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小奶汪

    除了吃奶和睡觉,胡诺珩所有的时间都被他用来观察周围的世界了。胡诺珩发现自己周围的环境很不错,干净整洁,环境优美,反正不是什么普通的城市居民或者农村人家,他的狗妈妈和他们这一窝的小奶狗也都被照顾地非常好。上辈子都不敢想出国这种事情的胡诺珩,发现自己现在应该是已经出国了。

    负责照顾他们的人都是金发碧眼的歪果仁,看着也不像是狗主人,倒像是工作人员,这里的设备也很齐全很专业,胡诺珩怀疑这可能是一家狗舍,应该还是那种正规的挺高大上的狗舍。工作人员的语言他听不懂,反正不是英语,胡诺珩上辈子英语学得还不错,至少拿到了大学英语六级的证书。

    这场景,若是让小女生看到,一定是要尖叫着说好萌好萌的。

    这家犬舍只繁育纯种狗,从这儿出去的每一只狗的父母都是在比赛或者犬展上得过奖的。

    白色德国牧羊犬在世界犬业联盟FCI的正式登记名称其实是白色瑞士牧羊犬。

    郭苍条线分明的脸显得柔和了一些,继续问道:“我现在就可以带它回去了吗?”既然要养狗,郭苍也是很认真的,这一个月的时间他并没有浪费,把家里彻底改造了一番,还请了专门的宠物医生和宠物营养师。

    此时,趴在垫子上的胡诺珩的尖耳朵已经悄悄竖了起来,工作人员和郭苍的交谈用的是英语,胡诺珩能听懂一些。主要他的英语都是考试英语,没有应用的机会,听力和口语水平很一般,听得就有点吃力。他刚刚好像听到那个长得像是夏国人的男人说他了?是说他吧?胡诺珩抬头四处看了看,确定趴在垫子上的狗只有他一只。

    听郭苍说到“带回家”这样的字眼,胡诺珩终于忍不住了,迈着小短腿“哒哒哒”地跑到了郭苍面前,隔着玻璃墙抬头看他,心里只有一种想法:握草,好高啊!刚刚离得远还没什么感觉,现在一人一狗只隔着一个玻璃墙的时候,胡诺珩看郭苍简直就像是在看一个巨人!到底是你太高,还是我太矮,胡诺珩有些忧郁地想。

    胡诺珩抬起一只前爪隔着玻璃墙碰了碰郭苍的小腿,好像在问:你是不是要带我回家?虽说现在自己变成了一只狗,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变回人,但如果可以选择,他是真的不想呆在这个语言不通的地方啊,太无聊了。

    不过话又说出来,这个男人应该是夏国人,而不是什么棒国人或者桑国人吧?棒语、桑语虽说和夏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是他胡诺珩也是真的不会啊,感觉狗生真是太艰难了。

    工作人员看着这一幕,笑道:“它很喜欢您。是的,您现在就可以带它回家了。” WWw.8Yue.ORG

    工作人员打开门走了进去,将还站在玻璃墙面前的小白狗抱了起来,小白狗一点都不挣扎,乖乖地被工作人员抱在怀里,然后又被转移到了郭苍的怀里。郭苍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白白的一小团,感觉内心都变得柔软了,大概这种无害而柔弱的小生命,总是很容易软化人们的内心吧。

    这是瑞士人对白色德国牧羊犬的称呼,而也是瑞士人的努力使得白色德国牧羊得到了FCI的认可。

    白德牧分为工作系和展示系两种,按照外观又分为长毛的德系和短毛的美系。郭苍养狗是作为伴侣宠物犬,他又喜欢毛绒绒手感,所以选择的是长毛的展示犬。说来也是巧合,郭苍去犬舍的那天,正好是胡诺珩出生的那天。听说了郭苍的需求之后,犬舍的工作人员直接带他去看了一眼刚刚出生还在隔离的一窝小奶狗。

    胡诺珩一窝出生的一共有六只小奶狗,他是老大。郭苍也说不出来为什么,他第一眼就看上了胡诺珩,虽然明明六只小奶狗在人类看来几乎没有任何区别,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合眼缘吧。

    刚出生的小奶狗需要母乳喂养,差不多一个月左右才能断奶,所以虽然郭苍当时就预订了胡诺珩,却并不能第一时间把他带回家。直到今天,胡诺珩断奶了,犬舍才通知郭苍过来接他的狗狗回家。

    工作人员显然有些惊讶,要知道郭苍之前只见过胡诺珩一面,一个月过去了,小奶狗变化很大,而且几只小狗之间长得也很像,没想到郭苍居然能够一眼认出他预定的那只。即便是他们这些天天和狗狗呆在一起的工作人员,也有认错的时候呢。他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就是那只,是个很安静也很健康的男孩。”

