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流浪到地球

    “谁!” WWw.8Yue.ORG

    大口的喘着粗气,冷汗说着额头向下淌,蒙蒙的月光照进厨房,屋子里变得很安静,空荡的厨房里没有人的踪迹。王文君松了一口气,电脑椅嘭的一下重重的落在地上,汗水啪嗒啪嗒的掉,看来明天又要浑浑噩噩的上班了。王文君转头给可在一旁发抖的妻子一个安慰的眼神,迈步想去厨房里面看看。

    啊!!

    声音一停,黑影站起身,王文君的妻子还躺在冰凉的地面上,而一旁的厨房的拉门发出一阵滚轮滑动的声音,缓缓打开了。

    “这是哪?”

    大夫正抬头换着快要空了的吊瓶,新开封的医药用品散发出福尔马林的气味。

    “听说是今天早上晨练的人报的120,就算有什么原因也不能穿着睡衣睡在楼道里啊,因为你我也起了个大早。”

    医生换完药瓶,双手插兜语气有些不愿。王文君头脑变得清晰,渐渐想起了昨晚的事,忽然猛的起身抓住医生的衣袖。

    “我老婆呢!我老婆晕倒了,你们去我家了吗!我家是硕洋小区3单元302……”

    王文君忽然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家里,天依旧黑着,坐起身,发现妻子就坐在自己一步远的地面上。

    “老婆,你没事太好了,我刚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我们撞……”

    王文君说不下去,感觉有些不对劲。王文君的妻子就坐在对面,两眼空洞直勾勾的看着王文君,表情僵硬,嘴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容。

    “老婆?”

    “老婆??”

    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

    王文君的妻子对着他咧开嘴,妻子本来美丽的牙齿现在却给了他一种森森的恐惧感。她张开嘴,把手放在嘴中,一口狠狠地咬了下来,大拇指齐声而断,滚热的鲜血从她的嘴部溅了王文君一脸。她眼神不动的盯着王文君,嘴里发出咬着生肉和骨头的声音。

    咯吱,咯吱。

    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躺在病床上的王文君忽然咯咯的诡笑了起来,医生护士被这忽如其来的一幕弄得一愣,正在这时,王文君忽然右手抓住了自己的舌头,一下子把舌头从自己的嘴里拔了出来,鲜红的血液如同喷泉一般在嘴里泊泊流出,很快染红了白色的被褥,这一刻的王文君好像还在笑,空洞呆滞的眼神望着天花板,嘴角上调,发出咯咯的声音。

    护士尖叫着摊在了地上,医生在短暂的呆滞中回过神来,在医院工作这么多年,这种事显然已经碰倒了不少了。挥了挥手,声音略显颤抖的对着护士说道。

    “按他说的地址报警吧,人推到太平间去,已经没救了。”

    警方于30分钟后来到了王文君家门前,在敲门无果上报之后,破门而入,开门后的诡异景象让这些从事刑警多年的老警察都心凉不已。只见一名女子面对着警察们侧躺在墙边,灰暗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进来的警察们,满是鲜血的嘴角里还有一根断掉的手指,露出一个改变了脸颊的撕裂般笑容。

    一名老刑警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女子身后,墙上写着的两个血淋淋的大字这一刻显得别有一番意味。

    五,六。

    位于l市东方,在这高楼林立的城市中央,有这么一条不起眼的胡同,胡同很狭窄,只有一人的宽度,就连两个轮子的自行车也不能进到其中。两旁青幽幽的砖石一直延伸到深处一眼望不到头,透出一股浓浓的年代感。

    青光一闪,一台巨大的金属机器发出一阵风扇的声响,阵阵金属的轰鸣声随后而出,周围的金属变得火红,机器中心圆台上的青光直刺人眼。

    “前些时日刚来了一个圣人境的武道至尊,今日又来了一个凤初境的仙家之人,我们这个地方最近还真是来的都是些了不得的人物啊。”

    林宇身影渐稳,缓步走下圆台,四处打量了一番后松了一口气,用了三年时间,终于是从太尉的手上逃出来了。

    武修,仙修。

    两种修炼体系。武修多为身无仙根之人,主为练体,讲就一力破万法,其中少数掌握武学精髓的武修,其破坏力极为恐怖。而林宇,就处于武修的第二个阶段,气脉境。

    仙修就要强大的多,武修在练,终究不过是凡人,短短七十余载的寿命。仙修修法,天地能量汇于一身,偷天换日移山倒海,能走上仙途的人都是天眷之人,同等级别的武修是绝对敌不过仙修的。

    在林宇走到二人身边时,站在桌子左边的人丢给林宇一张卡片,林宇一抬手,抓着卡片打量起来。卡片的右侧印着一个个林宇一模一样的头像,卡片的一旁还整齐的写着一些小字。

    “这是你在这里的身份证,千万别弄丢了,这东西在这里很重要,而且我们这里也不好补。”

    “身份证?”

