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他想的是美,但本王却不会让他如意。他不是想保全他的女儿吗?那本王便带着他女儿一起去北冥。” WWw.8Yue.ORG

    青衣一惊:“殿下你真的要以和亲公主的身份嫁入北冥?”

    “青衣,你在本王身边呆的时间最长,什么都知道,你便留在北冥替我守着阿玺吧。”

    “够了,出去!”濮阳玉大喝。

    青衣赶紧收了眼泪:“殿下别动气,奴婢马上出去,明日便去皇上身边伺候,奴婢告退。”

    “阿姊终于醒了。”

    说罢放下手中的奏折,取来了狐裘给她披上,又赶紧倒了杯热水。

    “阿姊,以后别在喝青梅酒了,等你身子养好了我陪你好好的喝一场。”

    “好。”

    “阿姊也别在操心我的事了,我已经长大了,知道该怎么处理了,你要好好养着,切勿过度思虑。”

    “好。”

    “阿姊……我绝对不会让你去北冥的。”

    濮阳玉放下手中的杯子,紧了紧身上的狐裘,无奈的叹了口气。

    “阿玺,北冥是四国中最强的国家,能结下这门亲事百利无害。”

    濮阳玺不为所动,黑眸中满满都是不赞成。

    濮阳玉轻笑出声:“阿玺,我是谁?”

    濮阳玺抿了抿唇不愿接话。

    濮阳玉又端起茶杯:“我降生便是西陵嫡长公主,金尊玉贵,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用之不竭,虽因为参与夺嫡落下一身伤病,却也是苦尽甘来被你封为西陵第一位女亲王,享受着常人无妨想象的地位与尊荣。”

    “我先是西陵钰亲王,再才是你的阿姊,就如你先是西陵皇,再是我的阿玺一般。”

    “我竟然享受了身份带给我的尊荣,就该肩负起我的身份所该肩负的责任。”

    “阿玺,和亲西陵,非我莫属。只有将西陵皇唯一的亲阿姊嫁过去,北冥才会相信西陵是真心想要跟他永固两国之好。”

    濮阳玺平静的低下头,紧握的双拳却不住的颤抖。

    “阿姊,北冥天寒地冻,你的身体如何将养的好……”

    这位少年天子,降生丧母,幼年又失去了唯一仰仗的太后,再然后便是阿姊一次又一次的护着他,护着他长大,护着他被封为太子,护着他夺嫡,护着他登上皇位。所以,就算不要西陵,他也不愿意让自己的阿姊受到丝毫伤害。

    濮阳玉抬起手,揉了揉濮阳玺手感极好的头顶,就像以前一样,浅笑着,任何事都不能击垮她一般。

    她说:“阿玺,我喜欢雪,这大半辈子我都是待在西陵这小小的皇宫之中,这是唯一一次我能离开皇宫的机会。”

    “我身为钰亲王,暗地里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想要取我性命,所以我不能离开皇宫半步。”

    “阿玺,你就当是成全阿姊实现离开这困了我十八年的皇宫吧。今后,这里只有你了,你要好好的,才对得起皇祖母跟母亲,才对得起我。”

    ……

    次日,西陵皇下旨:封钰亲王为西陵长公主,和亲北冥,保留其钰亲王身份、封号、府邸、封地。宁太师嫡女宁月琴聪慧端庄,蕙质兰心,封惠心公主一同前往北冥随侍。

    圣旨一出,宁太师便跪在余晖殿前求濮阳玺收回成命,理由是小女被娇惯坏了,怕是会冲撞钰亲王。

    不过这一次可没有其他官员跟他一起跪在了。

    濮阳玉得到消息后来到余晖殿外,看着头发早已花白的宁太师笔直的跪在地上,仅仅是一上午脸上便是一片灰败之色。

    濮阳玉由青夕掺着到他面前,缓缓下蹲,与他平视。

    “宁太师,别来无恙啊~”

    宁忠傅早已绝望的眼睛里生出一丝希望,狠狠的朝着濮阳玉就是三个响头。

    “老臣求钰亲王高抬贵手,让小女在老臣身边共度天伦之乐!”

    “求钰亲王大发慈悲!让小女留在老臣身边,让老臣看着她出嫁,相夫教子!”

    “求……”

    “怎么,本王都能牺牲自己的终生幸福和亲北冥,与家园亲人天各一方,您的女儿就不能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亦或者,在宁太师看来,为西陵鞠躬尽瘁还不如您的女儿一生幸福重要?”

    宁忠傅脸上痛苦万分,字字恳切:“老臣深知钰亲王恨我入骨,但那与小女无关啊,她还只是个孩子啊……”

    “孩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初本王也是个孩子的时候!你不照样亲手将本王的幸福葬送!”

    “你以为本王不知道吗?”

    濮阳玉声音冰冷,眼中是满满的疯狂:“母后为何差点一尸两命?皇祖母为何偏偏在夺嫡前期突然暴毙?我最喜的青梅酒为何突然被掺了砒霜?你敢说,这一切的一切你一点也不知情?”

