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离家,闯荡的开始

    她痛苦咆哮道:“人都已死,再多的悔恨丹又有什么用?又有什么用?能让她们死而复生吗?能吗?你告诉我,能吗?” WWw.8Yue.ORG

    身体的惨重伤势加上痛心刻骨的回忆,让申屠洪止不住的痛苦呻吟,他已经命在旦夕之间。

    待到路放拿起古册,申屠洪这才断断续续道:“现在这册子,仍是受我的神魂控制。只有等我死后,你用你的血滴在丹字上,便可开启。”

    张玉英依然带着泪痕,但此刻她已经平复了许多,看见了姐姐的留言后,她忽然不那么恨申屠洪了。

    张玉英也明白申屠洪的用意,这世界杀人越货的事每天比比皆是。

    此刻,路放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发自内心的下意识行为。

    申屠洪昏暗无神的眼睛明显亮了那么一瞬。

    “好——徒儿。”

    申屠洪的脑袋终于缓缓低垂下来,嘴角带着淡淡微笑。

    是苦涩?是欣慰?

    还是解脱?

    没有人知晓答案。

    只是天地间,再也没有了申屠洪这个人。

    张玉英发动神魂之力,试图进入申屠洪的神魂之界,果然已经进不去了。一般人死后神魂之界就会消失,如果神魂之界中的神魂灵体不趁机遁出,也会跟着一起死亡。而申屠洪直到死,也没有将神魂灵体遁出,显然是一心求死。

    等到路放将师父安葬好,祖婆婆在申屠洪的坟前矗立良久。

    百年大仇得报,她却不见丝毫兴奋,自己曾经对他深深的爱慕之情,也终究没有说出口。

    这场恩怨情仇中,申屠洪又何尝不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呢。

    山风轻拂,尘归尘,土归土,这里的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众人皆都沉默间,忽然听见有人喊道:“路放。”

    大家回过头,只见两个人正朝着山上赶来,一个中年人身旁跟着一个英俊高个的少年。

    路放从悲伤中退出,看清了来人,轻声问道:“师傅,猛哥,你们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张猛和他父亲,张猛却是没有答话,只是看了路放一眼,又转向别处。

    张师傅说道:“我这次回来是把家里的几间泥房卖掉,以后就准备长期呆在城里了,猛子说想回家来看看,便一起来了,我们来找你便是告诉你这事。顺便问问你打算和我们一起到城里去么?”

    “去城里?”

    路放沉吟片刻,说道:“多谢师傅牵挂,我还想在山上住些天。”他觉得师父申屠洪孤独一生,现在刚离世自己便离开,上柱香的人都没有,还是不忍心。

    张师傅并不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正想再劝劝路放。却听得张猛说道:“他一直便是如此德行,爹爹莫要再劝了,随便他吧。”

    “咦,想不到这小子体质还不错,有门功法倒是适合修炼。”祖婆婆忽然开口,眼睛正打量着张猛,想来她口中的小子所指的便是张猛了。

    “老人家您说我家猛儿很有修行资质?”

    张猛父亲这一年多在外面见了世面,也知道修行之事。

    祖婆婆肯定的说道:“嗯,我认识一门派,唤作“擒龙山庄。”

    “他们正在招收门徒,我和山庄有些交情,有人拜托我在外面帮忙物色个适合修炼他们独门功法之人,想不到这偏僻小地方倒是遇上一个了。”

    张猛听闻此言,心都快要飞起来了,哪能不喜?

    他爹还没答话呢,他自己倒是着急起来,忙道:“求老前辈引荐,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张猛一直就是孩子王,习惯了享受那种比别人优越的感觉,在岳溪城听说修行界之事后,早已心生向往,只是苦于没有门路而已。

    祖婆婆没有说话,却是沉思起来,本来她们在此地耽搁了很久,很想快些赶路回罗刹岛,现在带着张猛的话要绕一些道去擒龙山庄,显然不是很乐意。

    张猛倒是机灵,见祖婆婆面露犹豫之色,他连忙恭维道:“老神仙,我向往修行已经很久,苦于没有机会,您一看就是救苦救难的神仙,求您带我走吧,小生自当刻苦用功,不辱老神仙英名。”

    好话谁不爱听?祖婆婆一听这话,脸色终于不再似先前冷漠,她越发觉得张猛这小子有前途。

    张猛生怕老妇人拒绝,看见两漂亮女孩站在老妇人身边,好像很亲密。心中便有了计较,又接着拍起马屁来,对双胞胎称赞道:“这两位妹妹是您孙女吧,真是仙女下凡,人间罕见,老神仙您真是好福气!”

