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郎君

    那些上流太太们的消息最是灵通,谁家讨媳妇,谁家老爷逛窑子被夫人揪住,谁家男人有什么隐疾都能打听清楚,何琼香嫁与关老爷前几年关注的是自家老爷有没有在外头偷腥,后来关楼白去了北方求学上了军校,她便日日心惊胆战关注战事,也关注平阳城里哪里有好的姑娘,指望着儿子回家让他娶个媳妇继承了家业安安稳稳。

    她能打听到的消息远远比男人所知道的隐晦,但也碎而杂、透着幸灾乐祸或者喜恶夸张,真真假假猜对了靠运气。

    何琼香把这事和关老爷说了一通,关老爷只在意着他有多少家产,够不够养活自家女儿,也不听王太太的胡说八道,他这会儿就相中的方金河,让何琼香去打听只不过是想听些锦上添花的事。

    关老爷重重咳了一声,何琼香语气却是把握得妥当,不紧不慢,但她早就想教训关玉儿了,这会儿借题发挥。

    关老爷对待儿子可是严苛得要命,虽说男儿能吃些苦,但对比下来可真心寒。关玉儿自小被宠着,太太一日瞧一日,见她越来越大,别的本事没有,就会撒娇,一撒娇一个准,也不知道往后在夫家如何了,她总寻思着王太太那话,万一方金河真是如此,关玉儿这被宠上天趾高气昂的模样简直要被作弄死。

    她希望自己的人生有一场转变,这转变能磨她的性子,让她得到生存能力,也改了这一生的平庸。

    她又阅读各类杂学搏记,西方的教育和经济都比国内好得多,若是出国留学几年,无论是眼界还是知识都得长进。

    她计划得好好的,没想到父亲竟然给她说了亲事!还是什么商会会长,他父亲忙活了一辈子还不过是商会会员之一,若是做到了会长,那得多少年?

    什么年纪相当?定然是个糟老头子!

    关玉儿只觉得父亲要将她推向火坑,又刚刚失去了梦想,一时间悲从中来,想起了没什么记忆的生母,更是哭得要紧。

    其实关玉儿并不排斥什么成亲,她这会儿思想没那么新潮,倘若在身体好好地不娇娇弱弱,跟着一群学子上学,见识必然更多,也许会跟随新潮思想,觉得早早成亲的是“守旧”“封建”,然而她只是道听途说,表妹说这样会被人看不起,但她被人宠着疼着,没人看不起她,不知道“看不起”是个什么味,便也没多少排斥成婚。

    然而那什么方金河是个什么样的人、什么年纪、多少房姨太太她都不知道,一听他的“头衔”关玉儿就有了退意。

    又觉得父亲和太太都站在了一边,更加委屈。

    关玉儿正哭得起劲,关老爷正手足无措,外头突然传来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喊声——

    “啊哟!我的祖宗哎!” WWw.8Yue.ORG

    关玉儿转头一看,只看见自己的大舅、小舅、姑母、姑父、外婆、叔叔婶婶都来了。

    她那外婆是黎家的老夫人,撑着拐杖,见着关玉儿眼中含泪,连拐杖都不撑了,腿脚便利得身后的丫鬟都跟不上,要了命似的跑了过来,立刻凄凄喊道:“我的小祖宗宝贝玉儿!告诉外婆!谁欺负你了?!”

    她说着狠狠地看了和琼香一眼,何琼香内心呵呵,面上带万年不变的笑。

    关玉儿一看着阵仗有点儿懵,这么外婆舅舅们都来了?难不成那什么亲事,父亲和外婆都说了!

    关玉儿抹了抹眼泪,可怜又招人疼,还带着哭腔:“父亲说……让我嫁那方金河…….”

    她瞥着外婆的表情,见她外婆神情未变,面色还缓了缓,便知道事情不太对劲。

    只听一旁的姑母温和笑道:“乖玉儿这有什么哭的,这可是好事!咱们都给你相了一遍,人是不错的,和你顶配!”

