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就要打双打 2

    #迹部已经和龙马在他们死前一百年,于14号大星域瑟西里星球民政部门秘密注册结婚#

    迹部和龙马说好,骑车载着龙马驶过东京的街道,此时还是春季,街边偶有樱花还在开放,一瓣落樱飘下,正好落在龙马伸出去的手中。

    橘带着部活结束的部员们走出校园,转头一看,却发现那个在全国国中网球界都极有名气的迹部景吾居然骑着单车!

    迹部就有点心虚了,他怎么都没想过第一次见龙马的父母,还得靠撒谎上门。

    当然,这不是说迹部就心大到了会一上门就对龙马的父母说“hi爸爸妈妈晚上好我是龙马的男朋友”,那会把天聊死,不是智商情商双高的迹部大爷干得出来的事情。

    迹部身上有一种英伦贵族的气场,看他的金发蓝眼和较许多亚洲人更立体的五官,应当还是个混血。

    而且东京的证券界还有一个极为出名的迹部家……

    但是一看迹部骑过来的自行车,以及才从车后座下来的龙马,伦子就知道这两个人至少关系是很好的。

    这对龙马来说太难得了,那孩子之前一直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总是独来独往,让伦子有点忧心。

    伦子不知道儿子的核已经从12.0版本进化成了版本,更不知道那辆TREK- MADONE9系公路车本是没有车后座的,是迹部在修车时,亲手给这车装的后座,能坐的人毫无疑问只有一个,就是伦子她亲儿子——龙马。

    不过儿子能交朋友总是好的,南次郎和伦子都是开明的父母,当下让迹部进了屋,还问了迹部有没有吃过晚饭,等听到这两小子已经自己解决了晚餐后,就看着龙马拎一盘点心,带着迹部上楼去了。

    伦子一脸欣慰拍拍南次郎的翘臀:“阿娜达,你看龙马都有朋友了呢,带他回日本读书真是做对了。” WWw.8Yue.ORG

    南次郎则摸摸下巴:“嘛,这就是青春啊青春,青少年最近长大了不少。”

    性格沉稳多了,把他逗跳脚的难度也越来越高。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龙马将包丢给迹部,迹部接住,回扔了一个U盘,两人各自找位置坐下,龙马打了个响指,前方的电视机顶端就弹开,露出里面的内芯。

    如果有懂行的人在这里,就会发现这台电视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就算下一刻拉到某高端研究所和超级计算机pk运行速度怕是都没有问题。

    卡鲁宾在龙马脚边蹭了几下,龙马插好U盘,搂着猫拉出键盘和鼠标放小桌上,戴好耳机。

    电视上则开始出现一道剑痕,一道雷霆划过,与剑痕形成一个充满科技感的x字母,接着游戏界面出现。

    龙马熟稔的载入,啪啦啪啦的按鼠标和键盘,迹部低头写作业,写完作业又摸出几份文件,心里计算着上面的数字,之后又琢磨着以自己现有的资产做什么游戏合适。

    创业不易,这个道理放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都适用。

    等到迹部事情都处理完了,龙马皱着眉将耳机拿开,转身对迹部摇摇头:“你说过这部游戏是预备做成MMORPG(多人在线rpg)吧,这个游戏的技术和音乐都不错,美术一般,关卡数值调整得不错,但剧情……”

    他的神色有点微妙:“剧情可是游戏的关键啊,我看得出你是想以我们经历过的那个文明作为背景,但你想塞的东西太多了,显得很杂很乱,有一部分剧情模板你应该是套用了8号星域的《星空之城》吧?不合适啊,那个是全息游戏,在游戏里构筑一个世界都没问题,电脑不适用这一套。”

    之前迹部其实已经给他发了一个游戏的初版,龙马还拽着龙雅玩过,当时就是单纯的两个角色建立营地,并互相攻击对方,算是经营+动作+射击的游戏了,除了因为角色技能过多,导致操作繁杂外,他还能适应,谁知加了剧情居然只是让游戏更差劲了。

    迹部皱眉想了想,无奈的扶额:“嘛,我文学也不算差,但大概不适合做游戏脚本吧。”

    他原本都没怎么创过业,年轻时是家族产业继承人,主攻证券方向,后来进了泛位面做佣兵,也是直接继承了老尖峰佣兵团留下的一部分势力,经营居多,开创偏少,做游戏更是头一回。

    龙马看着迹部难得有点苦恼的模样,嘴角勾了勾。

    最开始龙马也没想明白,迹部怎么就想着要做游戏了,明明以他的本事,做轻工、重工、高科技都可以发家致富,甚至富得更快,可后来龙马才想起,那段岁月也许苦难重重,但对他们来说仍是珍贵的宝藏。

