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堂审

    段飞表情木然地答道:“我记得你,你不就是那个叫鬼见愁的屠捕头吗?” WWw.8Yue.ORG

    屠龙得意地点了点头,“不错,正是我。”

    段飞只好猛点头:“想。”

    屠龙马上纠正道:“不对,你是夜闯县衙,意图对县令大人不轨。”

    段飞不禁心里暗暗叫苦,这毒人不但诬陷自己是密探,竟然还给自己加了一条谋杀的罪名。

    段飞又怎会不知这恶捕头的阴谋,心想:如果我按他说的认了,怕是要断两次头都不够,还保命?!

    好吧,既然你当我是弱智,那我就弱智给你看。也许,装傻不失是一个办法。还有,他从屠龙口中得知,明天他要上公堂受审,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在段飞看来,他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至于明天会有什么危险,又如何应付,就只有看明天的情况再决定了。至于明天能不能过得了这个险关,他也只有求天保佑了。

    确定段飞可以按照他的方式对答如流,应付自如,毫无破绽了,屠龙这才满意地走了。

    临走时,他还伸手摸了摸段飞的脖子,阴森森地说道:“小伙子,你有没有见过脖子喷血的场面?我告诉你,我见过,而且经常见,那场面可是恐怖极了,那鲜红的血,一直喷,一直喷,就象泉水一样,一直到喷到枯竭为止。”

    虽然知道屠龙是在吓唬自己,但段飞听了之后,还是觉得寒森森的,全身的汗毛都一根根的竖了起来,毛孔一直在渗冷汗。

    屠龙走了之后,段飞无力地靠在墙上,双眼无神地望着屋顶,气喘吁吁。过了一会,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哀叹:林翠云,你这可害苦我了。

    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林翠云的固执,死心眼地认定他是奸细,他就不会来这种地方,就不会面对这种残酷的场面。

    但他并没有怨恨林翠云,他知道林翠云不是坏人。其实,他就是想恨,也恨不起来,毕竟林翠云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只是觉得,命运弄人。

    第二天早上,县里的百姓发现城里贴满了告示,说是县里的捕头捉到了一个灵山国的奸细,今天下午公开审判,有兴趣的人可以到县衙旁听。

    灵山国是武圣国的大敌,两国交战多年,双方的百姓相互仇恨,碰了面,也是个你死我活的场面。现在,听说捉到了灵山国的奸细,老百姓自然兴奋,自然相互告知。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不到片刻,这个小小的县城,便都沸腾了起来。有人更是早早就赶到县衙门口,占位看热闹。于是,不到一个时辰,就把小小的县衙门口围个滴水不漏,后来没有位置的,只好站到街上去。

    午时刚过,周德政便在衙差威武的吆喝声中升堂开案。

    身穿黑色官服的周德政,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再加上堂下的衙差,个个看起来气势昂扬,所以,整个公堂看起来,自有一份肃杀之气。

    周德政一坐上堂,便一拍惊堂木,命人带上犯人。

    不一会,脸色憔悴的段飞,便被连拖带拽地给带了上来。

    一上堂,段飞便觉得这情景又陌生又熟悉。熟悉,是因为他在影视剧里看过类似的情景。陌生,是因为他从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出现在这种只有在梦景中才能出现的情景中。

    堂下的观众一看到段飞,便掀起了各种辱骂声,更有人拿着鸡蛋,香蕉,青菜等东西往他身上招呼。一时间,堂下乱成了一团。

    段飞从未受过如此侮辱,一时悲愤不已。但他是个经历过风浪的人,知道什么是形势比人强,所以,他忍,一忍再忍,默默地忍着。

    见场面太乱,堂上的周德政忙用力拍打了几下惊堂木。见周德政敲响了惊堂木,屠龙站了出来,双手一张,亮声说道:“乡亲们,静一静!静一静!县太爷有话要说!”

    也不见屠龙怎么用力呐喊,他的声音竟然能穿透堂下那热烘烘的吵闹声,清晰不误地传了出去。看来,这个鬼见愁是个武功高手。

    也许是慑于屠龙的功力,也许是慑于县令的威严,人们逐渐安静了下来。

    等人安静了下来,屠龙突然朝段飞喝道:“大胆刁民,还不快向县太爷下跪磕头!”

    一听说要下跪,段飞满脸怒容地瞪着屠龙,傲然而立,根本不为屠龙的气势所慑。

    在他看来,男人的双膝,千金不换。何况长这么大,他就向家里的先辈跪过,现在要他跪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那是万万不能的。

    气,他可以受;死,到了最后关头,他也可以坦然接受,反正他现在的命也是赚来的;但是,他不能为了活命而无耻下跪。

    见段飞不下跪,屠龙又是一声大喝:“还不跪下磕头!”