    “刚刚二位说我是凤初境?”

    两人对视了一眼,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林宇,为首之人眉头一皱,这应该是某家的少爷,自己明明就是凤初境的修为,还要刻意的问他们一句。

    为首之人不再纠缠,手一挥,林宇身前的大门打开了,冲着林宇一抱拳。

    “此星球是一个凡人的星球,还望阁下善用法力,老朽就不相送了。”

    林宇也不在意,抱拳谢过两人之后便走出了大门,两人不时还能看见林宇身上闪出一股股细细的白色雷电。发出啪啪的响声。

    “此人不简单啊。”

    林宇一出门就是一条看不见头的狭窄胡同,林宇边走边打量了一下身份证,上面留下的身份信息,除了名字相貌相同,其他的都是不一样的,林宇把其往怀里一揣,胸口传来淡淡的温热。

    “我就是我,我想回家,想见爸妈。”

    我只是一名气脉境武者,现在的家族,可能已经把林宇这个名字遗忘了吧。

    通体黑衫的林宇压了压额前的斗笠,大步向前走去,挂在斗笠一侧的铜铃似乎鼓舞一样的发出声响。就像一名孤独的战士,所过之处只留下了厚重,有力的单行脚印。

    ‘叮叮,叮叮’

    大概走了一个时辰,林宇停住脚步,狭窄的小巷对面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大概二十几岁,靓丽动人。二人沉默,一阵风划过二人身旁,带着林宇的衣袍发出呼哒呼哒的声音。

    林宇侧身向后一看,狭窄的通道如同深坑一般看不见底,回过身,林宇沉默。

    “你倒是走回去啊!本小姐要过去!”

    女子小手一掐腰,率先开口了,这大大咧咧的声音完全暴露出了她的直爽和,不讲道理。

    “姑娘,听我一句劝,回头吧。”

    “我一定要走到头,我要见里面的人。”

    “走到头是一条死胡同,姑娘你不要浪费力气啦,我也是才回来。”

    “原来里面什么都没有啊。”

    女子声音低落,不像是来这里寻找快乐的低落,而是仿佛在她心里有一样东西碎裂了的失望。也不怪女子轻信,毕竟这种东西对她们只是一个传说。

    林宇有些不忍,刚想开口问一下缘由,便见女子又变的精神高涨。

    “那你在陪我回去一趟,你既然去过里面那一定不在乎这一趟吧,你陪我去了我就信你。”

    “不去。”

    女子上前一把抓住了林宇的手,温润的触感顺着神经传到了林宇的大脑,女子晃着双手,胸前的一对‘赘肉’随着双手的晃动一颤一颤的。林宇心头一凛,心说跟我玩这套,呵呵!

    “不去就是不去。”

    说完这句话林宇抬手擦了擦已经流进嘴里的鼻血。女子见林宇这样哼了一声,一把甩开林宇的手,侧过身就往里挤。

    “姑娘休要如此!姑娘!住手!”

    女子不为所动,使劲往里面挤,似乎说什么今天都要过去。然后就,卡住了。。。

    林宇和女子就这样面对面卡在这里十几分钟,林宇拿出一块已经通红的手绢又擦了擦刚就出来的鼻血,对着这个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女子开口了。

    “姑娘,你可有方法救出咱们俩?”

    女子不吱声。

    “那姑娘,可带了食物和水?”

    女子不吱声。

    “姑娘,你说话啊,你在这样,,没有办法我就只能喊救命了。”

    女子不吱声。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气呼呼的看着林宇。

    “找到了!找到了!小姐在这!”

    女子听到这声音后反应特别大,剧烈的挣扎起来。这时那名喊话的中年光头跑了过来,戴着墨镜,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小姐卡住了,快!快把那个男的踹出去!”

    “啥!!!”

