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整装待发,真爱是苦

    一个面容暴戾的高大少年走出人群,看都不看他们径直走出大门,冷声道:“指路!” WWw.8Yue.ORG

    官衙,红衣劲装少年用梅白色绣花手帕仔细地擦拭着银枪:“霜降,随我斩敌!”

    少女侧转过头来,斜看到不远处湖面上冒出的点点气泡,一笑嫣然。

    柳唤雨依言照办,像蛇蜕皮一般刮掉了身上的冰块,他随意摸了一下衣服,发现一点湿意都没有,不由得啧啧称奇,一脸羡慕地看着坚冰上的少女。

    少女得意地抬起头来,弯弯的眉目中尽是炫耀之色,柳唤雨捏着下巴想,要是我会了这技艺,以后洗衣服岂不是就不需要等晾干了?也就是说我闯荡江湖准备一件衣服就可以了,哇!这般算下来我能剩多少银两?

    柳唤雨尴尬地看着少女,少女则是歪着头看着柳唤雨。

    柳唤雨脑子飞快运转,思考该如何陪着这身份明显极高的姑奶奶玩耍,不知不觉背上又有冷汗冒出,开始浸湿他的衣服,如果这时有人从密林中跳出来指着他柳唤雨的名字大骂,骂他不会陪女孩,柳唤雨肯定不会反驳,并且还抱着那人嚎啕大哭,我真的不会啊。

    柳唤雨注意到少女的目光由好奇转平淡,再又平淡转冰冷,他决定孤注一掷:“要不我们玩过家家?”

    少女出乎意料地感兴趣了,冰蓝的眸子闪耀兴奋的光辉:“过家家?过家家是什么?”

    这又出乎了柳唤雨的意料,他瞪大了两眼幽泽:“你连过家家都不知道是什么?”

    少女赧颜,“不屑一顾”地说道:“贱民的游戏本公主怎么可能玩过?”

    柳唤雨无语地看着傲娇无比的少女,经过几天的接触他大概摸清楚了少女的脾性,外冷内热,刀子嘴豆腐心。

    柳唤雨没办法,只好跟她解释了一遍,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这场景有些熟悉!哦对,几年前貌似秋霜就是这么无奈地向自己解释何为过家家的,不过她那时毫不吝啬她的鄙夷,看柳唤雨跟看乡巴佬别无二致。

    柳唤雨解释一半后,少女显得更加兴奋,红霞从脖子根蔓延到白皙的耳根,她双手合十催促着快些开始,柳唤雨拗不过她,只好立马开始。

    “我来当你爹!”

    “凭什么啊?你个贱民就配当本公主儿子!不,孙子!”

    “你要按照游戏规则来啊,我说是啥就是啥!”

    茫然无知的少女“啊”了一声,耷拉下脑袋顺从了,柳唤雨胡诌也面不改色,心中奸笑数声,他娘的每次跟村里几个女生玩过家家都被强迫当儿子,这次我终于可以当爹了!马上就可以过一把训斥胡闹女儿的爽感了!

    柳唤雨一本正经地严肃说:“臭丫头!又跑到西村与姓柳的不良少年胡闹!前几天抽的几鞭子你忘了是不是?竟然还敢明知故犯?”

    少女目瞪口呆地看着气场大变的柳唤雨,有些不知所措,但她知道游戏已经开始,应该配合他。

    少女扑腾跪在地上,有模有样地大叫:“父皇,孩儿知错了!”

    柳唤雨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父皇是什么鬼?我他娘地这么教你了?话虽如此,柳唤雨心里还是爽上了天,还有什么比看着数次把自己冻成冰棍的狐狸精跪在自己脚边摇尾乞怜更爽呢?

    柳唤雨眼珠子一转,又想到点子耍她,左脚随即向后略退一步,看样子进可攻,退可守:“多说无益,家规伺候!脱裤子!”

    少女愕然,显然被狠狠震惊了,过家家还需要这样?外面的女生这么奔放的吗?还是说这只是稀疏平常?她脑子思考得飞转,最后一咬牙真将裤子脱了!

    原本连退路都准备好的柳唤雨更如同雷击,比少女还要震惊几分,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他低头看到跪在地上的少女脚踝处的粉色内裤,情不自禁地脑补了她的两腿风光,鼻血瞬间火山喷发。

    几滴鲜血滴到了少女面前的地上,少女看到鲜血后,有些愧疚地抬起头来,看来柳唤雨还有内伤在身,却还是陪我玩,我是不是太无理取闹了?

