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芽与晨雾(5)

    简单洗漱过后,她开始今天的码字工作。

    《你笑一笑》的故事并不复杂,简单来说,就是两个不被爱的人互相温暖对方的故事。

    但阳樰不怕。

    左边的都是裙装,用衣袋罩着,整齐地挂在横栏上。

    她纠结地翻了翻,最后挑了一件出来。

    刚撕开包装袋,把里头的配料包拿出来,门铃就响了。

    门铃频率不急不缓,很有某个人的风格。

    阳樰匆匆放下手里的东西去开门。

    卫捷如玉的身形立在门口,手里拎着一袋子食材。

    “中午好,小鳄鱼公主。” WWw.8Yue.ORG

    阳樰抓着门把,扫了眼他手里的东西,想起昨天卫书莞说的话,嗅到了一丝不妙的气息,“你来干嘛?”

    卫捷晃晃手里的袋子,很是无辜的样子,“来教你做饭。”

    微微一顿,他又说:“是不是在准备煮方便面?”

    语气轻飘飘的,听似询问,实则笃定。

    阳樰:“……”

    真的很不妙。

    “来不及,我晚点要出门。”阳樰眨了眨眼,语气遗憾中透着欣喜,“改天吧。”

    “晚点?”卫捷面色不变,“什么时候?”

    “……”

    阳樰含含糊糊地说:“三点。”

    卫捷笑了笑,很满意地道:“还有将近三个小时,完全够了。”

    **

    阳樰看着锅里炒焦的青椒鸡蛋,扭过脸,冲着卫捷无辜地眨了两下眼睛。

    小姑娘杏眼水润,晶莹明亮。

    她吸了吸鼻子,却被青椒味儿呛了一口,打了个喷嚏,幽怨开口:“可怜,无助,又弱小。”

    卫捷:“……”

    垃圾桶底部堆了一层鸡蛋壳,还有前几次炒砸的鸡蛋——如果卫捷不是全程看着,这一堆黑炭一样的东西,谁认得出来是鸡蛋?

    要这么对比的话,小姑娘这次做的已经有飞跃性的进步了,至少不知情的人也能勉强分辨得出来她炒的是鸡蛋。

    阳樰掂了掂手里的锅,用锅铲扒拉了两下里头的东西,试探道:“要不,凑合凑合?”

    卫捷取了双筷子地给她。

    “干嘛?”

    “你先凑合一口试试。”

    阳樰的手欲伸不伸,磨蹭半天,就是没把筷子接过来。

    卫捷也不急她,笑了一声,挑了锅里看上去状态最好的一块鸡蛋夹起来,递到她嘴边。

    他靠得有些近,为了照顾阳樰的身高,微微俯下了身子。

    筷子递到她嘴边,一只手接在她嘴下接着。

    她这么“教不好”,他却一点儿都不生气。

    那双从来只有捉弄之色的眸子里此时盛着满满的耐心。

    男人音色低磁:“尝一口。”

    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却不难闻。动作、眼神、唇边的笑,还有窗外明晃晃的阳光,无一不令阳樰动心不已。

    ——然而这所有令人动心的因素,全都死在了他筷子中间夹着的焦状物上。

    青椒味、油烟味、焦味,三重混合。

    令人□□的味道。

    阳樰的表情一言难尽。

    她微微撇开脑袋,有些丧气,“还是不了。”

    近在咫尺的气息撤去,卫捷将那筷子青椒鸡蛋扔进垃圾桶里,叹了口气,拍拍小姑娘低垂下去的脑袋,口吻无奈:“我来吧。”

    这声叹气激得阳樰头皮一紧,较起劲儿来。

    她猛地抬头,手里紧紧地握着锅铲,表情倔强,“再来一次,最后一次。”

    阳樰觉得自己此时脸上肯定写了两个字。

    右边一个励,左边一个志。

    脑门横联:牛逼。

    卫捷以拳抵唇,轻轻咳了咳,把差点出口的笑憋了回去。

    他手指在灶台上缓缓敲打,似是在认真考虑,“嗯……小樰妹妹,我觉得,如果你真心想学,绝对没问题。”

