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凌晨残响

    “度蜜月呀~”程禾光微笑。

    姚北辰脸红的说:“去……去哪!”

    深夜的动车,姚北辰穿了一件体恤,外套着衬衫。他发现程禾光居然还是穿着校服,黄色短袖和黑色短裙在微凉的秋夜里略显单薄。

    程禾光看着这副场面发呆,回忆起了一些事情。

    姚北辰看着她的侧脸,令人心疼的坚强与忧伤涌上心头。他不禁觉得自己是个差劲的男人。

    电梯的按钮也十分独特,上方的楼层显示非常高大上。电梯到达二人面前,发出叮的一声。三十层的大酒店,楼层按钮从上到下长长一条。

    第一次住五星级酒店,姚北辰激动的东张西望。程禾光却和上自家小区一样,面无表情。唯一的喜悦也是因为姚北辰在,眼神里却闪烁着不安。

    他们的房间在二十二层。电梯门一开,映入眼帘的是长到看不见尽头的红毯。

    程禾光这时眼睛才闪过一丝光芒。“和北辰结婚的时候,也要走这么长的地毯吗……”她想起电视上婚礼的镜头。

    姚北辰看到程禾光终于露出了笑容,一下子激动的说:“小光!这里好漂亮!” WWw.8Yue.ORG

    程禾光点点头,开心的说:“我选的酒店厉害吧~”

    红毯的左侧是一间一间的客房,房门大的有一整层那么高。房间的间隔摆着一些艺术品,有陶瓷有油画。右侧全是玻璃的窗户,整个人可以完整的欣赏对面的夜景,还能看到动车驶过,方才的高架桥一览无余,车水马龙更加绚丽。

    黑漆漆的夜削弱了视力,否则恐高的人站在窗边可以会被吓晕。

    男侍者将他们带至二十二层尽头的房间,旁边就是卫生间,却设计的豪华美观,毫无异味。让人和干净这个词联想到一起。

    “程小姐,姚先生,您的房间到了。”男侍者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

    程禾光拿着很有创意的房卡刷开房门。

    推开门,灯瞬间就亮了。各式各样独特的设计让二人目不暇接。浴缸在稍高一点的平台,下方还有鹅卵石铺垫,一个小小的台阶之后是双人床,精致的枕头和被子让人不想弄皱。床前居然还有一个像沙发的小茶几,不知道该搭脚还是放东西。所有的灯饰风格统一,格楞的镂空灯罩下还有可以放置东西的小空间。浴室旁还有花草装饰。

    他们就像两个进城的乡巴佬,视线绕了一圈又回来了。

    最里侧的玻璃窗被厚重的窗帘覆盖,一拉开,天苏城另一侧的夜景也瞬间显现,那一侧的城市更像是市区,比起先前的高架桥更为明朗,宛如夜空的星辰。

    “北辰,要一起洗澡吗?”程禾光的声音清脆,打破了安静到耳鸣的夜。

    “不……不用了!!你先吧。”姚北辰背过程禾光说。就是因为程禾光知道姚北辰是一个羞涩又保守的大男生,才会经常有意无意的调戏他。

    突然,程禾光当着姚北辰的面脱校服,姚北辰却无比害羞的坐到床的最拐角,坐立不安的低着头,完全没有回头看。

    “太羞耻了!!!小光的身体怎么可以被异性看到!!!我不能让她变得不纯洁……!”姚北辰心里忐忑不安,脑内却克制不住想象着画面。他捂住发烫的脸,一周的相处却并没有适应和女孩子同居。

    “可是我们以前是一起洗的~”程禾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他的身后,贴着他的左耳朵说话。少女呼出温热的气息让他触电一般浑身酥麻。姚北辰吓得立刻慌了神,后退着捂着眼睛。

