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乡亲丙在马车上安放被褥,闻言将被褥扔在地上,跳下马车:老婆子,咱不搬家了,我要盖房子给儿子讨老婆。

    乡亲丙老婆拾起被褥拍打着:不搬就不搬了,你这是干啥去呀?

    传信兵一行人从铁匠铺经过,传信兵不停重复喜讯。

    众乡亲大笑。

    传信兵:我们为什么这么好啊,全托您老人家的福啊,(回身朝四周)是不是?

    传信兵:大伯,你家木兰,你家的木瓜……。

    邻居丙:就直说木兰,除了官家,乡里乡亲的谁不知道二丫头替父从军的事。

    众邻居:是啊,是啊。

    邻居丁:就直说吧,没外人。

    传信兵:我那木兰妹子好生英勇,冲锋陷阵,势如破竹,千军万马之中如入无人之境,左穿右刺,砍瓜切菜,杀敌无数,威振两军呐。

    众乡亲有的发出感叹之声,有的伸大拇指。

    传信兵:二妹子有勇有谋,几番献计,回回中的。几仗下来就被太子钦点了先锋,而后又慧眼破阵,独擒可汗,立了降书,定下大局,现已到京城面圣领赏去了。

    众乡亲欢呼,孩子们跳跃。

    传信兵挥手止住众人:木兰快口直言,有胆有略,几番恳请太子呈报圣上,将阵亡将士的遗骨运回各自的家乡安葬,这才是一件前所未有的奇功啊。圣上准奏的圣旨传到大营,将士们山呼万岁!你们说,这到底应该感谢谁?

    邻居丙:感谢圣上。

    邻居大婶甲:我看得感谢咱二丫头。

    保证:对对,是得感谢二丫头。

    传信兵:唉,可惜呀,我那木兰妹子,啧啧。

    邻居甲:可惜什么啊?

    传信兵:金殿之上,论功行赏,木兰妹子件件奇功,皇上亲命兵部尚书,可她再三推辞,死活不愿授封,只愿回乡孝敬父母,连京城也不愿多呆一天,你们说,可不可惜?

    韩父:木兰生性秉直,不谙世故,一朝真相露出,那可是欺君枉上。这事瞒得一时瞒不得一世,不如辞官在家,真能如此这般,再好不过了。

    韩母:是啊是啊,这样最好,这样最好。

    老铁匠:大伙都散了吧,啊,都散了吧。

    渐渐离开的人群。

    194、街道另一端时间同上外

    走在前面的青年甲停下,人群慢慢停下。

    青年甲阿爹:小孩子们都散开,都散开。

    青年甲:阿爹,我看传信兵言下有意,他不说,我倒听说了一些。

    青年甲阿爹:祖宗留下的规矩,容不得挑衅呀。

    青年甲:如此说来,二妹子不是立功,反是闯下大祸了?

    青年丙:在朝廷看来是这样。

    青年丁:那最终结果是什么?

    青年丙:我不敢乱说。

    青年丁:权作猜测,你说来无妨。

    青年丙:轻则杀一儆百,重则全家……同罪论处。

    青年甲:阿爹,您老几代拼死卫疆,都是为了什么?

    青年甲阿爹抚摸手里的拐杖:为了国泰民安,为了子孙后代。

    青年甲:可死了这么多人,我们到头来得到了什么?

    青年甲阿爹:我们得到的是……忠孝不能两全。

    青年甲:不单单是忠孝不能两全,我们用家破人亡换来的不是我们想要的太平盛世,是黑白颠倒,是不辨忠良,是滥杀无辜,是民不聊生。

    青年乙:朝廷昏庸无道,如此下去,天下要乱啊。

    青年丙:要乱要灭,韩家的祸端就是个征兆。

    青年甲:与其苟且偷生,不如先一步扯了大旗,大不了一个反字!

    青年丁:天意既如此,不如顺了天意。

    青年丙:官家无道,民不得不反!