    二婶婶也跟着笑了起来:“这几天都听着喜鹊在树梢上唱着歌儿,日日来报喜,今儿个咱们来就是给你选了日子,定了下月初九呢!”

    关玉儿头昏脑涨,见着一个个都喜气洋洋的笑着,这些都是平日里疼她宠她的长辈们,仿佛都是在为她好!

    关玉儿哭得更加起劲,黎老太搂着抱着一个劲儿的喊着“心肝”“祖宗”,一旁的姑母与婶婶还大声地聊起了天——

    “哎呀瞧瞧我们家玉儿,哭起来也这样好看,都说关家养了未天仙女,掉的金豆子可是珠宝啊!赶紧哄着别哭啊!”

    二婶咯咯地笑了起来:“我说玉儿这是在害羞,突然就说了亲事了,都没个准备,我当年也是又哭又笑的,哎呀你们瞧瞧咱们玉儿,她可是捂着脸呢,咱们别瞧她,指不定在笑呢!”

    关玉儿把手往脸上那开,显出一脸的眼泪,十分憋屈的反驳:“我哪里笑了,有什么好笑,那什么方金河是个老头子,我才不嫁呢!”

    众人面面相觑,接着参差笑了起来,何琼香拿着照片过来哄着:“乖玉儿,这是方先生的照片,你瞧瞧像不像老头子。”

    关玉儿捂住双目怕辣眼睛,但又十分好奇怎么个辣法,纤白的手指只见留出一点儿缝隙,朦朦胧胧得伴着眼里的水雾,好长时间才瞧清楚了照片中的影像——

    像是镜头晃来晃去终于定了焦,相片里的男人一身贴身的高档西装,身体修长,面容英俊利落,一架金边的眼镜遮住了利剑似的眉眼,显得文质彬彬有斯文得体,似个文明有学问的先生。

    关玉儿呆了半晌,哭声也止住了,她觉得照片里的人仿佛是见过,又十分合她的意,她如今正巧想学学问,若是将来的丈夫学问足了,指不定能教她。

    但她刚刚还在哭着呢,如今一瞧照片便不哭了,简直正应了二婶婶的说的那又哭又笑,她可要被笑死。

    关玉儿想了想,还是继续哭了起来。

    二婶婶见她渐渐假哭了,又凑过去轻声和她说话:“你爹给你算了八字,说是为你好,这可是月老牵线,天赐良缘,若是不应了这事,便是有大灾难的!”

    二婶婶口吻认真,平日里从来不撒谎,这一下真把关玉儿吓着了。

    其实关玉儿吃软又吃硬,怕疼又怕死,二婶婶也不说什么灾祸,但越不说越可怕,关玉儿已经胡思乱想起来,想了想出国还是没有命重要。

    而且方金河生得也好看。

    不如就嫁了吧。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mua! (*╯3╰)么么哒~

    女主虽然娇气,但是不弱的

    关玉儿终于嘤嘤嘤地哭了起来,她理由正当且多,委屈还无限:“那时不过生了病,谁家孩子年少时没病过,如今我长大了,身体好了,也想出去看看,学堂是没去上了,上个月表妹去了法国,给我寄了信,果真是大开眼界,我便是要闷在这平阳城一辈子不出去吗?哎呀!我娘死得早啊!没人疼我啊!”

    这可是关玉儿的绝招,一说生母就有效,能克关老爷也能克太太,何琼香立刻被堵了一遭闭了嘴。

    关玉儿不过十八岁,见识着实不多,也是个寻着新鲜的性子,因被表妹寄回来的信晃花了眼,便想着出国留学,还听闻她这样在家里保守这的女孩子都是老旧派,若是在外头必然被人看不起,说是她这样的女孩子是“男人的依附品”,没有本事,得不了自己生存,终究会被人看轻。

    关玉儿越想越是,又买了好几本洋书独自观看一番,再写了文章交了报社,又被打了回来,便知道自己有所不足,见识着实浅薄,的确没有生存能力,往日学的诗书课本她也是学得极好,但报社却不认可她的文章,家里的人夸赞再多也没用。