    “啊啊啊那时候是小时候啦不一样!!!!”他在指缝见看到程禾光并没有一丝不挂,还是裹着浴巾的。他长舒一口气。

    “真是的~北辰真是纯情。”程禾光古灵精怪的笑,不知何时放好了水,她转身走到浴缸边。

    等一下……这是什么奇怪的房间,浴缸为什么在房间里!!!姚北辰看到她抬起一只脚,脚尖已经进入水下,试探着水温。姚北辰吓得惊声尖叫,立刻退缩至离浴缸最远的阳台,直接坐在地毯上,完全不敢回头。

    听着少女沐浴的水声,他的心都要跳到了嗓子眼。“等下我也要在那里洗澡,小光偷看怎么办!算了,她要看就看吧,只要她不被我看光就行!呜呜呜。”正直又未经人事的姚北辰的脸像发烧一般红,一次次的水的波澜声散发着荷尔蒙,他却像炼狱一般浑身绷紧端坐着。

    “高中生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习啊!而且我对小光的感情绝对不是什么不纯洁的!我对她没有什么邪恶的想法啊!”姚北辰在口中碎碎念。平日里老妈也在家,所以她收敛了许多,他突然发现两个未成年人在一起真的是太可怕了。

    ……他在程禾光站起的巨大水声中感觉到了时间的流动。他颤抖的问:“小光……洗好了吗!”

    “嗯嗯~”程禾光的声音流露着开心,而且距离很远,他瞬间呼出一口气,转身站起。

    突然他看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尖叫声冲破天际。

    “你你你你怎么还没穿好衣服?!!”

    他立刻转了过去,忘记了还要穿衣服这道工序。他想忘记自己对女性大不敬的画面,刚才画面的元素却时时刻刻出现在脑子里。他觉得自己此时犯了法,应该被枪毙。

    程禾光换好衣服,仍然穿着校服,就像刚刚来的时候一样。她除了校服,好像没有别的服装。

    姚北辰瞥见她衣冠端正的走过来,浑身的紧绷的神经这时才放松。

    接下来更加尴尬的是,轮到他洗澡了。

    姚北辰就像坐过山车,两个大回环的间隔也只有几秒。

    他蹑手蹑脚的走到浴缸边,脱得只剩内裤的时候,他恨不得穿裤子进去。

    这时背对着他趴在床上玩手机的程禾光突然回头看了他一眼说:“继续啊。”

    姚北辰瞬间被吓得一身冷汗:“我就知道你会回头!!!”

    不管那么多了,迅速脱衣,他第一次感觉洗澡如此艰难。他坐在浴缸里,迅速的擦洗身体,就像在划水。

    程禾光此时倒也很老实的趴在床上,摇晃着腿,并没有看他。

    他面临的下一危机就是穿裤子。换洗的干净衣服早已经准备好。

    他计划好了什么姿势最快。浴缸的水已经放掉了。一个飞速的转身,换洗的内裤却不知踪影。

    这时姚北辰看见程禾光手里晃悠着某个灰色衣物,朝他猥琐的笑。

    “小光——!!!!!”

    又是响彻黑夜的尖叫。

    ……

    与此同时,周六的凌晨将至。

    魏斓海站在高耸的楼顶上,俯瞰着小区。

    “19栋606……应该是这里!”

    魏斓海提前在教务处的电脑里得到了姚北辰家的住址。程禾光应该住在他们家。

    没有一户的窗子是亮堂的,即便是可以狂欢的周五夜。

    一个巨大的人形黑影如蛇般盘踞在居民楼上,黑影笼罩着一些窗户,月光依稀。黑影不像是这个世界的生物,却释放着凛冽的杀气。

    魏斓海掏出一块怀表,寂静的能听见滴答声,金色纤细的指针一点点的擦过,从十一点五十九分变成了十二点。

    “我是个守时的女人,程禾光接招!”魏斓海大喊。

    黑影突然发动了攻击,巨大的一拳将瓦砾一击粉碎。

    嗡隆隆的声响,一共七层的小房子颤颤巍巍的差点倾倒。黑影的一击相当精准,除了606室,被轰得瓦砾飞溅,前后的房间都没有被损坏。

    居民楼有几户灯亮起,伴随着一些尖叫,小区因为怪物的袭击发生了骚乱。

    “切,不在吗?”魏斓海咬咬牙,本想攻个出其不意。可惜,606室没有生命迹象,巨大的人形黑影把头伸进了残垣断壁的屋子内。沙发和茶几也被摧毁得没有形状,玻璃和灰尘一屋都是。