    青年甲阿娘扑上来给青年甲几个耳光:口无遮拦的东西,你这是找死呀你!

    青年甲:阿娘,您老忍心看韩家老小无端受祸吗?

    青年甲阿娘: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我们只管过自己的安稳日子,莫谈那些无关的国事。

    青年甲:照此下去,您老想过的安稳日子,怕是过不了几天了。

    青年甲阿娘:即便如此也轮不到我们平头百姓出头露面,招惹事端啊。

    青年甲阿爹举起手里的拐杖欲打自己的老婆,被旁人拦住。青年甲阿爹:妇道人家,瞎啰嗦什么,上天真要如此安排的话,反就反了!

    青年甲:阿娘,反了吧?

    青年甲阿娘看着丈夫和儿子,含泪转身离开。

    青年甲:阿娘。

    青年甲阿爹放下拐杖:找打的婆娘,你要去哪?

    青年甲阿娘停下脚步,擦眼泪:我回去……回去把你的铠甲钉补一下,果真要反,也让孩子有个披挂。

    妇女甲:我回去把他阿爹的大刀磨磨。

    妇女乙:我家的那把枪也该去去锈了。

    青年丙:时不我待,我去联络弟兄们。

    青年甲:备好家伙,密切注意官道动静,我去找小铁锤,看看他的意思。

    195、街道上时间同上外

    老铁匠独自一人走着。

    小铁锤从后面赶上来:阿爷,这样不行啊,要出人命的。

    老铁匠:炉火再红也有凉的时候,可是钢铁,还是硬的时候多。

    小铁锤:阿爷,您的意思?

    老铁匠慢慢走开:一切既有来,就有去,来了再说吧。

    196、官道之上巳时外

    陈益方精神抖擞地冲在前面:木瓜快点,你看咱村的乡亲都在村口迎咱呢。

    韩木兰:哎,我看见了,花儿,快。

    197、十里长亭时间同上外

    陈益方翻身下马,神情严肃地整理身上的铠甲。

    陈父环顾四周,抚须大笑。

    陈母:看我的方儿,多神武啊。

    陈益方上前给父亲跪下:父亲在上,儿陈益方给您老人家磕头了。

    陈父扶陈益方起来:嗯,好,好啊,打了胜仗,进京面圣又加官进爵,我陈家双喜临门!哈哈哈,我要大摆庆功宴,邀亲朋共庆我儿凯旋。

    韩木兰翻身下马,扑到父亲脚下泣不成声:不孝女叩见阿爹阿娘。

    韩木青拉起韩木兰。

    韩父:我女当儿,杀敌报国,阿爹为你骄傲,如何哭哭啼啼?阿爹不喜欢啊。

    韩母上前替韩木兰擦眼泪:二妮子不哭,二妮子不哭啊。

    韩木兰:阿爹勿怪,见了阿爹阿娘,木兰实在控制不住。

    一身女装的韩木瓜躲躲闪闪地上前牵住小花马的缰绳:阿爹,咱还是快回家吧。

    韩父:哎哎,回家,回家,回家再说。

    陈益方越过陈父的肩头,朝韩木瓜方向喊:木兰,你还好吗?

    韩木瓜闻言,慌忙拉扯方巾遮住脸,躲在小花马后面。

    陈益方得意地自言自语:一冬不见,二丫头懂得害羞了,等我的大花轿上了门,看你躲到哪里去。

    198、韩木兰卧室午时内

    韩木兰推开房门,环顾屋内:还和我走的时候一样。

    韩母:一点都没敢给你动。

    韩木兰:阿娘,您老费心了。

    韩母擦着眼泪:你阿爹说,说二妮子果真留在关外了,动了就……就怕你找不回来了。

    韩木兰:阿娘,你看我这不好好地嘛。

    韩母:不说这个了,不说了不说了。

    199、陈家大院时间同上外

    陈益方:阿娘,我让传信兵捎话,请老爷买马的事,买了吗?