    少女想着想着就准备挽雪白裘皮站起身来搀扶柳唤雨,柳唤雨连忙按下她,心中叫苦不迭,她要真站起身来自己恐怕就又得昏迷了吧。

    少女看着柳唤雨的虚弱模样,心疼更甚:“贱民,你要是身体不适就去休息。”

    柳唤雨好不容易止住鼻血,默念几句阿弥陀佛后,再次露出洒然微笑,但两道血痕还停留在鼻下,显得滑稽不堪,他朝少女挥了挥手,说道:“我身子没事,上火而已,你先把裤子穿上,咱们玩下一局。”

    少女依言穿起内裤,还是有些担忧地看着柳唤雨,神识在他身上扫来扫去,但神识只要一接触他,就毫无征兆地消失了,让她奇怪万分,不过少女看他真的又活蹦乱跳后才放下心来。

    “这次本公主要当你妈!”

    “......”

    “臭小子,又跑到东村与姓玉的不良少女胡闹!前几天抽的几鞭子你忘了是不是?竟然还敢明知故犯?”

    “娘亲,孩儿知错了!”

    “多说无益,家规伺候!脱裤子!”

    柳唤雨咬牙屈辱地脱下了白外裤,少女握水为冰,毫不留情地抽起来,打得柳唤雨的屁股皮开肉绽,惨叫连连。

    “啊!啊!啊!”的惨叫声声震密林,每声都惊起无数栖鸟。

    ------------------------

    “今天开心吗?”

    “一般吧!”

    柳唤雨偏头看到绝美笑靥绽放在她的俏脸上,自动将“一般吧”听成“很开心”。

    “什么时候能饰演一次夫妻就好了!只在前尘的梦里做到过,还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嗯?你说什么?”

    “没什么!”

    -------------------------

    “今天咱们玩什么?”

    “我跟你讲故事吧,咱们村旮旯里的土味故事,老有趣了!”

    “哼,本公主什么故事没听过!西方童话、古典神话,我背都背得下来!”

    “肯定没咱村的故事好听,不信,你听!”

    柳唤雨绘声绘色地讲述路边村里的各种趣事,两人不知不觉开始并肩而坐,柳唤雨讲了和吴胖子把县上富家子弟绑到树上,然后再涂上蜂蜜,引来无数昆虫叮咬;农民在乡下过着平静自在、不富足却富足的小日子,三季耕作,换来冬的温饱和来年长宁;负笈远游的游子回乡,和苍老父母团聚拥抱时的眼泪有多晶莹。

    少女听得入神,不时提出,“蜂蜜是什么?农民是什么?游子是什么?”的白痴问题,柳唤雨也耐心一一为她解答。

    其实每当她提出一个常识问题,柳唤雨便一阵心疼,狐狸精,你也太孤单了,难道没人带你去看万里江山的美好,难道没人带你去赏万花簇拥的繁华吗?农村并不是贫瘠和疾苦的代名词,而是辛勤和人性的根源地啊。

    “你坐过船吗?”

    “船?”

    “嗯,人能坐在上面,能渡江啥的。”

    少女嗤之以鼻:“以本公主的修为,都能直接坐在水面上了,还需要船?”

    “我觉得你会喜欢的。”

    不久后,两人坐在刚造好的船上,船飘在巴掌大的湖里。

    少女满脸新奇地东张西望,少年则是紧盯着那细如溪泉的瀑布。

    “你看,这船在自己动!”

    “嗯,很多人就是靠船游历天下的。......你想出去看看吗?”

    少女指了指那个坚冰,神色黯然。

    “以后有机会,我愿意当你的向导,给你介绍整个天下!”

    少女轻嗯一声。

    --------------------------

    “什么是爱?”

    柳唤雨愕然,这与他问秋冰“什么是喜欢”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爱更深沉。

    柳唤雨不想扫少女的兴,拼命思考,想到自己要离开时秋霜的眼泪,于是硬着头皮回答:

    “爱就是一个人离开时,另一个人会落泪!”

    “看啊,是这样吗?”

    “可能不是!”

    “贱民,再见!”

    “这么庄重的离别,能不能正常点!”

