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看来想给张日山做些夜宵、扮演扮演贤妻良母角色的打算是要落空咯。

    霍青灯拍拍手掌,倒是也乐得自在,万一她真的有了一手好厨艺,那岂不是天天要在张日山期待的目光中洗手作羹汤了?让她偶尔做个一餐两餐倒也罢了,天天做怕是受不了。

    让霍青灯做饭?会毒死人的。

    张日山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深夜十一点。本以为霍青灯应该已经睡了,但推门之前,他看见了屋子里还隐约亮着的灯光。

    还没睡么?他想。

    不过,从霍青灯的动作和那盏亮着的灯也能推断出,其实霍青灯是一直等待着张日山回来的,手中还拿着书来解闷呢,结果还是没能熬住,睡了过去。若是真想睡了,早就熄了灯翻身盖好被子了。

    而她现在被子也没盖,四月的夜里还是有些冷的,也不知道会不会着凉。

    照现代人的生物钟作息来看,十一点也不算晚,只是霍青灯醒来没多少时日,还没完全习惯,再加之身子骨比较虚弱,睡的时间自然也就多了些,而且会时不时地犯困——这些都是正常的,霍青灯自己也在慢慢地进行调整。

    张日山放轻了自己的动作,把霍青灯手中的书小心翼翼地抽走,才动了一下,她就惊醒过来,警觉的眸子在看见来人是张日山的时候才放松下来,任由醒后犹带的困倦和迷茫充盈眼底。眨巴眨巴带着泪水的眼睛,她打着哈欠,说话口齿不清:“你回来了呀?” WWw.8Yue.ORG

    软糯的声音像是羽毛,划过他的心头,明明的轻缓的动作,却震得他心脏重重一跳。

    床头灯有一半打在霍青灯的脸上,另一半却像打在了张日山的心中。

    霍青灯见他没反应,才消了些许睡意,手掌在他眼前晃了晃,再次喊他的名字:“日山?”

    话音刚落,伸出去的手就被张日山抓了个正着,放进他宽大的掌心里,安稳地服帖。

    张日山居高临下,一垂眸,看见的便是一片好风光。

    霍青灯已经洗过澡,此时正穿着宽松的睡袍,雪白修长的双腿在灯光下看起来闪着勾人夺魄的光芒,每一次的细微挪动,都像是无意间吸引着他人靠近。手一举,一抬,本就松垮的浴袍愈发过分,几乎就挡不住什么,反而是将隐匿在那层厚布料之下的细腻肌肤给暴露在了眼前。

    若隐若现的丰满曲线,对称明显的锁骨,还有她艳红的、此时微张的唇瓣,都让张日山的眼眸愈发幽深。

    手心里猛地上升的温度让霍青灯感觉到了哪里不太对劲,刚刚被吵醒的脑袋还不是很清明,连思考问题都变得迟钝了。直到觉察到自己胸口因为漏风而染上几丝凉意的时候,霍青灯才回神张日山的视线是粘在了哪里不肯挪开!

    想明白也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对霍青灯来说却是漫长。

    她脸上迅速涨红,像是被人抹了满脸的胭脂,没有被张日山抓住的另一只手左右拉起送风景的领口,嚷嚷道:“你往哪儿瞧呢——”

    好看的风景没有了,张日山自然也就把视线收了回来,挪到半是羞半是气恼的霍青灯的脸上,挑眉的动作在夜里看起来竟然带着几分邪气:“怎么?我的妻子,看不得?”

    霍青灯梗着脖子,果断道:“看不得!”

    “……”张日山无言,松开霍青灯的手,脱了衣服就往浴室里走去。

    本以为张日山又会和以往一样斗嘴斗回来,这时却简单地偃旗息鼓,着实让人看不透。霍青灯向来聪慧,此时却有些发愣:“你去洗澡?”

    “嗯,”张日山应了一声,进浴室前回头,“一起?”

    霍青灯脸上好不容易降下去的温度又升了上来:“……不了,您老请吧。”

    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霍青灯躺在床上,心乱如麻,原本还困得不行,现在是怎么睡都没有睡意。张日山那饱含深意的一眼,居然会让她失了魂似的,只觉得胸膛里小鹿乱撞?

    冷静!霍青灯!你们都已经是夫妻了!心还瞎跳个什么劲儿啊!

    可是越是这么说,那颗不受控制的心脏就跳得愈快,叛逆得让人发指。

    最终,霍青灯也是气恼了,干脆翻过身去闭上眼睛装作不知道。

    好不容易心跳的跳动才恢复正常频率,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霍青灯一个没忍住,坐起来探出头去看,浴室玻璃门上的那个身影,幽幽晃晃,被带着菱角的玻璃模糊得只能看见一个影子。

    可就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美才更扣人心弦,因为会让人浮想联翩。

    霍青灯无措地眨了眨眼,不知道自己是维持这个姿势继续看美人出浴呢,还是躺下去眼不见为净?

    两个选项摆在她的眼前,叫嚣着让她选择。

    ——左,还是右?