    本来大家都从先前的事情中还没完全恢复过来,心情不是太好。

    而烟儿雨儿见张猛这人刚才对路放哥哥冷淡得很,现在又对祖婆婆甜言蜜语,更是看他不太顺眼,心中有些厌恶。

    柳若烟立马反驳道:“初次相见,你连认都不认识我们,谁是你妹妹了?可别乱叫。”

    可是张猛一点也不见生气,反而笑呵呵的奉承:“两位妹妹貌美聪慧,我自愿把你们当亲妹妹看待。”

    柳若雨见张猛油嘴滑舌,气嘟嘟哼道:“对不起,我们已经有路放哥哥了。再说了,漂亮就是你妹妹啊?你瞧那只鸟儿很漂亮,你怎么不去叫它妹妹?”说完还煞有其事的用小手指了指一棵树。

    路放一怔,这话好熟悉的感觉啊,可自己那天也只是在心里头想想而已,并没有说让她们去管宝儿叫哥哥啊?

    烟儿雨儿和自己呆久了,果然思维都相同啊。

    他看着烟儿雨儿的俏皮模样,心情也似乎好受了些,止不住地偷笑起来。

    张猛遭到两姐妹接连反驳,本就觉得尴尬不已,但两姐妹他又惹不起,却见路放正在发笑,便将火气对准了路放。

    他轻蔑哼道:“有什么好笑的,我家的房屋已经卖了,你马上将你的东西全部拿走,免得我不小心把它们当垃圾扔了,到时候怕是你哭都没地方哭。”

    祖婆婆见张猛虽然性格张扬了些。但是他这资质确实还可以。而且还和自己一个姓氏,或许这也是有缘吧。

    想了想,祖婆婆这时候开口道:“张猛小子,我可以顺便带你过去,不过立刻就得动身,你可有什么问题?”

    张猛一见祖婆婆已经答应,哪还有什么问题,连忙大拍马屁,对祖婆婆又是大肆恭维一番,随即向父亲辞行。

    终于还是到了分离的时刻。

    路放来到烟儿雨儿面前,双手一张,露出苦涩得微笑道:“来,哥哥抱抱。”

    烟儿雨儿轻‘嗯’一声,双双扑到路放怀里,泪水不自觉的就涌出了眼眶,挂在纤长的睫毛上微微颤动,让路放心中越发的难舍。

    张猛见这对双胞胎刚才处处为难自己,现在却和路放这般亲密,妒忌心大起,心中非常不快。

    他在心里蔑视道:“等我将来学到大本领,你路放就是给我提鞋都不配。”

    祖婆婆带着三人离去,烟儿雨儿频频回头,目光依依的望向路放,齐声喊道:“笨蛋哥哥,我们会想你的。”

    此时,天近黄昏,夕阳斜挂树梢,老鸦鸣叫,更添离别忧伤...

    路放望着烟儿雨儿渐渐缩小的背影,心里默念道:“烟儿雨儿,我也会想着你们的!”

    ......

    ......

    江风吹起,矗立龙江边的路放,将这些往事一幕幕回忆,都已经过去八年了,却仿佛就在昨天!

    “我能找到自己的爹娘,找到自己的家么?”

    他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好孤单,忍不住又摸摸胸口的玉坠,那正是烟儿送给他的。

    “也不知道烟儿雨儿现在在忙什么呢?”

    他想去那个什么罗刹岛,去见见烟儿雨儿。她们不知道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

    这一闲下来,路放心里,突然就很想她们了。

    想了想,要不还是先去岳溪城找张师傅和师娘吧,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还有张猛,小胖,小贝。

    他们或许在外面都过的很精彩,只有自己一直孤孤单单,到现在还一事无成。

    路放决定了,到外面去看看,一但做了决定,好像心都飞走了。

    他来到师父的房间,打开师父的秘密暗格,将师父那些炼制悔恨丹的材料全部收进夺心果。挑了一个感觉最好的炼丹炉,还有其它一些觉得有用的东西,全部一股脑的弄进夺心果的空间里。

    甚至将小时候经常挂在腰间,属于大壮的那放牛绳也都带上了,留作童年的回忆。

    申屠洪的墓前。

    路放跪下磕了三个响头,讲道:“师父,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起身后,他又鞠躬道:“师父放心,我有机会一定回来看您的。”

    记得张师傅曾给自己说过岳溪城的方向是在北方的,不过这么些年了,路放也是个路痴,心想反正一直往那个方向走就行了。

    他坐在宝儿的背上,回望着自己生活了多年的这片土地。如今,到了真要离开的时候,又有些难以割舍。总有股忧伤的情绪在心头。

    走得越慢,牵挂就会越多。

    路放让宝儿全力加速,快快离开此地,免生感伤。

    宝儿纵情狂奔,路放现在也算是有些修为了,再也不怕从牛背上掉下去。

    宝儿带来的速度让他感觉到有些刺激,看着两旁的花草树木簌簌而过。

    渐渐地,离开故土的忧伤被冲淡。

    不觉间,天空下起来飘飘细雨。

    正好前方见到一个小酒馆,路放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一顿海吃胡喝,这才摸了摸饱胀的肚皮。

    “小二结账。”

    路放大咧咧的掏出一块灵石喊道。

    “来喽,来喽。”

    店小二将毛巾往肩上一甩,兴冲冲的跑了过来。

    一看,傻眼了。

    他怒哼道:“小兄弟,你想吃霸王餐就直说。我又不是没见过。你弄这么个破石头来糊弄我是什么意思?”

