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一本上去

    庞元英根本不在乎展昭什么态度,继续叨叨说话。

    “昨晚大家都没事吧?我本来想来看看,在来之前补了个觉,结果一不小心睡过头了。”庞元英挠挠头,随后发现展昭好像不是很精神,“你该不会是在这守了一夜?莫非怕我闹事?”

    青枫依言照做。

    庞元英随后乘车和青枫一起到城外的紫宸观找张道士。买了一百张符纸后,庞元英问张道士认不认识什么厉害的人物养小鬼或是能做些立竿见影的法术,帮他诅咒一人。

    “出家人皆有慈悲之心,岂能害人,这可不好。”张道士劝慰庞元英切勿有害人之心。

    “这个……”张道士看眼庞元英,略作犹豫。

    “不强求,那我告辞了。”庞元英拱手。

    “庞大公子留步,公子跟贫道十分有缘,和贫道走动大半年了,贫道很信任公子,这才敢多嘴,若一般人断然不敢告诉。庞大公子可听过鬼画符?” WWw.8Yue.ORG

    “知道,说人写的字迹潦草不好认,就是鬼画符嘛。”

    “这只是民间百姓的说法罢了。我们所谓的鬼画符却非如此。”张道士文绉绉道。

    庞元英明白了,惊诧问张道士,“莫非是真鬼画得符纸?”

    张道士点头,“但这东西不好得,必须得用跟自己有缘且听话小鬼,供三年,养三年,练三年,方能成。这小鬼养听话了,便什么都能帮,许愿求财,化解灾难,甚至替天行道,帮画符,鬼打鬼。公子有了这鬼画符,不仅可报邪祟不能近身,还能帮公子在紧要关头化险为夷。”

    “这个厉害了,给我来一打,我的意思先给我先来十二张。”庞元英道。

    张道士尴尬笑道:“这符纸很耗小鬼的法力,有些贵,要一千两一张,而且我这还没有。庞大公子如果想要的话,得提前订,却也未必能求来。贫道要去好生求人家,看他肯不肯答应才行。”

    “谁啊,这么大派头?”庞元英皱眉,“连你的面子都不给?”

    “请庞大公子见谅,是个怪人,有些脾气,但他这人道法很高。”张道士连连赔罪道。

    庞元英无奈,“行吧,你说什么时候能行,就通知我见他去。”

    “见是不能见了,他不随便见外人的,庞大公子有什么需要跟贫道说便可,贫道代为传话。”张道士继续客气地赔罪,希望庞元英体谅。

    “能保我平安就好,不管是人是鬼害我都能保的那种。等他什么时候画好了,派人通知我一声,我亲自来取。但你可不能忽悠我,这事儿要是假的,我端了你的紫宸观。”

    “公子放心,货真价实。不过倒不必这么麻烦,还劳烦公子亲自来取,我叫人送至太师府就是了。”

    “那可不行,这请符要诚心才好用,我得让那些符认我,更何况这鬼画符更与众不同,还更贵呢。若不好用你负责?”

    “是是是,贫道怎么忘了庞大公子这个习惯了。行,等等符纸准备好了,我就告诉公子。”张道士笑着应承,亲自送走了庞元英。

    庞元英离开紫宸观,就对青枫嘱咐一番,令他小心行事。

    庞元英一个人先回了开封府,刚好应卯。

    公孙策笑问庞元英:“听说少尹赶早就来了,怎么这会儿却刚从外面回来?”

    “早上有点事出城一趟,还好赶回来了,没迟到。”

    “但少尹穿着一身便服。”公孙策继续笑着说道。

    庞元英低头看自己这身衣裳,“我这就让人去取。”

    “不必了。”包拯走过来,受了众人的行礼后,他对庞元英道,“一会儿你随展护卫一起排查疑犯,刚好要穿便服。”

    “好。”

    庞元英应承,就去找展昭。

    他敲了几下房门没人应,琢磨着展昭昨晚可能真一点没睡,就坐在门口的石阶上边歇着边等他。

    过了会儿,青枫跑了回来,兴奋地跟庞元英道:“小的刚刚去尸房找公子,这才注意到昨天放在案上的七个护身符一个都没有了,不知被谁拿了去。开封府这些人啊,还真能装假!”

    “是啊,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庞元英跟着叹一句。

    哐!

    房门猛地被推开,声音很大。

    庞元英和青枫都吓了一跳,同时扭头看向展昭。

    展昭穿着一身藏青色祥云纹锦袍,中衣雪白,在脖颈处露出些白边儿。宽肩,厚实胸膛,玉带束腰,器宇轩昂。如果他俊朗的五官不带那么多不爽的情绪,整个人应该会更加帅气。

    “怎么了?心情不好?你有起床气?”庞元英仰头望着展昭,一脸无辜地问。

    展昭瞪了眼某只明知故问的小可恶,沉声问他主仆为何在此。听庞元英解释缘故之后,他回屋拿起巨阙剑,叫庞元英走。

    庞元英这才懒懒地从石阶上起身,“从哪儿开始查起,有头绪么?”

