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归故里 了结旧情思

    “你要这个瓶子对吗?我现在就把它给你!”贾任意说罢这几句话,就把瓶子朝一块空地扔了出去,空地上面到处都是坚硬无比的石头,明成志见了心中暗暗叫苦,若是那瓶子摔在地上,岳父大人会和那破碎的瓶子一样消失在这天地之间,他快速朝瓶子的方向奔去,就在他接住瓶子的一瞬间,他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深渊之中,无数只利箭朝自己射来,吓得明成志出了一身冷汗。他左右躲闪,好不容易躲过了利箭,无数只吸血蝙蝠朝他飞了过来,每一只蝙蝠都张开血盆大口想尝尝他那美味的鲜血。

    明成志手上没有任何的武器可以傍身,要是被这些吸血蝙蝠咬上一口,自己必死无疑。突然,空中出现了一个光球,那光球慢慢的朝明成志靠近,明成志仔细看了这光球一番,发现在光球里面有一个约摸五六个月大小的婴孩,皮肤异常的白皙,身上穿了一件红色的肚兜,手里拿着一根铁棒。

    “父亲大人和孩儿没有必要如此这般客气!救你是孩儿份内之事!”婴孩满脸笑容的看着明成志说道。

    明成志在悬崖旁边哭了足足好几个小时,才失魂落魄的回到陆王府,那个婴孩哪里去了他也全然不知!

    “相公,你怎么了,怎么如此的愁容满面?”陆萍摸着自己的大肚子,关切的问道。

    杨芳和陆判叶志坚死了之后,明成志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恢复了平静。陆王爷在陆谷孙的作法之下,重新还阳了,之前发生的一切事情他全都不记得了。

    陆萍为明成志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这孩子出生的时候,手里紧紧握着一根小小的铁棍,这铁棍能大能小,仔细端详发现棍子上面写着“降妖神棒”四个大字;其他的孩子出生的时候都是赤身裸体,可这孩子不是,他身着一袭银色的软盔甲。他不哭不闹的,每天都是哈哈大笑,好像他对这个世界感到非常满意一样!他出生的时候,京城到处都飘着桃花的花瓣,呈现一片祥和之气。取名字的时候,明成志突然想起来一个月前,一个小婴孩救自己的事情,他当即给他取名为明朝忠,希望他像自己一样忠于大宋江山!

    宋神宗和文武百官听说明朝忠出生时的奇异现象,都纷纷来拜望明朝忠,这明朝忠虽然只是婴孩,眉间却充满英气,日后必可以成就一番事业,成为人中龙凤!他那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五官,让很多人误以为明朝忠是一个女娃!

    “岳父大人,忠儿已经满月了,在我临川老家有一个习俗,无论离家有多远,只要儿子满了月之后,都要回到故里认祖归宗。我打算明日带萍儿和忠儿回临川下青村一回!再者我也久未见到我的父母亲,心中甚是挂念。”明成志在一日吃晚饭时对陆王爷说道。

    “贤婿所说极有道理!我这就命罗管家去准备马匹。对了,库房中还有几根千年人参,我想把它们送给你的父母作为见面礼。”陆王爷看着明成志,关切的说道。

    翌日,明成志早早的就起来了,他此时此刻归心似箭,这也难怪,他离开家已有两年多了,有谁会不怀念自己的故里呢?

    明成志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前面,他的妻儿都坐在豪华的马车里面,马车的周围走着许多手持利刃的官兵。他们身后还有一辆很普通的马车,马车里面装满了无数稀世之宝,都是陆王爷送给明成志父母亲的见面礼!

    他们一行人在官道上大约两月有余,方才来到江西境内。江西果真山清水秀,到处都是好山好水,明成志看后,不禁热泪盈眶,他终于衣锦还乡了,他终于光耀门楣了,这怎能不让他喜极而泣呢?想当初自己流落京城街头,无依无靠,差点饿死在大街上,幸好有上天的眷顾,自己才得以封侯拜相!

    他们离开官道之后,开始走在极其颠簸的山路之上,行了大概一小时有余,他们在一个小山村中最好的泥房子前面停了下来。明成志刚从高头大马上面下来,就听到从院子里面传来很多小孩琅琅的读书声!对于明成志而言,这琅琅的读书声勾起了他童年很多美好的回忆!