    被重创的地方正是卧室和客厅的连接处,魏斓海感知着黑影,并没有程禾光的迹象。

    魏斓海有些恼火,自己特地守时的蹲整点,结果还扑了个空。但是她也做好了B计划,这些都在预料之内。那么……她去哪了呢?

    不刚正面的躲猫猫啊……魏斓海一声令下,黑影瞬间化为没有四肢的长蛇,匍匐在魏斓海所站的立足点。

    她踩着影子站在黑影之蛇的头部,眺望着城市的夜景。

    “程禾光,你躲到哪儿去了呢。”魏斓海呢喃着。

    父亲喜欢派自己独立解决鸡毛蒜皮的小角色,让自己积累战斗经验。对于姚千宿之女的到来,父亲有所重视,却还是不加干涉的交给自己全权负责……魏斓海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有着独当一面的责任了。

    魏斓海攥紧拳头,内心有些动摇。感觉自己拉拢程禾光是如此唐突之举。

    “背叛父亲的话,我还能得到渴望的幸福吗……?”魏斓海抬起头,在孤高月夜的照耀下,轮廓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屹立于城市的黑影之蛇飞速的匍匐,像蚊群经过。黑影像水流般轻松的穿过楼层之间,悠闲的江南小城笼罩在无名的恐怖之中。紫色的瞳孔像恶魔般觊觎着大地每一个角落。

    豪华的大酒店,门口停放着各种车牌的汽车,有的是周边城市的,有的从遥远的北方来。

    大酒店里深红的大理石地砖被擦的反光,程禾光的脚下倒映出是个男人都想看的风景。

    打扮如空姐的前台接待登记了姚北辰的户口本,因为还没有成年。一旁的程禾光掏出一张伪造的身份证,上面的年龄是20。

    前台小姐看了看穿着校服并且初中生模样的程禾光,又看了看身旁的姚北辰,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又因为自己的职业原则瞬间恢复严肃。

    一位帅气的男服务员带领他们去房间。

    当晚,程禾光和姚北辰收拾着东西。

    “小光,我们要去哪呀。”

    李霞予在告别时挥手:“小光!你的孝心阿姨心领了~这几天和北辰好好读书啊!”

    程禾光提前为李霞予太太订了一张五日的青岛游,周五的早上,程禾光目送她上旅游大巴。

    ……下了动车,已是巳时。

    二人都只背了个包,打车去程禾光订好的酒店。

    天苏不愧是大城市,灯火通明,高架桥上出租车一辆接一辆,星星点点连接如银河闪耀。

    他脱下外套披在程禾光身上,看夜景的她转过头来。

    “谢谢你,北辰……”程禾光感觉无比温暖,此时姚北辰打了个喷嚏,程禾光微笑着,把衬衫披在他身上,说:“北辰还是你穿着吧,我不冷,而且我的体质比你好多了~”

    “隔壁的天苏市!”程禾光说。

    天苏市,比起钢城市要富裕很多的大城市,离钢城市很近。

    姚北辰憨厚的笑了笑,穿上外套。

    程禾光点点头。

    好了,姚北辰的妈妈已经安全转移了,接下来……

    姚北辰停下了正在做的俯卧撑。

阅读灿若天使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卦妃天下》《宁小闲御神录》《末日之无上王座》《万古仙穹》《重生八零俏佳妻》《高术通神》《盗天仙途》《醉玲珑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26/326259/66141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