    展昭将袖子里的名单递给庞元英,“照名单上的由近及远查。”

    “孙道婆,王大仙,周半仙,还有这宋道士……都是些连正经符纸都画不好的半吊子,他们平常也就是靠一张嘴忽悠,骗几文钱,没什么大胆子,这些人都不用查。”名单上的人庞元英大都认识,直接给展昭排除了一半。

    这种到处跑来跑去调查的活计其实最累人,如今若少查一半人,就少花费一半的精力。展昭刚刚差点没控制住的怒气有些消了,这个庞元英除了背地里说人坏话,至少还有点用处。

    “张道士这里我今早刚去过,也不用去了吧,我是他的熟客。”庞元英解释道。

    展昭审视两眼庞元英,让他自己去跟包大人陈明,此事还要包大人定夺。

    庞元英依言照办。

    包拯坚决不同意,要他们必须重新再查一遍。

    展昭毫不含糊地领命。庞元英却不愿意了,觉得这样办事没效率。

    包拯微笑着提醒庞元英:“少尹,你也快些去吧,不然天黑了还办差,你爹怪罪下来多不好。”

    庞元英感觉包拯故意加重了‘少尹’和‘你爹’四字的语调,这明摆着是话外有因。

    ‘少尹’意在强调他是府尹的属下需要服从命令,‘你爹’意在表达他是走后门进的开封府,警告他他别办事拖拉,还顺便暗讽庞太师爱责怪人的毛病。

    有警告,有讥讽,也有嘲笑。给他能耐的,一句话竟可以表达这么多重意思。

    庞元英在心里哼哼两声,临走前必须要抛给包拯一记不忿的眼神,然后再离开。

    公孙策感受到庞元英的不满,捻着胡子对包拯道:“聪明是聪明,但这孩子的脾气顽劣,不好教。还有个那样护犊子的爹,太师此举只怕就是故意针对大人,与其日日防备,落不安生,不如趁早把人请出去更为安全。”

    包拯点了点头,庞元英昨日在尸房做法一事就可以参本说说。此事错误不大,就算皇帝追究下来,最多不过是撤职,也不会太过罚他。

    于是,包拯立刻参了一本上去,禀告皇帝赵祯:庞元英为官荒唐随性,难以尽责,此人真不行。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蜗酱投喂的地雷,我的老读者啦,么么哒,谢谢祝福,爱你呦~~

    庞元英哦了一声,就要告辞。

    张道士一把抓住庞元英。

    “庞大公子为什么非要诅咒人家?”

    “我们是老关系了,就不瞒你了。其实也不是我故意要诅咒人,是那人先要害我!我不知得罪了谁,有人对我下了江湖追杀令,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一不知害我之人是谁,二还有这么多人为钱求我的脑袋。这人心隔肚皮的,防不胜防,便想到法术小鬼之类的或许能帮到我。”

    庞元英问张道士到底知不知道这方面的人。

    “诶,展护卫起这么早?”庞元英一看到展昭,就热情地打招呼。

    展昭瞧庞元英的笑就不是滋味,他可在这白白等了一夜。展昭琢磨着庞元英会不会是故意如此,所以板着一张脸,没说任何话回应庞元英。

    有那么一瞬间,展昭甚至怀疑,要耍他的不是庞元英,就是包大人。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因为包大人这一句话,展昭抱着刀在停尸房门口守了一夜,至鸡打鸣时,仍旧没有等来庞元英。

    “多备点符纸,肯定耗费大。”

    青枫翻了翻布袋,对庞元英撅嘴:“公子,张道士符纸就剩十张了。”

    “正好我打算去紫宸观,那就顺便买点。”

    “公子,你说这次真的会有鬼么?”

    “案犯特意选择阴地阴时取胞宫,一看就是很懂行的,定魂针都用上了,这次八成是有了。”庞元英搓搓下巴,“昨晚开封府这么安静,应该是没闹鬼。大概是尸身移了地方,那些鬼还有些迷茫,需要找找路。今晚我们再看!”

    庞元英疑惑地目送走展昭,觉得他这人有时脾气好怪,一声不吭的实在难理解。庞元英疑惑三秒后,就不纠结此事了,高兴地带着青枫到尸房,把早准备好的符纸贴在尸房四周。

    “不行,不能贴的这么明显,回头公孙先生看到了,指不定会让人摘下去,塞在窗缝、墙底,桌腿下面。”

    青枫连连点头附和。

    太阳东升,天大亮了。

    展昭准备回房休息,他出了尸房的院子,却见庞元英主仆来了。

    展昭冷冷瞥一眼庞元英,大迈步就走。他甩出的一阵风,狠狠地拂动了庞元英鬓角垂落的一根头发。

阅读开封府第一戏精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原血神座》《快穿:时空胖商人》《奸臣》《独步天下》《佛本是道》《苗疆蛊事》《公主嫁到》《极品佳人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939/6287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