    他从小不喜欢读那四书五经,他就喜欢舞枪弄棒,出去掏鸟窝抓兔子,每次父亲带着他们摇头晃脑读书的时候,他都会偷偷溜出去玩耍,他尽情的在山里面闲逛,听鸟儿放声歌唱。想到自己以前的事情,明成志不禁小笑摇了摇头,但他并不后悔,如果自己用心读书,有可能考不上功名,要和父亲一样做个先生,每日教书育人!

    明成志的父亲明付清是下青村唯一的一个秀才,由于交通不便利,明付清只能在自己家里开设一个小学堂,收些学费,每天在家里给孩子们上课。他不仅知识渊博,而且武艺超群,虽然现在已经年过五旬,可是看起来却像三十来岁的小伙一样!

    明成志把陆萍扶下车,奶妈抱着熟睡的明朝忠走在他们的身后,他们穿过客厅来到后院,后院空间很大,里面放了十来张桌子,三四十个摇头晃脑的小孩子正在念书。

    他们走进来的时候,小孩子都齐刷刷的看着他们,这些小孩从来都没有看过穿着如此华丽之人,个个嘴巴长得大大的,他们完全忘却了老师还在教他们朗诵诗文。

    明成志走到明付清面前,跪在地上苦痛流涕地说道,“孩儿拜见父亲大人!”明付清连忙将明成志扶了起来,上下打量了明成志一番,看后非常满意的说道,“我儿,两年不见你不仅壮实了许多,而且也比之前成熟了很多。为父这几年也甚是想念你,怕你在外面吃不饱穿不暖。你母亲因为过于挂念你都生了好几次病!今日你回来了,你母亲定会喜极而泣!” WWw.8Yue.ORG

    很快一桌丰盛的午饭准备好了,明付清看着明成志和他的儿媳妇以及小孙子,心中高兴得不得了。明成志的母亲是一个比较瘦弱的矮个妇女,她的眼睛充满了母亲独有的爱意。她满脸堆笑的看着儿媳妇和小孙子,不住的往陆萍的往里夹菜!

    正当他们吃得正欢的时候,一个油光满面的中年胖子大摇大摆走了进来,“老哥,我听说我的准女婿回来了,我特意拿了几斤肉过来看看他!”中年胖子说完,把几斤肥的流油的猪肉扔在了他们吃饭的桌子上面。

    这个中年胖子不是别人,是明付清的结拜兄弟解弩牤,解弩牤是一个拳师,在高坪大街上开了一家武馆!也不知道他年轻时候是不是做了什么缺德的事情,他想要一个儿子却连续生了四个丫头,前三个都不幸夭折了,只有第四个女儿谢庆仙活了下来,如今年芳十八岁,出落得亭亭玉立,面容姣好,可谓是绝世美女一枚。她和明成志从小一起张大,郎有情妾有意;解弩牤见他们二人情投意和,就和明付清为他们定好了娃娃亲,等到明成志从京城功成名就之后就成亲,这些年有很多媒人上门提亲,都被解弩牤断然拒绝,因为在他心目当中,明成志才是他中意的女婿!

    “义弟太客气了!成儿,赶紧过来给你的叔父作揖,谢谢他对你你惦念!”明付清满脸堆笑着说道。

    “大哥不对吧!成儿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女婿了,他不应该叫我叔父,应该叫我岳父才对!”明成志正想站起身来向解弩牤作揖,解弩牤突然满脸严肃的说道。

    “叔父,你有可能不知,我在京城已经和陆王爷的女儿陆萍成婚了,而且我们孩子都有了,我想你还是给庆仙妹子再寻一户人家吧!”明成志有点为难的说道,这解家从小对自己好得不得了,解叔叔和解婶婶把自己当作掌上明珠,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给了自己,面对如此好的解叔叔,他只好委婉的谢绝自己和解庆仙妹子的婚事。

    “你说什么?你说你已经结婚了?”解弩牤有点难以置信的问道,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一个妙龄女子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袭白衣,让人觉得有点天女下凡的感觉!

    “解叔叔,实不相瞒,我已经结婚了,谢谢你们这些年对我的好,我日后定会以涌泉相报!”明成志内心非常愧疚的说道。

    “明成志,你怎么能这么忘恩负义?我女儿从十三岁一直等你到十八岁,等了你整整五年!你当初什么成就也没有,我总是劝我女儿慢慢等待,说你绝非平常人,一定会有所成就你的;可你现在刚刚功成名就,就抛弃了我家女儿,另娶了这个什么陆王爷的女儿!我真是瞎了我的狗眼!”解弩牤怒不可遏的说道,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桌子咔嚓一声碎成了无数块碎片,吓得刚刚熟睡的明朝忠哇哇大哭起来。陆萍听不懂抚州话,傻傻的看着他们,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解弩牤快步走到明成志身边,抓住他的衣领,提起铁拳就要朝他面门打去,突然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抓住了他的拳头,“爹爹,他不要女儿你就不要勉强了,我解庆仙长得也不差,我就不信我嫁不出去!”解庆仙满含眼泪的说完就泣不成声的跑了出去,解弩牤从小把这女儿看得比生命还重,看着女儿伤心流泪,自己心里如同有千把利刃在扎一样!