    还没做出决定,张日山的身影却率先从拉开的门之后显现出来。他本身就瘦,可由于常年锻炼,身上的肌肉还是分布得十分均匀的,至少堪堪一眼过去,会让人觉得精壮又不至于到魁梧的地步。他头发滴着水,水珠顺着胸肌滑下来,划过胸前显露出形状来的穷奇纹身,一路向下,最终撞在了他围在腰间的浴巾上。

    咕咚。

    霍青灯听见了自己不自觉咽口水的声音。

    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色当前,是个人都知道应该好好欣赏、避免暴殄天物!可偏偏她脸皮薄,即便眼前这位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她仍旧是羞得不行,又是想看又是害羞得想挪开视线。

    心中的两个小人又开始打起架来,惹得她太阳穴突突地疼。

    张日山随意地擦了擦自己的头发就跳脚朝着霍青灯走来,不甚在意地翻身上床,扯过被子来给霍青灯和自己盖好,一系列动作流畅得如同行云流水,看得霍青灯有些发愣。

    同床共枕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每一次张日山都是安安分分的,平淡得像是在和兄弟睡觉一样,不起半分波澜。哪有像现在这样,脱得赤条条的、只剩下腰间围了个浴巾就往她身边躺的经历啊?!

    他一手搁在脑袋下面,侧躺着看霍青灯,认真地问:“看不得?”

    “嗯?”霍青灯应了一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家伙还记挂着洗澡去前二人的对话呢,顿时正经地回绝,“说了看不得就是看不得。”

    话音刚落,张日山长臂一伸把霍青灯揽进了自己的怀里,目光灼灼:“那可睡得?”

    灼热的呼吸扑在面上,带着雄性动物独有的侵占性的气息,说得霍青灯耳根子有些发软,语调也开始走调:“哪、哪个睡?”

    张日山一个翻身将霍青灯压在身下,嗓音喑哑,暗色的眸子里藏着清晰可见的欲望:

    “自然是这个睡。”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滴,司机卡,开车了,大家上车不?

    【其实只是突然想起来这俩孩子还没洞房呢】

    打开门,张日山的视线望进去,霍青灯侧身躺在床上,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搁在床上的摊开的书页上,眼睛已经闭上了,唯有床头那盏暖黄色的灯,似是安静地代替着霍青灯等待着他的归来。

    窗外寂静无风,清浅却均匀的呼吸声撞入耳膜,在这个安静的时刻却格外地惹人心动。

    张日山眼底浮出几分淡淡的笑意,她的模样神奇般的驱散了眼底的疲倦和脑子里为九门而生的烦恼。

    处理了一整天的事务,早上起来时她还未醒,都没来得及与霍青灯说说话。这不,好不容易赶完了所有的麻烦事,他就立刻回家了,没想到霍青灯倒是兀自睡得开心,宛若一只小巧又慵懒的猫。

    美丽、优雅,又那么的没心没肺。

    这让霍青灯明白一个道理:不要试图去驾驭自己不擅长的东西,容易被对方按在地上摩擦。

    毕竟她的厨艺可是在八十年前就被张日山贴上了“不动手为妙”的标签,本以为一觉睡来,再加上现在那么方便的环境,她的厨艺能够能所长进。结果还是霍青灯想多了,该会的就是会,该不擅长的就是不擅长。

    在习惯二十一世纪的生活之后,霍青灯也渐渐地不再像最初醒来时那般的无措。如今的霍青灯可不得了,体会到了电器的便利之后,她就变得愈发懒惰起来——虽说她以前就是霍家三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也没做过什么实际意义上的粗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005.

    哦,上面这些话,霍青灯也是不敢对着现在的张日山说出口的,毕竟他那副似笑非笑、辨不出是否真的生气的脸还是会让人心肝脾肺肾都一起颤抖的。

    ****

    月朗星稀,黄色的身躯却被飘过来的乌云遮去了大半,像是特意将自个儿的眼睛遮掩了起来。

    这种话张日山是不敢明说的,万一说了,依照霍青灯的性格,明面上说不介意,暗地里指不定地给你找些麻烦呢——当然,也是八十年前的往事了,搁现在的话,张日山大概不会把霍青灯的那些小把戏放在眼里。

    毕竟他活了一百年。

    张日山怎么可能期待她去做饭?不仅不期待,大概还会去烧香拜佛求菩萨保佑霍青灯绝对不要进厨房捣乱才对。

    毕竟是……做个鱼都不去鱼鳞的大小姐啊。

    能活一百年,别说是人了,连蟑螂都能成精了,张日山没长进才奇怪。

    她本就十指不沾阳春水,饭菜都是厨房做的,且死巧不巧的都是她喜欢的菜式,想来也知道是哪个家伙吩咐厨房去做的。偶尔,闲暇之余,她也会抱着手机里偶然看见的菜谱,依葫芦画瓢地照着捣鼓两下。

    不过结果基本上都是她被油烟熏得满屋子躲避,或是被溅起的油星子烫到手背,久而久之也就敬而远之了。

    当然,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阅读[沙海]百岁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亿万星辰不及你》《大自在天尊》《末日刁民》《直死无限》《皇族》《花瓶专业户》《侧妃无恙:太子,请上榻》《特种兵王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944/6287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