    宁忠傅后背冷汗淋淋,跌坐在地,颤抖着干裂的唇问:“你……早就知道了?”

    濮阳玉竖起食指抵在唇上,“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本王之所以不动你,就是为了寻机会让你生不如死,是你亲手把这个机会送到本王手中的,便怪不得谁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自此,一切尘埃落定。

    三月后,西陵长公主和亲北冥,惠心公主随行,浩浩荡荡的送亲队伍如长龙一般一望无际,西陵皇下旨大赦天下普天同庆。

    送亲队伍在离了陵成之后便停了喜乐,安安静静的走着。而马车内濮阳玉着一身常服毫无形象的靠着马车内壁,吃着青夕一粒粒剥好的葡萄。

    宁月琴谨小慎微的跪坐在另一边,一动也不动的降低存在感,濮阳玉也懒得理会她,青衣也不是喜欢找事的主,所以她的日子到也安稳。

    虽被封了个公主,但有濮阳玉在她头上压着,也就是个陪嫁罢了。

    裕栖又送来了濮阳玺的家书。

    阿姊亲启:

    今日,宁太师销了病假,前来上朝,像是老了好几岁,青衣很细心,我的喜好她记得比安玉还清楚,西陵又下雪了,我下朝后道路又被铺了厚厚一层,清扫的宫人都扫不完……

    濮阳玉笑着阅完,接过青衣递过来的毛笔:

    已阅,我已感觉到微微的冷意,北冥接亲的队伍明日便会与我接头,后日便入北冥境内,书信便不方便如此频繁了,阿玺可日日写着,让裕栖一起送来。我很好,无需记挂。

    好看的簪花小楷写在大气的草书之间,一刚一柔,格外赏心悦目。

    濮阳玉停笔,青夕细细吹干墨迹装入信封,交给马车外等着的裕栖。

    青衣放下帘子,继续跪坐在濮阳玉跟前剥葡萄,濮阳玉吃着吃着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你要去哪里?”

    “回我该回的地方。”

    “那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

    “因为我不属于这里,我走后你便会忘记有关与我的这一切。”

    “我才不会!”

    “你会的。”

    “我不会!!”

    “会的。”

    “不会!!!”

    ……

    濮阳玉睡醒之后已经是深夜了,青衣伏在矮几上睡的正香,宁月琴也倚靠在马车壁上睡着了。

    她轻手轻脚下了马车,马车外,护送的士兵围着篝火席地而坐,沉默的吃着烤肉。

    “这是到哪里了?”濮阳玉出声问到。

    负责守卫的士兵赶紧回话:“回长公主已到西陵北冥领地的交界处了。”

    此时,一支利箭划破夜空,直奔濮阳玉面门而来……

    濮阳玉疲倦的点点头,待青衣退下无力的扶着梁柱跌落在地,疲倦的瞌上了眼睛。

    等濮阳玉再醒过来,一眼就看见坐在不远处矮几上批阅奏折的濮阳玺。

    屋外漆黑如墨,屋内也只点了寥寥几根蜡烛,昏暗的烛火下濮阳玺略显稚嫩的面孔越发显得疲倦了。

    濮阳玉慢慢坐了起来,见他专注于奏折便轻悄悄的下了床来到他面前坐下,笑着看着他。

    濮阳玺心有所感,抬起头,看见笑得温柔的濮阳玉,不觉的也勾起了唇角。

    青衣明显有些恼火:“这宁太师想的可真美!”

    濮阳玉放下手中的书,起身。

    “殿下,今天皇上在余晖点大发雷霆把宁太师给砸的头破血流,安玉说,是因为宁太师和文武百官谏言皇上让您和亲北冥。”青衣跪坐在濮阳玉身边禀报。

    唯玉居

    青衣哽咽出声:“奴婢不放心殿下,北冥那般冷,奴婢若不在您身边你定会贪恋雪景受冻的!”

    濮阳玉无奈转过身扶起她,“你无需多言,下去吧,明日让青夕过来伺候。”

    “殿下……”

    青衣扑通一声狠狠跪在地上,红着眼眶倔强不语。

    濮阳玉接住一朵雪花,握在手心。

    “本王最喜雪,北冥成年被大雪覆盖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阿玺已经长大了,该独自面对一切了,本王时日无多,去北冥和亲巩固两国的关系是本王最后能为他做的了。”

    “你是最懂本王的人,阿玺由你守着本王才能安心离开,青衣,答应本王。”

    濮阳玉扯了扯嘴角,不急不缓的将书翻了一页。

    “他到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若和亲的不是本王,那便是他的女儿了,所以为了他的宝贝女儿,他甘愿冒着失君心的风险进言。”

    濮阳玉颔首,走出屋子,伸手去接落下的雪花。

阅读忆九世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黎明之剑》《黄庭道主》《小世界其乐无穷》《篮坛第一外挂》《大数据修仙》《大道朝天》《轮回乐园》《篮坛之氪金无敌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26/326093/6610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