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赠物

    轻轻的对湘虚子施了一个礼,赵安身形一晃,整个人如同风一般,消失在原地。

    湘虚子的双眼瞪得大大的,足足过了两个呼吸的功夫,才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在赵安消失的地方轻轻摸了摸,确定赵安真的离开,这才如释重负,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窗边的古檀木花雕桌上,横横的铺着一张宣纸,上方压着一个剑型的镇纸,旁边是散落的几只毛笔,砚台中的墨迹已干,纸上也落下了薄薄的一层灰尘。

    枕头旁边,依然摞着高高的神仙志怪的小册子,当年他只身前去云海宗,无法将这些东西全部带走,便只取了最喜爱的一本,将其余的留在了宗门之中。赵安一一拂过这些小册子,嘴角一弯,轻轻笑了。

    不管过去经历了多少生死,最后自己还是实现了儿时的梦想,成功踏上了修仙的这条大道,回想过去种种,值了!

    话虽然这么说着,可是赵安却丝毫没有任何动弹的意思,反而换了一个姿势,让自己躺的更是舒服一些。

    李如云秀目瞪的大大的,明亮的眼睛中带着一丝难以置信,随即渐渐湿润起来。

    忽然,李如云“噗嗤”一笑,红着眼眶道,“大师兄,你有这偷懒的本事倒不如取用心钻研本门的功法剑术,入门这么多年,连一套完整的基础剑术都舞不完整,真是糟践了五师叔的名声!” WWw.8Yue.ORG

    话音刚落,李如云已是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刚刚的一番对话,在他们少年时期,每隔几日便要重复一次,可是此时此刻,却是岁月变化,人非昨夕。

    赵安微微一笑,翻身坐起,望着眼前的林强和李如云,心中感到阵阵暖意。

    从他现身的一瞬间,宗门中所有人包括湘虚子望着他的眼神,都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全然没有了以往的亲切。尽管早就料想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可是赵安心中却仍然有一丝苦涩和难过。

    直到刚刚他躺在榻上翻看神仙志怪小册子,与李如云简简单单的应答了两句,才再次找到了在宗门回家的感觉。

    “来,坐下,我好久没看见你们了,这些年你们过的怎么样?”赵安拍了拍身边的床榻,轻声开口道。

    听到这话,林强和李如云也不再拘谨,三人如同以前一起学剑一般,并肩坐到一处聊了起来。

    这一聊之下,三人再停顿的时候,窗外已是黑夜。

    赵安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的如此快,望着李如云,赵安轻轻皱眉,道,“那你俩现在准备怎么办?”

    林强淡淡一笑,将李如云的手握在掌心之中,道,“我已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要娶她为妻。”

    “李师妹亡夫的家族,我也曾略有听闻。那徐家家风甚严,每当夫君死去之后,做媳妇的都要立起贞洁牌坊,从此守身不能再嫁。徐家实力庞大,非你林家可比,若是你执意要娶她,恐怕会为林家和你二人招来祸端。”赵安皱眉道。

    “祸端……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死而已。”林强声音淡然,望着李如云,柔声道,“师姐,你怕吗?”

    李如云眸中含泪,望着林强的眼中全是柔情,轻轻的摇摇头,道,“此生唯一恨事,就是当年没有嫁给你,承你姓氏,做你的妻子。”

    赵安望着面前这对苦命鸳鸯,心中感慨之余,却是对那李如云的亡夫产生了一丝同情之意。

    想那徐大少爷刚死不久,发妻就铁了心要嫁给别人,若是让他泉下有知,恐怕会气的从棺材里面蹦出来不可!

    可是不管这二人的做法是否正确,毕竟这两人是自己的亲师弟、亲师妹,既然这件事让他知道,他就非帮一把不可了。

    轻叹一口气,赵安手掌轻轻一翻,托起了一枚圆润的玉佩递给林强,道,“这玉佩里面有我的一丝神识,可以攻敌和防御各一次,你且拿去,危机之时就将此玉佩拿出,对准你要对付的人,自然可保你无恙。”

    林强和李如云一听这话,眼中陡然散发出光彩,刚刚的求死之意尽数消散。

    赵安的本事他们是见过的,且又是仙门弟子,若是有了他的法器护身,徐家的威胁也就不再算威胁了。

    下一刻,二人一同起身,齐齐跪倒在地,哽咽道,“多谢大师兄!”

    赵安微微一笑,将玉佩塞进林强的手中,道,“既然你们叫我一声大师兄,能帮的我自然要尽力去帮,只是我有一句丑话要说在前面,这玉佩只能危机之时才可使用,而且不可滥杀无辜!若是让我知道你们用这玉佩去做恶事,莫怪我不顾师门情谊!”

    “大师兄且放心,我们二人一定不敢用这仙物去做恶事。”林强小心翼翼的将玉佩放在怀中,又是向着赵安叩了三个响头。

    赵安点点头,迟疑一下,开口道,“你们可知道,我师傅去了哪里?”

