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攻受相遇

    他抱起孩子,走出废墟。有群众围过来,伸手拍拍他,拿过来被单将孩子的尸身包住,在专门陈列尸体的地方放好,等待大部队到来,再行处理。

    何阳轩看着他们抱走孩子,心里头不是滋味。

    战士多了,代表救援面积广了,能活下去的更多了。

    坐在临时搭建的敞开帐篷里,看着正在忙着做饭的人们,喘匀了两口气,走过去从一个女人手里拿过炒菜大勺:“我来吧。” WWw.8Yue.ORG

    女人一愣:“这活我能干。”

    一份份饭菜分发出去,送去给正在实施救援的解放军战士,却没有一个人伸手接过去。

    最后是民众一再动员,才让他们轮流过来吃两口热乎的。

    最先过来吃的,是一开始组织起来的本地士兵。有个不足二十岁的士兵接过饭碗狼吞虎咽的刚吃了两口,忽然一口血混着稀饭喷出来,倒地生死不知。

    医护人员忙展开急救,将人送进了手术室。

    从昨晚到现在,这名战士已经投入救援一天一宿,中间没有休息一次,没吃一口饭,是活活累吐血的。

    这样的人,在灾区并不罕见。

    何阳轩刚喝了两口粥,看到这个,放下粥碗无言。

    又过了两个小时,下午正是炎热的时候。指挥层正在讨论尸体的存放,这样炎热的气候,如果不及时处理尸体很快就会腐烂,到时候极有可能产生瘟疫。

    何阳轩将自己剩下的粥给了伤员,自己偷偷含了块巧克力,继续进入忙碌。

    就在这时,何阳轩好像听见有人叫自己。

    他一愣,站起了身,分不清是真的有人叫他还是幻觉。

    这时,他又听到一声。

    何阳轩回头,林谦狼狈得对他笑。

    那一刻,一切都凝固了。

    “你怎么来了!”何阳轩咽下巧克力,几步跑过去。

    林谦走到这里,完全是靠着一股子执念,让他忘记饥饿,忘记疲惫。他翻山越岭,一天半夜。在见到何阳轩的这一刻,身上的感官找了回来,全身细胞都叫嚣着疲惫,让他身子一软,直接坐躺在何阳轩的怀里。

    “总算找着你了……”林谦浑身脱力,说话也是有气无力。

    “你来干什么!”何阳轩咬牙切齿。

    “我怕你死在这。”还好林谦记得这边分公司的地址,他到这里,没怎么费力就见到了何阳轩。

    何阳轩眼睛发红,抱紧了林谦恨不得把他揉进骨子里:“我看你是欠揍!不要命了!”

    林谦被抱的生疼,笑得却特实在:“等我醒来再骂吧,我都困死了。昨晚上往这边走,可算是到了……”

    林谦说话声音越来越低,闭上眼睛便要睡。

    何阳轩差点把魂吓丢了,抱起林谦去临时建起的医疗站,检查后知道是疲劳过度昏睡过去,醒过来就没事了。

    何阳轩检查了林谦的背包,里面的东西还真不少。他清楚林谦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天天坐办公室连下趟楼都算运动的,现在却靠着两条腿千里迢迢的过来找他。

    若不是林谦昏睡瞧着心疼,何阳轩真想把这熊孩子扒裤子打一顿屁股。

    背包上头绑着帐篷,眼下正是缺帐篷的时候。何阳轩也不好意思占用卫生站的床位,出门找个相对阴凉的地方将帐篷支好,铺好了从废墟里捡出来的棉被,将林谦抱进帐篷照顾。

    林谦瞧见何阳轩人了,此时最是放松,别说这么折腾,扔个炮、弹下来他都未必能醒。

    何阳轩把他衣服脱下来,里面穿着短袖,把短袖也脱了,往下拽的时候发现肩膀的位置发黏,林谦人也皱了下眉头。

    何阳轩吓得手一哆嗦,蹲下、身一看,肩膀都快烂了。新衣服,再好的牌子也要有点磨合期,背着那么沉的背包走这么远,一个没锻炼过的人哪受得了这个?

    何阳轩差点没哭出来,又脱他鞋,鞋摘下来就闻到一股子臭味,正常这种登山鞋穿一天一宿走那么多路没有不臭的,只是这种臭味还掺杂着烂味。

    何阳轩小心的将袜子一点点褪下来,血肉模糊还带着灰白色。这是磨出了血泡后一直闷在鞋里,血泡破了感染,加上天气炎热,这肉都烂了。

    天知道林谦这是受了多大的罪。

    何阳轩没忍住出了帐篷,坐帐篷口抹眼泪,有人瞧见,过来看看:“这怎么了?”

