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枯芽与晨雾(8)

    软软的。

    阳樰像被点了穴似的,动作停顿了两秒,而后面无表情地转过脖子看向他,摆出一个龇牙咧嘴的表情。

    “……” WWw.8Yue.ORG

    阳樰瞪眼,“这是我家啊。”

    卫捷拖着长音哦了一声,像是了然的样子,随后便又仿佛什么没发生过一样,泰然自若地问道:“我先去买菜,你想好中午要吃什么了就发短信告诉我。”

    卫捷看不到身后姑娘的模样,径自走到玄关,换鞋。

    他打开门,想到什么似的,回头笑着半抬起手臂,同小姑娘挥了挥手,语调轻柔愉快,“我很快就回来。”

    他的食指上勾了一把钥匙,正随着动作嚣张地晃动。

    光亮从打开的门缝漏进来,打在上面,闪闪发光,瞎人狗眼。

    卫捷放下手,转身出去,大门关上。

    阳樰遭雷劈了似的站在原地,嘴角有点僵。

    那他娘的,是她家的钥匙啊。

    看那个钥匙扣,还是齐女士的那把。

    亲娘。

    阳樰甩下手臂,面无表情地上楼。

    **

    阳樰回房之后调整好状态,开始码字。

    她之前把写好的章节截了一小段放到微博,反响比她预期好不少。这也无形中成了一股推着她要写得更好的动力。

    《你笑一笑》的女主角尤伊生在一个极端的家庭。父母关系破裂,重男轻女,父不疼母不爱,母亲出轨给富豪当情妇,倾尽所有把最好的都给她了弟弟,而她,像个透明人。

    除了每月向父亲要生活费的时候被骂赔钱货,她和父母基本没有过多的交流。

    开篇,她被几名女生堵在教学楼后面的僻静处欺凌。辱骂、殴打,形成最锋利的箭矢,重重地扎进她的身体里。

    她一言不发,垂着头,漠然地承受这些,仿佛失去了感知外界的能力。

    欺凌者们胜利离去,她踉跄两下,拖着脏兮兮的身躯、凌乱的头发和红肿带了血丝的脸颊缓慢地走出阴影。

    ——这是尤伊最落魄的时候。

    彼时,明祁在班上和人发生争执,桌子一踹,扭头就走。

    往教学楼后面的花园小路走到尽头,有一个小小的假山,可以踩着假山翻出校墙,明祁阴沉着脸,打算往那儿走。

    明祁性格极端易怒,家境不错,但家庭关系同样十分破碎。父母道貌岸然,表面恩爱,旁人看不见时把对方当做了杀父仇人一般。

    他的父母唯一一致的地方,就是想把他这个阻碍自己自由的“包袱”给甩掉。

    家族联姻,两家利益相互拉扯,若是没有明祁这个继承人,他们想要离婚就会容易许多。可现在正因为有了明祁,两家长辈无论如何都不同意。

    他不是父母的儿子,而是父母想要扔掉的一个“垃圾”。

    明祁觉得很讽刺。

    如果是这样,当初又为何允许了他的出生?

    ——这也是明祁最落魄的时候。

    在人生最灰暗的时候,尤伊撞上了急步而来的明祁。

    从此两个人的人生轨迹走向了与悬崖相反的方向。

    阳樰不单单只想写尤伊与明祁的感情,在这个世界上有除了爱情以外的美好的事物,比如友情,比如梦想。

    她不愿信爱情与婚姻,只是不信它们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但她相信,也希望别人能得到这份美好。