    但是在这个时间线重启,全部泛位面都只有不到20个强大到足以在时间逆流中保留记忆、那个造成无数悲剧的文明也已泯灭的情况下,或许迹部是想通过这些,留下一些属于过去的记忆。

    那些曾和他们同行的伙伴、曾帮助引导过他们的师长、曾敌对却最终一同畅饮的知己。

    总是要记住的。

    他想了想,伸手臂在自己的枕头底下一摸,就摸出一个牛皮袋子递给迹部。

    “我大概能懂你的意思,所以画了这个,虽然国文不太好,但用画漫画的形式做这个还是可以的,如果你觉得这个剧情可以,我帮你做游戏脚本和角色设定怎么样?”

    迹部怔了怔,打开牛皮袋,拿出厚厚的一叠画,最上面的那张彩页应当是封面,上面是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独臂剑士面色凛然,另一个冲天辫男人神情坚毅,他们背对着背,一看就知道是在并肩战斗。

    整张画是很明显的漫画画法,但画风精细又极具特色,人体比例和动作十分写实,甚至能让人通过这画笔看出原型角色的颜值放现实里也相当不俗。

    整张画的色彩略灰暗沉重,细节处总带着一股锋利感,连空白处都似乎染着历经漫长时光后才有的痕迹,迹部仔细一看,才发现是龙马通过笔触画出了一种“纸页泛黄”的效果。

    这部漫画的名字是《尖峰》,迹部翻开漫画。

    画中,那个面容俊秀之极的独臂男人,将满身是伤的少年走上一艘飞船。

    他们走到中央控制室,冲天辫男人走过来,看了少年一眼。

    “这孩子是谁?”

    独臂男人垂眸,轻轻回道:“他叫卡尔,是这次猎人游戏的胜利者,好像和阿托尔是同一个星球的幸存者。”

    看到这里,迹部顿住了,他伸手在冲天辫男人那里碰了碰,半响,深深叹息:“是鹿丸老师,好久不见他了。”

    龙马微微一笑:“我也好久没见到阿佐团长和鹿丸副团长他们了,不过我上次通过对科学院做出的系统的追踪,发现他们现在都过得很好。”

    那个劫走他们的外星文明科学院曾经以一个强者的灵魂碎片为基础,做出了几个系统,想要制造出更多觉醒灵魂之光的强者,只是还未将系统投入使用前,时间就逆转了。

    他在摧毁那个文明遗留的痕迹时,本是想把那几个系统都毁了的,最后却到底留了几个,并通过干涉因果的手段,让那几个系统落在他曾经的团长、与团长朋友们的身上。

    听说团长在出生的星球未毁灭时也是历经苦难,7岁死全家、再大点死哥哥、然后全星球被那个文明毁得只剩下寥寥几人,现在那个文明没了,他把系统放过去,也是想看看能不能把团长的命运推到另一条路上。

    他摸出一张照片递给迹部:“看,这是团长现在的照片,才5岁,过几天就要去做第一次系统任务了,迹部,我们一起把这个游戏做好,等到团长成长起来……虽然他现在还不认识我们,但我们可以去找他啊,那时候,请他玩玩这款游戏吧。”

    迹部看着照片,没忍住笑了下,感叹道:“腿好粗啊。”

    照片上,一个5岁的黑发黑眼男孩白白嫩嫩、黑色小刺猬头、水润润的大猫眼、胖得能看到肉窝窝的小拳头和藕节似得手臂、粗粗的小象腿,萌得简直不像是他们记忆里威严冷淡的老团长。

    他拉着面目相似的哥哥的手,抬头笑得天真可爱,一看就知道十分幸福。

    迹部一脸自然的将照片揣口袋里,继续翻漫画,就见卡尔在名为尖峰的佣兵团落户,并跟随团长阿佐学习德鲁伊法术,期间还认识了另一个名叫阿尔托的少女……咦!那个金发蓝眼、拥有华丽美貌的家伙怎么是少女?

    这家伙该不会把这个明显以本大爷为原型的角色,当成女主角来画了吧?!