    “没事。”何阳轩把脸擦干净,可越想越心酸。

    “这是感动了?也是,我要是有这么个人能在地震的时候进来救我,我现在被砸死也值了。”他坐何阳轩旁边,刚说完话鼻子用力嗅了嗅,“啥味这么臭?”

    “我朋友那脚。”

    “这臭味够特殊的。”

    “烂了……”何阳轩哭得更厉害了。

    等哭够了,再回去,从林谦包里找出医疗工具,先给他伤口消毒,轻轻碰一下林谦都疼得在梦里叫唤,何阳轩实在下不去手。

    有心去找专业的来吧,这种时候也不好耽搁人家医疗队的人,人家那是治病救人的。

    左想右想,何阳轩想起来在卫生队帮忙的人里头有个兽医,虽说给人看病不在行吧,却也能帮忙消毒缠绷带。

    何阳轩从空间里取出一块巧克力来,用这个把那个兽医请过来。

    虽说是兽医,下手比何阳轩可专业多了,给林谦的肩膀和脚消了毒上了药,用绷带缠好了,告诉一下注意事项就回去了。

    这种时候兽医也挺忙的。

    瞧着林谦光着屁股盖着被子睡得正香,何阳轩松口气,想了想,再一次翻开背包,拿出来几块压缩饼干和一些药品,又从自己空间里拿出了些,用废墟里捡来的破布包起来,送去医疗队。

    “这是我朋友带进来的,我们用不了那些,拿着也浪费,我们留了够用的,这些都是你们需要的,现在药品紧缺,虽说不多,但也能帮点忙。”

    食物可以不要,可药品事关人命。

    何阳轩观察了林谦一会儿确定没事,这才继续去协助救援。

    林谦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朦胧之中几次尝试醒来,都被那沉沉的疲倦拉入更深的睡眠。

    如此这般挣扎了几次,他才勉强醒过来。

    他是谁?他在哪?

    林谦想起来了,他死了。末世之后苦苦求存,活活饿死的。

    好像死前老天爷还圆了他一个愿望,让他梦中回到他最遗憾的时间,再见一次何阳轩。

    这时候何阳轩还活着。

    真好,可以放心死了。

    死后是什么样的?

    听说是要投胎的,过奈何桥,喝孟婆汤。

    咋还没人带他去走黄泉路?

    林谦终于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帐篷顶。他没饿死?这是被人救了?

    林谦刚睡醒满脑子的浆糊,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要坐起来肩膀刺疼得厉害,勉强坐起身,四处一看,瞧见了那登山包。

    这个梦还没结束?还是说,这一切都是真的?

    何阳轩真的没死?他……还活着!

    “炒这么多菜很容易吃不消,一会儿你把饭菜分好了送给外面人。”

    菜都是从倒塌的菜市场里挖出来的。通过动员,除了少数抱着蔬菜不肯松手的,大部分人都将食物统一上缴,然后统一分配。

    食物不多,看样子只能坚持一两天,而且缺少水源,菜洗的不是很干净。

    但没有人嫌弃这个,只要有口吃的,就已经很满足了。

    空投物资时的方便面调料包都留着,何阳轩炒菜的时候将调料一股脑的放进去,炒出来的菜香飘很远。

    是一个胖胖的小男孩,明明刚刚还在撒娇说想吃肯德基,差一点就能活下来了。

    这是何阳轩见到的,第一个用尽全力,却还是离开人世的生命。

    愣了一下,何阳轩站起身,走过去,已经血肉模糊的手指一点点清理新碎的碎砖,周围人也赶过来,帮着一块清理。

    余震过后,何阳轩坐在残砖上,看着那一片废墟。那个听得见孩子声音的小洞不在了,里面的人更是生死未卜。

    许多灾民发出一阵失望的声音,而战士们到达后马上集合,甚至来不及休息,一番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宣誓后,直接投入救援活动。

    何阳轩所在的由退伍兵组建的第二梯队直接被替换下来,进入后勤。

    何阳轩是真想继续救人,可他明白,他终究退役了好多年,经验、体力、反应都比不上在役士兵,只能退下来。

    组织人群的警、察们拿着喇叭呼吁群众保持秩序不要乱,部队来了,会按需求分发物资。

    个别不遵守秩序的,直接拎出来被两名持枪警官看守。

    何阳轩四处看看,那东边,一道军绿色显眼极了。

    20个小时,历经重重险阻,直通地震重灾区的路,终于打通了!

    来的没有军卡,只有一队轻装而来的士兵。道路实在崎岖,为了缩短到达时间,战士们必须轻装上阵才能保证行军速度。

    半个小时以后,才靠着简单的工具和伤痕累累的手寻找到那个孩子。

    身体还热的,孩子已经断气了。

    这时候,不知听谁喊了句:“解放军大队伍来了!”

阅读末世屯粮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银狐》《侠行天下》《大剑神》《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新宋》《妖神记》《无尽武装》《偷香高手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952/6287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