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怪事年年有,这年头和尚假扮乞丐,扮了乞丐尽做些大半夜地翻窗的鸡鸣狗盗之事。” WWw.8Yue.ORG

    假乞丐真和尚自知是走了背字,谁能料到随便选了一间客房就踢上铁板。当下他也不顾双臂疼得钻心,想要以脚踹开窗户就走。

    “你究竟想做什么?”光头咬牙切齿地问,“要怎么才能放了我!”

    光头被带到小楼春的一处地下密室里,他刚被解除穴道就怒喊起来,“入了少林,我从七岁记事起就没有一天不受着拳打脚踢。”

    “因为我只是厨房烧火工,哪一个和尚都能欺负我。你敢撕开我的衣服看一看,那里还有被他们用柴火烫伤的疤痕,说不清有多少道。高高在上的达摩堂从没有为我做过主,而今我杀了苦智,废了达摩堂又有何不可!”

    “为何不能!他要杀我,我就杀他,道理就那么简单。”

    光头不屑冷哼,却看到楼京墨掉头就走,“你是什么人,到底要怎么才能放了我。”

    “我猜你原本翻窗而入是想找人帮你买些治伤的药,毕竟你受到少林追杀只能躲躲藏藏。你的运气不错,一翻窗遇到的人就是大夫。”

    楼京墨随手一撒,五枚铜钱打中了光头的五处大穴,让他彻底没有了运功解穴的可能。“但是你的运气又很差,因为那位大夫从来都不会悲天悯人到不计前嫌,对任何上门问诊的人都施以仁术。”

    “等等,你说你想要什么?放了我,我什么都能做到的!”

    ‘哐—’地下密室的厚重铁门从外面牢牢上锁。

    小楼春地下密室的甬道内布有出其不意的毒物,除了楼京墨之外根本没有人会来此地。当下,她没有时间与光头多话,已是急速驰马赶往城郊龙门。

    少林达摩堂之变大大出乎意料之外,此事的严重程度足以让少林和尚失去公允。

    今夜少林为抓捕逃犯盯上丐帮,听闻传信帮众所言两方已经发生冲突,只怕因为达摩堂惨案,双方不可能以言语争辩出一个所以然来,武力相斗已经成了必然。

    这一仗若非丐帮打服了少林强制他们冷静下来,那就是丐帮伤亡惨重,在面对鲜血之时才唤醒了和尚们的后悔之心。

    偏偏洪七早就提起过丐帮青黄不接的情况。他的师父没能得到上一代帮主的亲传,而九袋、八袋长老们也都不曾有威震江湖的高手。

    下一辈年轻弟子里,洪七被帮主看好的原因多半在于他的武学天赋不错,最有可能重振丐帮。

    今夜,洪七对丐帮的大难一无所知,他没听帮主的话早几天回来为大会做准备,不知与周伯通在哪个地方找好吃好玩的,只怕等他闻询赶来一切都为时晚矣。

    楼京墨对丐帮说不上多有好感,但她与洪七已经是朋友,又怎么能看着他的恩师出事。

    或许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丐帮帮众遍布天下消息灵通,小楼春与之合则两利,这在汴梁假药事件里已经得以实践。如此一来,丐帮帮主与高层的支持就尤为重要。

    于公于私,今夜她必须赶去洛阳龙门。

    洛阳龙门

    霄汉星辰之下,龙门摩崖群雕佛像,宝相庄严,安详自在。

    然而,石窟佛前的少林僧众每一个都是面带煞气。中间心字辈六人,大约全是四十多岁的年纪,除去方丈苦字辈几人之外,他们在少林的辈分最高。

    五天前,达摩堂一年一度大比。

    心澄晚一步去到大比会场,谁想看到的竟是苦智师叔惨死,一众师弟被打断手脚伤残惨重,而杀人要犯火工头陀常识已经潜逃下山。

    少林当日就迅速成立抓捕队,不惜代价要将欺师灭祖的火工头陀抓回少林。追至洛阳得知那个恶人与丐帮勾结,不知许诺了丐帮什么好处,让丐帮为之帮忙掩饰行踪得以逃出生天。

    “陆帮主,我再问一遍,恶人常识在哪里?!只要你现在交人,丐帮窝藏少林要犯的这笔账就到此为止。”

    心澄努力压住怒气,少林抓捕队在事发后第一时间下山抓人却一直没有消息,常识那恶人能逃过伊河在洛阳现身,要说他与丐帮无关又是骗谁!

    陆志愤恨地怒瞪毫不讲理的少林和尚们,他与几位长老赶至龙门石窟只见丐帮弟子已是遍地哀嚎。净衣派一众带武入帮者没能拦住和尚们的攻击,而污衣帮帮众原本就不会武功,又怎么能抗得住和尚们的蛮力搜查。

    “少林,你们欺人太甚!”陆志咬牙切齿地骂到,“丐帮哪里认识你们的逃犯,一上来就把脏水泼到丐帮头上,连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不肯交代就喊打喊杀。莫不是欺我帮无人!”

