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那龟公也罢了手,啐了口:“呸!小畜生……还做着小少爷的美梦呢?真拿自个儿当个宝贝……” WWw.8Yue.ORG

    有伶俐的脚步声渐近。

    那叫房二的龟公将柳条一扔,冷笑了声,“要是真不好了,那就跟外头破庙里一般,裹层草席往乱葬岗的火堆里一扔,怕什么?都是贱命,叫什么大夫……”

    他借着身在高处,谨慎地向四下望了望,没瞧见其他人影,才从树上跳了下来,快步走进马棚。

    马棚里黑沉一片,高墙外的红灯笼只洇过来了些许稀薄的光,模模糊糊地勾勒出团缩在一堆腐烂草料后的单薄身影。少年几乎被打成了一个血葫芦,脊背剧烈颤抖着,隐约传来压抑嘶哑的咳血声。

    如远山暮鼓里清袅的薄雾,掺入了些寺庙供养的佛殿木檀,冷而不寒,似道清风,倏地抚平了燥杂抽搐的伤痛,平白静了心。

    少年蓦地抬头。

    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伸了过来,将一颗冰冰凉凉的东西塞进了他吐血的口中,然后死死捂住了他的嘴,将他半扣进怀里。

    咳嗽声被堵住,少年整个人都憋得微微抽搐起来,虚软的四肢开始挣扎。

    无厌一手捂着少年的嘴,一手环住少年的腰,将人牢牢按住,低头凑近少年的耳畔,声音冷静,却带着难得的安抚般的温柔:“把药吃下去,别吐出来。这是好药,吃了你身上的伤病就会好了。”

    少年挣扎的动作小了。

    无厌侧眸看去,正对上那双睁得极大的,溢满了水色与血光的丹凤眼。

    澄澈明净,直勾勾地望过来,像是含了无数无声的、嘶哑的凄厉和不甘。

    但这不甘中,却偏偏没有丝毫戾气,就像无形无状的水一样,刹那缠扼住了无厌的喉咙。

    他嗓音一紧,不知该说什么了,只能看着那双眼睛,抬手,像拍天隐寺那些小沙弥的光头一样,拍了拍少年的脑袋。

    那双眼睛颤了颤,闭上了。

    怀里抽搐的身躯慢慢平复下来,无厌估摸着是丹药起了作用,便松开手,解下外袍来铺在草堆上,让少年半躺下。

    扣住口鼻的手挪开了,少年急促地喘了两口,攥紧了身下的衣裳,抬眼看向无厌,目光灼然,声音破哑:“你……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救我?”

    无厌看出程思齐眼中的戒备,也不意外,垂眼看着从少年唇上沾来的一手鲜血,笑了声:“我是谁你不必在意。我只是受人所托,来帮你。”

    他抬起头,问,“你想离开吗?我可以为你赎身。”

    赎身?

    程思齐眼神微冷,抬起虚软的手腕擦了擦满嘴的血,声气微弱:“我走不了,也不会走。你想要的东西……我不能给。”

    “我想要的东西?”

    无厌一怔,无奈笑了起来。我想要的无根天水,你要是囫囵个儿完好回去了,还真不能不给。

    不过此时程少宗主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是他身上有什么缘故,才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这是方才你吃的疗伤药。”

    无厌拿出一个小白瓷瓶放在少年手边,又摘下一颗佛珠递给他,“我会在这间青楼暂住一段时日,你若是改了主意,或是遇到麻烦想找我,便将这珠子敲三下,我叫无厌。”

    少年盯着那佛珠和瓷瓶半晌,才哑着嗓子说:“我叫程思齐。”

    执行任务也有执行任务的无奈。

    即便无厌与程思齐以前没有什么因果,但也不意味着他可以随意插手改变程思齐的命数和决定。程思齐沦落至此,却不想走,他也不能强硬将他带走,命数一乱,程少宗主这遭入凡就算是白来了。