    “就知道师兄要询问五师叔的事情,说来奇怪,在师兄离开的第三年,五师叔就留书不见了,走之前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甚至连守山的弟子都没见到五师叔离开的身影,就莫名的消失在了房间之中。”李如云开口道。

    “连守山的弟子都没看见?”赵安身子往前一顷,惊讶出声。

    要知道,凌剑门上下山只有一处地方,且门口有弟子把守,普通凡人是绝对不会在不惊动守山弟子的情况下离开的,除非,赵岚真的不是一般人!

    想到当时在云海宗禁山之上所看到的的幻象,赵安心中对赵岚的身份,更是怀疑起来。

    不过这些事情他自然是没有必要同林强、李如云二人说,神识范围之下,湘虚子已是带着一群弟子,浩浩荡荡的向着他的住所走来,想到刚刚湘虚子对他低眉顺手的样子,赵安心中一阵莫名的烦躁,开口道,

    “既然宗门之事已了,我也与你们叙了旧,此番就先行离开了。若日后有缘,定会再次相见。”

    说完,一阵清风拂过,还未等李如云和林强挽留,赵安已是消失在原地。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湘虚子的声音,“上仙,湘虚子携凌剑门弟子感谢上仙救命之恩。”

    李如云和林强相视苦笑一声,只能纷纷站起,去门外去恭迎湘虚子众人了。

    躺在榻上,赵安摸起了一本神仙志怪的小册子,如以往在宗门一般,如痴如醉的再次看起来……

    李如云和林强踏进赵安屋中时候,见到的就是赵安惬意的躺在床榻上,眼睛微眯带着一丝困意,可是却仍然强打精神看书的样子。

    “大师兄,你又在这看闲书,不去练功。”或许是自小到大的生活太过深入骨髓,李如云想也不想的就脱口而出。

    这话说完,李如云瞬间反应过来对方如今的身份,再想想刚刚赵安杀人不眨眼的模样,瞬间面色煞白,身体瑟瑟发抖,生怕在言语中得罪了赵安这位上仙。

    却见床榻上的赵安打了一个呵欠,懒洋洋道,“我这还有一页,看完就去练剑。”

    “不用了,我自小在这长大,还是认得回去的路的。”

    赵安看着面前这个须发半百的师伯,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既然对方如此低三下气,那他若是再用“弟子”这个词自称的话,恐怕对方心中会更是惶惶不安。

    帮助凌剑门退敌之后,其余的一些善后事宜自然是不需要赵安管,看着湘虚子望向他眼中那隐隐的一丝畏惧,赵安心中轻叹一声,知道自己今天出手,着实将这老人吓着了,想了想,走到湘虚子面前行了一个礼,道,

    这一战,虽然凌剑门大伤元气,可是留下的却全是宗门的中坚力量,尽管弟子死伤数量众多,可是有这些力量存在,也足够凌剑门再次崛起了。

    赵安深吸一口气,望着花雕桌上的纸笔,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响头之后,站起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推开房门,果然如湘虚子所说,每日都有弟子前来打扫,屋中一尘不染,看上去很是干净,或许是想着赵安哪天回来了就如同回家一般,赵安走时屋中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一时间,赵安都不禁有些恍惚,是不是这些年在云海宗的日子,只是一个梦,自己只是早上出去玩耍了半日,下午就回来了。

    屋中赵岚的气息仍在,望着花雕桌,赵安仿佛还能看见赵岚一笔一笔在这里写字的样子,一股惆怅之意涌上心头,赵安轻叹一口气,轻声道,

    “师傅啊,你到底是去哪了。”

    环目望去,四周溪石流水,楼阁石台仍在,尽管狂剑派来袭,屋中香盏已是香陨,可是轻轻嗅去,空气中仍然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檀香。

    轻轻推开书房的门,屋中卷格之上摆放着书册,或是横着的,或是竖着的,摆放极为随意,可是仔细看去,却会发现这些随意摆放的书册,却是隐隐的按照一定的规律所放置,看上去随乱,可若是真的要拿哪本,却一定会随手就拿到。

    声音低不可闻,转瞬消失在半空之中。

    “师伯,弟子离开多年,思家心切,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办妥,弟子想回曾经的住处看看。”

    “上仙莫要如此称呼,小老儿实在受不起,自从上仙飞升仙宗之后,对于上仙的住所,宗门每日都有人打理,我这便唤名弟子带您过去。”湘虚子此时正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赵安,一听赵安如此要求,不知为何竟然心里暗暗的呼出一口气。

    凌剑门虽然大,可是从峰顶到主峰的距离并不长,加上纵风术的关系,不过眨眼功夫,赵安便站在一处朴素雅致的院落前。

阅读仙墟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沈教授,请你矜持》《魔妃有毒:重生之绝代风华》《向往的生活之神级农场主》《百万亿红包》《洪荒之人族老祖》《我是个贼,挖坟的!》《我!女权世界的共夫》《特种兵之超神卡牌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26/326011/6610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