    陈母:买了买了,挑了好多,最后挑了两匹,一人一匹。

    陈益方:性子烈吗?我要塞外性子最烈的野马,公马。

    陈母:是的是的,和你一样不听话。

    陈益方:我和木瓜还没比出输赢,今儿回了家,我要用新近琢磨出来的枪法和他一论高下。

    陈母:都是将军了,不准再吵吵闹闹没正经了。

    陈益方:是的,阿娘。

    陈母:自打京城传来喜讯,上门提亲的就没断过,你阿爹寻思你不同以往了,官爵加身,又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娶亲成家怎么着也得和别人有所区别。我们陈家娶媳妇,要娶就娶方圆百里最好的姑娘。

    陈益方心神不定:阿娘,不急不急,先吃饭吧。

    陈母:哎哎,先吃饭,先吃饭,阿娘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

    陈益方(跑开):阿娘您们先吃吧,我去看看野马。

    200、韩木兰卧室午时内

    韩木兰来到窗前,轻轻推开窗户。

    韩木青捧来一堆女装,放在桌子上:阿娘,衣服我拿来了,还有胭脂和黄花。

    韩母:你阿姐给你洗好的衣服,快换上吧。

    韩木兰拿起黄花:戴这个呀,我可不习惯。

    韩母:好不容易九死一生回来了,说什么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疯癫了。今后就在家里呆着,哪也不准去。

    201、下韩村街道时间同上外

    陈益方意气风发地策马扬鞭。

    路人纷纷冲他侧目、议论。

    202、韩木兰卧室未时内

    韩木兰:哎呀不行,怎么这么别扭呢,我还是脱下来吧。

    韩木青:脱下来你穿什么?还穿铠甲吗?要脱也得等阿娘点头。

    韩木兰:好吧,我先穿一晚,让阿娘看看。

    韩木青:不用阿娘看,三五天就习惯了,假小子。

    203、韩家院门口时间同上外

    陈益方坐在马上往小院里张望,小声喊着:木,木瓜,韩木瓜。

    204、韩木兰卧室时间同上内

    韩木兰:外面好像有人,我去看看。

    韩木青:哎哎,你别走太快,当心绊倒了。

    205、韩家院门口时间同上外

    陈益方在马上小声喊:木瓜,你在吗?

    206、韩家院内时间同上外

    韩木兰来到堂屋门口。

    邻居甲:老韩哥,托您的福啊。

    邻居乙:托您的福,托木瓜的福啊。

    韩父:二妮子……木瓜在军营出事了?

    传信兵对着众乡亲挤眼:可不,出了大事了。

    韩母抓住韩父的胳臂。

    乡亲乙:老弟,晚上来我这喝两杯啊。

    乡亲甲:一定一定,我带好酒过去。

    传信兵飞马举旗奔进村子:喜报喜报,我军大胜,柔然已降,铁碑金字,永不犯疆,出征儿郎,不日返乡。

    191、下韩村大街上午时外

    传信兵一路呼喊着来到韩家门口,身边迅速围起一堆人。传信兵下马来到韩父面前施礼:侄儿见过伯父。

    韩父:好好,你们可好啊。

    传信兵大笑:好好,我们好的很啊。

    老铁匠停下手里的小锤。

    小铁锤急忙停下手里的大铁锤,望着传信兵一行远去。

    孩子们跟在传信兵的后面奔跑着。

    192、铁匠铺大棚时间同上外

    193、韩家院门口时间同上外

    众乡亲奔走相告。

    乡亲甲对怀里的婴儿:老天睁眼喽,我们有好日子过了。

    乡亲丙:我心里高兴,跟着看看热闹去。

阅读电影剧本新木兰辞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圣武称尊》《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汉乡》《蛊真人》《还看今朝》《明朝败家子》《原来我是妖二代》《我真是良民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18/318131/6451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