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捕头屠龙

    “是!”张三撕下段飞背后的纸,不敢先看,拿着它,走到那老者的面前,恭恭敬敬地把它递给他。那老者接过一看,只见纸上写着:这是灵山国来的密探,望查清。

    旁边的张三问道:“头,上面写着什么?”

    进了厢房之后,那老者手一挥,张三他们关了门,便退了下去。

    那老者又问道:“做什么的?” WWw.8Yue.ORG

    段飞犹豫了下,答道:“总裁。”

    段飞开始嗅出味道不对,不由急了,辩解说:“我没有说还有同伙。”

    那老者又象是自言自语的:“哦,你是说只有你是密探,他们都不是。好,我会查清楚的。”

    段飞心一跳,大声说道:“我不是密探!”

    段飞知道,他要想活命,就必须抵死也不能承认自己是奸细。

    那老者眼光闪了闪,突然问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段飞一愣,不明他的意思,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那老者诡异地笑了笑,自我介绍起来:“我叫屠龙,外号鬼见愁,方圆几十里,无人不晓,无人不惧,现在知道了吗?”

    段飞知道,他是在吓唬自己,只好应道:“知道了。”

    那叫屠龙的继续问道:“那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县衙。”

    屠龙突然一拍桌子,提声喝道:“既然知道是县衙,为什么还要夜闯,不是密探是什么?”

    段飞意识到情况越来越不妙,大声叫道:“情况不是这样的!情况不是这样的!”

    那屠龙又是诡异一笑,态度竟然温和了不少,和颜悦色地说道:“小伙子,你紧张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吗?”

    通过这番对话,段飞已看出这个屠龙实是比他想象的还要阴毒,如果让他来定案,实是没任何生机。想到这里,他向屠龙提出抗议,表示要面见县令,否则,他什么话也不会说。

    在他看来,县令是一县之长,总该讲些道理。

    听到段飞竟然提出要见县令,那屠龙眼光一冷,森然说道:“按我说的做,你还有命在,否则,咔嚓。”然后做了个杀头的动作。

    长这么大,段飞还没见过这么无耻,这么蛮不讲理的人,他几乎气爆了肚皮,如果不是手脚被缚,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给他一顿猛揍。

    看段飞气得满脸涨红的,屠龙阴阴笑了笑,说:“小伙子,你是聪明人,好好想一想我的话。”说完,起身,踱着方步,走了出去。

    守在门外的张三,见他出来,忙陪笑地凑上去,问道:“头,他交待了吗?”

    屠龙点了点头,说道:“果然是密探,我这就去告诉周大人,一个胆大包天的密探夜闯县衙,意图对大人不利,已经被我们英勇擒获了。”

    张三笑眯眯的:“是,是,头儿请慢走。”

    离开厢房之后,屠龙便疾步向后堂走去。

    但走到半路,他便遇到了县令周德政。

    周德政是个长得挺文秀的中年人,三十多岁,面白无须,几个带刀的衙差护着他。他一见屠龙,便叫道:“屠捕头,屠捕头。”

    屠龙一见是周德政,忙加快了步伐,走到周德政的面前,双手一抱,说道:“大人,你好,让你受惊了。”

    周德政问道:“屠捕头,究竟是什么情况?我听他们说,府衙里来了刺客,是不是真的?”

    屠龙说道:“不错,大人,衙里的确来了刺客,而且不止一个。”

    周德政一听,脸色一变,问道:“不止一个?”

    屠龙说道:“大人请放心,属下和各位兄弟已经把贼人赶跑了。”

    周德政听到贼人已经跑了,脸色一松,“哦,那甚好,甚好。”

    屠龙又抱拳说道:“禀告大人,有一个刺客被我们抓到了。”

    周德政脸色一喜,说道:“哦,那太好了,快带我去看看。”

    屠龙一听他要见犯人,马上说道:“大人,刚才我已经审问过了,那贼人也招认了。”

    周德政问道:“哦,到底是什么人?”

    屠龙回答说:“是一个乡下裁缝,说是灵山派来的密探。”

    周德政一听,脸色一变,惶声问道:“他真说他是灵山来的?”

