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无名客栈

    大宝和小林子骇了一跳,心想这些铁甲武士不是走了吗?从哪里又冒出来了?

    原来这几个铁甲武士杀完人后忽然闹肚子,没顾上跟大队人马一起去撤走,听到有小孩啼哭,立即追了过去。

    “老四,不可鲁莽!”一个小头目模样的家伙拦住了那个武士。

    “我叫宋小林,今年十一岁。” WWw.8Yue.ORG

    四个武士一听,面面相窥,心想好险,幸亏没杀这两个小子,这不正是乌大将军下令要抓的人吗?

    老妪刚说完就听到一声洪亮的佛号声,抬头一看,远处一团火红迎面而来。待走近了才发现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胖大和尚走了过来。

    这和尚身穿火红的福田袈裟,寸草不生的脑门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光亮,他红光满面两眉低垂,目光淡定法相庄严,隐有瑞气升腾,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样子,但修真之人面貌往往与年龄不符,究竟多大岁数,无人知晓。

    他一手杵着一根锡杖,足有九尺多长,双轮十二环,通体金黄熠熠生辉,铸有铭文。另一手则托着一个金钵。

    “呸,真晦气,刚开门做生意,就来了一个吃白食的!”老妪重重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施主莫要见怪,老衲远道而来,还望施主多培福德,广结善缘,阿弥陀佛。”

    大和尚呵呵一笑,合掌施了一礼,全然不在在乎老妪态度恶劣,径直在茶桌边坐了下来。

    老妪见大和尚坐下不走了,一副死乞白赖的样子,就恶声恶气的说:“捧着金饭碗讨饭吃,说的就是你这号懒人。老婆子我自己都养不活了,哪有多余的东西施舍别人?丑话说前面,小店本小利薄,概不施舍!”

    “有因必有果,老衲是为因果而来,既不讨水,也不乞食。只求坐下歇歇脚如何?”

    “你爱坐就就坐,若是打扰了我的客人,休怪老婆子对出家人不客气!”

    老妪见赶不走大和尚,只好自己烧水去了,把大和尚晾在了那里。

    大和尚也不在意,将锡杖轻轻向地上一杵,锡杖入地半尺,牢牢的立在了那里。他手拨念珠,在心里念起佛来。

    两人谁也不搭理谁,日高蝉噪,天气甚是闷热,老妪焦躁的用一片破芭蕉叶子不停的扇着风,驱赶着难耐的暑气,时而冷眼看着大和尚。

    大和尚倒十分自在,双目微闭,似乎已进入物我两忘的禅定状态。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西边的古道上有四人骑着快马疾驰而来。

    吁~

    转眼间四人就到了客栈跟前,勒住战马跳了下来,这四人身形彪悍,披甲佩剑,正是从流民村过来的那四个天机营武士。

    “奶奶的,这鬼天气,热死了,老太婆,给我们倒几碗茶水凉着,再打几桶水给我们饮马!”

    四个武士骂骂咧咧的把马栓在大树下,围着茶桌坐了下来。

    “几位军头打哪里来?”老妪颤颤巍巍的为四人倒上了茶水。

    “少废话,有没有吃的?”那位小头目模样的武士横眉立目的吼道。

    “此地乃贫瘠之地,我一个孤寡老婆子,只供水,不管饭。”老妪弓着腰说。

    “去去去,一边去!”那位小头目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拿出干粮和几位士兵吃了起来。

    老妪并没有离开,而是看着马背上的两个小孩说:“那两个小孩不渴吗?”

    大宝和小林子早已口干舌燥,连忙喊道:“渴,老婆婆,我想喝水!”

    “叫什么叫?再叫把舌头给你割了!”一个士兵不耐烦的吼道。

    大宝和小林子昨天晚上到现在没有喝过一口水,又绑在马背上晒了半天,不饿又渴实在无法忍受,就硬着头皮喊道:“军爷,给我喝口水吧,我快死了,快渴死了!”

    那个士兵一把抓起马鞭就要发怒,小头目拦住了他:“让他们喝口水吧。万一渴死了回去不好交代,放他们下来,解开绳子。反正咱们有马,凉他们也跑不了的!”

    那个士兵想想也是这个道理,毕竟两条腿儿跑不过四条腿,放开这个两个小孩也无妨,于是就过去解开绳子,将大宝和小林子放了下来,带到了茶桌边让他们喝水。

    老妪端了两碗凉茶,递给了大宝和小林子,两个小孩渴坏了,接过茶碗一阵牛饮,一口气把茶水喝完了。

    老妪盯着两个小孩面带喜色,连声说:“不错不错,这两个小子不错……给我留下来当伙计吧。”

    “老婆子,你胡说什么?老糊涂了吧!这两个小孩是我们抓的人,也不看看我们是谁?你想留下来就流下来?吃了豹子胆了?!”

    “老婆子孤陋寡闻,我管你们是谁?我想留下便留下!娃娃,快过来,到婆婆这边来!”