    这或许,也是她写作的初衷。

    小说写到一半,楼下传来有人开门回来的动静。

    齐女士的钥匙给了卫捷,来人自然不用猜。

    阳樰敲键盘的手一顿,轻轻啊了一声。

    她没有给卫捷发短信。

    ……算了,不重要。

    卫捷没有上楼,阳樰分神听了一下,动静持续了会儿,应该是他将菜放去厨房的声音。

    没多久,楼下回归平静。

    阳樰忽然想起来,早上下楼的时候,见他拿着数位板在画图。不过画了什么,她没看见。

    大概是什么服装设计稿吧。

    她甩甩脑袋,拍了拍脸,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小说上。

    稿子快写完,她收到了途川的消息。

    阳樰状态投入的时候不会分心关注别的事,她扫了眼右下角右下角闪动的头像,决定先把最后的一点收尾写完。

    敲下这章的最后一个句号,她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点开对话框。

    途川传了几张图过来,是她之前下的插画单子,最后一张与前几张尺寸不同,是明信片的图。

    途川:你看看。

    时间是十五分钟前。

    阳樰赶紧先回复:刚刚在码字,我现在看。

    途川:嗯。

    《冷暖》是仙侠题材,途川这次给的插画都是彩墨的风格,线条柔软飘逸,色彩淡雅清丽,充满了韵味。

    阳樰指定给他的是文中几个比较重要的剧情,有缓有急有悲,每一张插画都将剧情转为了画面,表达得恰到好处。

    其中有一张的剧情是女主角与仙界决裂时的场景,在文中阳樰的笔墨主要描写了她神态、动作与语气,而途川将这一幕转成图画,展现的是女主角的背影。

    白衣染尘,手执利剑,发丝在风中凌乱飞舞,腰背却坚韧不屈地直直挺立。她的脚下是九重天搅动混沌的阴云雷电,面对的是浩瀚的天界众仙,众仙则立在平静高洁的云絮之上。

    一黑众白,画面充满了张力。

    途川的画就没有不令阳樰惊艳的。

    阳樰存好图,发给笙久。

    而后兴高采烈地找途川聊天。

    阳樰:奖励大佬一朵小红花。

    途川:大佬画得头快秃了。

    阳樰:那我给大佬买生发水!

    途川:小红花呢?

    阳樰:也给你也给你。

    房门在这时被敲响。

    阳樰看过去,卫捷手还停在房门上,另一只手握着手机,懒懒地说:“小樰妹妹,下去做饭了。”

    “这才几点?”饭点都还没到。

    卫捷挑眉道:“你觉得到了饭点再去学,还能按时吃到饭吗?”

    阳樰:“……”

    她怎么忘了,自己现在是个没尊严的学徒。

    阳樰抓起手机乖乖跟他下楼,走在后面悄悄地给途川发消息。

    阳樰:川川。

    途川:?

    阳樰:你家白月光给你做过饭吃吗?

    途川:……没有。

    途川:她不把厨房炸了我就很高兴了。

    阳樰感觉找到了知己:这么巧,我也是炸厨房的高手。

    途川:……

    途川:我挺担心你家厨房的。

    阳樰寻思着,途川那个白月光真是太对她的胃口了,颜控爱好相同,炸厨房的特技也相同。以途川以前告诉她的信息来看,白月光也是个活泼性子。

    如果能跟她认识认识就好了,阳樰觉得自己一定能跟她成为很好的朋友。

    阳樰:哎,川川,有机会介绍你白月光给我认识认识呗。

    途川:怎么突然要认识她?

    阳樰:就是觉得她挺好玩儿的,我有点感兴趣……你别误会啊,我没别的意思。

    阳樰低着头看手机,没注意前方的卫捷也拿着手机在打字,这时忽然停下了脚步。

    两人在楼梯间,得亏阳樰还分了点儿眼神注意脚下,不然险些没能刹住车。

    她伸脖子抬头看卫捷的脸,“怎么了?”

    卫捷低头看过来,一秒后忽然笑了笑,“没什么。”

    “奇奇怪怪……”阳樰嘀咕,手机的震动从手掌传来,她抬起手。

    途川:可以。

    途川:如果有那一天的话……等我们结婚的时候吧。

    最近没听途川说他和白月光进展如何了,但他这么说,阳樰下意识认为好事将近,开心地回复:好啊!到时候婚礼的蛋糕我包了!

    途川:好。

    阳樰还想说什么,但人已经到厨房了。

    她和途川说了一声,结束聊天,望向灶台。

    食材的初步处理卫捷已经替她弄好了,阳樰看了看,基本都是她现在喜欢吃的。

    卫捷嗓音轻缓:“我出国这么几年,不确定你现在的喜好,就问了下齐阿姨。”他略一停顿,视线在灶台上的食材上一一扫过,声线低了下去,像是自言自语,“你的口味变了很多。”

    比如早上撒在面里的小葱,比如茄子,比如羊肉。

    这些东西,她以前碰都不会碰。

    阳樰语气轻松:“人总是会变的。”

    “感情也会么?”

    阳樰猛地抬头看他。

    男人低垂着眸,静静地望着她,眸光灰色幽暗。

    须臾静默。

    “当然会。”她轻声答,思绪忽然有点儿乱,“但是……也分人。”

    “比如呢?”

    “比如……”

    一股若有若无的危机感犹如悬在头顶,正在缓慢往下压。

    阳樰翻着思绪,艰难地反问:“我对我妈的感情?”

    “……”

    卫捷像是被噎了一下,“什么?”

