,你真可爱。”

    禾嘉泽耳根燥热,接过薛迟递给他的筷子默不作声的吃起来,严霁的家人也都不在了,这一点相似之处让禾嘉泽心软,不再好推拒薛迟的好意。

    但这并不妨碍他私下里跟李东硕和白羽抱怨。

    两人回来时也帮禾嘉泽外带了一份饭,他进教室时,禾嘉泽正好吃饱喝足,转校生拎着塑料袋出去扔垃圾。

    李东硕抢占了方才薛迟的位置坐下:“转校生很热心啊,人美大方,说话又好听,是个人才。”

    禾嘉泽问:“你什么时候跟他接触的。”

    李东硕想了一下后说:“昨天,我手机掉了他跟我一起找的,还有我们班的人也都这么个说法。”

    禾嘉泽不屑一顾道:“多管闲事,中央供暖。”

    白羽发现了盲点:“他转过来也就两天时间,再怎么热心也不可能两天之内就做这么多好事。”

    三个人谈论期间,正主回来了,李东硕有些尴尬,毕竟他昨天才受过薛迟的帮助,隔天就让人听见他们三个嘴碎的在背后bb。

    虽然也不确定薛迟究竟听没听见,但总归是心虚。

    薛迟刚想要开口说什么时,禾嘉泽起身招呼白羽和李东硕跟他一起转移阵地。

    他们走到教室门口时,薛迟道:“等等。”

    几人停下,回身想看他准备说些什么。

    薛迟抬手指指白羽脚下:“你鞋带开了。”

    白羽低头一看,还真是:“谢了。”俯下身系鞋带。

    禾嘉泽莫名有些不太开心,等白羽完事后,加快脚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学楼。

    离下午那堂课时间还早,他们在学校附近找了间茶楼坐着闲聊。

    想到薛迟无差别供暖,禾嘉泽的心情微妙变差,李东硕还在劝他对转校生好一点,做人要善良。

    禾嘉泽道:“我最看不起这种老好人。”

    听禾嘉泽讲完中午发生的事后,白羽说:“比起老好人,我更觉得他有目的性的做好事更有可能,这么巴结你的确有点问题,你都提到他过世的家人了,这事就算放到我们朋友之间,也是根刺。”

    脾气好也不是这么个好法。

    李东硕抓了一把瓜子,边嗑边猜:“是不是从谁那里知道你家里有人是校董了?”

    禾嘉泽摇头说:“不应该啊,没几个人知道的,你们家不也是校董。”

    白羽道:“所以他提醒我系鞋带,还帮李狗嗨找手机啊。”

    李东硕笑出猪叫:“人家就随手一帮哪有这么心机,你怎么不说我手机是他扔的,你鞋带是他解的,你看你这人长的黑,心也黑。”

    这也就是白羽随口胡诌,奈何禾嘉泽这个实心眼的傻孩子信以为真,开始带上有色眼镜观察起薛迟。

    屡次见热心薛迟乐于助人,心里都有些不对味。

    狍子禾:他又在我面前帮助别人!!!一定是故意做给我看的!!!

    李狗嗨:你怎么忽然这么生气。

    黑羽:狍子你疯了?要不今天一起出去撸一发。

    李狗嗨:撸串就撸串还撸一发,这么正经的事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变味了。

    狍子禾:改天吧,这几天都是我哥到校门口把我自提回家。

    黑羽:你太关注薛迟了。

    别人看来挺正常的事情,落在禾嘉泽眼里就是让他觉得不舒服,短短几天的功夫,薛迟已经和班上的人打成一片。

    唯有禾嘉泽不吃他这一套,以冷脸面对薛迟有意无意间的嘘寒问暖。

    课间结束后,围在薛迟周围的人散去,他回过头看向后桌的禾嘉泽,问:“心情不好?”

    禾嘉泽冷声道:“关你什么事。”

    白羽轻咳一声,用手肘轻撞禾嘉泽肋骨侧,提醒他不要跟同学闹的太僵。

    薛迟已经转回去了,禾嘉泽却觉得有一口气憋在心里撒不出来,下课时见薛迟又与其他人在谈笑风生,正耐心的回答那些人的问题,心里生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邪火。

    禾嘉泽起身时,薛迟喊住他:“一起走吧。”

    禾嘉泽置若罔闻,跟白羽一起离开教室,因为校门外有人来接他,白羽出了教室后跟禾嘉泽分道扬镳去找李东硕一起回家,禾嘉泽一路埋着头走到校门口时,薛迟却从后面追了上来,抓住他的手臂。

    薛迟力气不小,让禾嘉泽甩不开,像是担心一撒手禾嘉泽就会跑掉一样,忙说:“等一下,我有话想跟你说。”

    禾嘉泽像是早有预料,哼笑一声:“终于忍不住了?”忍不住要来托他找家里的校董帮忙了。

    薛迟面色微红,一副腼腆的大男孩模样:“你知道了?”

    禾嘉泽点头说:“你先撒手。”

    薛迟道:“你先听我说,我……喜欢你,一见钟情,你是因为看出来了,才一直避着我吗?”

    禾嘉泽:“……”嗯???

