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夕阳!海天一线

    凌云收起笑容,认真道:“只要找到一颗灵魂石,咱的妈就有救了,你想想看,我在这里就算一天干三份工,两年内也挣不了那么多药钱,不如去碰碰运气,妈的病可不能再拖了。” WWw.8Yue.ORG

    一说起母亲的病,凌霜不免哀伤。

    凌云忧虑道:“妈不会同意的,可我必须要去,你们要照护好自己。”说完凌云不顾妹妹的再三劝阻,毅然离开了纺织厂。凌霜焦急地起身要拦住凌云,一刹那只觉得天旋地转般难受······

    “那我也不能带一个废物上路啊?当我这是救济站?济贫院?”张志大声喝道,“别放那小子进来,我这不要毛孩。”

    两个壮汉得令后,一人抓住凌云一只手,直将凌云摔了个屁股朝天,凌云咬咬牙,不甘心就这样失败。他顺了顺气,大声吆喝道:“哎呦喂,张首领怎么这样言而无信?说好的就要十六岁健壮的小伙子,这会儿又蛮横耍赖,怕是多一个人的工资都付不起了吧?真可谓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一席话让凌云汗毛倒竖,他哆嗦着指着华乐问道:“你说什么?什么暖香阁?什么利息?”

    华乐惊奇道:“怎么?小霜没跟你说吗?她向华府借了二百猎鹰币,月息三分,借据还在府上呢,要不要拿来给你瞧瞧?”

    “混账!”凌云这才幡然醒悟,怪不得妹子每个月能出这么多药钱,还只说是厂里发的奖金,原来是借了华府的高利贷,想到那些结高利贷女子的结局,凌云气得心中愈发寒冷。

    凌云再也忍耐不住,挥拳冲向华乐,侍从中走出一名中年汉子,轻轻格开凌云的拳头。凌云常年在雇佣兵团打杂,倒也习会了一些近身打法,反手便使出小擒拿手的技法直抓那人双指。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哪将凌云这三脚猫的功夫放在眼里,手势微变,一指戳中凌云关节。凌云只觉得一股剧痛传遍全身,登时眼睛一黑,软绵绵倒下去了。

    “王散,别出手太重,收拾收拾就得了。”华乐眼见这边的情况已经引起了码头巡逻队的注意,不想惹是生非,抬腿就要走人。

    “你们干什么?”一个身影小跑过来,也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身穿灰蓝色布衣,身材壮实,齐肩长发披散开来,一双丹凤眼炯炯有神,裸露的手臂与小腿已经有肌肉的线条,古铜色的肌肤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华乐认得这人,是猎户甘广德的儿子,唤作阿青。

    “凌云,你怎么样。”阿青扶起凌云。后者听出是好友的声音,强笑道:“不碍事。”可是浑身被抽空了般,使不出一丝气力。

    “这是······源力!”阿青觉察出几股怪异的源力在凌云体内乱窜,豆大的汗珠从凌云额头滑落。阿青尝试着导出源力,可以他的修为,哪有什么本事替人疗伤,胡乱使了几个符咒,反而让凌云痛苦呻吟出声。

    “快给他解开。”阿青怒道。王散叉着手,挑衅般看着阿青,华乐摇摇头:“他只是摔了一跤,凌兄从来都很耐打,躺一会就好了。”

    阿青站起身道:“你手下给他下了结印,一时半会哪里能好?”

    华乐一挥扇子:“甘长青你可别血口喷人,这里都是有些道行的人,诸位有谁见到我手下用了源力伤人了?”

    看客中不乏修炼者,但尽皆没人看出王散是用了什么魔法招数对付凌云,可是看这少年的神态,确是被源力所困无疑,但摄于华乐一众声势,无人想插足此事。

    阿青眼看众人都是凝眉踌躇,无人愿意出头,便“呵”了一声,双拳紧握,一股难以名状的紫黑色气旋将他的衣袖绞得粉碎,众人眼看争斗又起,急忙散开。王散踏前一步,竟没能瞧出来这个平日里不起眼的少年使得是什么招数。

    “铁怒碎甲拳!”阿青猛然冲出,长拳直击王散胸口。王散见阿青竟能使出如此威力的招数,不敢大意,双手迅速结印,施展自己的绝技之一——金钟罩。

    王散在金钟罩的技法上浸淫多年,已到能完全反震源力的境界。阿青不知深浅,以十成力尽数打在金色圆阵上,犹如一拳打在自己胸口,身子倒飞而出,重重摔在远处。

    王散暗道一声惭愧,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竟逼得自己使出平生绝技抵挡,真是平生之耻。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叫阿青的少年,源力修为尚浅,只是这一招蕴含的魔法技艺诡异无比,能在瞬间爆发出如此强悍的战斗力,不像燕国一带的流派,倒像是极西山地民族的兽系魔法······

