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是嘛。” WWw.8Yue.ORG

    陈俏保持着上一秒的笑,得知这事,似乎没有任何惊讶。

    她在干嘛?

    蒋如月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神了,她还一字未开口,她便猜出了事情的发展。

    其实昨天晚上,除了在远处依稀听见的几个字音,她还真没听见那两人在讲什么,但谁都不是个傻子,都懂察言观色,就从当时的气氛就能看出,

    ......

    背影慢慢往前移动,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小,作为被讨论的当事人,许弈茴拖着箱子似乎没有任何的表情。

    都说不能在背后说人坏话,那俩姑娘自以为声音说的小,没人听见,哪想全都传到了许弈茴的耳里。

    她表面镇定如初,依旧若无所闻地拖着箱子。

    “你还真能忍,就让人这么说你?”

    彭意侧头笑看她。

    “那能怎么办,上去和她们说,我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还是去打一架?”

    许弈茴打了个哈欠,态度散漫,不甚在意。仿佛在聊着明天的天气,声音轻而淡,正巧映衬了她此刻眼下的青影。

    这四天无休止的飞行量真不是一般姑娘能扛得住的。

    彭意想了正事,“你家搬好了吗?要不要我去帮忙。”

    下面是两天的休息时间,可以自行安排。

    “不用了,我都弄好了,就还差整理了,你去也不知道该怎么布置,到最后还是给我添乱。”

    她挥挥手,拒绝了好意,也是心疼朋友,这么大的工作量下来谁还不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京航的宿舍一般都是两人间,空间大,设施也好,要换做一般人住着也挺开心的,然作为空乘员里面的一员,舍友作息不一致那都是致命的原因,为了能睡得好一点,许弈茴只能忍痛出去住房。

    专车将她们送到市区,她又转乘出租回了家,到达明御湾时,已经近10点了。

    房子是90年代开发的小区,基础设施比不上近些年刚建造的新楼,可因为交通便利,又靠近几所重点大学,房价一直居高不下,许弈茴能租到还是托了一个大学好友的福。

    这姑娘叫滕昭,家境不错,又是独生女,自然是一人事,全家谋。当年要来S市上学前,一家人就决定在学校旁买一套房子,以后好就地照顾。

    滕昭当然乐意,想着上学时有个什么急事不能回宿舍睡觉,这不就有地方可以去了?

    后来,毕业后,她又嫌房子破,买了市中心的新房子,这套自然而然就落了下来,当她得知许弈茴正在找房子的时候,便把这里租给了她,房租没收多少,这样以后也能厚着脸皮来蹭饭。

    众所周知,许弈茴的烧菜手艺那是一等一的好。

    穿过绿化带里的大理石路,到了楼梯口,她抬了抬脚,咳嗽了一声,楼道里没任何的反应。

    估计是感应灯坏了。

    无奈之下只能掏出手机,一路照明到三楼。

    拿钥匙开了锁,推开大门的那一瞬间,居然听到客厅里有隐隐传来的电视声。

    刚开始说不害怕那都是假的,可细想也没歹/徒敢这么大胆,就这样明晃晃地坐在人家里看电视。

    猜测可能是滕昭,许弈茴拔下钥匙,脱了鞋,走上前一看,果真见她趴在那儿,吃着薯片,看最近大火的某热播剧。

    “滕滕,你怎么来了?”

    听见有人叫她,滕昭一屁股坐起来,“呀,你回来啦?”

    从沙发上爬下来,穿上拖鞋,她邀功似的走到客厅的方形餐桌旁,“当当当,你看怎么样,庆祝你找到新房子!”

    餐桌上摆着两三道现做的菜还有一个四寸的蛋糕,让许弈茴有些啼笑皆非,她这叫什么找到新房子。

    不过......

    在这个问题上没纠结多久,她的思绪就被另一样东西给吸引了过去。

    这摆放在桌上的两道菜,松鼠桂鱼和凉拌杏鲍菇鸡丝,完全不像是出自某人之手啊?

