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三嫁寡妇

    安仁县周边多桑园,故而县里最多的也是丝绸商贾,然众多的商贾之中,又要数苏家和云家这两家的买卖做的最好。

    同行即冤家,所以苏云两家一直以来都不对付。

    “云锻,”姜琴娘半阖眼眸,红唇一勾,柔风细雨地道了句,“你的一双罩子不想要了?” WWw.8Yue.ORG

    那一拂,披风微动,银线纹边的素面裙裾跟着翻飞摇曳,妖娆丰腴的身段若隐若现,诱惑又勾人。

    云锻喉结滑动,咕噜吞了口唾沫,顿感口干舌燥,他偷偷窥了几眼披风下的玲珑曲线,邪肠蠢动,满脑废料!

    云锻气急败坏,一张脸涨得通红,怒瞪面前这个相貌稚嫩似童颜,身段却妙曼如妖精的女人,喘了口粗气。

    他不甘心的道:“姜琴娘,你就宁可给苏家当牛做马一辈子?苏家买卖都是你在操持,你要卖桑园,谁敢置啄?三成!我给你三成私利!”

    姜琴娘冷笑了声,偏她脸长的又白又嫩,一双黑瞳又圆又大,纯粹嫩气,和没及笄的小姑娘似的。

    面颊上还有一对甜腻的梨涡,便是冷笑,都像是在软糯撒娇,没有半点威慑力。

    可云缎不敢小瞧,这寡妇的手段了得,就和叫黑寡妇的毒蜘蛛一模一样。

    双月湖的水,清绿如明镜,在五月艳阳下,泛出点点银辉,波光粼粼,潋滟生姿,美不胜收。

    姜琴娘立在湖泊垂柳边,水中倒影,既美又妖。

    云锻就听她不带转圜的说:“没得谈,你可以滚了!”

    云锻勃然大怒,他自问给足了这女人脸面,谁想她竟是油盐不进。

    “哼!”他冷笑连连,压抑多时的邪念宛如决堤洪涝,“今个老子先弄了你,莫说是桑园,整个苏家都是老子的囊中物!”

    说着,他大步上前,伸手就朝姜琴娘抓来。

    姜琴娘又惊又怒又气,谁能想到青天白日,云锻会狗急跳墙到什么都不顾。

    “夫人,快走!”关键之时,赤朱扑上去抱住云锻。

    姜琴娘恨恨剜了云锻一眼,提起裙摆折身就往白泽书院跑,书院里头人多,她只要进了书院,便无所畏惧。

    “贱婢,滚开!”邪火夹杂怒火,云锻抬手一巴掌扇过去,正正抽在赤朱脸上,将人打到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他三步并两步,追上姜琴娘,用力拽住她披风,拦腰抱着人就往垂柳树干上按。

    “嘶……”姜琴娘后背吃痛,她双手推拒,然女子力道到底逊与男子,非说不像拒绝,反倒好似欲拒还迎。

    “云锻!”姜琴娘几欲咬碎银牙,黑眸迸出灼灼怒火,“你敢碰我,信不信我让你身败名裂?”

    云锻掐着她的手腕按在头顶,目光落在眼前俏挺浑圆的一双白玉兔上就再撕扯不开。

    他喘着粗气,恶声恶气的道:“老子今个不仅要碰你,还要在光天化日下,让人看着作弄死你!成了我的人,哼……”

    他说到这,俯身往她耳边吹了口恶心的热气:“姜寡妇,往后你会求着我弄,到时,苏家也跑不了。”

    简直,人财俩得,划算的不能再划算!

    姜琴娘指甲掐进手心,那丝疼痛让她强自冷静,她深呼吸左右四看,此时湖畔边并没有其他人,也不知该庆幸还是不幸。

    她僵硬地扯了扯丹朱红唇,抖着声音道:“云锻云二爷,你这么猴急做什么?你到底是想要苏家还是想要我?你压疼我了,先松开,我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保管苏家的一切都能名正言顺的到你手里,包括我。”

    云锻看她一眼,这女人面容嫩若童颜,眼梢泛水光,娇软惹人怜,然她的身子,妖娆勾人,堪称人间极品。

    他邪心大起,炽烤的五脏六腑都在痛:“老子等不得,现在就先要了你!”

    说着,他埋头进她的脖颈里,汲取幽香,啃咬白嫩。

    “云锻!你敢!”姜琴娘色厉内荏,怒不可遏,还恶心坏了。

    地上的赤朱头晕目眩地爬起来,眼前的一幕让她龇牙裂目,“夫人……”

    她摇摇晃晃跌跌撞撞,瞅着块大石头,抱起来朝着云锻后脑勺就是两下。

    云锻动作一顿,眨了眨眼甩了两下头,慢慢转身,双目赤红地盯着赤朱。

    赤朱心下一骇,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大石头,猩红的鲜血触目惊心。

    “咚”石头落地,发出巨响。

    姜琴娘趁势挣脱开,她反手一掀,一鼓作气将云锻往双月湖里推。

    云锻一个趔趄,脑子还在嗡嗡的响回不过神来,又被推了下,整个人往后栽倒——

    “噗通”一声响,水花四溅,波浪滚滚!