    柳唤雨恼火走出两步,突然回头看向船中少女面前的水面,似懂非懂。

    “你叫什么名字?”

    “玲珑。这次记好!”

    “嗯?我记得这是你第一次说啊!”

    “别管那么多,记好就对了!”

    “那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柳唤雨!”

    “知道了,贱民。”

    “你这!好吧,再见!”

    “等等!”

    少女抛出一个水滴状的寒冰,然后转头坐进船中,不再言语。

    柳唤雨接过,握在手中,一种酸涩袭上心头,他皱眉:“好苦。”

    柳唤雨有所不知,真爱都是苦的。

    曾有人,一泪,苦了西海。

    柳唤雨低声下气地询问:“公主殿下,请问你这精妙无双的法门哪里可以学啊?”

    少女小手一挥:“天上天下,只此一家。”

    柳唤雨低声下气更甚:“那您能否教我一二?”

    少女一听柳唤雨将你换成了您,诚意十足,但还是拒绝了他:“不行!你的属性又不是冰,怎么可能学得好?快点陪本公主玩,少扯野棉花!”

    说完,一道直通湖心的坚冰小道瞬息形成,柳唤雨缓步走了过去,跟少女对视,气氛有些凝滞。

    四人有条不紊地走到大门前,其中一个性格嚣张的已经低低狂笑起来,为首的小个子一把抓住大门围栏,突然一个木属性阵符在围栏上浮现而出,刺溜伸出一个如手臂般粗细的枝条,直接将小个子五花大绑。

    “竟然比我预计的晚了半个小时,不得不说你们真沉得住气!”瞬间,雷家灯光大作,围栏里外都围上一层层的人墙,虎视眈眈地窥视妄图逃脱的四人。

    在某个偏僻房间的四人打心里感觉,这里简直就是地狱,庄园里有会吃人的怪物,会在近两天饥饿的时候吞噬他们,所以四人必须趁夜晚怪物睡着时偷偷溜出去。

    夜晚,以往灯火通明的雷家因为人去楼空而漆黑一片,偌大的庄园似乎毫无人烟,在寂静的夜的衬托下,活像个鬼屋。

    “其实这样真挺不错的,希望江湖也这般美好!”柳唤雨如是地想,天真地想。

    一个小时后,柳唤雨终于肯从湖里爬出来,他像只落汤鸡一般甩动着身体,但完全甩不干白衣里浸染的水分。

    少女见状,抬起纤纤玉手,冰蓝的灵气从指尖射向柳唤雨,柳唤雨身上便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贱民,你衣服上的水全都结冰了,接下来你只需要抖掉就好了。”

    柳唤雨仓皇浮出水面,恰好看到如画笑靥绽放在少女脸上,不禁由衷感慨:“公主殿下,你笑起来挺好看的,干嘛天天板着脸装冷若寒霜?”

    柳唤雨看到少女脸上再次由晴转暴雪,听到耳边传来刺啦的结冰声,不敢再多一句嘴,迅速沉入水里,享受着练功有成后难得的平静喜悦。

    柳唤雨狼狈站起身来,朝少女讨好一笑,说道:“现在能让我好生洗个澡了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说陪你玩,就肯定会陪你玩的!”

    少女红晕着俏脸,哼了一声闭眼转过头去,柳唤雨脚下的坚冰瞬间融化得无影无踪,他猝不及防地跌入水中,肚子里强行灌了好几大口水。

    就像农民在耕作一整年后,总有一个冬能让他们在庭院的梅花树下摆一把长椅,端茶赏雪,望天边云卷云舒,或是闭眼静听孩子奔跑嬉戏,花苞盛开。

    一个小个子静悄悄地打开房门,轻微的吱呀声在空旷的庄园内阵阵回想,他有些怂地缩回身子,不小心踩到后面一人的脚,后面一个大个子显然暴脾气十足,但在这等生死攸关的场合他也不敢拿自己生命开玩笑,只好强行忍住怒火。

    四人猫着身子爬出,衣衫破烂而且还有股馊味,要是让外人看到,肯定由衷感慨世风日下,乞丐都去抢劫豪绅了。

    -------------------------------------

阅读唤雨凌霄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低调》《双世宠妃原著:爷我等你休妻》《天醒之路》《末日乐园》《一号红人》《苗疆蛊事》《【完】爹地也缠绵》《武侠之我是至尊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18/318138/6451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