    “你们几个,都给我住手!干什么打架?”几个穿戴了链甲与天蓝色披风的巡逻卫士走过来,一个高个队长神态倨傲,见到华乐仪表不凡,不自觉降低了声调:“都把名字报上来来。”

    华乐手下走出一个矮黑汉子,胡子拉碴,满脸堆笑,直把眼睛都要眯掉了,走到队长面前不知道嘀咕了什么,那队长冲着华乐连连点头,华乐微笑示意。随后,巡卫队长清清嗓子,大声道:“好了,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大家就散了吧。”

    几个卫士连连催促围观的众人离开,人群慢慢散去,华乐等人正要离开,一个低沉嗓音忽得在王散背后响起。

    “阁下这招黑煞指修为不浅,没想到名动一时的‘阴风狼’居然入了王府给人做下属,可惜可惜。”

    这几句话传音入耳,周围都没人发觉,王散回头一瞧,不远处一个黑衣人正抱胸看着自己,目光平静。他身材修长匀称,长发披散过肩,后面还扎了个马尾,皮肤赤黄,背着的剑柄用灰布包着,浑似一个苏魁人。

    王散微微一笑:“好眼力,敢问阁下大名。”黑衣剑客所说不错,王散确实是在西川阴风谷成名,十年前被华府收入麾下,终日不显山露水,不想今日一出手就被人识破了。

    黑衣剑客并不答话,只是自顾自走上来:“用这等技法对付一个没修炼过的后辈,未免太过了吧。”

    “那又与你何干?”王散见他逼近,举手就要施招,黑衣剑客脚步形如鬼魅,忽得一下便到了王散近前。黑衣剑客握着破布包着的长剑,剑鞘凌厉无比地点在王散身上,王散连换手势,却被连连打断,“金钟罩”完全施展不出。十多招后,剑鞘已经点在了王散咽喉上。

    “劳烦你给两个小兄弟疗疗伤。”黑衣剑客目无表情。王散大汗淋漓,心中惊骇,当世能有这般能耐制住自己的人,自己怎么从未听说······

    “我有两副大熊回血散,专治筋脉内伤,他们服下就没事了。”王散从怀里掏出两包药,恭恭敬敬交给黑衣剑客。黑衣剑客放过了王散,华乐一伙人又惊又怒,眼见最强的王散都被轻易拿下,也只得离去。

    黑衣剑客把药分给凌云与阿青,此时凌云视力倒是恢复了,可人还躺在地上,只是隐隐听到黑衣剑客帮了自己与阿青。两人连连道谢,黑衣剑客对凌云道:“你收拾收拾东西就上船吧,张船长已经让二副去拿协议书了,你签了就是‘翔龙号’的船员了。”

    凌云连一愣:“那······挺好啊,谢谢你·······”黑衣剑客微微额首,不及留下姓名便离开了。留下凌云与阿青坐在长堤上,望着码头大大小小的船只,晚霞渐染,这场景他们看了无数次,不想今日,就要天各一方。

    “凌霜她今天犯了······晕倒了。”阿青小心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凌云知道妹妹有轻微低血糖,不想今天又犯病了。

    “就在今天,你见过她后她就犯病了,她不想你走,北原太危险了。”

    凌云良久无语:“已经没有别的法子了,我必须去,为了她们······任何危险我都要面对。阿青,你能帮照护好凌霜吗?”

    “当然。”

    阿青知道这个“孩子王”脾气,一旦下了决心,便是义无反顾。眼见凌云脸上又浮现出自信的微笑,阿青忽然发现,凌云一直以来做小伙伴们的“头儿”是有原因的。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心法吗?我现在就讲给你听吧。”阿青道,心法是修炼源力的技艺,凌云可一直眼热阿青的机缘。

    凌云摇摇头:“阿青,我知道你已立下誓言,那位骑士与你有缘,我不想让你为难。你放心,心法的事我会想办法,你要相信我,到时候我定能在北原打出一片天地。”

    说到这里,凌云站起来,遥望北方,夕阳将他的眼睛与海水染红,阿青就这样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海螺的号角声中,不知下次重逢将是何时。

    “我凌云绝不会坐以待毙,如果天要拦我,我就要捅破这天。”

    张志摇摇头,不理会凌云的吆喝,只顾指挥下属把物品搬上马车准备上船。凌云吆喝了一阵子引起了不少人围观,可是张志无动于衷,凌云没有办法,正打算离开去别的队伍碰碰运气,忽得听到人群中传出一阵熟悉的笑声。

