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还特意派了自己最怕的冯管家来,是让他来骂自己的吗?

    钟宛让茶,试探道:“可是……郁小王爷有什么事要交代?”

    钟宛没打算回去,但说:“自然。” WWw.8Yue.ORG

    钟宛道:“您说。”

    冯管家左右想了半天,紫涨着老脸道,“钟少爷若是无事,能不能……在京中略住一住?”

    钟宛心里焦急,脸上一切如常,故作讶异道:“郁小王爷上有皇帝庇佑,下有长公主和郁王爷爱护,怎么会呢?”

    冯管家似是憋了一肚子的话,他摇摇头:“天家之事,我说不清楚,总之……世子如今,是不能闲下来的。”

    钟宛蹙眉:“不能闲下来?”

    “世子只要一闲下来,必然要生事。”冯管家回想前事还会心悸,“而且每次都要闹出个大动静来……几年前,皇上带着宗亲们去秋猎,长公主担心流矢伤人,不许世子跟着,您猜如何?”

    钟宛下意识觉得没什么好事。

    冯管家后怕道:“世子甩开跟着他的人,没带弓箭没带长刀,就带着一把匕首,自己纵马进了猎场,出来的时候……带着一身的血,万幸只是受了点轻伤,但谁也不知道他一个人在猎场里面出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他那次能活着出来是不是运气。”

    “那年公主府中修缮园子,建了一栋三层高的栽花楼,建成当日,连皇上都去了,长公主内外照应着,没顾上世子,也不知世子看见什么还是听见什么了,自己走到那栽花楼楼顶上去了,他喝的半醉,坐在扶栏外面!这一不小心从楼上摔下来,那人可就没了!长公主被吓得差点厥过去,还是我们王爷镇定,让几个身后好的侍卫慢慢的上了楼,将世子带了下来。”

    “还有一回,也是世子一连多日无事可做,听说五皇子府上新来了个驯蛇的艺人,他去五皇子府上看艺人吹曲儿御蛇,不知怎么的,世子自己抓了一条毒蛇摆弄,被那毒物一口咬在了手臂上!幸好那蛇毒不能要人命,且太医救治得当,不然……因这个,五皇子被皇上申斥了好一顿。”

    “这些事说都说不完,世子这些年……步步走在刀刃上,若不是皇上和长公主盯的紧,不知要出多少事了,总是如此……只要连日没事做,世子必然如此,老奴……日日心惊胆战。”

    钟宛死死的攥着椅子扶手,深吸一口气,尽力让自己语气自然些,“郁小王爷他……如此不爱惜自己,到底是为什么?”

    冯管家端起放凉了的茶喝了一口,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说。

    “您今天来找我,想来是对我有几分信任的。”钟宛低声道,“您让我帮忙,我自不敢辞,但我得知道该怎么帮吧?”

    “给他找点事做就好。”冯管家忙道,“分一分他的精力,别让他腾出空来折磨自己!”

    钟宛犹豫道:“你确定……我能分了他的精力?”

    “能!”冯管家确定道,“肯定能!钟少爷不知,世子对您的事最较真的。”

    钟宛干笑了下,并不信。

    “您抬举我了。”

    冯管家忙道:“这话是真的!少爷可记得那次,那个姓沈的知州进京述职?他来府上打秋风,世子当真就答应了他的请!虽然那知州走后,世子发了一顿脾气,还借故去找了四皇子的不痛快,同四皇子吵了一架,但我看得出来,世子那几日心里非常舒坦!”

    钟宛哭笑不得。

    郁赦在京中替钟宛遮掩,默认了两人私情的事,是钟宛心头的一个疙瘩,每每想起来,钟宛心里都半酸半苦,想跟郁赦问个清楚,但有觉得很没意思。

    如此自作多情,何必呢?

    钟宛抬眸看看冯管家,狠了狠心,“那我有件事想问……”

    冯管家忙道:“少爷请问。”

    钟宛豁出去了,“子宥他……对我有过情谊吗?”

    冯管家局促道:“您和世子当年朝夕相处……您不知道吗?世子当年对您那么好,到底如何……您自己不知道?”

    钟宛摇摇头。

    钟宛其实问过郁赦。

    那会儿郁赦刚推了亲事,钟宛旁敲侧击的问郁赦,这次推了,下次怎么办?

    少年郁赦自然而然道:“这次两厢都不情愿,自然要推了,下次若都合适,就娶了。”

    少年钟宛干巴巴道:“是啊。”

    这句话钟宛谨记在心,从此不敢再多想其他。

    心里明明很清楚了,不知怎么的,还是想再问一次,钟宛道:“知道他有没有那个心思,我才……我才好对症下药。”

    冯管家仔细的想了下,拍了一下桌子,“我觉得是有的。”

    钟宛抬眸,冯管家也顾不得什么非礼不言了,老着脸皮道:“您走的头一年,世子有段日子很不好过,几乎熬不下去,世子有天喝了酒,自顾自的说了几句话,被我听到了。”

    钟宛飞快道:“他说什么?”