    她左右思考了许久,将自己的一生想了个遍,正如表妹所说,倘若她一成不变,必然一生便如此平庸渡过,将来相夫教子,还的忍受夫家几房姨太太,平日里和其他太太们打打牌、聊个闲,一生就这么过了。

    这位关太太牌品极好,便交友无数,打扮也跟得上新潮,常年一身蓝缎镶金旗袍,她身材并不玲珑有致,微微偏胖,但她一身打扮却是有些味道,大红的唇与指甲是学了京城里的官太太们的,又看了些电影明星、美貌名伶,对摩登很有一套。

    平阳里上流的太太很喜欢与她玩耍,何琼香笑脸很好,也不嘴碎,太太们的闲言碎语只放耳听着却不多嘴,但她一回到关家便倒豆子似的把新鲜事件全给倒进了关老爷的耳朵里,关老爷耳朵起茧,这两年耳朵越发不好使,大约是关太太倒的豆子过多。

    关老爷认准了方金河,再给关玉儿相了几门亲事,都觉得瞧了些次品,又刚刚对比了方金河,这差异更是巨大。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这人啊一旦先入为主,再改便难了些。

    太太按了按太阳穴,掀开眼皮看着关玉儿乖乖巧巧坐在椅子上,眼眶里眼泪已经在转着圈了,丫鬟阿香轻轻抚着她的背,关老爷已经开不了口说任何话,瞧那楚楚可怜的娇气模样,关老爷再说一句,她就得掉了金豆子!

    关老爷用眼神示意何琼香,何琼香涂着大红指甲油的手指按在太阳穴,像是要按破这一层皮,她内心翻了个大白眼,心说老爷,您这女儿是心肝,可这恶人回回要我来当,这不是让我难做吗?

    但她做惯了这事,语气也把握得妥当:“玉儿啊,那商会会长方金河我也给你打听清楚了,人着实不错,不是母亲说啊,虽说如今思想新潮,女孩儿能上学堂能去战场,二十几岁单着的大有,可你瞧瞧咱们平阳老姑娘也多,上了学堂的老姑娘大有,如今她们是什么样你也清楚了,而且学堂你也上了,可你娇气得紧,三天两头生病,你父亲还把老师请到了家里!你若是出国了,哪里有人照顾你?难不成下人还要跟着你出国?”

    何琼香见老爷也不当回事,她更是抛在了脑后,只计算着关玉儿找个有钱的、能养活她的夫家当然不错,方金河还是商会会长,将来自家儿子继承了家业,这个妹夫还能帮衬着点儿。

    虽说这人是打听清楚了,方金河那边也没什么问题,但自家女儿却是个大问题!

    何琼香有位牌友是王家的王太太,这位太太的丈夫是京城的官,她听摆掩嘴笑了一声:“那方先生在京城算是小有名气,家世怎么着我先生也说不准,钱倒是有的,但是诸位可别被他外表蒙骗了,这人瞧着文质彬彬生了张好皮,女孩儿见着了得倾心,但手段可是吓人!”她瞥了眼何琼香,声音有些低,听起来像是在故意吓人,“据说啊,他能有今日,可是杀了拜把子的大哥!把人家生意地盘全抢了过来!比之大兵土匪还有凶恶!”

    何琼香听着一阵鸡皮疙瘩,一旁的太太们开始与王太太争论起来了,论着论着还红了脸,这牌也打得不欢而散。

    她金豆子一掉,谁都没辙。

    关老爷认准了女婿,又派出了太太何琼香去打听。

    何琼香最擅长的事有三样,一是桥牌,二是交友,三是打扮。

    何琼香打了几圈牌,得到了方金河八个版本的身世家世,无一例外是他如何如何厉害,听说他在京城还有一家娱乐公司,在上元还有几家俱乐部。

阅读娇气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盗墓笔记》《很纯很暧昧》《校花的贴身保镖》《仙侠世界》《我的冰山美女总裁》《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芸芸的舒心生活》《妹妹养成计划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928/6287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