    听到这声音,凌云怒目向那人看去。一个年纪与他相仿的翩翩少年摇着纸扇,一袭华服在这繁忙码头格外显眼,犹如来此散步一般。他身旁还有五个穿着统一黑色布衣的侍从,皆是讥笑看着凌云。

    “华乐,你笑啥?要你多事?”凌云见到这灾星,吐了口唾沫就想走人。华乐却一合扇子,慢条斯理道:“我笑霜儿小小年纪,就要没了父亲,眼下哥哥又要去北原送死,可怜啊,可怜。”

    凌云冷笑道:“哥哥我可不认你这弟。”

    一不小心被凌云占了便宜,华乐怒气一闪而逝:“要我说,这北原你也别去了,反正小霜现在进暖春阁,和两年后进去也没不同,利息还能少点。”

    凌霜也听说了灵魂石的事情,她并不熟悉魔法的事,这对普通人来说太遥远,但苏魁人的恶行她倒是听过不少。

    想到哥哥要去这么遥远的地方,凌霜哀求道:“你别去嘛,太危险了。”

    在巨鲸湾码头,召集人手的告示吸引了一个少年的注意,他年方十五,英气勃发,双目清澈有神,略微瘦削的身材散发出火一样热烈的生命气息,此人名叫凌云,是当地一个雇佣兵团的杂役,打听了各路探险队召集人手的条件后,欣喜如狂。他甩开尚在发育的双腿,飞般冲进海湾地区的一家纺织工厂。

    女妖海岸出土灵魂石的消息风一般席卷了巨鲸湾,人们争相传告,犹如亲见。不多时,整个巨鲸湾地区都沸腾起来,到处是集结的人马和跃跃欲试的冒险家,即便北原大陆寒冬将至,冰封万里,人们依然想早一步到达北原大陆,为来年开春的探险做足准备,甚至有疯狂的冒险家准备在凛冬季节北进。

    张志的两个手下挡住凌云,喝道:“小毛孩怎么又来了?快走,真当是去旅行吗?”

    凌云大声道:“我到十八岁了,干嘛不能要我?”

    那两人嘲笑一番,凌云反唇相讥,三人争执不下,引起了不少人注目。一个黑衣剑客走到张志背后,叹道:“你看看他的眼神,就算你不收了他,他也会去找别的队伍,总有一个人会把他收了当炮灰。”

    回家的路上,他绕了个弯,转到了流水花园的别墅。母亲在这里做工,每个月才能回家一次。

    午后红日当头,骄阳似火。凌云缩在铁栏花枝下小小的阴影里,等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看到母亲出现在窗口,为老爷的富贵竹浇水。略微疲惫的慈爱面容一闪而过,凌云攥紧了铁栏,咬咬牙,走了。

    凌云摇摇头:“阿青的功课很重要,怎么能去那么远的地方,我想加入‘独眼怪’张志的队伍,他可是个走遍南北的探险家,我今天就走,队伍不等人,别忘了告诉阿青。”

    凌霜吓了一跳:“怎么可以这么快?你就不和妈商量一下吗?”

    码头小镇热闹非凡,三教九流尽皆聚集在这里寻找机会。雇佣兵、流量武士、背着流动奇异光泽法杖的战斗法师······凌云背着个不大的包袱,一路急行乱窜,好容易在一座仓库前又找到了张船长的人马,此时众人已经在收拾行李准备上船。张船长约莫四十岁年纪,身材壮硕,一口粗牙咬着老旧的金丝楠木烟斗,裸露的右手满是触目惊心的疤痕,那是黑鳞水母所留,一只脚跨在木箱上,深陷的眼窝盯着凌云,嘟囔道:“这傻子还真是锲而不舍。”

    “凌霜,凌霜。”凌云顺利找到比自己小一岁的妹妹,后者正在操作纺机,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哥哥,模样甚是甜美。一般来说,凌云不会在这个时间来找她,要是让工头看到了,少不了阴阳怪气。

    凌云低声道:“我准备加入一支探险队,去北原大陆,去找灵魂石!”

    “你要和谁去啊?阿青他们吗?”凌霜问道。阿青是凌云的好朋友,阿青本是猎户出身,去年被一名黑骑士看中,收阿青做了侍从。凌云知道眼下的修炼对阿青极为重要,不是每个普通人都有机会修行源力的,阿青无论如何不会离开巨鲸港去和他去那么远的国度冒险。

阅读神话之征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影视世界当神探》《诸天最强大佬》《圣墟》《蛊真人》《走进修仙》《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六迹之梦魇宫》《重生DNF之全职哥布林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25/325919/6607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