    心澄两侧的和尚们俱是愤愤,达摩堂被一个从未听过名字的烧火头陀给挑了,首座惨死众师兄残伤,此等大乱如何当着这一大群丐帮普通帮众前说出。如果透露一句,说不定过两天全江湖都知道了少林的惨事。

    “如此说来,陆帮主是认为我少林信口开河,并且拒绝交出常识了。”

    心澄扫视了一圈丐帮的乌合之众们,即便丐帮人多又如何,确实没有一个人能与少林心字辈一战,即便是赶来的陆志与几位长老也不能。

    看来是穷则思变了,说不定恶人常识正是许诺给丐帮以少林秘籍,这才有了丐帮帮助常识隐匿行踪逃避抓捕。

    常识只是一个区区烧火和尚,他偷学武功还欺师灭祖,很可能理所当然地将少林武学作为交易筹码外传。

    心澄思及此处扬起右手,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丐帮给出交代。

    “我等师兄弟们亲眼看到常识身着丐帮四袋弟子服饰,他在此地与丐帮一众人说说笑笑。一眨眼的功夫,常识就消失在了你们丐帮帮众的掩护下。既然陆帮主执意不交出人,那么今晚只好得罪了。”

    只见心澄落下右手,他与十多个和尚齐齐上前,全数向陆志与四大长老、五大护法攻去。

    “让我交人?”陆志与几大长老都已经气急,这些和尚莫不是趁着丐帮大会将要召开故意来找事的。今夜把丐帮打垮了,能一兴它少林多年不显的名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好一个少林!难道我丐帮还怕了你们不成。”

    三言两语之间,两方已经混战在一起。

    星光灿灿依旧,崖刻佛群巍然不动,仿佛沉默又悲悯地望向地面上的一场恶战。人世间又有谁能一言论断,江湖的恩恩怨怨是非对错。

    此时,楼京墨一路打马快赶,已是隐隐能遥望到星空下的崖刻佛像群。快了,还差一点,只差一点就到了。

    光头说着便狂笑出声,全是卧薪尝胆后大仇得报的痛快。

    楼京墨闻言眼神一凝,少林高手云集于达摩堂与罗汉堂,苦智禅师是现今达摩堂首座,是少林方丈苦乘的师弟,而武功又在方丈之上。

    光头说苦智被杀而且达摩堂死伤惨重,难怪少林的和尚跟发了疯似地对丐帮喊打喊杀。少林怀疑丐帮窝藏残害少林的重犯,而光头扮作乞丐必是藏在人群里挑拨离间引得两派相斗,才有他后一步逃入洛阳。

    “你有本事杀了苦智?少林的第一人比你还不如?”

    楼京墨与光头过了一两招,这人的武功确实不俗,但她不觉得此人真能力压苦智禅师,其中说不定还有一些隐情。

    “有趣。你明明穿着丐帮的衣服,用的却是少林绝学神拳八掌。”

    楼京墨戏谑了一句,身如鬼魅地错开了男子一掌所击。下一刻,她已经欺上前去,右手出如闪电一招分筋错骨将男子的双臂卸去,而左手一把抓去了他头上的帽子,果不其然帽子下是一颗光头。

    当男子刚跨过窗户却猛然一惊,还不曾听到屋内有任何异响,谁想眨眼之间屋内竟是空空如也。他猛然转身向后,也是空空荡荡什么人没有,心中咯噔一下就想原路返回。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壮年男子身着丐帮四袋弟子衣服飞至客栈二楼外,他见一间客房的灯火正亮,屋内有一女子独立,这就推窗而入。

    且不谈少林和尚究竟有多少仁心,少林做了那么多年的武林泰斗不可能无故就对丐帮出手,其中必然有一个让和尚们勃然大怒的原因。

    楼京墨见面前的光头脸色暴怒,不待他开口,一指点住他的哑穴,提起他的衣领推窗而出,向洛阳城的小楼春分馆而去。她可不希望压不住怒火的光头嚷嚷地满世界都知道。

    “那是他们逼我的!少林寺那群假仁假义的秃驴,我是在报仇!”

    楼京墨将光头的身体转了一圈,上上下下地扫视了他一番。这人三十五岁左右,相貌平平又眼带戾气,内伤不轻外加体力不济。

    “放了你?有道是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想要离开,你又凭什么?凭你大闹少林,伪装丐帮弟子,引得两帮相争的险恶用心吗!”

    光头当然不会就范,可是他的身体已经一动不能动。

    正在楼京墨开口之际已经点住了光头背后的穴道,而他一动真气解穴便是带动内伤,很快就嘴角流出一大滩血来。

    今夜少林忽然对聚集在龙门的丐帮帮众喊打喊杀,事出反常必有妖。

    只是男子来不及再回头,身侧的窗户吱呀着砰的一声合上了。

    “嗤——”男子不顾三七二十一再度转身就双拳一挥,看也不看地朝前打出了一道劲气,双拳之力颇有排山倒海之势却又隐隐成强弩之末。

    “二十两银子。”楼京墨语气淡淡,“屋里的桌椅,外加你打算踹穿的窗户,一共二十两银子。我还没算你扰人清梦的补偿费,拿钱再谈走人。”

阅读[综]名震江湖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重生之神级学霸》《乌云遇皎月》《星辰之主》《韶光慢》《水浒传》《极品大玩家》《甜妻来袭:BOSS,别闹!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953/6288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