    “破?石头”

    路放被呛得喷出一口茶水,很是无语。

    好话说尽。

    店家总算勉强同意他和宝儿给店里做些苦力来抵消饭钱。好在宝儿力大无比,做苦力倒是很受欢迎。

    路放吃一堑长一智,经过这次以后,他再也不敢用灵石和普通人打交道了。

    其实现在的他,就算好几天不吃,也不会怎么饿着,有灵石吸收就行了。但是长期不吃点什么,好像失去了做人的乐趣,人不就是图个衣食住行么?

    于是她便对申屠洪正色道:“你如果只是担心这些,我已承诺于你,你现在便可以安心的去了。”

    其实,此刻的她,好想好想告诉申屠洪,自己也曾用心的爱过他。但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

    申屠洪听完张玉英的话,精神消弭得更快,此刻的他已经有如风中残烛,似乎一阵风就能让他彻底毁灭。

    路放见此情此景,再也忍不住,扑通一声双膝跪地。‘砰砰砰’的对着申屠洪磕了三个响头,哭泣着喊道:“师父!”

    路放再也不管申屠洪答不答应,也不管与申屠洪扯上师徒关系后,张玉英是否会诛杀自己。

    “而这纸上写的各种灵草灵药物品,都是我冥思苦想的悔恨丹炼制材料,我将字写在纸上,刻进心里。每写一个字,我都希望娟儿和她在天有灵的亲人们,能感受到我这一生中深深的忏悔!”

    张玉英的脚下,那泥土也早已被她的泪水浸湿。

    “我无脸再去寻找娟妹,心灰意冷只求一死,但我的心如何如何都放不下娟妹和儿子,还是盼望有朝一日能听到她们的消息。我矛盾万分,如行尸走肉般活着,随着时间流逝,悔恨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积越深,深深的悔恨成了我这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

    此时此刻,申屠洪早已泣不成声:“当我看完娟妹的信,悔恨交加,抱头痛哭不已。我的心已经被娟妹所道出的那些真相,给绞得粉碎彻底。我痛恨自己犯下的深重罪孽。娟妹为了我和儿子,一直忍辱负重,苟且偷生。而我呢?我又做了些什么?不仅灭了娟妹至亲的满门家族,甚至可能连娟妹和我的亲生儿子也被绞杀在其中。”

    但是现在当着外人,他不能把这些东西说的太珍贵,否则路放可能会有杀身之祸。

    申屠洪对路放说完这些,歇了会,再次望向张玉英,艰难的说道:“这小娃并非我徒,我念他是我这一百多年中唯一相伴过的小娃娃,我赠予他一些小物品。你能答应我,不得...”

    张玉英还没等他说完,便没好气地喝道:“你的破东西,老身我还瞧不上眼。你要给谁便给,我自然不会抢夺。况且这小娃对我也有救命之恩,我定不会加害于他。”

    申屠洪忍不住地再次咳出一块淤血,又指向地上的一颗像桃核般的物品:“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何物,也没花心思去仔细研究过,当初它和这本小册子放在一起,想来也不值钱,你一并拿去吧。”

    其实,申屠洪送给路放的古册却是无价之宝,就是他当初得到的炼丹宝典《无尽丹语》。

    三个小孩都被这离奇的恩怨情仇惊的呆若木鸡。路放听见申屠洪轻声唤自己,有些胆怯地走了过去。

    申屠洪却指了指地上的一本被牛皮纸包裹着的古册,示意路放拿起它。然后微弱着声音说道:“这是我曾经得到的一本小册子,我研究了一阵,没什么价值,或许赠予你是个不错的选择。”

    至于那桃核样的东西,他还真不知道是什么,当初和《无尽丹语》放在一起,想来也是非比寻常之物,只是他一门心思扑在炼丹和报仇之上,根本没有仔细研究过。

    “在痛苦的折磨中,我想,如果世上有后悔药那该有多好?

    后来的一百多年,我便一直在想方设法研究后悔药,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可以炼制出一枚悔恨丹,让我不再被无尽的悔恨与罪恶,这么疯狂的折磨着。”

    申屠洪没有反驳老妇人的叱喝,似乎明白自己生命已经所剩无几,突然对着路放道:“路放你过来”。

阅读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修行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低调》《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圣武星辰》《机动风暴》《死神逃学日记》《长生不死》《死人经》《西出玉门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18/318171/6452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