    阳樰眼皮一跳,听出他还有下文的语气。

    “但是——”

    看吧。

    卫捷长叹,表情为难,“恐怕得以巨大的物资消耗作为牺牲。”

    言下之意就是,再继续下去不知要浪费多少食材。

    他说的阳樰自己也知道,但放弃,尤其是在他面前放弃,总让阳樰很不甘心。

    她在乎的已经不是能不能学会,而是……不想在他面前认输。

    好狼狈。

    她不说话,手紧紧握着锅铲,大拇指的指甲一下一下地抠着食指指节。

    卫捷唇线微沉,上前一步,指骨分明的手搭上她的手腕,轻轻地握住,低声询问:“饿不饿?”

    阳樰的手随着他的动作颤了颤,眼帘往上一掀,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去,哼哼唧唧,不情不愿地嘟囔了一声:“饿。”

    “嗯,我来做饭。”他眯眼笑起来,“想学的话,我明天再来教你。”

    握着她手腕的手顺势下滑,盖住她抓着锅铲不肯放的柔软小手。

    阳樰倏地抽回手,锅铲落入了卫捷手中。

    她脸有些红,语气也有些急:“谁要你教了。”

    说完也不等卫捷反应,跑出了厨房。

    卫捷看着她小兔子似的奔走,放下了锅铲,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微信界面上,停留着之前和一个叫“木雪”的女孩儿的聊天记录。

    时间在一小时之前。

    木雪:我吃饭去啦。

    他的回复:你家里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吗,谁给你做饭?

    木雪:煮袋方便面的事儿。

    途川:方便面没营养。你平时说的那个卫阿姨呢,她今天不来给你做饭吗?

    聊天记录停在他说的这最后一句。

    一条新的白色对话框弹了出来。

    木雪:现在有人给我做了。

    后面跟着的是一个气呼呼的小猫咪表情包。

    卫捷弯起唇,长指不紧不慢地打字。

    途川:有人给你做饭,你还不开心?

    隔了有两分钟,女孩儿才别别扭扭地回复。

    木雪:……谁说我不开心了。

    眼神缓缓滑过这句话,两声轻柔的笑从卫捷唇畔溢出,飘进穿过窗户照进来的午后阳光里。

    **

    卫捷很快就做好了饭,色泽饱满的青椒鸡蛋端上桌的时候,阳樰也从楼上下来了。

    在看见她的打扮时,卫捷眼神一顿,嘴角不易察觉地勾了勾。

    趁他做饭的这个时间,阳樰怕来不及,已经换好了衣服,化好了妆。

    她身上穿着一条及膝的巧克力色洋装,裙上印着振翅的雀鸟飞出金丝笼的图案,裙摆有一圈薄薄的蕾丝,做工很精细,裙撑将裙子撑得蓬蓬的。裹着腿的连裤袜也是同色系的,暗金色的竖条纹若隐若现,延伸至下,没入小姑娘粗跟的圆头皮鞋。

    小姑娘脸上的妆容比日常的浓些,腮红粉嫩,肌肤透白,眼睛戴上了金色的美瞳,眼尾微红,勾着俏皮的眼线,将一对杏眼衬得更水灵。

    长长的黑发分成了两股,扎成了松松垮垮的两条麻花辫,垂在胸前,头上则戴着一顶同样是巧克力色的贝雷帽,帽子的侧边有两片如羽毛一般轻飘飘的装饰物。

    倒真的,像个漂亮的洋娃娃。

    阳樰下楼梯下到一半,见卫捷抬头看她,踏下去的脚收了回来。

    他对她的打扮丝毫不意外,也没有露出一丝异样的眼神,只说了一句:“吃饭了。”

    “哦。”

    阳樰捏了捏自己的麻花辫,皱巴巴的心脏在这一瞬间惬然舒展开。

    每回像这样出门,她总能接受到行人频频的异样注视。

    她向来不在意,昂首阔步,自信满满。自己喜欢这么穿,谁也管不着。

    但此刻她忽然松了一口气。

    幸好,他没有露出那样的眼神。

    她和朋友约的是三点,在森林钟塔。此时除去路上的时间,剩下的时间有些紧,阳樰吃饭不由吃得急了起来。

    卫捷支着脑袋看她吃饭,懒洋洋地提醒,“小樰妹妹,别吃到裙子上了。这裙子很贵,还不好洗不是吗?”

