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招

    萧孺人是一位典型的娇小美人,脸盘小身材小,就连鼻尖也是小巧可爱的,见瑶光进来,她欠了欠身问候。

    瑶光接过小石榴手里的盒子,端着上前递给萧孺人身旁的婢女,道:“仓促间知晓这天大的喜事,准备不足,还望妹妹不要见怪。”

    萧孺人咧开一个大大的微笑,似乎也隐含了一些期待在里面。

    “您看啊,她随手一赠便是这样的好物事,可孺人您呢?辛辛苦苦地挨过怀孕生产之痛,到头来也没见太子升一升您的位分,连小公子的位置都没有着落,这一切还不是因为她出身好,而您的哥哥只是个偏将的缘故?” WWw.8Yue.ORG

    “别说了。”萧孺人的脸色彻底冷淡了下来,她抿紧了嘴唇,“人命天定,再多抱怨也无济于事,是我没有那个好命投胎到相国府,可换而言之,她们也没有我这般好运能生下太子的长子。”

    小石榴抬眼,见瑶光一副作壁上观的模样又无奈又生气,无奈的是总有一天她也会加入这场战争当中,而生气的自然是她明明有办法规避却硬要迎头赶上。

    “娘子,你就是太要强了。”小石榴发自肺腑的道。

    瑶光脱了鞋蜷上了榻,听闻她这般不客气的话,稍挑眉毛:“是吗?我怎么觉得是我太善良了。”所以才任由那些人搓扁揉圆。

    小石榴上前奉茶:“娘子,别人也就罢了,但您总得给婢子透露一些吧,您到底是如何打算的?”是在这后宅中默默无闻地等下去,等到那些男人分出一个胜负,还是……本身就有所偏向?

    可算是问到重点了。

    瑶光微微一笑,单手摇晃茶杯,道:“好石榴,不管我如何打算的你都会帮我的,对吗?”

    “自然。”

    “好,那你听着,我的打算很简单……”面对小石榴灼热的目光,瑶光微微收敛了唇角的笑意,轻快地道,“不过是也让朱照业有机会尝尝我那日心头的滋味儿罢了。”

    “娘子……”小石榴眼中有片刻的迷茫。

    “说白了,今后他要什么,我便抢什么。”瑶光的嘴角彻底冷了下来,眉眼含霜,似高陵上不肯化散的风雪。

    浑浑噩噩的活久了,没什么滋味儿了,如今她该谢谢朱照业才是,是他送来了她心底最执拗的那部分斗志。甚好,她这人别的强项没有,夺人所好这项本事是自小就在哥哥们身上练出来的。

    无缘无故的,小石榴的脚心突然蹿起了一股凉气,只觉得这屋子里的温度骤然下降了几分。

    “你现在就去准备起来,今晚太子定会过来。”瑶光放在茶杯,语气淡然平和,像是在完成某一项任务似的。

    小石榴垂首,心里颇为复杂地退了下去。

    ……

    只是一贯能掐会算的秦瑶光也有失手的时候,等到夜宵时分了,栖蝶院静悄悄的,无人造访的迹象。

    “听说是在书房处理公务,从晚膳过后就没再出来了。”小石榴花了点儿钱撬开了太子身边伺候的人,得到了这样的消息。

    瑶光伸手,转动了一下腕间的玉镯,道:“你去准备点儿宵夜,我上前面看看去。”

    “娘子,这样好吗?”表现得太有争宠的欲望不是很打眼?尤其是这东宫的女主人似乎并没有她表现得那么良善。

    “嫁都嫁进来了,再拿乔有意思吗?”瑶光嗤笑一声。

    小石榴被噎了一下,不再反驳。事实上她觉得与瑶光的唇舌斗争她似乎在逐渐落入下风,起因就是从入了这东宫开始,而她现在万分讨厌这座宫殿。

    很快小石榴就准备了粥和点心作为敲开太子书房的“砖头”,而瑶光也是摆明了是想从太子身上图谋的点儿什么,当然,她不会让他吃亏就是了。

    得知瑶光主动来书房探望他,太子又惊又喜,赶紧放下了手里的笔来迎她。

    “殿下操劳了半宿了,不如用点儿吃食暖暖胃,之后再用功不迟啊。”瑶光笑着捧着粥碗站在他面前,活像体恤郎君的小妻子那般,温柔可爱。

    刘钧亲自接过粥碗放在一边,拉着她的手腕往里面走去:“虽说是入夏了,但到了夜间还是凉得很,你在外面走了这么久快进来暖暖。”