    “明成志,你个狼心狗肺之辈,你让我女儿如此伤心,总有一天我让你血债血偿!”解弩牤破口大骂起来,“我和你们明家从此恩断义绝!”说毕,他气呼呼的走了。

    话说解庆仙哭着从明家跑了出来,她朝自己小时候经常和明成志一起嘻戏的小河边跑去。她坐在一块石头上面,嚎啕大哭起来!她哭了一阵,然后解下脖子上面的丝绸围巾,搭在一棵树上,打了一个死结,准备上吊自杀!她没有嫁入明家就被明成志给抛弃了,这件事情要是在高坪镇传开了,别人会在自己的身后指指点点,骂自己是一个不检点的女人,生命事小,失节事大,今日要是死了别人就不会戳自己的后脊梁骨!

    她打定了主意,把脖子伸进了圈子里面,就在她快窒息的时候,她上吊的围巾被人用利刃给隔断了,她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姑娘你没有事吧?”贾任意走到解庆仙的身边,关切的问道。

    过了很久,解庆仙才从晕厥当中清醒过来,她哭着质问贾任意说道,“你为何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了算了?我现在已经没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死了倒还痛快!”

    “你正值豆蔻年华,长得又花枝招展,为何如此想不开?”贾任意好奇的问道。

    解庆仙见这贾任意长相不像什么奸邪之辈,而且刚才还救了自己一命,反正自己都是破罐子破摔了,也不怕别人笑话了,于是她将自己和明成志之间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听完了解庆仙的讲述,贾任意气得牙齿痒痒,他恨不得生扒了明成志,抽他的筋,喝他的血!解庆仙见到贾任意有如此这般的反应,不觉得心里暖暖的!

    “对了,我要回家了,要是晚点回家,我爹该不高兴了!”解庆仙玩弄着自己的辫子,轻声细语的说道。

    “解姑娘,我想向你打听一下,镇上面有没有一个叫铁索寒江解弩牤的好汉?”贾任意彬彬有礼的说道。

    “你找铁索寒江解弩牤有什么事情?”解庆仙好奇的问道,两个大大的眼睛不住地盯着贾任意。

    贾任意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他不禁脸红了起来了,好在他脸黑,要是被解庆仙看到他这么一个大男人脸红了,实在是尴尬之极!“我...我是他的一个好朋友的弟弟,找他有点事情!”贾任意结结巴巴的说道,他的心跳得非常厉害!他从来没有这种心动的感觉,难道自己爱上了眼前这个美丽至极的漂亮姑娘!

    “那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找他!”解庆仙不禁莞尔一笑的说道,说罢,大踏步的朝高坪镇走去。他们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钟,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说,很快他们就在一家写着“龙威武馆”的门口停了下来。

    这龙威武馆不是非常的气派,门前什么也没有,只有两棵硕大的枣树,写着“龙威武馆”四个字的匾额也有些褪色了,上面都是飞吹雨打和岁月留下的痕迹。从武馆的后院传来了络绎不绝的练武的声音!

    解庆仙走进去的时候,原本伤心欲绝坐在太师椅上的解弩牤,见到女儿走了进来,立马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关切的问道,“女儿呀!你到哪里去了,都快把爹爹我给急死了!”

    解庆仙握着解弩牤的手,抱歉的说道,“女儿不孝,让爹爹担心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我要开始我全新的生活!”

    “好,好。听到你说些话,爹爹太开心了!”解弩牤不禁落泪笑着说道。解弩牤虽然是一个莽夫,可对自己这个宝贝女儿可是疼爱有加!

    “对了爹爹!有一个中年人说是你的朋友,他就在门口等着!”解庆仙一面为解弩牤擦着泪珠,一面说道。

    解弩牤走到门口,看见一个孔武有力的中年人,他仔细端详了一番,他不禁脱口而出的说道,“贾任意。”

    “侄儿拜见解伯伯!时隔十多年不见,没想到解伯伯还记得我,侄儿实在是受宠若惊!”贾任意毕恭毕敬的说道。

    “你和你大哥每年都送那么多的金银珠宝来孝敬我,要是我连你们都认不出来了,我还有什么资格做你们的长辈!”解弩牤客气的说道,“哦,对了!你家兄长身体最近可好?”

