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司马云没有回头,只是露出一个模糊的侧脸,语气丝毫没有温度,“我会很晚回来,你先睡吧。”说完迈着大步走了出去,待沈昭雪追出来的时候,司马云已经一个轻功飞过了别院的院墙,消失在这夜空中。

    晚风很凉,一阵一阵吹得屋檐下的风铃哗啦作响,沈昭雪就这样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院子里好久,纤瘦的背影十分落寞,让人忍不住看了心生怜惜。

    “小姐!”瑞秋二话不说推门朝她跑了过去,沈昭雪回头那一瞬间眼眶里闪动着细泪,还在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不是说,我叫你你再出来吗。” WWw.8Yue.ORG

    “小姐你永远都是没事,所以才连府中那些下人都敢欺负到你头上来。”

    瑞秋一时意识到自己话有些说过了,连忙俯首认错,“小姐,我...我太激动了点,我不是有意要....”

    “说起来,有些时日没见到玉祁少爷了。”瑞秋努努嘴。

    “他是沈家嫡子,肩负重任,也是爹爹的希望,沈家的希望,哪是我们轻易见得到的。”沈昭雪说。

    “话说回来,我最近听其他丫鬟聊天说到宫中大选要开始了,此番大小姐和二小姐都会去参选吧,毕竟机会难得,两位小姐也都到了适婚的年纪,只是可怜了小姐你,选都没得选就嫁给了那个司马大冰块。”

    话音落下,沈昭雪颇为严厉唤了声,“瑞秋,不可这样说将军。”

    瑞秋只好不太情愿得努了努嘴嗯了一声,胳膊肘放在桌上托着腮,侃侃道,“现在想来,还真是对小姐不公平呢,她们好了有进宫当妃子的机会,步步高升,尊贵显赫,到时候说不定有多张扬跋扈呢。”

    沈昭雪听了,只得浅笑,“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自有天命。”

    话音刚落,便得到了瑞秋的反驳,“我就不信命!人人都说小姐你是煞星,灾星,可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不也活得好好的吗,我相信终有一天小姐你会洪福齐天,福星高照!”

    “瑞秋你又哄我开心。”

    “小姐,我说的可都是实话,真心话,我可不信一个人会倒一辈子霉,就像小时候我娘骂我爹又去赌钱,我爹说一直输钱不代表会输一辈子钱,霉运到了头,自然就会开始转运,哎呀虽然我说的这些扯得有点远,但总归就是那么个道理嘛,小姐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瑞秋越说越激动,慷慨激昂,“就连太夫人都说了,二小姐不见得比你尊贵多少,这是让你自信起来呢。”

    沈昭雪被她的一番话逗得捂嘴咯咯笑起来,声音似银铃一样,“我乏了,你也早点回去歇息吧。”

    “嗯!”瑞秋点了点头,“那小姐你好生休息,相信我,你一定会时来运转的!”

    城郊训练场。

    士兵们经过一天辛苦的操练都歇下了,唯留有少部分轮流值班站岗的还没有,四下漆黑,只有训练场内的火把存有光亮,有脚步声接近,放哨兵立即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不料这么晚了大驾光临的居然是将军,放哨兵赶紧单膝下跪双手抱拳行礼,“将军!”

    “恭贺将军,小的这就去通知魏副将和秦副将。”

    司马云抬手,“不必了。”说罢朝那顶帐篷里走去,一手掀开帐篷帘子,秦孙在简易的地铺上睡得香甜,魏雪还在伏案看着兵书,司马云的突然降临,对她来说是很意外的。

    “将军!末将还以为你不会过来了。”魏雪的眼睛里写满了诧异。

    “什么,什么将军,将军来了啊...”秦孙被惊醒,一个弹跳起身。

    司马云未说话,只见魏雪又道,“将军要不我把他们都叫起来...”

    “不用,我并非来检查练兵。”说罢,司马云走向了一旁的小床,一个转身便侧躺了上去,动作矫健轻盈,不再说什么闭上了眼睛开始休憩。

    魏雪和秦孙都看呆了,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这...这什么情况。

    秦孙将魏雪拉作一旁,小声叨叨,“将军干嘛跑这里来睡觉了啊。”

    魏雪摊手表示自己也搞不懂。

    秦孙作为个爷们更是不明白了,放着家里的娇妻不陪,居然来训练场睡这简陋的木板床?

    魏雪只好拍拍秦孙,“我们出去吧,别在这里打扰将军休息。”

    出去外面,秦孙这才敢释放天性用正常的音量说话,“我觉得这其中有蹊跷。”

    魏雪在他旁边走着,随口一问,“能有什么蹊跷?”

    “....”秦孙自个愣了半晌才恍然大悟过来,狠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就连魏雪听了都觉得疼,“我差点忘记将军是女....”

    “嘘!”魏雪赶紧制止住他,“这是训练场,你想要大家都听见吗?”

