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首偈语诗

    岳云道:“听说过。” WWw.8Yue.ORG

    张宪道:“听说这位大师开了天眼,可知前后五百年,既然路过此地,我们是不是正好去见识一下这位大师?”

    不料两人刚入寺内,就有一个小和尚迎面过来,打个佛号道:“阿弥陀佛,两位施主,可是岳云将军和张宪将军吗?”

    岳云隐约不安,说道:“此二偈何解?”

    慧通道:“小僧也不知道当作何解,师父说,福缘若到,自然便明白。福缘未到,强解也无益。”

    两人忙停下来,张宪道:“小师父有何指教么?”

    慧通道:“小僧虽身离红尘,却闻两位将军名头多时,虽然师父有言,不能多讲一句话,可是有一些话,仍是如梗在喉,不吐不快。”

    岳云道:“那就说嘛。”

    慧通咬了咬牙,顿了一下,续道:“上次岳元帅也曾到此问过吉凶……”

    岳云讶道:“我父帅,他……也来过?”

    慧通道:“是,当时岳元帅在江边作了一个恶梦,前来让师父帮忙解梦……”

    “什么恶梦?”两人脱口而出。

    原来岳飞背负责任极重,所以向来行事慎重,行营之中,便有解梦道人,若临战之时,自己或重要部将有怪梦异梦,必向解梦道人求解以问吉凶,岳云当然是嗤之以鼻,觉得父亲迷信此类未免胆小。而且那解梦道人,每次解梦时,都是模棱两可,需要岳飞自己斟酌选择答案。不过倒是有一点,岳飞并非多梦之人,但是每遇大事,必有所梦。久而久之,大家都相信,岳飞每有异梦,必会有大事发生。

    慧能答道:“岳元帅当时只和师父面谈,小僧倒不清楚。小僧给岳元帅端茶来时,两人间的事情已经应该是说清楚了,岳元帅当时站起来,笑道:‘多谢大师指点,只是匈奴未灭,江山未复,想到大宋多少遗民,犹在中原沦陷区上翘首以盼,泪洒胡尘,岳某恨不得胁生双翼,飞到中原,啖匈奴肉,喝胡虏血,如何敢置一切于不顾,就此袖手归隐?’唉,小僧虽是粗鄙之人,但是岳元帅把这几句话说得掷地有声,小僧至今难忘。”

    岳云和张宪相看一眼,这“归隐”二字,出于岳飞之口,实在太出意料。看来大道所解之梦,不容乐观。

    张宪道:“大师怎么说?”

    慧通道:“师父什么也没说,只念佛号,岳元帅告辞而去,他也不作挽留。只不过元帅作别之后,我师一整天不食不寝不语,在佛前打坐,泪流不绝……小僧当时问他,是否岳元帅此行,会遇不测之事?师父长叹一声答道,天高难测,国运当绝,可叹崖山之后,再无中国。”

    两人俱是全身一阵冰凉。岳云道:“什么叫崖山之后,再无中国?”

    慧通道:“我也不知道,师父也不愿多作解释。说是小僧智慧未开,红尘执念重,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是好事,知道了怕是会不顾一切干涉俗世中事,大千世界,各有因果,一粒轻尘一念之间,便可能不知不觉间改变过去未来,影响天道循环,宇宙秩序……啊呀,小僧是不是又说了废话了?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就此收口。

    两人满心疑惑,离开金山寺,漫无目的在街上行走着,想起那小僧的两首偈语和一席话,哪里还有心情游玩?