    #一个字,皮~#

    迹部强忍住嘴角的抽搐,继续看画,笔者还画出大量宏伟的星舰、时空通道的画面,迹部认为,就凭这份完全写实宇宙舰队和星空的画质,也会有不少人追着这篇漫画看的。

    他想了想,对龙马抬起手掌:“那么,一起做这个游戏吧,不然平时光是收拾怪人和冒充中学生也挺没意思的。”

    龙马和他击了个掌,事儿就这么定下了。

    于是之后几年将会成为游戏业巨头的【A&R游戏】就此成立,继战场两人一起对敌、网球双打、游戏组合开黑,他们又要联手在新的领域作战了。

    不过迹部还是发出了个疑问:“原型是我的那个角色叫阿托尔可以理解,我的姓是atobe,atoer算另类写法,但为什么你要给另一个角色取名叫卡尔啊?应该是叫拉莫(raymo)比较合适吧。”

    这也算两人过去的一个梗了,因为他们曾经一起出佣兵任务的时候,会以名字的首字母为代称,迹部是A,龙马却是R,后来大家才发现,这货在美国待久了,所以习惯将名字放在姓氏前。

    也就是Ryoma Echizen,简称R。

    龙马眨巴眼,抓过卡鲁宾:“因为卡鲁宾的名字是karupin,卡尔就是kar,是截了卡鲁宾的名字啦。”

    就在此时,龙马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摸出手机点了几下,就听手机传出轰隆一声。

    迹部凑过去一看,就发现龙马在手机游戏里把龙雅的营地给炸了。

    按照他对龙马的了解,要是龙雅三天以内还不乖乖回家的话,龙马下一步炸得就是龙雅在现实里的房子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思考半响,觉得专门絮叨叨长篇大论写背景也挺烦的,所以就通过迹部大爷创业期间的原创游戏《尖峰》来说明迹越cp波澜壮阔的过去吧。

    所以他只是一本正经的对南次郎和伦子礼貌问好,直接默认了龙马的说法。

    南次郎都惊了,虽然两人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但知子莫若父,龙马的性格实在不像是能和学长交好到学长来家里补课的程度,这小子小时候和龙雅打双打来对付自己的时候,甚至有过把球打哥哥后脑勺上的光辉史!

    伦子则是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迹部,发现这个年轻人十分俊美沉稳,但一身贵气是敛不去的,反正就不是普通人家养得出的孩子。

    伦子自己是俄罗斯、日本混血的美裔,家里也算中产,自小读的都是名校,毕业后做了律师也算高收入群体,南次郎则是前世界顶级网球手,退役后也有大笔奖金,且其中一部分被伦子拿去投资,也赚了不少。

    可以说龙马是在一个很富裕的家庭,自小住的是家里有网球场的、位于圣桑塔莫妮卡的临海社区的别墅,读的是最好的私立小学,南次郎闲着没事还曾驾车带他去进行横穿美国东西的公路旅行,但龙马的气质也和迹部截然不同。

    所以他决定利用自己当年修机甲、高达练出来的科技侧技术,以及超出当今时代的游戏理念,做几个爆款游戏赚钱。

    而且……有了足够的经济基础,将来带龙马见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时候,也能多点底气,到底他们都是亲人,迹部是希望自己和龙马的婚姻能得到他们祝福的。

    迹部曾经下定决心要把他这个臭毛病给拧过来,但成果寥寥,不过在那之后,两个人一起开黑打游戏到是利索了,而龙马在游戏方面的强大才能也让迹部开了眼界。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龙马自小就是一个团队作战能力不算高明的人,他的性格决定了他更喜欢和习惯单打独斗,而这个特点不止体现在他的网球上,还体现在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他心里嘟哝了一句,身边的队友发现他神色不对,都过来关心了几句,橘摇头表示没事。

    龙马面对父母时,直接将迹部上门这件事解释为“迹部学长今天过来帮我补国文功课,我的国文就是有他帮忙补习才进步得那么快的。”

    对着父母说这话的时候,龙马是理直气也壮,迹部的确比他大两岁,也的确比他高两个年级嘛,除了两人就读的学校不一样之外,他叫迹部学长没什么不对啊,他也的确是因为迹部才国文、历史成绩飞涨的嘛。

    不仅骑单车,车后边还载着人!那个人还搂迹部的腰!

    橘用力眨了下眼,发现那车水马龙的街道没有什么单车。

    龙马握紧樱花,双手环住迹部的腰,额头抵上他的背部,能透过衣物感到金发少年的体温。

    这感觉其实很稀奇,明明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都已经到了比现在看起来还要大几岁的年纪,这么小的迹部,他还是头一次见的。

    “幻觉吗……”

    恰好,他现在正好需要龙马在游戏方面的才能。

    于是当晚,迹部修完车后,和龙马约好和他一起回家,到时候他给龙马写作业,龙马则继续帮他测试新游戏。迹部最近在琢磨着创业,毕竟也是几千岁的人了,继续花只有几十岁的爹妈的钱总觉得不好意思。

    他轻声说道:“冬天是真的过去了啊。”

阅读综 高举迹越大旗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重生之商业大亨》《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至尊黑医:逆天狂妃,来一战》《帝霸》《亲昵》《超级村医》《美女你别走》《史上第一宠婚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923/6287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