    无厌心中思索着此次任务的分寸,出了漆黑的后院,绕到了这间青楼前面。

    高台垒歌,笙箫催舞。

    软红阁被誉为淮阳第一温柔乡销金窟,入了夜,自然更是花开昼暖,纸醉金迷。

    往来豪富公子,或是风流文人,俱都被红绡拂起的娇嗔轻笑勾了魂,牵了魄,扶着一双双藕臂踏进阁内。

    无厌在暗处观察了片刻,清理了身上血迹,混在一群公子哥中走了进去。

    他的模样,即便是在均是美人的修真界也是最为出挑的那一类,眼下被锦缎纹云的白衣一衬,便更显得风神如玉,顾盼烨然。

    因着到底不同凡俗,他身上还残有一股不同于脂粉堆里泡大的公子们的出尘气质,冲和清淡,一进门便吸引了大半女子的目光。

    “这位公子面生得很,怕是头回来咱们软红阁吧?”

    “阁里新进了美酒,公子可要来尝尝?”

    “瑶儿的舞跳得最好,公子到这边,瑶儿跳给你看……”

    无厌如掉进了盘丝洞的唐三藏,眨眼间便有五六个青楼女子围了过来,莺声燕语,袅袅婷婷地就要靠他到身上,去拉他的手臂。

    但无厌显然比唐三藏路数高。

    他脚下三两步错开,一绕一旋,轻而易举地避开了所有扑来的女子,然后弯了弯唇角,笑如春风:“对不住各位姐妹,我好龙阳。”

    几位蜘蛛精一呆,面面相觑片刻,跺脚咬牙的,散了。

    心里寻思着,怪不得进来这青楼的不是油肚皮就是肾虚鬼,原来长得好的男人都断了袖子了,谁说隔壁南风馆的生意不景气的?

    这边清净了,角落里招呼客人的一名矮小龟公便赶紧过来,殷勤奉承道:“公子龙章凤姿,可叫楼里的姑娘们眼馋了。”

    那双精明如鼠的小眼睛在无厌腰间绕了一圈,着重在那枚佛珠化作的玉佩上停了停,笑容越发谄媚:“底下不清静,公子可要去楼上雅间坐坐?咱们阁里不光有姑娘,也有几位小公子,生得不比那南风馆里的头牌差……”

    按理说,青楼这种地方,对任何一个正经佛修来说,都是无异于地狱十八层的存在,能不进绝不进,进了也是难受非常,手足无措。

    不管怎么说,至少都不会像无厌这般,适应良好,游刃有余。

    “寻个清静点,又能听着曲儿的雅间。”

    无厌漫不经心扫那龟公一眼,见不是那抽了程思齐一顿的房二,便随手从袖子里摸出两颗腿毛变的金锞子,赏给龟公,又道:“至于那些小公子……太嫩,没劲儿,挑个野点的新雏儿,再多送几罐伤药。”

    龟公喜不自胜地收下了金锞子,一听无厌这要求,自忖明白了无厌的意思。

    他心想,果然是人不可貌相,这公子长得倒是一副芝兰玉树的好模样,但芯里原来也是个在床上把人往死里整的。

    龟公引着无厌上了二楼,选在拐角处一扇莲花门里的雅间,清静偏僻,一开窗,还能隐约听到阁内传来的靡靡艳曲。

    无厌在软榻边坐了,龟公忙过来给无厌斟上酒。

    边斟边说:“公子,小老儿不敢相瞒呐……咱们阁里的小公子都是教养好的,听话又乖巧,若想寻个野猫模样的,就得是还没教养好的。但这样的,小老儿也不敢领上来惹了您的眼啊……”

    无厌端起酒杯,嗅着酒香,却不喝,闻言抬眼看了看龟公,又视腿毛如粪土地撒了一把金锞子在桌上,慢声道:“听说前些日子,程知府家破败了……”

    龟公把眼珠子从那堆金锞子上拔下来,登时心领神会,试探道:“您是说那位程小少爷?”