    “滕滕?这......”

    话没说完,旁边滕昭就立马着急似的插上嘴,打断她“许弈茴?你们公司新发的制服啊,怪漂亮的啊。”

    边说还一边打量起了她来。

    也难怪滕昭会有这样的反应,今年京航大改革,抛弃了原有传统的制服样式,大胆的延用了中国旗袍的造型,结合现代元素,穿在身上是真的好看。

    况且许弈茴个子虽不算高挑,但胜在身材比例好,还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这么一扭,连滕昭这个女人都驾受不住。

    然而许弈茴却没她那么开心,有人夸奖固然是好,谁不喜欢甜言蜜语?但是听多了也就那么回事。相反,她们换上新制服后,惹出来的麻烦越来越多。

    因为清新脱俗又与那种老版守旧的制服相比与众不同,上了飞机之后,总有男人拿着相机对着她们拍照。

    更有甚者竟然在空乘人员踮起脚来,帮乘客整理行李箱时,对着人家的屁股拍,恶心极了。

    原本一件寓意极好的事情变成了这样,是谁都没想到的。

    许弈茴似乎不想多加回忆,立马转了话题,“哇,这蛋糕真漂亮啊。”

    “还有,这菜是你做的?”

    名为疑问,可言语里的戏谑之意不言而喻。

    滕昭这时才想起来,她飞了这么多天,回家之后肯定想先休息,或者吃上几口饭,哪还有心思说这些有的没的的事情。

    “嘿嘿,不是我啦,是叶阿姨帮忙的,我下午从超市买了菜回来,准备给你煮一顿搬家宴,碰巧在楼下遇见叶阿姨,她看我那架势,就知道我是个外强中干的半桶水,于是就来这儿帮我炒了几道菜。”

    “叶阿姨?”

    “哦,就住在我们隔壁,人可好了。”

    许弈茴几天前刚把家搬来,然后连夜整理好衣物后,又到了飞的时间,所以到现在还没见过隔壁的邻居。

    “好了好了,不说了,吃饭吧。”

    滕昭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帮她把箱子拉到了房里,出来后,又给她递了一双碗筷,这样劝道。

    许弈茴回神之际,也觉得有些饿了,点了点头坐在她的身边。

    她们先吃了叶阿姨烧的菜。

    松鼠桂鱼脆又香,凉拌鸡丝味道也正好,可见这位叶阿姨是个烧菜的老行家。

    滕昭看着身边的人连夹了好几块,神秘兮兮地问,“怎么样,比起你来,丝毫不逊色吧。”

    许弈茴不敢自傲,咬着筷子挑挑眉,“这我可不敢比,我还差得远呢。”

    “嘁,得了吧,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知道你?兔子的外貌,狐狸的心,指不定现在在想什么主意呢?”

    喝了一口水,滕昭没再继续说,仔细着对付着碗里的菜,慢悠悠地吃完了,肚子大概有八分饱。

    买来的蛋糕也没了用武之地。

    当作饭后消食,两人将桌子收拾了一下,一齐去厨房洗碗,许弈茴没让她动手,她便双手撑在料理台上,一个劲儿盯着身边的人看。

    那眼神由上即下,带着赤/裸/裸地玩味。

    “你看什么?”

    “你这屁股的手感看上去似乎真不错。”

    滕昭摸着下巴,眼睛直直地盯着那儿看,临末了还用手拍了一下。

    “嘶,要命啊,跟你说正经事呢,你在干嘛?”

    “没关系,明天你自然会见到叶阿姨的,当面和她道谢不是更好?”

    她嘴上回答着许弈茴的话,注意力还是却集中在那圆翘的屁股之上,脑袋里更是天马行空的想着京航这套衣服不久之后肯定要在网上大火,因为实在是太别出心裁了。

    据说还是找的一个有名的设计师设计的。

    许弈茴没理她的孩子气,擦着碗上的水渍,随口问,“叶阿姨一个人住吗?”