    姜琴娘亲眼看着,云锻落入双月湖中,他似乎被赤朱砸蒙了,都不晓得泅水挣扎。

    片刻,丝丝猩红血迹蔓延上来,波纹一荡,晕染洗涤,消失不见。

    赤朱脸色惨白,瑟瑟发抖:“夫人,夫人,云二爷是不是被婢子砸死了……”

    姜琴娘也是手脚发软,她和赤朱相互支撑搀扶着:“没有,他死不了。”

    她看得清楚,赤朱那两下只是将人后脑勺砸伤了,出了血,最多是个外伤,不会要人命。

    赤朱哆哆嗦嗦地给她拢好衣衫:“那他,他会不会就此溺死了?”

    姜琴娘摇了摇头,正要说什么,远远见书院里头有人听闻动静赶了过来。

    她心头一紧,抓着赤朱小臂:“回府!”

    主仆两人几乎是小跑着离开双月湖,还专捡人少的街坊小巷走,待过了两条街,寻了僻静的死巷,姜琴娘重新拾掇了番,再看不出异常后才抬脚回苏府。

    进苏府大门之时,她握住赤朱的手,一字一顿的道:“赤朱记住了,我们今日只见了书院的扶风先生,不曾见过云锻。”

    赤朱接连点头,她手心冰凉,这会四肢都还软着:“婢子晓得了。”

    姜琴娘勉强笑了笑,她习惯地摸帕子,却不想摸了个空:“赤朱,我的帕子可是在你那?”

    听闻这话,赤朱脸上出现惊慌:“夫人,婢子亲眼见你自个收着的……”

    赤朱的话没说完,姜琴娘心里已经有了某种很不好的揣测。

    “夫人,会不会是落在双月湖了?”赤朱冷汗涔涔,唇无血色,满目惊恐。

    姜琴娘沉默,良久之后,她咬牙道:“你差个嘴严又机灵的婆子帮我去寻一寻。”

    赤朱紧张地舔了舔唇:“好,婢子这就去安排。”

    姜琴娘点了点头,她见赤朱找人去了,又在大门口站了会,翘起小指敛了下鬓角细发,压下多余情绪后,抬脚才往自个的汀兰阁去。

    可这厢还没走到汀兰阁,苏家老夫人古氏就差人来唤。

    气都没缓上一口,姜琴娘只得转脚先行过老夫人古氏的福寿堂一趟。

    福寿堂位于苏府中轴线上,距离汀兰阁一刻钟的脚程,倒也不算远,可这会的姜琴娘心神不宁,左眼皮直跳,太阳穴还突突地抽疼,不免心头不耐。

    她踏进福寿堂,甫一抬头,就听古氏问:“琴娘见过扶风先生了?学识如何?品行如何?多大年纪?能否过府给重华启蒙?”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楚穷逼:今天依旧没找到兼职,晚上开水泡馒头……

    ——————

    感谢晨熙麻麻 地雷X1;

    感谢我家的小受叫小魚兒 营养液X1灌溉;

    感谢烟雨江南 营养液X1灌溉;

    “姜琴娘,苏家罗云村那片桑园,我以两倍市价收购,另外私底下给你两成红利。”云锻转动扳指的动作快了几分。

    姜琴娘欲离开的脚步一顿,她偏头微微眯眼,天生艳红如丹朱的唇瓣析出讥诮。

    “罗云村的桑园非我姜氏所有,云二爷你再问千百次,我也是不会卖的。”姜琴娘斩钉截铁一口回绝。

    云锻恼羞成怒,他压低了声音恶狠狠的道:“姜氏,你一个三嫁的寡妇,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闻言,姜琴娘勾起嘴角,面颊露出一点梨涡,既甜又齁:“我姜氏便是四嫁五嫁,也嫁不到你云锻头上,收了你的龌蹉心思,不然明个城南的云家绸缎庄,我便让它改姓苏!”

    姜琴娘回头,就见觍着将军肚,身穿宝蓝色暗紫纹云纹团花锦衣,三十出头的男人大步走了过来。

    走得近了,她才看清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家对头云家的云二爷云锻。

    彼时,姜琴娘初初走出白泽书院,闲散踱步到书院隔壁的双月湖。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姜琴娘!”不善的怒喝猛地响起,像平地炸响的惊雷。

    说着,他竟是胆大包天地伸手来捉姜琴娘细腕,端的是孟浪轻浮。

    姜琴娘脸色一变,往后退了半步,婢女赤朱上前,展开双臂护着她,警惕地盯着云锻。

    她拂身,声若冰珠的道:“不必,我同云二爷无甚好谈的。”

    她眸光一厉,唰地扫过去,像针一样直扎云锻眼睛上。

    云锻心尖一抖,顿时半边身子都酥了。

    云锻摩挲了拇指上戴着的帝王绿扳指,目光深沉地看着姜琴娘,那目光恍若实质,从她白嫩的脸滑到细长的脖颈。

    尔后没入绣缠枝莲暗纹的衣领子里,仿佛是要剥了她衣裳一般,灼热滚烫又下流。

    他讪笑两声:“我专程来找你,今个天气甚好,不如到我雅茗居去品鉴茶茗,有些话咱们边品边说,如何?”

    安仁县的双月湖在整个逐鹿郡都是远近闻名的,据闻每月十五,湖泊之中都会出现双月倒影,交相呼应,美轮美奂。

    今个才十一,没到十五,是故湖边并无多少观景行人。

    姜琴娘拧起娥眉,语气淡淡的道:“不知云二爷所为何事?”

阅读郡王说他家财万贯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悍妃当道:皇上,来接驾!》《斗破苍穹》《直死无限》《刀镇星河》《逍遥梦路》《我真不是神探》《你微笑时很美》《千金笑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936/6287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