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两位新人显然是极相爱的,看新郎的眼睛就知道了,几乎没有离开新娘的时候,充满了爱意,再装不下其他。

    如果说新娘只能算得上是个中等偏上的美女的话,那新郎就是难得一见的帅哥了,这点从婚礼上有多少女性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就能看得出来,再加上新郎的家世和他的才华,更是给新郎赋予了更多的光环。

    林思扭头看去,微微一怔,看到了一个绝不可能会出现在这场婚礼上,她也并不欢迎对方到来的人:“黎从馨!” WWw.8Yue.ORG

    黎从馨却仿佛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是有多不受欢迎一样,带着甜美的笑意接近。

    她的右眼下有一颗泪痣,不论怎么笑都显得有些妖,容貌上层,此时又穿着大红的婚服,容光四射,魅力难挡,仿佛谁都压不下她的风头。

    林思知道这不是错觉。

    ——这是她面对黎从馨这个冤家长期积累下来的心理阴影。

    不过一想到还有陆恒这个肉盾在自己面前,死了还能有个垫背的,林思又稍微松了一口气。

    陆恒的眉头越皱越紧,厌恶的看着她:“我们不需要。”

    他自动忽略了对方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起过他。

    “呵,”黎从馨轻笑一声,还不等陆恒说些什么,室内的灯光就突兀的闪烁了起来,接着,便是猝然一暗,让室内瞬间陷入了短暂的黑暗当中。

    人群中立时传出了尖叫声,引起了一阵骚乱,显得十分混乱。

    陆恒下意识呼唤林思,却并未听到回应,不由慌乱起来,手忙脚乱的从衣袖的暗袋里拿出手机,借着手机电筒的灯光,左右找寻起来,却始终没看到希望看到的身影,脸色十分难看。

    婚礼当天,新娘却被人给劫走了,陆恒都能想象得到接下来的报纸媒体会怎么写了!

    在现场可是有不少不请自来的记者!

    林思醒来的时候只有一个念头。

    她可能真的是哔了哈士奇了吧!

    “醒了?”一道女声传来。

    林思顺着声音看去,就见黎从馨撑着下巴看着她,眼眸如同幽深的井水,看不出里面藏着什么东西,却又能清晰的倒映出自己的模样。

    这让林思觉得自己仿佛被无处不在的水流给包围着,是被溺死还是能游上岸,一切都是未知数。

    而她能做的,仅仅只是争取时间,跟对方多哔哔一会儿,等待男主的救援。

    大约是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了,林思内心很平静,徒劳的劝她:“你这样是犯法的。”

    “我本来也没想过要活。”黎从馨不在意的笑了笑,眼下妖娆的泪痣都仿佛要开出一朵花来,美丽又危险。

    林思心登时凉的下去。

    这话里的死志她想忽视都不行,这是又双叒叕想捅死她了?

    黎从馨并非话多的人,她似乎也没有解释为何要这样做的兴趣,也并不想洋洋得意的炫耀自己这计划是如何成功的,显然深知反派死于话多的道理,直接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把匕首。

    匕首很美,上面还有着两只盘旋交颈的金色凤凰,其上有吸血的凹槽,既避免了捅进去时被骨头阻挡,又能加大伤势,易将匕首拔出,明显就是一件专门为杀人准备的利器。

    林思生无可恋的移开视线。

    敲里吗!敲里吗听到没有?!

    黎从馨却不管林思怎么想的,大约是匕首在衣袖里没放好,反倒是未伤人先伤己,素白的皓腕上有殷红的血一直蜿蜒到了指尖,滴落在衣服上,但又因为衣服本身的红色,却根本看不出来,仿佛本就是这样的一般。

    ……

    鲜血喷薄出来,黎从馨满足地笑了,低头亲吻着她,而后放了一把火,接着伸手将匕首送入自己心口,抱住她躺在床上。

    远远看去,倒像是一对恩爱的情侣。

    真·戳心窝子……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这是林思醒来后的第一个念头。

    第几次了?!这是第几次了?!

    林思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不同的世界了,她没什么系统,也不是快穿者,只是有一世觉醒了意识之后,之后的每一世就都能恢复“前世”的记忆了。

    也许是前世吧。

    她经历过很多不同的世界,每个世界都是叫“林思”,可以说是每个世界的女主角。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虽然并不知道剧情,可只要将过往的经历回顾一遍就能发现,她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碰到那些类似于“男主”的高富帅,而她自己,大概就算是那种嫁入豪门的典范了。

    明明阶级层次完全不同,一个高富帅一个贫民窟,可总能通过各种各样的巧合而碰上,然后经历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最终修成正果。

    对此林思只想呵呵。

    以前也就算了,现在觉醒意识了,她干什么还要跟那种嘴巴臭不尊重人的注孤生人士在一起?有这资本,她完全可以自起炉灶,自己当一个豪门。

    但现实狠狠打了她的脸。

    不是她能力不行,而是林思发现,一旦她没遇上“真命天子”并跟他们在一起,她最终就一定会死于非命!哪怕一直呆在他们身边,但只要不是以感情关系,都会如此。

    试验了将近快五十多次后,林思终于死心了,安心当自己的女主角。

    不是谁面对命运都会奋力反抗的,林思自认自己只是一个心比较黑的普通人,她怕疼、怕穷、更怕死,也不想再经历那些千奇百怪的死法了。

    可偏偏“恶毒女配”就是不让她好过!