    “我...我大哥他...他已经归西了!”贾任意悲痛欲绝的说道,他把他大哥如何死亡的过程说了一遍。

    “又是这个明成志,先是辜负了我的女儿,现在又害我侄儿性命!我若是此生不杀了这狗贼,我誓不为人!”听罢贾任意添油加醋的讲述之后,解弩牤气不打一处来,他义愤填膺的拍着桌子说道,他的掌法力道十足,桌子登时碎成了无数片碎屑!

    “不瞒伯伯!我此次前来,正是为了你夫人留下的那本《破天掌》而来,希望伯伯能够把他借给我,我练成了绝世武功,好替我兄长报仇!”贾任意信誓旦旦的说道。

    提到《破天掌》一书,解弩牤不禁皱了皱眉头,他真的不想提起这本书,因为他的妻子范丽晴就是由于练了这门邪功,导致走火入魔,最终血管全部爆裂而死!这掌法极其难练,练了此掌法之人必须是处女之身,每练成一层就会毁坏自己的容貌一分,待全部练成之后,容貌尽毁,若被阳光曝晒,被毁了容的脸会灼热难耐,所以练此功者终生都要戴着斗笠和黑纱;这也是为什么他不让解庆仙练就此功的原因!

    “侄儿,伯伯实不相瞒,《破天掌》只适合女孩子练,男的是无论如何也练不成的!”解弩牤看着贾任意说道。

    夜晚的高坪镇异常的安静,从竹林里面吹来的凉风让人不禁想昏昏欲睡,蛙叫虫鸣此起彼伏!贾任意在房间里面一点睡意也没有,他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他在想如何把明成志弄得身败名裂!突然之间,他眼珠子一转,阴笑了一下,然后心满意足的走到床上,美美的睡着了

    “我大哥他被贾任意他们打下了悬崖,怕是凶多吉少了,我马上带人去悬崖寻找大哥的下落。你切莫让大嫂知道,否则她动了胎气,母子性命会有危险!”明成志伤心欲绝的说道。

    明成志说话的时候,杨芳正好从里屋走了进来,明成志说的每一句话她都听得真真切切,她顿时觉得五雷轰顶,脑袋嗡的一下,差点晕死了过去。陆萍不住的安慰杨芳,叫她节哀顺变,可杨芳和陆判叶志坚夫妻情深,她一个劲的哭着,旁人看了都不禁落泪。

    明成志带人去悬崖下面寻了好几天,都未发现陆判叶志坚的尸体,杨芳每日以泪洗脸,突有一天杨芳说她想去陆判叶志坚摔下去的悬崖旁边给他烧点纸钱,明成志很快就答应了。这一日,从不打扮的杨芳却打扮得异常的漂亮,她在陆判叶志坚摔下去的悬崖旁边边一边烧纸钱,一边不住的哭泣着。

    “以前我总是说你对我不好,其实我明白你只是嘴巴比较笨,不会说那些花言巧语哄我开心。可是嫁给你这么多年,每当我发小脾气的时候你总是迁就我,从来都没有对我发过脾气。爱有些时候就是相互迁就,相互包容,虽然和你东奔西跑,可是我却觉得你对我爱意满满!可是现在我们却天人永隔了,没有你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意义呢?”杨芳涕泗横流的说道,她的这番话把明成志和陆萍感动都哗哗落泪!他们对视了一眼,眼里面充满了满满的爱意。是呀!人生如梦幻一般,时间短暂,我们更要珍惜身边爱我们的人,不要等到失去才追悔莫及!

    突然,杨芳站了起来,纵身跳入了悬崖里面,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恐惧之色,脸上反而满是笑容!陆萍和明成志被杨芳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杨芳已经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陆萍和明成志又痛哭了一顿,一天失去两个至亲至爱的人,怎能不让人痛哭流涕?