    胡诺珩是在一阵挤压之中醒来的,醒来的时候还有点懵,以为是同寝的室友在故意捉弄他。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朦朦胧胧什么都看不清楚,想要开口说话,却只发出了微弱的“呜呜”声。

    过了好多天,胡诺珩才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变成了一只狗,还是那种刚出生的小奶狗,几天前的那种挤压感就是从母体中被分娩出来的感觉。他这辈子的狗妈妈是一只纯白色的大狗,品种不知道,原谅他对狗没什么了解,也没有时间去了解。一开始,他还无法接受自己要吃狗妈妈的奶这个事实,但饥饿让他很快就抛弃了节操。

    说胡诺珩不普通,是因为他是个贫困生,孤儿出生,靠着助学贷款才能上大学。为了赚取自己的生活费,偿还贷款,他不得不每天打好几份工,生活永远在奔波忙碌中度过,少有空闲的时间。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胡诺珩是一个普通又不太普通的大学生,说他普通是什么他没有哪个方面特别突出,相貌不是特别帅但也绝对不丑,属于看一眼很难被人记住的类型;成绩也不好不坏,是那种很容易被老师忽略的存在。

    纯白色的德国牧羊犬,郭苍别说见了,甚至都是第一次听说还有这种犬种。

    那个合作伙伴也是非常喜欢卖安利的人,他跟郭苍的合作很愉快,也感觉郭苍是一个值得交往的人,就更加希望郭苍能够像他一样喜欢狗了。在合作伙伴的强烈安利下,原本就有些动摇的郭苍,也觉得养只狗也不错。

    合作伙伴感觉喜滋滋,十分热心地给郭苍介绍了现在这家位于德国的著名犬舍。

    郭苍虽然是一个久经商场的成年人了,脸上也露出了明显的喜爱之情,问道:“就是趴在垫子上的那只吗?”郭苍自从家中变故之后,一直都是孤身一人,他对人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很难接受其他人的过度接近。

    养一只狗其实也是他心血来潮时的想法,一个月前他来欧洲谈一笔生意,合作伙伴是个爱狗之人,邀请他一起去看了一场犬展。就是在那场犬展上,郭苍被一只毛茸茸的雪白大狗吸引住了。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胡诺珩已经不再抱有这样的幻想了。梦都是跳跃的,不连续的,而他现在的生活,一天又一天踏踏实实。变成了狗也没办法记录时间,胡诺珩趴在毛绒绒的垫子上,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多大了,唯一的线索就是他和他一窝的狗兄弟姐妹们昨天刚刚断奶了。但谁让他对狗没什么了解,并不知道狗一般多大断奶。

    郭苍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进犬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一只小小的白色德国牧羊犬独自趴在狗窝旁边的垫子上,四只雪白的小爪子陷进了垫子长长的绒毛里,旁边几个兄弟姐妹的嬉戏玩闹丝毫无法让它动容。它的脸正面对着郭苍的方向,一双黑色的杏仁眼里似乎闪烁着忧郁的光芒。

    郭苍从前对狗的了解也不多,乍看还以为是萨摩耶。合作伙伴一听却笑了,告诉他那是一只德国牧羊犬。郭苍不免有些吃惊,他当然听说过德国牧羊犬的大名,这是一种非常适合作为工作犬的犬种,在夏国许多军犬和警犬都是德国牧羊犬。它们在夏国又有一个更加响亮的别名——黑背,顾名思义,它们的背毛一般都是深色的。

    但这些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胡诺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他对上辈子最后的记忆是打完最后一份工之后回到寝室里,一时睡不着就躺在床上拿出手机刷了刷微博。然后他就在微博上看到了一条新闻,国外一个单身富豪去世之后,按照遗嘱他的遗产由他的宠物狗继承,于是他的宠物狗瞬间爬上了该国的富豪榜,排位还不低。

    胡诺珩看着新闻,再想想自己,深深觉得真是“人不如狗”,于是带着开玩笑的意味,跟风在那条微博下面留了一条评论,“请问还有土豪缺狗吗?上大学的那种。”之后,他就关上手机睡着了。

    一开始的时候胡诺珩还在怀疑,这会不会只是他的一个梦。因为睡前看到那条新闻,对一只狗产生了羡慕嫉妒恨的情绪,于是就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狗。说真的,如果真的是梦,他还挺愿意享受这个梦的,虽然现在他只是一条狗,过的却比他当人的时候舒服多了,说不定身价也比他当人的时候高多了。

阅读总裁的小白汪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试婚老公,要给力》《女帝直播攻略》《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位面之纨绔生涯》《神印王座》《天骄战纪》《兵临天下》《血界蛮荒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26/326190/6612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