    张宪道:“小师父,我等都是行伍出身之人,做事但求痛快,大师既然赐偈,自然是对我们有话要说。不知为何却欲说还休,吞吞吐吐?若有何说法,还请明白说来。”

    慧通道:“阿弥陀佛,师父说了,天机不可泄漏,泄漏天机,遭天谴事小,乱了宇宙万物事大,何况小僧愚昧,所知有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岳云大感不快,冷笑道:“算了算了,我是最烦这种装神弄鬼的,有何稀罕?宗本,我们走吧。”

    张宪迟疑一下,被岳云拉着,转身便要离开。

    慧通面露难色,见两人果然走开,忽然追上几步,叫道:“两位将军留步。”

    韩世忠年长于岳飞,但对岳飞的才华和功勋十分激赏,岳飞则一直十分尊重韩世忠这样的前辈,两人逐成忘年之交,梁红玉也与岳夫人姐妹相称,而韩世忠次子韩彦直,又与岳云十分投缘,义结金兰,两家可以说是世交。当然了,对于这位举国知名的姨娘,岳云自然是敬重得不得了。

    两人一路走来,眼看日薄西山时,正好来到镇江千古名寺金山寺,正要从寺前经过,张宪忽道:“应祥,你听元帅说过此寺内有个道悦大师吗?”

    金山一仗,虽然规模远小于岳飞班帅前的朱仙镇一仗,但是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困死金兀术长达月余,杀敌无数,也成了宋金大战中的一个转折点,此后宋军终于让战线越过长江,一路北进,收回大量失地。韩世忠也因此仗,重新获得天子的信任,升为元帅,与岳飞、刘琦、张浚,并称抗金四大元帅。

    岳云刚刚说的,便是大宋朝尽人皆知的梁夫人击鼓战金山的旧事,当年十万金兵南下,企图再次抓走宋朝天子,后将宋朝天子君臣一行困于牛头头,幸亏岳飞救驾及时,救了天子,击溃金兵,金兵退至镇江,又遭遇当时正镇守镇江的宋将韩世忠,以八千之众,对十万金兵,竟将这十万金人死死困于长江南岸,准备等岳飞大军追到,即可合围歼灭之。若不是苍天无眼,奸人作梗,让金兀术从黄天荡脱逃,这一批侵宋主力早就成阶下囚了。

    慧通道:“我师法号道悦。”

    张宪道:“他说要赠我们什么偈语,还请师父开示。”

    慧通道:“一点风波带血红,眼穿难盼九州同。劝君莫问家和国,大厦倾时百事空。这是其一,其二是:云散雨收却风波,百年多病始万罗。何堪鹰隼密如雨,断弓折簇叹奈何。”

    两人俱是一怔,施礼道:“正是,你是谁,怎么认识我们?”

    那和尚道:“贫僧慧通,并不认识两位,只是今天早晨,吾师出行之前,说道日落之时,必有两名小将路过本寺,一名岳云,一名张宪,他们与我寺是否有缘,只在一念之间,若有缘便会入寺,若无缘便会离开,若与我寺有缘,可将偈语相赠……”

    张宪道:“元帅说,镇江这一战,当年这位法师曾给韩元帅提示过金人会利用别的通道逃跑,韩元帅没有领悟,导致金军主力成功撤退,这样的大师,既然都到这里了,进去见见不好吗?”

    岳云道:“也罢,你既好奇,就一起进寺里问问吧。”

    二人俱是一怔。张宪道:“尊师是……”

    而韩世忠的夫人梁红玉,也凭借这一仗的英勇善战,青史留名,成为抗金史上最瞩目的巾帼英雄,被朝廷封为杨国夫人。

    梁红玉本是将门之女,自幼修习武功,文武双全,色艺俱绝,因为父亲犯案,沦为官妓。韩世忠在平定方腊中立功,庆功宴时官方请名妓助兴,两人于宴会上相识,竟一见钟情,相见恨晚,韩世忠当即为梁红玉赎身,娶之为妻,并终生恩爱,相濡以沫,成为一时佳话。此后韩世忠浮浮沉沉,梁红玉与他同甘共苦,毫无怨言。

    岳云笑道:“不会吧,你想算命?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从不相信命。你要是想算命,自己进去好了。”

阅读重建岳家军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火影之活久见》《重生初中校园:超级女学生》《无限道武者路》《此间的少年》《神印王座》《[综美娱]轮回真人秀》《藏玉纳珠》《剃头匠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25/325973/6608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