    无厌无声一笑。

    不是程小少爷谁来你们这狗地方?

    见无厌默认,龟公立刻满心酸涩,愁眉苦脸道:“我的公子呀,不是小老儿不办事儿,而是这位程小少爷可不是个善茬儿。他进了咱们软红阁这么些时日,不是没有听说这事儿的来点人的,可谁来都没用,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就今晚,刘员外家的大公子,腿都被那小少爷给打折了,抬出去的时候嚎得满大街都能听见……”

    无厌用酒杯遮着嘴角,有点想笑。

    就算没有记忆没有修为,他们剑修这些暴力铁疙瘩也不是好惹的。程少宗主如今这副模样看着娇花一般虚弱,但疯起来也说不准。

    “他如今沦落风尘,不过就是一个倌儿罢了,闹成这样,你们还收拾不了?”无厌佯作纳罕,挑眉问道。

    龟公叹气:“公子您当是刚来淮阳吧?您有所不知,这程家虽然没落了,但原来的程夫人——也就是这位程小少爷的亲娘,却发达了,一跃成了国师的新夫人。虽说是这位夫人怕国师心里不痛快,亲自将程小少爷卖进咱们阁里的,但到底是母子,血脉在那儿呢,这打罚上总要顾忌点……不过看何妈妈那意思,就算真打死,或许也惹不上什么麻烦,但大好的摇钱树,谁能舍得说扔就扔?”

    不是说玄剑宗耗费秘宝,千挑万选,给程小少爷选了个极好的出身和命数吗?就是被亲娘卖进青楼这种好命数?

    无厌听得牙根儿疼,又想到玄剑宗弟子阁碎了一半的命牌,推算了下时间。命牌碎裂和程家落败的时间差不多吻合。

    难道是有人……给程思齐改了命?

    意识到这趟任务变得棘手了许多,无厌心中不由有些烦躁。

    不过他做事,从来不知半途而废为何物。更何况,他明明知道了程思齐这副惨状,还撒手不管一走了之,无厌自认本性凉薄,却也做不来这样的事,那双清凌凌的丹凤眼……不该如他一般,被血光蒙蔽。

    无厌垂眼遮下眼底的思绪,淡声道:“照你说,程小少爷身手不俗,又怎会任你们打骂,还不跑脱了?”

    “那可不一样。”

    龟公脸上显出一丝得意来,“咱们阁里养的护院都是行伍里退下来的,哪是那些弱气的公子们能比的?双拳难敌四手,他再如何厉害,还能打得过院子里这一群壮汉子?”

    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无厌心中冷笑,面上也带了不快:“那些护院力气粗大,若是把人打坏了,那本公子不就白来了?今晚他惹了事,想必就挨打了吧……这银钱拿着,去找个大夫给他看看。将养好了,立刻送到我这儿来,听见了吗?”

    一大把腿毛变的金锞子撒在了桌面上,龟公被晃瞎了眼,整个人都愣住了。

    “听、听见了……”

    无厌抿唇,原本温柔含笑的神色绷出一线凌厉的锋锐,寒气森森,阴鸷而冷厉地看向龟公,在桌沿上幽幽一磕酒杯:“那还愣着干什么?”

    龟公回神,顿时有点腿软。

    见过一言不合就变脸的,但还未见过眉眼一沉就这么吓人的,他心里惊跳,忙点头哈腰道:“公子说得对,公子说得对……小老儿一定请来淮阳城最有名的大夫,等过个两三日,带个精养出来的小少爷见您……”

