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两个问题

    方生平连忙摆手:“不不不!绝对没有。邹胜楠是组长,工作能力很强,而且说话办事不绕弯子,工作上配合还算默契。她生前,我们一起见客户、一起出差,但是绝对没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WWw.8Yue.ORG

    “别紧张,”雷琨微笑:“根据你的应激反应以及今天对你工作生活环境的了解,我推测你之所以会梦见邹胜楠,是因为在你的潜意识里邹胜楠和你是同类,或者说,你潜意识把她当成另一个你。”雷琨停顿片刻,给他消化时间才继续道:“你们同样工作努力、不参与办公室政治,她是你在公司唯一相信的战友。而现在她死了,活生生的死在你面前。你无法接受你的战友骤然离场,所以潜意识里你把她和你绑在了一起了。”

    雷琨坐回沙发里:“其实我本来不该跟你说这些。是因为我把你当朋友,而且通过上周做的问卷,我们判断你的情况不是很严重,所以我才在了解情况之后第一时间就告诉你我的判断。”

    方生平反驳道:“可我不想、也没那个能力和别人争什么啊?”“君子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你懂吧。”方生平突然想到梁筱婕也曾说过类似的话,她说:你不找麻烦不代表麻烦不会来找你。

    雷琨见他听进去了,直接道:“你的工作能力会让不如你又想超越你的人心怀忌惮。所以,即使你不肖想那个位置,旁人也会觉得你是那个位置的最佳人选。因为你不想,所以你挡了别人的路,那个人自然得想办法铲除你才能名正言顺地坐上那个位置。所以现在回答我的第二个问题:你想坐上那个位置吗?”

    在雷琨的点播之下,方生平的思路渐渐清晰起来。雷琨说的对,他的理想是平淡了却此生,这是父母影响、所见所感,还有个人需求综合的产物。而现实就是现实,尤其是职场,这个年代,什么儿狼性团队、木桶原理、马太效应早已经让职场崇尚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有些老板甚至玩起帝王权衡之术,让通过员工竞争来满足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在这样的高压氛围下,自己的理想和现实决计是背道而驰的。

    “第二个问题有答案了吗?”

    这次,方生平沉默了。

    他直觉打心里是抵触的,因为他从小到大过的都是平凡、不出挑的生活,方父方母总说:枪打出头鸟,与其人生跌宕起伏不如一步步积攒阅历,节制克制,走更稳,才能少走弯路。而现在,雷琨突然问到他头上,方生平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至少心理上还没准好好。但同时,他又想起姜莉玫的抱怨,如果自己当上副总,是不是也可以让妻子女儿过上厉家妻女的生话?方生平矛盾了。

    雷琨并没催他回答,只是说:“这世上很多人都是,有理想有坚持,但最终却摆脱不了被现实牵着鼻子越走越远。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责任?”

    雷琨摇头:“不是。因为是理想错了。你如果不明白,你可以先想想理想和现实都是怎么来的。一旦你想明白这个问题,就知道为什么理想也分对错了。”

    方生平虽说心里觉得这个雷琨不太靠谱,面上还是点头同意的:“既然这样,那我从头讲。我第一次做噩梦是在我一个同事邹胜楠去世的那一天……”方生平边讲边回忆,把那天之后的事从头至尾都跟雷琨说了,见雷琨一副若有所思,方生平自嘲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这样做不对?也许一开始我和魏冬一般见识我就错了,到后来就是一步错,步步错。”

    “咱们先不提魏冬,你跟邹胜楠私下关系怎么样?”雷琨怕方生平没听明白,直接补充道:“我是说男女关系。”

    周末上省城,雷琨一见他就发现了端倪,随口调侃道:“怎么啦?工作压力大还是老婆不省心啊?”

    然而,这就意味着方生平从现在就始就要时刻提防。他十分不喜这种紧张感。可因为他一直习惯独来独往,同事都只是泛泛之交,他觉得应该找个人做自己的耳目,但纵观整个公司,没有一个人能让他信得过。

    雷琨笑了:“我刚才说了,你不一样。”

    “好吧!”方生平点头,权当认同了这个新身份,又把问题抛还给他:“那么作为朋友,你觉得怎么帮是对我最适合的?”雷琨擎着笑,但那笑容却让方生平联想到一个人——梁筱婕。那古灵精怪的丫头就总会露出这样的笑容,而每次自己都是不知不觉就掉进她的圈套。

    “方生平,你的性格属于职场老好人,平凡中庸给你自己和周围的人都能带去安全感。不过,这是有前提的。一旦你的优秀到触及别人的利益,或者你的存在对别人造成威胁,你个性再好也会成为被人攻击的目标。这时,你老好人的个性就会成为刺伤别人和自己的双刃剑。”

    “朋友?”方生平觉得这个词已经有点挺陌生:“能和你这样的人结交,我觉得自己是在高攀。”

    “每个人都有人格魅力,不用妄自菲薄。”雷琨双手环胸:“现在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希望我怎么帮助你?”

    “因为在你的梦里,邹胜楠最信任你,她只向你求助。同时,她也是你的盟友,你们一起行动,甚至一起在梦里杀害了你的妻子。这说明公司没有了邹胜楠,你产生了孤独感、恐惧感,而且你更怕自己会是下一个她,所以你很抵触做那个组长,才给了魏冬可乘之机。”

    似乎就是这样的。方生平想了想,点头:“听起来是这么回事。”

    方生平纳闷儿:“你和每一个病人都这么问吗?”

    方生平被问得一愣,随即笑了。因为有了上一次的机缘,他们之间聊起来就没那么严肃:“这和诊断有关系吗?”

    雷琨耸肩:“你可以这样认为。你也可以认为这是朋友的关心。因为不论是咨询关系还是朋友关系,我们都有必要先建立信任。”

    “另一个我?”方生平多少能理解一些,但理解不代表他认同这样的说法:“我怎么会觉得邹胜楠是另一个我?”

阅读红锈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元龙》《流氓艳遇记》《将军有喜》《寻找前世之旅》《长生不死》《顽石与烈女》《坏爱情》《少年王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18/318129/6451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