    秦孙下意识捂住嘴巴,还好自己没有酿下大错,随即小声说,“我开始同情将军了。”一脸惋惜。

    魏雪:“......”

    太和宫,寝殿。

    “陛下,该歇息啦,明日还有早朝,要多注意身子啊。”说话声音尖细的是皇帝随身的一名公公,也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

    萧琪合上尚未批阅完的奏折,一手扶上额头,满腹心事,“曹公公,朕上回让你去办的事,怎么样了?”

    “回陛下,是奴才办事不利,早年间查到的一些线索现也都离奇中断。”

    萧琪更是叹息一声,愁思满满,“看来是天都要朕这个皇帝当得孤苦伶仃啊。”

    “长公主吉人自有天相,他日定能和陛下团聚。”

    “算了,你下去吧,朕听多了这些安慰的话。”萧琪摆摆手。

    萧琪从未见过这个同父同母的亲生妹妹,他生母是皇后,仪态万千母仪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虽身居后宫之首却不争不抢品性随和,但尽管如此依旧遭到歹人的迫害,当年母后的娘家人为了保全她及腹中的胎儿悄悄将她送出了宫去,并作了个假死糊弄要危害她的歹人。

    这些事情也是萧琪慢慢长大后,曹公公告诉他的,只能得知当年母后逃出宫后在一间破旧的茅屋生产了个女孩,便再无消息,这些年萧琪一直在费力寻找,可是依旧没有任何线索和消息,现如今他坐上了皇位,本可以运用一切权利,现实却还是让他失望了。

    “皇妹...不知道你身处何地,是否安好,朕多想与你共享这片江山...”萧琪不知无数次梦见那个笑容甜美的女孩子与他牵着手玩耍嬉闹,这些也不过是他脑中杜撰和想象,他连这个皇妹的面都未曾见过,但他相信,皇妹一定生的和母后一般美,温柔贤淑。

    翌日。

    天还未亮司马云便悄悄回来了,沈昭雪睡得熟,司马云也不觉尴尬便在房里坐着,看着她安静从容的睡颜,司马云很是好奇她在做什么香甜的梦,梦里又遇见了谁,做了什么事。

    瑞秋例行每早叫醒小姐,她向来在小姐面前随性惯了,二话不说推门而入,“小姐,起....”却在看见司马云的那一瞬间话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也咽不下去,就这样卡卡了好久。

    “将..将军..你...你回来啦。”瑞秋的嘴角扯了扯,觉得尴尬死了,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我...我要不待会再进来吧...”说着准备悄摸摸转身出去,却被司马云给叫住。

    “时辰不早了,侍候她洗漱更衣吧。”司马云说完为了避嫌,起身朝门外走去。

    瑞秋咽了咽口水,心想那...那好吧,你都不让我走了,我就还是不走了吧。

    不一会,沈昭雪被叫起,抻着胳膊打着哈欠,半眯着眼睛萌态十足,还有点不清醒。

    “小姐,原来昨晚将军回来了啊。”

    瑞秋的一句话让她瞬间清醒过来半分,沈昭雪凝视着她,有点不解,“将军回来了吗?”

    “小姐你不知道吗,我早上推门进来的时候,将军就坐在床边看着小姐你呢。”

    瑞秋说完,沈昭雪竟有些默默觉得脸发烫,忙问道,“那将军呢?”

    瑞秋看了眼屋外,“在外头院子里候着呢,小姐我先服侍你洗漱更衣吧。”

    回门第二日,出嫁的女儿与女婿需去给一家之主还有家里的主母请安,即算是走完了全部流程。

    清晨,府上的小鸟们唱着清脆的歌儿,途中路过花园时,已经有花蝶和蜜蜂在忙碌,猛吸一口都是大自然的清香。

    这个时辰出门若是稍稍靠近些绿地草丛,不小心便会粘的一鞋的露水和湿泥,脏兮兮极为难看。

    瑞秋一般会在这种情况提醒沈昭雪注意,或者自己走有草丛的那一侧。

    沈岐文和孟香兰已经在前院正厅候着多时,沈昭雪和司马云一并出现按规矩请安。

    之后便该离府了,孟香兰很喜悦终于不用再看见这个晦气的丫头,沈岐文的心情很复杂,亲自将两人送到了府外门口。

    “昭雪,以后你就是大人了,做个贤良淑德的好妻子,让爹省心知道吗?”

    “昭雪谨记。”沈昭雪欠了欠身。

    “岳父大人就送到这吧。”司马云说。

    就在这时,里面传来了一道声音,“妹妹留步。”

    “长姐。”是沈昭平追了出来。

    “总算是没有迟到,”沈昭平牵起沈昭雪的手,“以后要常回家来啊。”

    沈昭雪轻点了下头,沈昭平又从荷包里拿出了小布袋塞于沈昭雪的手中,“你会用得上的。”接着给她使眼色让她赶紧收起来。

    “谢谢长姐。”

    沈昭平欣慰抿唇,“以后...长姐能去将军府上看你吗?”