    从刚才到现在,她都没听滕昭提起过叶阿姨的家人,所以难免有些好奇。

    “怎么会,不过她和她丈夫早就离婚了,有个儿子。”说到这儿,滕昭转移了视线,乍一下变得兴奋起来,脸上带着小女儿的娇俏,“叶阿姨的儿子长得可帅了,那颜值,身材我等凡人不能及啊!”

    “可你嘛......”

    她停顿,又细看了一圈许弈茴的腰和小腿,“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哎,许弈茴,你上大学那会儿,不是说要找个高富帅吗,这个可以试试,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你拿下叶阿姨,离你的目标还远吗?哈哈哈哈......”

    许弈茴听着她的话,静静地将碟子放在了玻璃碗柜里,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这次是带着时哥和大家见面(没有时哥的第一章,带来出来混个脸熟,机智!)

    高冷男和女空乘的故事,有小可爱可能会蒙,我文案换了好几次了,可能你们都不记得啥时候收藏的了(笑哭),不过还是那个年龄差的故事哦~

    每晚八点,有事文案里请假~

    女方最后拒绝了男方。

    要说许弈茴拒绝孟凯岑也不奇怪,她模样长得漂亮,在整个京航那都是数一数二的,心气儿还高,自然不会看上一个表面风光,实则也是服务行业的空少。

    看见蒋如月此刻的表情,陈俏觉得这孩子总算孺子可教,还不是太差,“这不,你自己不也是猜出来了?”

    “可......可我.....”蒋如月结巴了一下,“我怎么觉得孟凯岑条件还行啊!”

    “傻了吧唧的,你当谁都和你一样啊。”

    许弈茴他们拖着箱子从舷梯上慢慢走下来,与往日的气氛不同,今个儿有些压抑,或许是因为国内外来回往返这么多天都有些累,亦或者因为别的什么不得而知的原因......

    “陈俏,你知道吗?昨天孟凯岑给许弈茴告白了,我亲耳听见的!”

    飞机缓缓地落在机场的跑道上,等待完全停下来后,空乘人员打开舱门,机舱里的乘客一批一批,蜂拥而下。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已经抵达......”

    于是,她兴奋地退了场,抱着这个秘密一整天都精神恍惚的,就等着结束了工作以后,要和陈俏细说一番,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个结果。

    “你傻啊。”陈俏避侧了正经过的乘务长,待人走远后,才继续说,“就孟凯岑那看许弈茴的眼神,谁不知道他对她有意思,可有意思有用吗?还不是等着被拒绝。”

    “你怎么知道他会被拒绝?”

    和谁在说话?

    蒋如月贴着墙壁,小心翼翼地伸出头,就看见拐角处的另一侧,一对男女安静地站在那里,像是已经结束了交流,不用猜,也能知道他们在谈什么话题。

    她昨晚去敲隔壁门借东西,门铃还没按,突然听见墙根处传来一对男女的对话声,声音听起来颇为熟悉。

    抱着闲来无聊八卦的心态,悄悄走上前,还没看见人脸,心里就顿时大悟,这不是许弈茴的声音嘛。

    年轻男女,半夜三更,难道还能聊工作?

    已经是晚上七八点,外面的天都黑了,还下着柔丝般的细雨,空气中带着阴森森的凉。

    送走了最后一个乘客,清洁人员又上来打扫了卫生,到这时,所有一切才算完美结束。

    蒋如月觉得奇怪,“哎,你怎么都没有一点反应啊,我可是头一个知道就告诉你了啊。”

阅读念的都是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轮回一剑》《朝花夕拾》《绝世武魂》《权柄》《莽荒纪》《百炼成仙》《恶魔法则》《重返十三岁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18/318089/6450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