    明成志听了贾任意的话语,心中十分的愤恨,他眼中充满了怒火,任凭陆判叶志坚如何劝阻他不要去追贾任意,他都置若罔闻,施展绝世轻功,心急火燎的紧紧跟在了贾任意的身后。陆判叶志坚怕明成志掉入贾任意这个卑鄙小人的圈套,他骑着马朝明成志飞去的方向奔去。

    贾任意见明成志紧紧的跟在了自己的身后,嘴角不禁漏出了诡异的微笑。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京城郊外的树林旁边,“贾任意,快点把那个瓶子交给我!”明成志气喘吁吁的厉声说道。

    陆谷孙三天后把自己的父亲陆王爷从坟墓之中给挖了出来,开棺的时候,大家都感到无比的吃惊,陆王爷都死了将尽半月有余,尸体脸上皮肤不但没有出现任何尸斑,脸上的水色却非常好,肌肤还富有弹性。陆谷孙盘腿坐在地上,嘴巴里面念念有词,顿时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突然一个闪闪发光的瓶子从空中飘了下来。陆谷孙正欲伸手去拿那个发光的瓶子,一个粗壮的汉子却捷足先登,把发光的瓶子给抢走了。

    胡娘娘逃出宫后,宋英宗驾崩,他的儿子宋神宗继位。神宗日理万机,国泰民安,大宋江山呈现出一片祥和之气,与此同时明成志的同乡王安石成为了宰相,在王安石的积极努力之下,宋朝四方平安,再无外族入侵!

    陆判叶志坚见他们发现了自己,不禁出了一身冷汗,他倒不是贪生怕死,他是怕自己死了没有人去通风报信,来救自己的兄弟;他正想快马加鞭逃跑,虎妖的儿子施展出一招地动山摇,一股劲风打得他全身粉末性骨折,他被打飞数丈,摔下了万丈深渊,一代大侠的性命,顷刻间灰飞烟灭

    就在陆判叶志坚摔下万丈深渊的时候,婴孩带着明成志从地洞里面飞了出来,明成志见自己的义兄跌入万丈深渊,他趴在悬崖旁边痛哭流涕,哭得死去活来。

    贾任意四人见婴孩身上佛光万丈,料想这个小孩定是成仙成佛之人,凭自己三脚猫的功夫,和他动起手来自己定顷刻间毙命,反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日灭不了明成志,但可以寻找机会把他身边心爱的人一个一个弄死,让他生不如死,想到这里,四个人化作一道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明成志听了婴孩这宽心的话语,心中乐开了花,他原本还担心自己孩子的未来,可现在看到婴孩如此神勇,他料定这孩子日后定可前途无量。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那陆判叶志坚赶到郊外树林旁边的时候,发现只有贾任意和三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妖怪正看着空地上的一个洞得意忘形的笑着,陆判叶志坚不禁暗暗叫苦,他料想明成志已经遭了这帮歹人的暗算,他正欲快马加鞭回去搬救兵,那马不知为啥叫了一声,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的看着陆判叶志坚。

    只见那个婴孩稳稳的站在地上,把手中的铁棍往空中一抛,那铁棍立刻幻化成无数跟铁棍,只听见那婴孩说了一声“去”,那些铁棍齐刷刷的朝吸血蝙蝠飞去,那些蝙蝠发出了一些惨叫声,就纷纷掉落在了地上,完全没有了生命的特征。

    “这位小英雄,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明成志看着眼前这个英勇无比的小英雄,心中不胜感激的说道。

    “这人我认识,他就是京城名捕陆判叶志坚,也是明成志的大哥,他现在骑马定是想回去搬救兵来救明成志,我们必须现在把他给杀了,这样明成志必死无疑!”贾任意满脸怒火的看着陆判叶志坚说道。

    “贾任意快把手中的瓶子给我,否则我要你有来无回!”明成志定眼一看那中年男人,发现他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和自己争夺拖拖仙草的贾任意,看到贾任意把发光的瓶子给夺去了,他不禁生气的说道。

    “呵呵,明成志你真是懒蛤蟆打哈欠--口气大!有本事你来追我呀!若是你追得到我,我就把手中的瓶子完好无损的归还给你!若是敢说一个不字,我立刻将它给砸了,让你和你的岳父大人天人永隔!”贾任意看着手中的瓶子,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于此同时,踏着屋顶朝京城外面的树林跑去。

    “父亲大人你不用害怕,你的孩儿明朝忠来救你了!”那个婴孩用稚嫩的声音对明成志恭恭敬敬的说道,明成志用难以置信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英气逼人的婴孩,然后他漏出了父爱般的微笑,他终于明白了这个婴孩为什么只有五六个月大,因为陆萍肚中的那个孩子现在正好是五六个月大!

阅读东南齐全鸳鸯剑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秦吏》《神话版三国》《圣墟》《白银霸主》《大医凌然》《恶魔就在身边》《纣临》《放开那个女巫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26/326001/6608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