    沈昭雪笑了,“当然能。”

    “好了,就不耽误他们启程了。”沈岐文适时打断了两姐妹的寒暄。

    在瑞秋的搀扶下,沈昭雪爬上了马车,随之司马云一个轻功便登了上去,掀开帘子坐了进去。

    马车到达了将军府,司马云却不打算进去,而是说了声要去训练场便消失了,沈昭雪只好带着瑞秋两人进门。

    才刚回来管家便迎了上来,亲切得唤她一声少夫人,“您可算回来啦。”

    沈昭雪疑惑,“管家,是有何事吗?”

    就在这时,管家拿出了一本厚厚的账簿来,“这是司马府一切生意的账簿,请您过目。”

    别说瑞秋很惊讶了,就连沈昭雪也是一样,不懂为何管家会交于她这个,“昭雪一介女流,不懂生意,不知管家给予我这账簿是何意?”

    “您是将军夫人,也是府上今后的女主人,这些生意由您来打理再合适不过了。”管家言。

    老爷做官,将军带兵,司马家的生意自然而然落在了沈昭雪的头上,可是她从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里懂得做生意,而且....

    “可是大家都笑我是煞星,你不怕我把生意都给做砸吗?”

    “不敢不敢,少夫人,其实您有所不知,府中生意自从老夫人去世之后没人打理便已落败多年,老爷一生为官清廉拿着仅有的俸禄,府中每月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恳请少夫人一定要接下此重任啊。”

    瑞秋一时气不过插嘴一句,“你方才的意思是说我家小姐本已经很倒霉不怕生意更砸是吗?”

    “老身不敢,不敢啊!”

    沈昭雪抬手拦了下瑞秋,紧接着看向了老管家,伸手接过来账簿,“我接下就是了,你不必为难。”

    这样也好,至少以后在将军府上的日子有事可做,不必独守空房惶惶度日。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天冷了,只好抱着电脑上床码字,狗狗在床下鼾声连连,睡得四仰八叉

    令人羡慕的狗生:(

    这章信息量有点多,有看出来的吗0.0

    “我不怪你,有些冷,进去吧。”说完,沈昭雪转身朝屋子走去。

    瑞秋点点头,忙跟了上去,进去后才发现将军这岂是要分房睡,分明连人都走了,沈昭雪在桌旁坐下,拍了拍身旁的一个位置,“瑞秋,你若是睡不着,就过来陪我说说话罢。”

    “好的,小姐!”瑞秋屁颠屁颠跑了过去坐下,主动给小姐沏了杯热茶,也不忘给自己也倒了杯,捧着热茶手心里暖暖的,杯中冒出的腾腾热气带着茶的芬芳气息,沁人心脾。

    “你还记得,小时候玉卿哥哥带着我们在这院子里玩的时候吗。”沈昭雪喃喃,回忆起那段美好的时光,脸上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

    “记得记得,我还记得有一次玉祁少爷用弹弓欺负小姐,玉卿哥哥把他狠狠揍了一顿呢!”瑞秋连连点头。

    “不必了。”司马云一语打破了沈昭雪所有的幻想和期盼,她充满期冀的眸子瞬间变得暗淡无光下来。

    说罢司马云起身朝门口走去,沈昭雪一口唤住她,“将军,你要去哪。”

    “是,小姐。”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天也不早了,瑞秋你先下去,有事我再叫你。”

    “嘘....”沈昭雪朝她做出噤声的手势,“别被外人听见,又会惹来不必要的闲言碎语。”

    “小姐....”

    沈昭雪抿唇一笑,“没事。”

    瑞秋咬了咬唇,满是心疼,一把将沈昭雪给抱住,语气里都是责怪,“才四月初呢,大晚上天这么凉,你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吗?”

    沈昭雪轻拍了拍她抱着自己的胳膊,“不碍事,我正准备进去呢。”

    现在这样是极好的,和她预测的相差无几,可是为何,为何心底里会有些隐隐的难受。

    瑞秋原本已经准备睡下了,却隐约听见小姐那屋那边传来的动静,有开门的声音她有些担心,遂又披了件外套起身将门拉开一点小缝,结果便瞅着小姐一人孤零零站在院子里头。

    “你骗人,我看你都在外面好久了,是不是将军晚上又要跟你分房睡了!”

    说罢,沈昭雪抬脚朝屋子里走去,听闻脚步声接近,司马云坐在那会显得有些局促。

    “将军,让昭雪侍候您休息吧。”她依旧是那么的软声细语,心里偷偷带着点期盼。

    沈昭雪原以为自己嫁进将军府后会过上那般得过且过的日子,只要对一切漠视不关心不在意,便可以无忧无虑一生,她甚至都做好了将军一辈子不回京,或者不与她亲近的准备。

阅读女将军和小福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乌云遇皎月》《最后一个使徒》《侠行天下》《毒妃在上》《俗人回档》《人间冰器》《豪门小老婆》《孤摄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26/326130/6611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