    林宇一惊,还不待林宇多说,一只穿着皮鞋的大脚直接踹在了林宇的盆骨上,林宇不知道为什么是盆骨,也许是因为盆骨的受力面积比较大吧。伴随光头大汗的每一次出脚的,还有大汗嘴里那动人心弦的话语,仿佛是人们的本能,能够增加力量。

    “大哥,你,哎呦,你听我,解释,哎你别踹那!哎,大哥!”

    林宇最后终于还是被被踹了出去,鲜红的鼻血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

    光头架着女子往出走,嘴里还不停的劝着。

    “小姐你一定要配合治疗,约翰医生一定会治好你的。”

    女子在叫嚷声中被光头男架走了,没有了女子的挡路,林宇也一路平坦的走了出来。刚刚的事情让林宇有些回味,虽然女子有些刁蛮,但林宇看的出来,她的心很干净。

    位于第二平行宇宙,三十六星系银河系旗下太阳系的一颗蔚蓝星球,地球。林宇望着四周闪亮的高楼大厦,川流不息的汽车和行人,和资料上基本一致。

    “这里,就是地球。”

    “林宇!剩下的钱我就拿走了。”

    身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林宇回头一看,是一个大概一米六五左右的年轻姑娘,身着一身暴露的服装,样子长的蛮好看的。

    “这次你能陪我来打胎我心领了,但你不要以为给我拿了打胎的钱我就会感激你,他碰过的身体你不配想。”

    “给你两块钱拿去坐公交,以后穿的正常一点,你就是穿出玉皇大帝的衣服也吸引不到我周倩,以后不要主动联系我,我走了再见。”

    林宇楞楞的从女子手里接过两个钢镚,看着女子坐的出租车越来越远,心头一阵疑惑。

    “你特么谁啊。”

    王文君的意识还有一些模糊,缓缓的睁开眼,明亮的阳光刺入眼睛,使得他条件反射般的闭眼躲了一下,这时一名白衣护士把窗帘微微一拉,少了阳光的刺激,王文君舒服了很多。

    “这里是医院。”

    “医院?”

    白衣大夫在王文君的腋窝下拿出了一支温度计,对着阳光看看后点了点头。王文君意识还有些不清,连忙问了句。

    “我怎么会在医院?”

    咚咚咚……

    王文君清晰的听到了自己极速跳动的心跳,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沫,对着厨房门向前猛的踏一步,转身把椅子横在自己身前,大喝一声。

    位于卧室右前方的厨房里发出了一阵钢匙和瓷碗的摩擦声,尖锐的声音刺的人耳膜生疼。王文君深深的看了一眼今天上午才刚换好的防盗门,紧紧的抓住了身后老婆的手,为这个才入住了一个多月的新婚之房感到了恐惧和担忧。

    吱噶……吱噶

    “瑞啊!肉鬼啊。”

    剧烈的惊吓使得王文君口齿不清,身体有些不受控制,脚下一软,顺着楼梯就栽了下去,眼泪鼻涕口水不受控制的淌了出来。

    厨房的拉门里隐约有一个披头散发的黑影,蹲在地上一口一口的吃着饭,吱嘎,吱嘎。

    王文君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家门,而他的妻子已经被吓晕了过去,倒在一旁。那扇防盗门在王文君逃出去后发出一阵本不该属于新门的摩擦声,缓缓的关上了,就好像有人在里面,把门锁了起来。钢匙和瓷碗的摩擦声又慢悠悠的响了起来,从厨房,传到了整间屋子。

    吱嘎,吱嘎……

    脚步未落,刺耳的摩擦声忽然剧烈的响了起来,声音很急躁,一把钢匙在不知何时出现在碗柜上的碗中激烈晃动,带起白花花的米饭在厨房四处飞射,厨房的拉门忽然无力自动,啪的一声重重的关上了。

    啊!!

    低层楼由于没有电梯,王文君顺着楼梯拼了命往下跑,嘴里还不停叨咕。

    外面的天还完全黑着,王文君从一旁抄起一把电脑桌的椅子,妻子则靠在身后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衫。

    厨房大概有八九米远,王文君每接近一步,就感觉那刺耳的声音越大一分,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和急躁,两人颤颤巍巍的走到厨房边,躲在了墙后。

    吱嘎嘎吱嘎

阅读落尊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史上最强赘婿》《刷钱人生》《我有一座恐怖屋》《未来天王》《轮回乐园》《全职武神逛诸天》《重生DNF之全职哥布林》《以罪之铭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18/318119/6451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