    她的脑筋这下转过来了,表情郑重,口吻严肃:“我对我妈的感情,就是天崩地裂了,也不会被撼动一丝一毫。”

    卫捷:“……”

    他眯了眯眼,沉默两秒,轻巧地揭过这个话题:“做饭吧。”

    今天时间充裕,阳樰按照卫捷的话小心翼翼地把食材更细致地处理好。

    然后就到了炸厨房的最终环节——下锅。

    第一道菜很简单,素炒茄子。

    卫捷:“先开火,热锅,把里面的水分蒸干。”

    阳樰唔地应了一声,小小的自豪抑制不住地从语气里泄露出来:“这个我知道。”

    他轻轻瞥了眉尾翘起来的小姑娘一眼,微微扬唇,顺着她的话缓声哄道:“嗯,小公主很聪明。”

    这两句对话,很熟悉。

    男人的声音震颤在耳膜里,锅里的水分蒸发成肉眼可见的水蒸气,袅袅地飘进吸油烟机。

    阳樰只恍了一瞬,扭头肃然地看他:“你是不是故意的?”

    “嗯?什么故意的?”卫捷用手在锅底上方探了探,“可以放油了。”

    阳樰半信半疑地转回头,依言放油,有些心不在焉。

    她高二的时候去的是理科班,但是在分班之前,她的理科成绩算不上多好。

    阳樰对学习热情不高,抱着得过且过,“不必拔尖也不能落后”的态度,不过要分班的那个学期,平时再怎么颓,该认真对待的她还是不能马虎。

    她的文理半对半,成绩都差不多,这种情况下她毫不犹豫选了理科。

    只是以她当时的成绩,要冲进理科实验班还是有一定难度。

    于是高一下学期,她在双休日让阳萩辅导一下她的学习。

    偶尔,卫捷也会来。通常情况下他是坐在一边百无聊赖地听,如果阳萩有说的不对的地方,他才搭两声腔。

    天气渐渐转热的时候,齐女士出门逛了个街,批了一袋子冰淇淋,还买了不少别的东西,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给阳萩打电话让他来帮自己分担一部分。

    阳萩走的时候对卫捷说:“你先代劳一下。”

    卫捷点点头,答应下来了。

    阳樰正咬着笔帽琢磨题目,都没发现身边的免费家教已经换了一个人。

    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是卫捷手指头戳在她的习题册上,懒洋洋的声音:“这里,画条辅助线。”

    阳樰耳根一麻,这才发现哥哥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和卫捷两人独处让她有些紧张,不自然地嘴硬道:“这个我知道。”

    “嗯,”卫捷随意地应了一声,“小樰妹妹很聪明。”

    尾音带笑,像是随口接的一句夸奖。

    室外刺眼,卧室拉上了窗帘,阻挡午后的已初现毒辣的阳光。

    窗帘不完全遮光,被削弱许多的光经过暗色窗帘布的过滤,朦朦胧胧的,倒显得温和。

    朦胧的阳光携着朦胧的热意,触摸上阳樰裸露在外的小臂。

    顺着血液、顺着神经、顺着骨髓。

    融化全身。

    说着,他推开椅子,起身要走。

    阳樰抱着手臂,看着他往外走,底气十足。

    她不开门,他还能穿墙凿壁进来不成?

    现在是她的回合了。

    她雄赳赳气昂昂地扬着下巴目送他。

    吃两口捧起碗喝口汤。

    卫捷饶有兴趣地伸手戳了戳。

    卫捷简单煮了碗清汤挂面,敲了个鸡蛋进去。盛出来后撒上稀薄一层切段的小葱,滴入两滴芝麻油,香味四溢。

    齐女士经常不在家吃饭,阳樰自己又是个不会做饭的,家里的食材屯得少,也很单一。

    出来时卫捷转着手里的压感笔,靠在椅背上,悠悠闲闲地问她:“小樰妹妹,中午想吃什么?”

    “你真不打算走?”阳樰以为他那句“陪你”是随口一说,敢情是认真的?

    他颇为无辜,“我为什么要走?”

    阳樰低头喝汤,声音埋进了碗里,“你神经病。”

    卫捷收回手,勾唇无声地笑。

    谁知他状似思考了一下,又把食指伸到她嘴边。

    另一只手支着下巴,诱哄似的:“给你咬。”

    吃完面,阳樰避开卫捷要过来收拾空碗的手,自己抱着碗跑进厨房洗掉了。

    阳樰的馋虫立马被勾了出来。

    小姑娘吃面的时候像只小仓鼠,吸溜一大口,小脸鼓鼓囊囊的,开始嚼。

    “爪子再过来我咬你了。”

阅读狐狸别笑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三寸人间》《全职武神》《天道图书馆》《我的女友是恶女》《恶魔就在身边》《未来天王》《轮回乐园》《无穹战域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18/318092/6450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