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汉地老家

    罗西懒得理她,径自推开大门。

    院子里站着许多人,里三圈外三圈围了好多层,好像在观赏什么。

    罗小弟附在刘世镶耳边说了些什么,刘世镶点点头,又直起身子对石碑旁的中年男子说:“老爷子说了,大件的宝贝要选吉日,您这破坏了行规,收不得!” WWw.8Yue.ORG

    罗西看得比较迷糊,如果只是来刘家卖宝贝,也不至于围这么多人。他拉了拉旁边的人,问:“大叔,啥情况啊?”

    那人一看是罗西,一脸惊讶,“罗西,你回来啦?这么长时间不见又长高了。”

    这时,中年男子已经打了欠条拿到一笔钱,又谢了一遍刘世镶,然后和小伙子左右一边,大喝一声,沉重的汉白玉石碑赫然被抬起来。

    在场所有人惊呼连连,纷纷称赞。

    罗西的目光落在石碑上,因为抬起来时晃动了两下,裹着的红布有一大片被风掀起来,他看到里面竟然有密密麻麻的籀文。

    “等一下!”罗西拨开人群冲了进去。

    刘世镶看到出声的人是罗西时,两眼放光,腾的一下站起来,“哎哟哟,俺的大孙子回来了,快过来!快来过给爷爷抱一哈,爷爷想死你了!”

    罗西跑过去一下抱住刘世镶,“爷爷,我也想死你了!”

    年过古稀的刘世镶虽然有家财万贯,但是膝下无儿无女,就只有一个干儿子和干孙子,一门心思都栓在他们爷俩身上。

    人一老就容易伤感,见到罗西回来,刘世镶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抱了一会,罗西推开刘世镶,“爷爷,收了那石碑吧,有用!”

    罗小弟在一旁白了眼,“混小子,说啥呢?今天是晃日(老行道里指不好的日子),收不得东西!”

    罗西掏出手机,调出玉匣子的图片,“爷爷你看,这个玉匣子上面是籀文,是西周或者东汉时期的,很有考古价值。我刚才看到那个石碑上也有籀文,雕工跟这个玉匣子上的一模一样,应该是同一时期的宝贝,很值钱,赶快收下吧!”

    罗西当然不是因为这个石碑年代久远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而要收下它,更重要的是上面的籀文大约有上千字,当世还没有文物能记载这么多籀文,这对玉匣子的破解以及相关资料的考证有极大的参考价值。

    刘世镶是个老手,见过听过的宝贝数不胜数,知道这石碑是好货,但考虑到日子不吉利,这东西的价值也很高,有点犹豫不决。

    罗西一着急,使劲央求,“爷爷,你快点收了吧,我地质学硕士论文里面就需要这些籀文做案例参考!”

    他撒谎了个小谎,对于学习方面,刘世镶从来不会吝啬。

    果然,刘世镶冲罗西眨眨眼睛,示意他不要做声,转向院子中央的中年男子,“放下吧!”

    那中年男子和小伙子有些懵,但还是乖乖放下了石碑。

    刘世镶牵着罗西的手,笑着说:“俺这大孙子啊,就是心善,看你们确实困难,要让俺收下这石碑。俺老刘就这么一个孙子,就依他一次,收了吧!”

    中年男子和小伙子喜出望外,向刘世镶和罗西不断的说着感谢的话。

    刘世镶知道这石碑值钱,但做生意的,总要压三分价,“俺老刘走南闯北见过的货色不少,行里的人尊称俺一声刘老,既是对俺的尊重,也是对俺资历的认可。看这汉白玉尊座品相不错,俺暂时给你估个50万吧,你要是觉得亏了就抬走,不亏呢就放下!”

    中年男子看了小伙子一眼,一咬牙,“就依刘老的价吧!”

    刘家一直沿用了老一辈的传统管理,让账房先生带着中年男子和小伙子去账房验货、放钱。

    围观的村民见事儿结束,也纷纷散了。

    (本章完)

    汉地刘家坎这一带,没有人不知道罗西——他可是刘世镶唯一嫡孙,不但家底子殷实,人长得又帅,最主要的是有才,从小到大学习都名列前茅,考的都是一等一的大学。当年考上x科大的时候,刘世镶一高兴,愣是请所有乡亲来府里大吃大喝了三天三夜,轰动一时。

    罗西笑着应道:“叔好,刚回来!”

    大叔指了指石碑旁的中年男子和小伙子,“这两个人是田家庙那边的,父子两个扛着这四五百斤重的石碑走了4公里来你们家,一路引了好多人!听说是家里有个病人,生病住院没钱,就打算把这传家宝卖了!”

    在一旁的胡婵儿凑过来,看着石碑,“哟,汉白玉啊,好东西!”

    罗西瞪了她一眼,示意她闭嘴。

    罗西没好气的说:“四叔家底子也不差,说的你好像是非洲难民一样!”

    胡婵儿撇撇嘴,“能一样吗?你天天吃燕窝鱼翅都吃不穷,我隔天能吃个肯德基就烧香拜佛了!”

    到达西北老家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16个小时的火车到大西北,然后转4个小时的大巴到汉地,连续赶路,让两个年轻人疲惫不堪。

    刘世镶皱着眉头,抬了抬手,“看你的模样让我想起我大孙子罗西了,唉……这样好了,东西你们拿回去,挑个黄道吉日再送过来鉴定。你们找账房先生打个条子,先匀些钱去看病吧!”

    两个人喜出望外,深深鞠了一躬,“谢刘老爷子!”

    人群里有人鼓了掌,接着所有人都开始鼓掌,纷纷赞许刘世镶的恩德。

    中年男子指着身边的小伙子,急忙说:“要不是孩子他娘明天开刀,俺老仓也不敢硬闯刘府!刘爷,您行行好,收了吧!”

    刘世镶摇摇头,声音有些孱弱,“回吧!回吧!”

    石碑旁边站着两个人,一个年龄约莫50多少岁的中年男子,一个大约20多岁小伙子。那中年男子手拄着一根手腕粗的铁棍,声音浑厚的说:“老爷子,您开个价吧!”

    正堂门口红木椅上坐着的正是刘世镶,他年近80,满头白发,手中捻着佛珠静默不语。站在一旁的是罗西的父亲罗小弟,也是当年的尕娃。

    站在中年男子身旁的小伙子噗通跪在地上,“刘老爷,您行行好,收了这宝贝吧,要是拿不到钱,我妈明天就没办法做手术。我妈这病再不能耽误了,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刘世镶的生意做的很成功,汉地一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最打眼的还是在城边上的那栋老宅子,占地30多亩,纯木打造,富丽堂皇。

    胡婵儿见到老宅子时,眼珠子快要掉下来了,“罗西,原来你是个富二代啊?早知道我就天天找你蹭饭了!”

    罗西打小在这院子里长大,大大小小的聚会见过,像今天这种的还是第一次。他使劲挤进去了一层,看到人群中央放着一个2米高的石碑,石碑被红布裹着,从石碑露出来的底座看来,似乎是上好的汉白玉。

阅读夺魄勾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影视世界当神探》《三寸人间》《道君》《我真的长生不老》《儒道至圣》《大医凌然》《我从凡间来》《大道朝天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26/326013/6609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