    阳樰的动作突然停下来,咽下嘴巴里的饭,面色微惊,“你怎么知道?”

    他抬抬眉毛,“你忘了我的职业?”

    阳樰啊了一声,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他是个服装设计师。

    卫捷笑了笑:“想起来了?这种洋装——”他忽然眯起眼,话里有话地道,“我接触过。”

    她心脏一突。

    她的洋装不少,其中大部分是平时自己买的,而另一部分,是很小的一部分,只有寥寥五件。

    包括现在身上穿的这件,这五件是每年生日的时候,阳萩送给她的。

    阳萩从没说过从哪家店买的,甚至不懂裙上的柄图叫什么,但做工和款式确实都无可挑剔,不是什么山寨裙子。

    这阳樰能理解,直男嘛,能了解就怪了。

    然而现在,她突然有一个,像什么叫东西炸开的猜想。

    阳樰放下了筷子,直视卫捷,神情从未有过的专注与正色。

    卫捷笑意敛了敛。

    她小心翼翼地开口,语气有些不确定,又似乎含着隐隐约约的某种期待。

    “你……认识做这条裙子的人吗?”

    卫捷:“……”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柄图就是指裙子布料上的图案!

    你们猜猜小鳄鱼公主的洋装都是从哪来的?

    当然猜对了也没有奖励!(理直气壮)

    ----

    感谢佐佑iconx10、今天的你屎也很帅x10的营养液

    拉开衣袋,她把里面的裙子小心翼翼地取出来。

    跟裙子一起挂在衣袋里的,还有配套的头饰。这些都被保护得很好,裙子一丝皱巴巴的痕迹都没有,头饰也平整完好。

    阳樰将它们平摊在床上,这才下楼。

    厨房的储物柜里还有几袋方便面,齐女士每次都威胁要把她的方便面给扔了,还是没有真动手。

    煮方便面,阳樰还是很拿手的。

    没听清,睡醒了再问吧。

    昨晚睡得早,阳樰的回笼觉睡到九点半就醒了。

    但齐女士要早起上班,起床的时候顺便揪着女儿起来吃了个早餐。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阳樰现在全职写作,每天除去码字的几个小时,其余时间都可以自己支配,因而无事的时候睡到自然醒已成家常便饭。

    走到门口,阳樰略一思索,又退了回来,走到衣柜前。

    推开右边的衣柜门,里面是平时穿的衣服。

    她把堆在床上的几件洗干净的衣服叠好放进去,合上门,推开了左边的柜门。

    问心有愧的人从来就不是她。

    写了一上午,眼看到了饭点,阳樰保存好文档,抻了抻酸累的手,跟聊着天的途川说了声要去吃饭,合上电脑。

    这个故事很早就在她脑中形成了最初的轮廓,《冷暖》之前就打算写的,但当时出了点事,导致计划搁浅了,也停笔了一年多。一直到写《冷暖》的这半年,风波渐渐平息,阳樰也不舍得放弃这个故事,于是修修整整了一些设定,重新拾起来。

    或许《你笑一笑》发布之后,又会招来一些风雨。

    下午她还要出门,中午就打算随便应付一下了。

    阳樰迷迷瞪瞪的,自己都不知道早餐吃的是什么,吃完就荡回卧室继续睡。

    好像齐女士说了件什么事。

    设定俗套,但阳樰就是想写。

阅读狐狸别笑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娇术》《大王饶命》《惊悚乐园》《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位面之纨绔生涯》《男人不低头》《天才儿子腹黑娘亲》《恋上邻家大小姐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18/318092/6450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