    薛迟黯然失色道:“我让你为难了吗。”

    禾嘉泽轻咳一声,觉得喉咙有些干涩,心跳的厉害。

    薛迟确然不错,不管从长相还是为人方面来说,都不逊色于严霁。

    想了一会儿后,禾嘉泽回神,意识到自己不自觉的拿薛迟跟严霁做起了比较,严霁是他心里的一道疤,禾嘉泽不想让这道伤口愈合,不想让严霁从他生命里彻底消失。

    在严霁死后,他甚至觉得自己会带着伤痛孤独一生,再也不会喜欢上其他人,理应如此,毕竟他曾经那么疯狂的迷恋着严霁。

    禾嘉泽不接受薛迟的告白,也不接受其他人来代替严霁的位置,他平复躁动不安的心,忽略那一瞬间的狂喜,语气僵硬的说:“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放手,我要回家了。”

    薛迟不肯放他走,非要问个清楚:“你喜欢什么样子,我就变成什么样子。”

    禾嘉泽一边挣脱一边说:“我喜欢稳重的人,跟你一点也不搭边。”

    薛迟问:“如果我变成这样的人,你会接受我吗?”

    禾嘉泽道:“你先放手。”

    薛迟力气不小,却没有让禾嘉泽感觉到一点疼痛,可就是无论如何都挣不开他的钳制。

    两人僵持不懈时,一辆车缓缓开到禾嘉泽身边。

    车窗落下,禾致修侧身探出头:“小泽,这是你同学吗?需不需要送他一程。”

    还没等禾嘉泽开口,薛迟就对禾致修说了声:“禾大哥好。”说完后就见禾嘉泽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怒瞪着他。

    禾嘉泽:“你怎么知道他是我大哥,你果然安的是这个心思。”

    薛迟一脸问号,模样十分无辜。

    禾嘉泽接着道:“虽然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你的,但是你别妄想攀上我就能获得这一层关系,动这些歪心思没有用。”

    薛迟想要开口解释,但禾嘉泽已经拉开了车门,他不得不松开手。

    坐在车内的禾嘉泽用余光打量着他道:“还有,这件事敢到处乱说你就死定了。”说罢便将车窗升起。

    禾致修转头看向他,问:“出了什么事?要家里帮忙解决吗?”

    禾嘉泽摇头,系好安全带:“没事,回家吧。”

    轿车驶离后薛迟还站在校门外,皱着眉头愣神。

    李狗嗨:你们班那个八国混血的小哥哥?他都让我们班的老妹们疯狂了。

    狍子禾:八国混血???是袁隆平培育出来的水稻精吧。

    发完这句后禾嘉泽又转过头打量了同桌一眼,留意到他的瞳色是如同蓝墨水一样的深蓝,然后继续埋头水群。

    禾嘉泽原本以为他旁边这位高贵的水稻精不愿意搭理自己,到课间时,他却又主动来搭话。

    邻座的人侧过身:“你好,我叫薛迟,前天……”自我介绍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禾致修点点头后一手搭在禾嘉泽肩膀上拍两下:“我们走吧。”

    车子行驶到中京大学校门外停下,禾嘉泽打开车门向禾致修道了一声大哥再见后走下车。

    禾父剐了禾嘉泽一眼,没好气的叫他:“愣在那里干什么,吃完饭让你大哥送你去学校。”

    洗过澡后禾嘉泽清醒了几分,但情绪明显十分低落,提不起精神。禾父禾母坐在餐桌旁,早餐没被动过一筷子,又热过一道后重新上桌。

    那人摇摇头,没再说话。禾嘉泽掏出手机,打开只有四人的聊天群,在输入框里打出一行字。

    狍子禾:黑皮你人呢?

    黑羽:你后面。

    更何况这人长相特征是那种一眼就可以让人记住的类型,他的肤色苍白,鼻梁英挺、眼窝深邃,薄唇上挑自带三分笑意,温文尔雅又不失气势,带着温暖的少年气息。

    似乎是察觉到禾嘉泽探究的目光,这人转过头朝他笑了笑。

    没过一会儿后就开始有学生不断进入教室,感觉到有人落座后,禾嘉泽心想着应该是白羽,也没有抬头,继续趴到讲师来为止。

    等他直起身转过头想跟白羽转告禾致修的话时,才发现邻座坐着人的是不认识的陌生面孔。

    禾嘉泽抢在他开口前,先问道:“你是不是走错班了?”

    “咳——!”禾母干咳一声,目光不善的瞪了禾父一眼,接着目光转向禾嘉泽,柔声劝说:“罗嫂做的都是你爱吃的。”

    平日里再喜爱的食物,放到现在都让禾嘉泽觉得无味,早饭草草了事后,禾嘉泽随禾大少往外走时,又被禾母叫住:“致修啊,晚上记得接小泽回家。”

    禾嘉泽今天来的早,教室里现只有伶仃几人,白羽也还没到,禾嘉泽走到他常坐的那一排位置,靠里坐下后就开始趴在课桌上睡觉。

阅读男友又又又死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超凡传》《末日刁民》《神魔养殖场》《超级教师》《此间的少年》《江湖小香风》《[综美娱]轮回真人秀》《花都太祖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920/6287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