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明夜谈

    换下身上的晚礼服,卸去妆容,沐浴过后,天阳公主身着睡裙,披散长发,缓缓向侧厅舆图室行去。她知道在那里,她能找到母皇。这里本来是个棋牌室,女皇将其改造为了舆图室,其内存放着大量的帝国地图和沙盘,都是很老旧的玩意儿,早已被现代信息技术淘汰了的古老勘测手段,但是女皇却很喜欢用这些东西盘算什么,一进去就能在里面窝上半日时光。也是在这里面,很多关乎帝国生死存亡的重大战略决策被提交制定出来。

    刚走到舆图室门口,守在门旁的昭明宫女管家郑素向她行礼,笑呵呵地拦下了她。

    不多时,郑素前来寻她:

    “这是你外祖父留下的怀表,据说是大灾难之前,旧历时代的遗留物,距今有三百年的历史了。里面这个女子,是弗里斯曼家族第二代家主的妻子。”兰妮皇后笑道。

    “三百年居然保存得这么好,经历了大灾难竟然连一点划痕都没有。”天阳十分惊奇。

    “阳阳,你心气高,也确实有那个资本。我和你妈妈培养你这么多年,你确实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只是,你还欠缺一些细节观,这种能力,短时间内你恐怕无法获得,在这一点上,你比不上斯班赛。我看过她的试卷和考三级指挥官时的录像,她有你身上所欠缺的细节观,也具备优秀的大局观和战略思想,作为高级将领,她确实比你优秀。” WWw.8Yue.ORG

    天阳耸了耸肩,内心有些不以为然,道:“只是她受的打击有些大,似乎爬不起来了。”

    “那倒不一定。”兰妮发话了,她询问天阳,“我今日要你去见见她,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一个失去生活目标,终日里活在过去,活在伤感里的人。”天阳道。

    “你啊,说你欠缺细节观,还真不冤枉你。”兰妮起身走到天阳身边,用指尖点了点她的额头,天阳吐了吐舌头,揉着自己的额头,终于显露出小女儿家的姣态:

    “妈妈,您告诉我吧,我又漏看了什么。”

    “你当真是先入为主了,或许你不知道她的背景,会更容易看到一些细节。我只是远远地望了她一眼,就发现她的左臂、左腿,包括整个腰腹核心,都十分健壮,肌肉紧实,线条健美,她走路的姿态,丝毫不像是一个右半边身子全部依靠机械义肢的人,步幅宽大,步态轻盈矫健,身子蕴含着一股爆发力,比一般的健全人更具有运动能力。这分明是一个经常锻炼身体的人。作为一个残疾人,能够锻炼出一个比健全人还要强悍的身躯,以完美平衡机械义肢的力量。这究竟有多困难,不需我多说。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她没有沉湎过去,而是积极向上地生活着?不对,如此勤于锻炼身体,付出了常人数十倍的代价维持身体的健壮和运动能力,应该不仅仅只是因为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或许她……是为了别的什么?”天阳边思考边问道。

    兰妮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自去吧台倒了杯水喝。牧黎笑了,道:“总而言之,你不要过早放弃此人,下个月你就要前往前线了,这段时间给你布置个任务,你找人盯着这个雪伦·斯班赛,看看她往日里都在做什么。或许我们对抗保守派,清缴倒戈势力和新大陆教顽固分子,会需要此人的力量。”

    “好吧母亲,我知道了。”

    ***

    伦敦大区位于帝都中央大区的西北方向,与中央大区彼此接壤,占地面积与当年的伦敦城相当。从中央大区抵达伦敦大区,乘坐磁悬浮轨道交通不过半个小时,如今大多数家庭都有能力借助政府补贴购买一台新能源汽车,自驾前往也不过五十多分钟就能抵达。中央人口稠密的地区道路交通都如此顺畅,其他人口稀少的地区更是不会出现拥堵的现象。

    沿着泰晤士河,一路可以看到仿造议会大厦建造的大区政府大厦,伦敦眼,伦敦桥,温莎城堡(皇室行宫,平日里作为博物馆供人参观)以及伦敦大区最高学府伊顿公学。

    自伊顿公学前的沿河路向东一百米,过一个街口,便可看见一处私人住宅。漆黑的金属院栏上烙印着银鹰展翅的家纹,栅栏后的院墙内遍植树木,最外围一圈高大的水杉遮蔽了宅院内的景色。