    到了这个时候,段飞也只有豁出去了,仰首说道:“我朝并无跪人之礼。”

    屠龙见段飞竟然不听话,脸色一寒,正想出声时,周德政已经说话了,只听他说道:“屠捕头,犯人既然有此风俗,那就免了跪拜之礼。”

    此言一出,不但段飞感到惊讶,堂上所有的衙差和师爷都惊讶不已,就是屠龙他,也给愣住了,怔怔地看着周德政,好一会,他才说道:“大人,这。。。。。。”

    周德政知道他想说什么,向他罢了罢手,说道:“我们是礼仪之邦,自当也应该尊重他人的礼仪风俗。”

    听周德政如此说,屠龙虽然惊愕,但也不好再说什么,狠狠地瞪了段飞一眼,然后归队站好。

    周德政又说道:“下面犯人报上名来。”

    “我叫段飞。”

    屠龙一听,又在旁边喝道:“应该是小民段飞。”

    周德政说道:“一样,一样。”

    屠龙不禁心里纳闷了,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时大人可不是这样的,为何处处护着那个傻小子?莫非他和那傻小子认识?又或者,他是另有谋算?他一时弄不清楚状况,不敢再随便说话。

    段飞也觉得奇怪,他感觉得出,这个县令好像在维护他,这究竟是什么状况?这究竟是什么节奏?连段飞都糊涂了。

    按理说,这是不可能的啊!他根本不认识那县令,他何来的维护?如果是同情他,也说不过去啊,他的案情还没有陈述,他又怎么知道他是冤枉的?

    难道,这又是他们的阴谋?

    一想到阴谋,段飞不禁暗生警惕。他领教过屠龙的阴险毒辣,心有余悸,以为他们又在合演什么戏。

    好吧,该来的都会来,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有什么把戏。周德政又说道:“段飞,你究竟犯了什么罪状,赶紧老实招来。”

    段飞长长地呼了口气,然后看了一眼屠龙,说道:“大人,我是冤枉的,我不是什么奸细。”

    屠龙一听,脸色一变,已出声喝道:“大胆恶徒,竟敢出尔反尔!”

    屠龙的喝声一起,段飞只觉得双耳一痛,好像有人拿着什么尖锐的东西,突然往他的双耳一刺。接着,他便感觉到,好像有什么声音在他的耳膜里嗡嗡回响。再接着,他觉得胸口一阵恶闷,好像有一股无形之力向他的心口奔涌而来,转眼间,这股力量便把他整个人都笼罩住了。

    段飞不禁一阵骇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事情,忍不住又望向屠龙,便见屠龙正阴森森地对着他冷笑,那表情既可恶,又阴毒。

    不过,虽然他心里已经忿怒至极,但还是没有表露出来,依然傻傻地问道:“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明明是让人给带进来的。”

    屠龙峻脸说道:“不为什么,因为是我要你说的。”

    段飞终于明白了,这个恶捕头为了领功,竟然诱他认罪。虽然段飞暗地里已经操他N遍祖宗十八代了,但表面还是很顺从地说道:“好,你让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屠龙终于又满脸笑容,得意地说道:“好,好,这就对了。”

    经过两次接触,屠龙相信,段飞只是个胆小怕事,又不怎么聪明的小贼,始终掌握在他的手掌心里,等到明天目的达到了,再想办法把他给宰了,人不知,鬼不觉,一了百了。

    段飞摇了摇头,问道:“记得什么?”

    屠龙满怀狐疑地打量了下段飞,心想:他该不会是给吓傻了吧?于是问道:“你不记得了?那你记不记得我是谁?”

    虽然段飞心里有气,但现在身处险境,情况不明朗,他也只好隐忍,见机行事。何况,他也想知道这个恶捕头究竟想玩什么花样。

    进屋之后,屠龙绕着段飞走了一圈,然后笑眯眯地站在段飞的面前,和颜悦色地问道:“小伙子,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段飞又是猛点头:“那好,我听你的。”

    屠龙开始笑得见眉不见眼,“那你现在知不知道你犯了什么罪啊?”

    段飞故意面露惶恐,说道:“我知道,我是无罪的,我是让人给带进县衙来的。”

    屠龙笑得更开心了,“既然想,那就听我的。”

    段飞故意问道:“我听你的,是不是就能活命?”

    看到段飞驯服了不少,屠龙满意地点了点头,想道:看来,这小贼开始开窍了,没有刚才的无知了。

    想到这里,他笑眯眯地问道:“你想不想活命啊?”

    “是的。”

    想到这里,段飞故意装出茫然的样子,问道:“考虑什么?”

    屠龙一愣,问道:“你不记得了?”

    段飞还是表情木然的,“不知屠捕头有什么吩咐?”

阅读武圣王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诸界末日在线》《史上最强赘婿》《修真聊天群》《纣临》《太初》《带着仓库到大明》《史上最牛主神》《绝代名师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25/325949/6607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