    “他说……”

    少年郁赦醉眼朦胧的坐在地上,拿着一小坛酒生灌。

    “没一个人想我活着……爹,不是我的,娘,不是我的……亲爹不是我的,亲娘不是我的,兄弟不是我的,姊妹不是我的……”少年郁赦咽下烈酒,呛了下,哑声道,“远归之人……也不是我的。”

    冯管家隐去前面几句话,只告诉了钟宛最后一句。

    冯管家低声道:“老奴记得,少爷字归远。”

    钟宛闭眼偏过头,不让冯管家看自己。

    当年明明是你说要娶亲的。

    钟宛好一会儿才平复好情绪,点了点头。

    冯管家存着一分希冀,道:“所以我想,世子当时念的就是少爷的名字。”

    “而且,而且!”冯管家又想起什么来,急道,“隔日我旁敲侧击过!问世子,是不是后悔放少爷走了,是不是同少爷朝夕相处,舍不得了,世子说……”

    冯管家仔细想了下,道:“世子当时万念俱灰,说,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又说,有些事注定是要藏在心里埋一辈子不能同任何人说的。”

    “他如此,您亦然。”

    冯管家顿了下结巴道:“然后没几天,就传来了消息……原来您在黔安逮着个人就说您和世子的事。”

    钟宛收起心头痛楚,咳了下,端起茶盏喝了一口。

    冯管家怕钟宛以为自己在讥讽他,忙又道:“少爷别误会,自有了这些传言,世子有精神了不少!”

    钟宛按着冯管家说的时间往前推算,惊觉那竟是他和郁赦彼此最难熬的一段日子。

    阴差阳错,两人一个在京中,一个在南疆,竟靠着彼此生生撑了过来。

    钟宛低声道:“您要我做什么,吩咐就是,我无所不从。”

    冯管家大喜道:“那您这是答应了?先不回黔安了?”

    钟宛点头:“确定他没事前,我不会走。”

    “不过……郁小王爷就算对我有过两三分情谊,现在也不一定了。”钟宛深吸一口气,道,“将来若是玩脱了,还请您看在当年的情分上,让郁小王爷给我留个全尸。”

    冯管家痛快道:“这是自然。”

    ……

    翌日,刚用过早膳的郁赦难以置信的看着冯管家,“你昨天大半夜的去找钟宛了?”

    冯管家提心吊胆的,“是。”

    “……”郁赦道,“我让你去查查,你就直接问到他脸上去了?”

    冯管家拼了,“我觉得世子着急知道,就直接去了!”

    郁赦一时无话可说。

    郁赦怀疑冯管家被自己传上了。

    “那……”郁赦一言难尽的看着冯管家,“那他说了什么呢?是不是觉得你跟我一起疯了?”

    冯管家擦了擦汗:“没有,钟少爷说,说……说……”

    郁赦觉得冯管家简直莫名其妙,不耐烦道:“说什么?!”

    冯管家狠了狠心,大声道:“钟少爷说!他自进京来,世子对他不亲不热,全然不顾惜当年情谊,他心如死灰,决定自暴自弃,要娶上十几房小妾,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郁王府别院的天上祥云飘绿!”

    郁赦眸子微微发颤,隐隐带了几分血色。

    郁赦怒极反笑:“他是觉得我对他不亲不热?好……很好,那我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亲热。”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说个事,明天这篇文就要入V啦,希望大家会继续支持,别的不多说了,都在文里了,我先干了,大家明天随意~

    谢谢支持

    鞠躬

    钟宛差点就脱口说求之不得了,但为了套冯管家的话生生咽了下去,故作为难道:“不好吧。”

    “我在京中早就没亲人了,且身份尴尬,每每同故人相见,彼此都难堪,还有就是……”钟宛看向冯管家,“之前郁小王爷将我拐到府上的事您大约也清楚的,说实话,我现在很怕他。”

    “正要说世子。”冯管家苦笑一声,“明人不说暗话,世子这些年的情况……钟少爷必然已经知道一些了。”

    钟宛心里转过千百个年头,嘴上还是滴水不漏:“只听说,世子性情变了一些,不似少时温和了。”

    “岂止。”冯管家愁断了肠,“我同少爷交个底,世子能活到今日,实在是……实在是不易了。”

    严管家亲自沏了一壶好茶送了上来,钟宛给他递了个眼色,严管家带着其他仆役下去了。

    钟宛自省近日的言行,不知道得罪了郁赦什么,劳动他半夜了派人来府上。

    尴尬无比。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钟宛将冯管家请进小书房,等茶的功夫里,两人相对无言,偶然对视上,马上双双移开眸子。

    冯管家慢慢道,“钟少爷这一去……大约不会再回京了吧?”

    钟宛点点头:“自然。”

    冯管家目光复杂,好一会儿道,“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钟少爷能不能看在老奴也曾看顾你一二的份上,照应一二?”

    冯管家叹了口气。

    钟宛抿了一口茶,小心翼翼道:“冯管家是嫌我走的太晚?”

    钟宛心道那您可太不避嫌了,面上老老实实道:“哦,这样。”

    冯管家问钟宛:“待过了万寿节后,钟少爷是不是就要随着黔安王回封地了?”

    冯管家忙摇头:“没有没有,钟少爷多心了。”

    钟宛心里有愧。

    年少时太不是个东西,住在郁王府别院那半年,钟宛没少给冯管家添麻烦。

    冯管家忙摇头:“不是,我是特意趁着世子睡下后,偷着出来的。”

阅读当年万里觅封侯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重生之神级学霸》《傲娇女神,逆袭吧!》《天降鬼才》《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美味战国》《对食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25/325934/6607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