    从黑金栅门入内,顺着平整的道路穿过两排树木形成的林荫大道,眼前豁然开朗,便可见到大片的绿茵草坪,草坪包围的中央,有着一座典型的维多利亚式华贵宅邸,通高三层。正门外,竖立着一座银鹰捕鱼的大理石喷泉塑像,惟妙惟肖。

    夜深了,宅院内大部分的窗口灯火都是熄灭的,唯独东侧二楼的一处窗户透出光芒。透过窗口向内望去,这居然是一间布满健身器材的健身房,有一个身影正在健身房内挥洒汗水。她身着运动背心和短裤,正以左手单手在做伏地挺身,而她背在身后的右臂和支撑身躯的右腿,乍一看似乎没什么异样,可仔细去看,手臂与腿部表面并不是人类自然的皮肤,而是以硅胶等特殊材料制造出来的仿生皮肤,她周身大汗淋漓,唯独右臂右腿上没有汗水渗出,再仔细看去,右臂肩头、右腿根部与躯干的连接处皮肤布满了褶皱疤痕,瞧上去十分刺眼。

    她口中轻声念着数字:“159…160…161……”额上青筋暴起,汗水顺着她的下颚低落在健身房铺着柔软塑胶垫的地板上,盘在脑后的发丝早已被打湿,垂下几缕粘黏在后颈之上。她做得速度并不快,但每一下都力求标准完美。左臂上绷紧的肌肉线条并不夸张,但却充满了力量感。收紧的腰腹,更是流露出完美的腹肌和腰肌线,其上整齐的六块腹肌排列,乃是女子身上很少能看见的景象。

    当她做到200下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随即响起了老管家杰克的声音:

    “大小姐,现在方便进来吗?”

    “进来吧。”她说着,随即左臂用力一推地面,身子笔直向后弹起,直接立了起来。她喘息几下,抬手拿了挂在一边器械上的毛巾,擦拭汗水。

    老管家依旧一身笔挺的燕尾西装,开门进来。她注意到他手中捏着一张纸。

    “怎么回事,是传真机来消息了?”在这个无纸化的时代,纸的出现往往代表着不同寻常的意味。而传真机这种早已被淘汰的工具名词,却出现在了她的口中。

    “是的大小姐,钟表店的消息,让您现在就去一趟,有事当面谈。”

    “好,我马上去。”没有任何犹豫,她大跨步走出了健身房,迅速沐浴更衣,等她戴上帽子,拿着手杖走进夜幕深沉、寒风萧瑟的前院时,老杰克已经将一辆低调的黑色三厢轿车开出车库,停在门口等她了。她迅速上车,车子在夜幕中驶出了宅院,向伦敦大区政府方向驶去。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惊喜更新surprise!哈哈,因为刚开文,稍微勤快点,下一章在本周四。

    本章有两点需要说明:

    1、牧黎本姓姜,是华裔四大家族姜家的成员,利拜伦里,曾因为被洗去记忆忘记自己的姓氏。当了皇帝后,便去掉了姜姓,与姜家脱离了关系。

    2、兰妮的父亲弗里斯曼大将军已经因病过世了,母亲莫裴媛还在,牧黎的两位母亲牧心和姜心妍都还在,但已经不问世事。由于与柯轮的故事没有关系,这些角色也都不会登场。

    “弗里斯曼家族家传,每代家主都爱若珍宝,大灾难前做过最后一次保养,在联邦时期,你外祖父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老迈的修表师傅,重新调过,才能正常走。只是现在又停了,我和你母亲想找修理钟表的店铺再调试一下,这么古旧的东西,价值连城,实在可惜了。只是现在连个配表的人都没有了,钟表店更是绝迹,我们正犯愁呢。”兰妮又道。

    “我想,雪伦·斯班赛或许知道钟表店的所在,她就有一只怀表,似乎从不离身……”天阳将今日与雪伦的见面向两位母亲汇报,末了道,“说来也是少见,这雪伦·斯班赛的继妹居然会想起来送人怀表,当真不像是新历时代出生的人会有的想法。”

    牧黎则长叹一声道:“可惜了,为了寻找优秀的军事人才,我翻遍了近十年内最高军事学院的高材生名录,这个雪伦·斯班赛尤为突出。六年前,她是最高军事学院最优秀的在校研究生,已经获得了三级指挥官(准少校军衔)的资格,正在攻读二级战略指挥学。若是她没有遭了那场无妄之灾,帝国最优秀的青年将领的名号,或许还落不到你的头上。”

    这话天阳听着有些不大服气,不过她只是笑笑,没有表露出来。

    牧黎是什么人,女儿心中所想她一目了然,不由笑呵呵地道:

    帝国乃是君主立宪制民主专政国家,集权大于民主,皇室成员在财务自由、人身自由上很大程度受到宪.法的限制。但是,皇室成员的政治权力却并不小。不仅可以参与政治,而且有着相当高的决策权。这主要取决于新生帝国在最初的时候需要强大的集权和个人领袖魅力来稳定局面,领导人民走出困境的缘故。事实证明,女皇陛下与皇后殿下的能力是极强的,她们率领帝国百姓度过了最为艰难的三年“无空期”(注:意为没有天空的时期,这是一个专指代词,专门指代利莫里亚大陆悬浮于帝国国土上空,双方发生激战的三年时期),维持了帝国存续,赢得了十五年宝贵的发展时间。如今,22岁的天阳公主,则成为了帝国新的希望,作为新一代海军青年将领,这位自幼就无比优秀的公主,已然三度前往前线,在与敌军的摩擦中屡立战功。作为帝国最强的三栖高攻机甲驾驶员,天阳公主已经是帝国最强大的利刃尖端,也是利莫里亚大陆最为闻风丧胆的敌人。

    只是,哪怕是皇室成员,也有自己的私人生活。今夜参加完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落成典礼暨教堂坍塌受难者祭奠仪式后,皇室三人在车队的护送下回到了昭明宫。

    这里是皇室成员的居住地,占地面积不算非常广阔,中央有一片风景秀丽的人工湖,名唤“蓬莱”。围绕着蓬莱湖,坐落着昭明宫的几处建筑群,主要包含了接待贵宾宴饮的西苑,贵宾下榻的南苑,东面的办公与会议场馆——东苑。北苑则是皇室成员私人居住的地方,守备森严,没有皇室成员的邀请,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当日晚间近12点,帝都中央大区,昭明宫。

    天阳不禁暗自翻个白眼,她都22了,母皇还把她当孩子。

    她走近,便见母皇手中拿着一只精美的怀表,表身乃是纯金打造,其上嵌着极薄的蓝水晶,组成一朵美丽的蓝玫瑰。母皇的手托着打开表盖的表身,正凝视着表盖内的相片。相片是一张剪裁合适的黑白老照片,压嵌在两面玻璃内,已然泛黄,里面是一名端坐着的女子,身着三四百年前欧洲贵族的衣裙,容貌端庄秀美。

    “这是……”她十分诧异,瞬即便想到了今夜雪伦·斯班赛手中的那只银怀表。

    “公主,陛下和殿下唤您进去。”

    “好。”天阳站起身,迈着修长的双腿走进了舆图室。

    天阳一脸了然的神情,见怪不怪地坐在了舆图室外的沙发上,点开手腕上的手环,拨动全息屏查看明日行程所需的资料。

    母皇和母后感情可真好,二十多年了,还跟新婚时一般亲密。一面看着资料,天阳内心到底感叹了一句。

    “阳阳,来,给你看个稀罕玩意儿。”刚走进舆图室,坐在堆满图纸的大实木雕花桌后的皇帝牧黎就向天阳招手,口中呼唤着她的乳名,俊美的面容显得柔和慈爱。兰妮皇后就坐在她身侧,笑眯眯地看着她。

    帝国女皇牧黎,性情节俭,不喜奢靡。即便做了女皇,依旧作风清苦,自律自省,颇有军人风范。故而这昭明宫,虽然是皇室宫殿,规模却与很多贵族家中的祖宅差不了多少。这样的规模,还是建造之初,帝国督造司与礼官再三劝说,由皇后殿下拍板才定下的。女皇陛下唯一的要求是,希望皇宫能仿造古中国唐代的大明宫布局修造,督造司满足了皇帝陛下的心愿,最终建成了这座昭明宫,在民间,皇宫有个绰号,叫做“小唐宫”。

    帝国宪.法规定,皇室成员皆去旧姓,脱离原本的家族,财产独立,由帝国财政按照规定好的比例划拨,以避免外戚攀附、皇室奢靡等等问题。故而,原本姓“姜”的女皇陛下,如今只用牧氏为姓,兰妮皇后殿下去弗里斯曼姓,随“牧”姓,但一般不称呼。公主殿下全名唤作“牧天阳”,一般也是省略姓氏,直接称呼为天阳公主。

    “公主稍待,皇后殿下也在里面。”

阅读柯洛诺斯之轮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无疆》《带着仓库到大明》《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绝世武魂》《美女赢家》《高冷女总恋上我》《凶坟》《美女你别走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26/326153/6611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