    无厌皱起眉。

    龟公见状立刻闭了嘴,抄起金锞子,识趣地赶紧退下去安排了。

    揣着一裤兜腿毛,龟公自认为赚了个盆满钵满,出门时,还特意嘱咐外头看门的,别那么没眼色地打扰,酒菜递到外间就行,别进去搅了冤大头的清静。

    无厌即使没了修为,也早已不是凡胎肉体,坐在屋内就将外面的声音听了个一清二楚。

    等外面脚步声远了,他才松了表情,起身去关门。

    装个纨绔恶少对他而言算不上多难,但应付多了这些老鼠精般的人,还是有些膈应。

    但金丹被封,无厌也不得不遵照世俗的规则行事。

    之前给程思齐吃了疗伤丹药,恢复的全是内伤,就怕外伤突然好了,惹人眼。请大夫这一遭也是打个掩护,免得被重伤成那样还没死,被当成妖怪。而且,他都这样表示对程思齐的重视了,程少宗主总不至于再挨打了吧。

    无厌走到窗边,望着窗下潺潺而过的南淮河水,闭了闭眼,挥去了眼底那些血霾阴翳。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开始存稿箱定时发qwq如果没请假就是更了,宝贝儿刷新下,没出现提示可能是阿晋抽了。

    无厌闭了闭眼,勉强压下心头的怒火,避开一路蜿蜒进草堆的血迹,脚步无声地来到少年身前。

    少年低着头,一手捂着嘴咳嗽,一手死死抠着地面,五指深陷泥土,刮出几道血痕。

    他边咳边恍惚地想着,这个马棚死过五个人,他会不会就是第六个?他的命原来也是这般不值钱,这般的低贱。

    血水从他的指缝间滴滴答答落到地上,黏稠而腥烂。

    突然,在这腥臭的气息中,挤进来了一股极不合时宜幽凉淡香。

    血流了一滩,少年咳着咳着,缩起来不动了。

    护院们怕出人命,退开了。

    少年摔进废弃的马棚里,衣衫褴褛,皮开肉绽,从头脸到手脚没一处完好地方。尤其是两条腿,血肉模糊,左腿上还有道深可见骨的细长伤口。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剧痛劈头盖脸抽落下来。

    “要是熬不过去……那就是命薄福薄。这世道,怪得了谁?”

    房二和小丫鬟的脚步声渐渐远了,晃晃悠悠的晕黄灯影也看不见了。

    马棚旁靠墙的大槐树上黑影一闪,无厌的身形从茂密的树枝间露了出来。

    小丫鬟又看了一眼,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了。

    房二看她一眼,却又道:“我知道你这小丫头心善,有个怜惜人的劲儿。但人这命是没定数的。你看这位程思齐程小少爷,搁在几日前,知府公子,星宿托生,放眼这整个淮阳地界,谁敢得罪?但一朝家破人亡,不过几两银子,就落进了咱们这娼门里头。这其中的事,谁又说得清呢?”

    来的是个小丫鬟,撇过马棚外两个壮实护院的身子,朝里面看了眼,视线在角落里那滩黏稠的红上顿了顿,便压低了声音,不忍道:“打成这样,叫大夫吗?这时候瘟症发得厉害……怕是要不好。”

    “不好?”

    他打发了两个帮忙的护院,拎起风灯,走出马棚,“如今也是看他的命。他得罪了人,便少不了这顿教训。熬过去了,那就是他命大,往后没了这招人妒的身脸,不往前边儿去,何妈妈也不见得会逼他,就留后院做个粗使活计。”

    骂声刺耳,龟公和护院追打进来。

    少年抿紧了唇,双臂护着脑袋使劲儿往柴禾后闪躲,但却被那龟公一脚踩在左腿上,又是一顿狠抽。护院的棍棒拳脚如雨点般落下,少年弓着背,被打得喉咙里发出颤抖的低鸣嘶吼,伏在地上不断咳血。

    “房二,何妈妈那头喊人呢!”

阅读怼不死你不成佛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执魔》《亲兵是女娃:拐个将军做夫君》《调教大宋》《泡沫之夏》《人间冰器》《修真世界》《极天圣典》《女总裁的全能狂少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932/6287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