    大宝和小林子抬头一看,见那位老婆婆冲他们直眨眼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绕过桌子不约而同的向老婆婆跑了过去。

    “站住,不许跑!”小头目忽然意识到不对,唰的一声拔出了长剑,追了过去。

    不料老妪脚尖一抬,一条板凳呼的一下飞了出去,直接把冲过来的小头目砸倒在地。

    “剁了这个老妖妇!”

    剩下的三个神机营武士反应机敏,一声大喝腾空而起,如秃鹰扑兔般齐刷刷的越过茶桌,挥剑向老妪斩去。

    老妪一声冷笑,举起芭蕉叶子随手一抖,芭蕉叶子上的三根茎条齐齐折断,犹如三根利箭飞向了空中的三个铁甲武士。

    只听得一阵惨叫,三人同时跌落在地,脖子上鲜血淋漓,早已被芭蕉叶子上飞出的茎条洞穿而过,如利刃般割断了气管,抽搐了几下就不动弹了。

    趴在地上的小头目骇得魂飞魄散,突然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跑到大树下一剑斩断缰绳,纵身跳上马背,如离弦之箭般的逃了出去。

    老妪只是无声的冷笑了一下,并没有乘机追杀,小头目狂奔了三四丈远,突然从马背上一头栽了下来,喷出一口鲜血气绝身亡。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你杀他也便是了,对付几个凡夫俗子,何须震断他的心脉?让他受二番苦痛?”

    在整个打斗中,大和尚一直闭目静坐,犹如禅定了一般,仿佛身边发生的一切与他无关,此刻却缓缓睁开了眼睛,连连念着佛号。

    “猫哭耗子假慈悲,老身想怎样便怎样,与你何干?”

    老妪瞪了大和尚一眼,对这位孤禅野僧甚是恶感,却转过脸和颜悦色的对大宝和小林子说:“你们两个快过来!”

    大宝和小林子一听,急忙向老婆婆跑了过去,谁知道刚跑了几步,忽见眼前红光一闪,大和尚就像一堵高大的红墙,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秃驴,你想怎样?”老妪怒道。

    “阿弥陀佛,老衲已连吃了三个忍辱菠萝蜜,你说我想怎样?”

    三人对了一个眼色,当即将大宝和小林子抓起来,捆在马背上离开了流民村。

    这时天已经大亮了,六月流火,太阳一出来就热辣辣的蒸烤着大地。

    古道旁边的无名客栈早早就开门揖客了,老妪弓着身子颤颤巍巍的把一个破木桌搬到大树下面,又摆了几条长凳,在木桌上摆上茶碗,续上了茶水。

    “生意快上门了,今天一定会有好生意的!”从不说话的老妪忽然自语道。

    “阿弥陀佛。”

    “肯定有漏网之鱼,老四,快抄上去,别让他们跑了!”

    随着几个粗豪的声音,四个铁甲武士忽然从一间茅房里冲了出来。

    半夜正睡得香甜,忽然被一阵狗叫声吵醒,睁眼一看,发现战马嘶鸣人声鼎沸,一群如狼似虎的铁甲武士把流民村包围了,吓得大宝和小林子慌忙跳到一家猪圈里藏了起来。

    大宝和小林子本是无家可归的孤儿,当天晚上逃回流民村之后,蜷缩在一家屋檐下瑟瑟发抖,俩人回过神来感觉不妥,想到坟地看看石头的死活,但终究没那个胆子,耐不住又累又饿,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上半夜大宝和小林躲在猪圈里,听到武士挨个盘问小孩的年龄,凡是十三岁、十一岁和九岁的小孩都被抓走了,反而没有被杀,大宝心想我今年正好十三岁,小林子也正好十一岁,也许能逃过一劫呢!

    想到这里,大宝对小林子使了个颜色,示意他实话实说,权且保住性命再说。

    “我叫朱大宝,今年十三岁。”

    “为何不能杀?乌大将军有令,不可留下一个活口!”那个名叫老四的武士执拗的说。

    “老四,你想想,万一这两个小孩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呢?”

    不大一会儿就超越了他们,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四匹战马飞沙走石的围着大宝和小林子团团乱转,吓得两人腿脚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别费事了,干脆杀了算了!”一个铁甲武士抽出长剑就要动手。

    那个小头目多了一个心眼,用马鞭指着大宝和小林子说:“喂,小崽子,今年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眼看着那些铁甲武士杀人放火大气也不敢吭一声,直到这些铁甲武士都走了,才敢露出头来,看到处都是死尸和鲜血,吓得浑身颤抖,忍不住大放悲声的哭了起来。

    “咦,不是杀干净了嘛,怎么还有小孩在哭?”

    大宝和小林子顾不上多想,慌忙从猪圈里爬出来就跑,刚跑了几丈远,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哒哒的马蹄声,回头一看,四个铁甲武士骑了战马左右包抄了上来。

阅读山河颂I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三寸人间》《美食供应商》《我的1979》《小世界其乐无穷》《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一品修仙》《装甲咆哮》《重生DNF之全职哥布林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18/318126/6451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