    瑶光任由他拉着向前,至于那被搁置在一旁的“敲门砖”,既然已经发挥了自己的用途,还管它做什么呢?

    “殿下在忙些什么呢?”瑶光随意的问道。

    刘钧拉着她坐上了软榻,笑着道:“瑶光可是想为孤分忧?”

    “想倒是想,就不知道是否有这样的本事了。”瑶光微微一笑,并没有把话说得太死。

    “你师承相国大人,从小便机灵十足,孤这里有一事,正好想听听你的想法。”刘钧虽智力平平,但他最大的优点便是能不耻下问,他想到瑶光一向机敏,听听她的意见也无妨啊。

    瑶光撑在矮桌上,水袖下滑,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胳膊,她撅嘴一笑:“给殿下当谋士……妾有什么好处吗?”

    刘钧知她爱玩,也喜欢逗弄人,当即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只要孤有的,你都拿去。”

    “好!”瑶光撑直了身体,笑了起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刘钧摇头一笑,似乎颇为无奈。他从旁拿出了一张稿纸递给瑶光,上面写着两行字。

    “入夏之后南方雨水连绵,已有多地出现了灾情,圣上的意思是想让孤前去赈灾。”刘钧道。

    “嗯?殿下是如何想的?”瑶光低头读字,头也不抬地问道。

    “孤并非是不能吃苦之人,安抚一方百姓也是孤份内之事,只是……”

    “只是那样的话六月份的‘文士礼’殿下便不能主持了,难免有些可惜。”瑶光笑着抬头,接过他的话说道。

    刘钧瞪眼,面带讶异。

    “妾说错了吗?”

    “非也。瑶光知我甚多。”

    瑶光放下稿纸,笑着拉过太子的手,道:“既然如此,殿下愿听妾的建议吗?”

    “愿闻其详。”刘钧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看向瑶光的目光郑重严肃了许多。

    “殿下还是舍弃赈灾吧。”瑶光并没有卖关子,直言不讳。

    刘钧抿唇,既未答应又未否决。

    赈灾一事,若办好了自然能得万人称颂,于太子也是难能可贵的政绩工程。可“文士礼”也不能小觑,如今朝廷选拔人才多是由此而来,在“文士礼”上表现优异者能迅速进入一个新的阶层,可谓另一种方式的“飞上枝头做凤凰”。太子自入朝听政以来便主持“文士礼”,之所以皇后与睿王迟迟扳不倒他,便是因为朝廷诸多新秀在“文士礼”上便便结交过太子,有先入为主的想法。

    “你可知这赈灾的差事睿王可是亲睐得很吶,他在圣人面前百般力荐自己,目的就是想以此良机来壮大声势与孤抗衡。”刘钧转头看瑶光,忧心忡忡。

    “那就让给睿王吧,殿下只管做好自己的事。”瑶光笑着道。

    刘钧有些无奈,觉得瑶光并不懂这里面的机巧,轻而易举地便把机会推向别人了。果然,纵然是秦相国的孙女,在权谋这一方面还是妇人心态居多。

    “殿下是不信我吗?”瑶光偏头,目光认真地看向他。

    “自然不是。”刘钧笑着道,“你是孤见过最聪慧最厉害的女子,别人都只能排第二位。”

    瑶光见他像是哄孩子一般哄着自己,便知道他是不信了。

    “不如我与殿下打个赌,如何?”

    “打赌?”

    “我明日便手书一封派人带回秦家,问问阿翁的意思。若阿翁与我心意相通,殿下便再也不能质疑我了,可好?”