    屠龙肯定地点了点头,提声应道:“是的。”

    周德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沉吟了一下,说道:“此事非同小可,带他来见我,我要连夜审他。”

    屠龙一听,不禁皱了皱眉,但接着,他阴鸷的眼光一闪,心里便似有了计算,于是鞠身说道:“大人,现在已经很晚了,为了不影响你的休息,不如明天再审。到时,我们大开公堂,在堂上公开审判他,并且贴出公示,告诉全县的老百姓,我们抓到了灵山国的探子,让百姓给我们造造势头。”

    说到这里,屠龙停了停,然后瞄了周德政一眼,继续说道:“大人,这可是大功劳一份,望你三思,三思。”

    旁边的几个衙差听屠龙说的合情合理,都纷纷点头,争先恐后地说道:“是啊,大人,屠捕头说得非常有理,面面俱到,真是老谋深算啊。”

    看大家都赞同屠龙的意见,周德政的脸色阴晴不定,沉吟了半晌,才说道:“好,既然大家意见统一,那我们明天再开公堂。”然后又对屠龙说:“屠捕头,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去操办了。”

    听周德政这么说,屠龙暗自松了口气,抱拳领命,同时心里在想:“大人为什么要自己夜审那傻小子,难道那傻小子来头不小?但看他不象啊,就一小裁缝,还有点傻傻的,能有什么来头?”

    告别了周德政之后,屠龙又急忙赶回厢房。自从他看到从天而降的段飞之后,他就知道,这是上天给他送大功劳来了,他要做一出好戏给县令大人看,给全城的老百姓看。

    话说段飞给那个屠龙一气,心胸郁闷得很。他本来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但自从来到这个什么鬼王朝之后,他便处处不顺,处处受辱。特别是刚才那个屠龙,简直把他当弱智,这是他不能忍受的。

    但是,他生气有什么用?现在,他就是别人眼里的羔羊。

    他突然觉得,自从来到这个什么鬼王朝之后,他就象老虎没了牙齿,大鹏没了翅膀。

    唉,现在他除了叹气之外,还是叹气。他知道,现在没有人可以救自己,他只有自己救自己了。

    就在段飞唉声叹气的时候,那个屠龙又进来了。一见到屠龙,段飞的气又揪成一结了。

    那老者听了之后,并没有任何表情,继续问道:“为什么要夜闯县衙?”

    段飞辩解说:“我没有,是有人把我给扔进来的。”

    那老者眯了眯眼,说道:“哦,你是说还有同伙,几个人?现在在哪里?”

    段飞一鄂,忙解释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老者没有理会段飞的解释,自言自语的:“哦,你不知道,那没问题,我迟早会抓到他们的。”

    “是,头!”那叫张三的提着灯笼走近段飞,扫了扫,然后汇报说:“头,是个年轻的乡下人,手脚绑着,背后有张纸,纸上写有字。”

    那老者说道:“拿上来给我看看!”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相貌威武的老者,看了看地上的段飞,接着又向屋顶张望了几下,然后大声说道:“马竟,你带几个兄弟到四处搜查一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和事!”

    段飞的身体一粘地,便听见四面八方都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都往他这个方向而来。不一会,七八个身穿衙差服装的大汉便把他包围了起来,有人拿刀,有人拿棍子,其中两个手里还提着灯笼。

    其实,自从他来到这个什么武圣王朝之后,他的命运已经不在他的手里了。

    那老者足足看了段飞半刻钟,然后才开始问话:“哪里人?姓甚名谁?”

    既然来到了这里,要面对的终究要面对,段飞也只好见机行事,见招拆招了,于是学着他的语调答道:“京城人士,姓段名飞。”

    等张三他们退了,那老者往椅子上一坐,阴鸷鸷的眼睛阴森森地盯着段飞,眼光里闪着凶光,透着欲望,虎视眈眈的,好像要一口把段飞给吞了似的,魁梧的身材,压得椅子吱吱作响。

    段飞见他相貌凶横,眼光阴鸷,便知道这是个阴毒之人,心里不由一惊,不知他将如何对付自己。

    那张三有点失望,也有点后悔,心想:刚才应该先瞄上一瞄。但也不敢再追问下去,便和另外一个衙差押着段飞,跟在那老者后面,向厢房走去。

    他们所谓的厢房,便是他们平时问案的一个大屋子,摆着几张台,几张椅子,倒是没有看到刑具。

    自从林翠云把他扔在县衙后,段飞就知道他的命运充满了莫测,充满了悲催。也许,他即将要面对的,可能是酷刑,甚至是砍头。

    那个叫马竟的应声道:“是,头”然后带了三个人,急匆匆地走了。

    那马竟走了之后,那老者又叫道:“张三,上去看看,地上的人究竟是什么人?”

    那老者没有回答,而是把手中的纸塞入怀里,然后对张三说道:“把那乡下人带去厢房,我要亲自审问。”

阅读武圣王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美利坚财富人生》《调教大宋》《位面之纨绔生涯》《捡个校花做老婆》《最终进化》《冷冬待君眠》《万界之无限穿梭》《弃妇之盛世田园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25/325949/6607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