    虽然没觉醒意识前恶毒女配也是不想让她好过,但每次恶毒女配最终都会失败,她最后必然会幸福美满。

    但等她现在觉醒记忆了,女配反倒是能把她弄死了。

    林思也是心累。

    她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黎从馨这个阴魂不散的女配会如影随形,她到哪个世界哪个世界就有她,反倒是男主有七十二般变化,每个世界都不同,这简直就是一段孽缘!

    更让林思崩溃的是,这货为什么每次都要死盯着她不放?小三固然可恶,难道出轨的男人就不可恶吗?你就不能先把他二两肉阉了再来收拾我吗?

    为什么每次男主都没出什么大事,反倒次次都是她被弄死了?

    难道你虐男主的逻辑就是他痛失所爱心如刀绞,未来的每一天都活在悔恨中?

    难道不是该让他天凉王破,让他所依仗的一切都没有了吗?

    为什么每次都只盯着她?

    你对男主是真爱还是对我是真爱啊混蛋!

    说实话,林思是很羡慕黎从馨的,她每一世走的都是easy模式,只是被自己给作成了地狱模式而已。

    要是林思自己有那家世,她哪里还会理男主,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看上哪个好看就包哪个小狼狗,能活多潇洒就活多潇洒。

    林思自认自己就是个俗人,她喜欢钱,喜欢奢移品,喜欢好看的人和物,虚荣还冷心冷肺,尽管经常有人说她是他们见过最单纯善良的人,但林思清楚,她只是表现出了他们想看到的一面而已。

    她讨厌自以为是的人,不喜欢动物,看到过马路的老奶奶不想去扶,公交车上遇到孕妇也不想让坐,缺乏同情心,她就是个坏女孩。

    很坏很坏的那种。

    林思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疯了,也许也没有疯,因为她觉得自己现在很好,这种没有同情心的状态,其实很棒。

    她真的、真的一点都不想再去过原来的生活了,所以哪怕跟不喜欢的男人在一起也没什么关系。

    林思不知道别人的转世是怎么样的,但她没遇到男主之前,真的是命运多舛。

    她一点都不想为了生病的母亲卖身,为了患病的弟弟一天打几份工,为了还债被父亲献给总裁,为了家族进宫……

    她也不想让那些爱自己的人因为疾病、车祸、癌症……各种各样的原因而离开。

    主角的亲人是个高危职业,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是没毛病。

    “思思还真是不够意思哪,结婚了竟然都不来通知我这个老朋友。”

    “有这个必要吗?”林思此时连一个充满塑料质感的笑都不想露出来,心累地缩在陆恒身后,只露出了一个头来警惕地看着她,“你来做什么?”

    “送你一份新婚贺礼。”黎从馨紧盯着她,藏在袖中的指尖微微动了动,似乎在极力压制着什么。

    凭什么?凭什么明明她小时候还是住在她家里的,为什么永远都更亲近那个狐狸精?!

    两人已经极为接近,林思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甚至有种命在旦夕的不祥预感。

    新娘长得并不算特别漂亮,仅仅只是清秀,但胜在一双杏眼又大又圆,黑白分明,仿佛不曾沾染过凡俗的污秽,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如同点睛之笔,让整个五官都显得十分生动起来。

    另一个出众之处则是她的嘴唇,两端自然上翘,不笑时也如同在笑,光看着就让人心情不自觉的变好;可以想见,若是她真正的笑起来时,又该有多感染人。

    然而尽管如此,也能看出他们对这场婚礼的惊叹与新奇。

    这是一场典型的周制婚礼,极为庄重奢华,宾客俱都穿着得体、笑语晏晏、三两交谈,显然都对这种场景并不陌生。

    只是这姑娘闹得有些太难看了,这让她在众人心中的印象可不怎么好,使得大部分人都皱起眉来。

    毕竟能被请来参加婚礼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是看热闹也不至于表现在脸上。

    陆恒眼里浮现出了厌恶,下意识将林思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黎从馨。

    黎从馨今天也穿上了婚服,她穿着明制的汉服,大红色的织金马面裙上有着九天翱翔的金色凤凰,远远看着,跟陆恒穿着的深衣也如同是情侣装一般。

    对方脸上的妆容也十分精致,配上艳丽逼人的五官,再加上来势汹汹的态度,让宾客不由同时闪过一个念头:搞事情啊!

    一道道流程下来,让人大开眼界的同时,又不由深深为这种庄重繁琐的仪式而着迷。

    两人正要再行结发之礼,宾客中却传来了骚动。

    在座的宾客都或多或少的知道新娘跟这个姑娘之间的事情,无非就是姐妹俩看上了同一个男人,最后反目成仇。

    不同于当下流行的西式婚礼,两位新人选择的却是更具国风特色的婚礼流程,就连舞台都显得十分复古,一切桌椅摆件也俱都是雕花木质的,显然都准备的十分用心、花费不菲。

    而新郎新娘则都身着着特别定制的周制汉服,宽袍广袖,既庄重、又大气。

    红烛摇曳,请来的乐师用古典乐器奏响着庄重大气的音乐,三揖三让、沃盥之礼、就席共牢而食、行合卺礼、解缨之礼……

阅读女配先弯为敬[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甜妻来袭:BOSS,别闹!》《一品道门》《某美漫的一方通行》《我的1979》《娱乐圈之女王在上》《独闯天涯》《都市奇门医圣》《少年王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960/6288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