    “这……”刘钧的眼神先是一亮,然后便迟疑了起来,“相国一向不掺杂孤与睿王之争,这次恐怕也不例外。”

    “以前是,现在还是吗?”瑶光的眼底闪烁着笑意,充满鼓励地看着太子,“阿翁不偏袒殿下,难道还不偏袒我吗?”

    刘钧……他果然朝她暗示的方向想去了,脸上渐渐浮现出期待的神色。

    “好,孤便与你赌这一局。”输了他也没什么大碍,反而得了相国的指点,要是赢了的话……瑶光这丫头可不能再在他面前这般神气了!

    思及如此,刘钧的脸上渐渐带上了笑意。

    瑶光低头抚弄衣袖,嘴角同样勾起了一抹笑意。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抢宣王的东西,你们觉得瑶光有这样的本事吗?

    有,请按1;没有,请按2;作壁上观,请按3!

    ps:最后一张存稿,正式开始裸奔!

    “所以啊,孺人您该为小公子好好打算了,以前得过且过也就罢了,以后可别再没心眼儿了。”婢女苦口婆心的劝道。

    玉锁温润得紧,又好看又价值不菲,送这东西的人该是何等的贴心。只是此时萧媚再看手中的玉锁便觉得扎眼得紧,她不再多看,将玉锁放回盒子,她道:“我心里有数,你无须多言。”

    ……

    从云息阁回来,瑶光入内更衣,小石榴随口道:“听说这东宫头一个厉害的便是太子妃,第二厉害的便是杨良娣,现在这两人却都落在萧孺人后面了,真是奇怪。”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不是很正常吗?”瑶光笑道。

    云息阁显然比栖蝶院朴素多了,院子里虽也种了不少的花草,但一眼扫过去却没什么名贵的品种,不像瑶光的院子,光是入眼的金盏菊就数十盆的摆放在那里。

    “秦姐姐。”

    算起来,东宫能排得上号的主子除了太子妃以外,便是先瑶光一步入府的杨良娣和萧孺人了。杨良娣在瑶光生病期间送了一些补品过来,没见着人,萧孺人因为一直有孕在身所以不便出门,也未能见面,今日倒是第一次会晤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待太子在栖蝶院用了早膳上朝去后,瑶光便让小石榴准备了一块儿玉锁,去看望生完孩子后坐褥的萧孺人。

    “对啊,果然不一般。”

    “要是孺人有这般出身就好了……”婢女叹气。

    萧孺人的脸色僵了一瞬:“香菊,说什么呢。”

    待瑶光主仆走了,萧孺人才让人打开了盒子看看她到底送来了什么东西。

    “这玉锁做得可真巧。”萧孺人一下子就被吸引了目光,伸手拿起来把玩,越看越觉得精致,“看这上面的纹路,还刻着小字呢……”在玉上刻字,这得是多大的手笔啊,况且这玉似乎还不是一般的水种。

    两人虽是头一次见面,但因彼此都识趣知礼,故而言语间还算和美。途中萧孺人让人将吃饱了的小公子抱了出来与瑶光见面,小婴儿迷迷糊糊,歪着脑袋看了瑶光一眼又睡晕在了乳母的怀里。

    “真是可爱,妹妹有福了。”

    旁边的婢女道:“相国府的娘子送出的东西自然是好的。”

    萧孺人居住的云息阁与瑶光的栖蝶院正好呈东西对称,不知做如此安排的人是否藏着些许深意在里面。

    见瑶光前来拜访,院门口的婢女赶紧将人迎了进去。

    萧孺人微微一笑,有两颗虎牙露了出来:“怎么会?秦姐姐来看望我的心意才是最重要的呢。”说完,她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子,心下暗叹,果然太子在栖蝶院费劲心思,能将这样的女子娶进门,换做这天底下任何一位男子也该把她好好供奉起来吧。

阅读她这般好颜色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无限先知》《帝师》《刀神传说之刀神李流水》《轩城绝恋》《亿万总裁太凶猛》《功夫少女在腐国[系统]》《阳神》《枕上豪门:冷血总裁的心尖妻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983/6288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