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清晨的摊子与惑

    徐攸崇自然没想到老板娘因为一句话生了这么多心思。只是觉得一直盯着他的老板娘显得有些傻,用手挡住了老板娘的视线。

    老板娘回过神儿来,接着舀粥,对徐攸崇说了句“知道了”便转身招呼客人。

    不过因为名字里的“崇”跟“愁”发音有点相像,加上有一次小闹收尾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抽什么疯脱口一句“你们不懂哥的忧愁”,他“忧愁哥”的名号从此在村里和邻村几个小团伙里面传开了。

    事实上,在走到摊子的时候他就发现了那三个陌生人,但并没有过多在意,毕竟村口时常会有过路商人歇脚,当时自己心里又想着别的事。苟万机的分析虽然大部分是主观臆断,却已经给他提供了足够多的信息,加上另外的一些蛛丝马迹,他相信自己可以推算出一些东西。

    就在此时,苟万机谈论的三人起身离桌准备付钱离开。苟万机有些担忧地看向沉思的徐攸崇,知道可能对徐攸崇甚至整个村子都造成隐患的三人马上就要走了,却不敢惊扰对方。他无奈摇摇头,准备吩咐几个少年跟着那几人,以防万一。

    年轻男子站在两个随从身前,看着“莲花坊”三个大字旁边用朱笔写的“徐记”二字,眉头一蹙,讥讽地笑了两声,然后平静地踏门而入。

    医馆内,正有几个本地村民在看病。年轻男子进门之后没有说什么,只是平静地站着。

    身后的两个随从见势立马跑上前去,粗鲁地挤开正在排队的村民们,趾高气昂地指着正在治病的病人说道:

    “你你你,先停了站一边去,我家老爷要看病!” WWw.8Yue.ORG

    被推开的村民们抱怨地骂了几句,然而当他们看到二人传的华贵衣服后,立马沉默起来。

    正在看病的村民见状想要起身退走,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死死压住。

    正是那从始至终并未抬头或出声的大夫。

    大夫挥了挥另一只手,示意村民坐下,继续诊病,头也不抬。

    “无论贫贱富贵,只讲先来后到,这是我医馆的规矩。你若是要看病,便要遵守我的规矩;你若不是来看病,衙门在邻村,什么仇什么怨,拿着诉状,到衙门说去。”

    两名随从一窒,顿时陷入了茫然,却不敢回头看年轻男子一眼。他们只想着自己先发制人把气势提上来,以势压人,却没想对方如同个棉花,让自己积攒出来的气势无从发泄;但又不能就这么退走,因为只要退后一步,迎接自己的将是比衙门都要可怕的事情。

    年轻男子站在后方看着这一幕,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玩味。

    正在两方僵持之际,徐攸崇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看到场间的形势,便知道自己的臭屁老爹又在坚持他执拗的规矩。于是先是朝年轻男子看了一眼,然后赶忙跑到案头,往他老爹脑门上那么一刮,大声嚷道:“老头,你赶紧给人家看病!”然后在正抬起右手的徐大夫气得通红的老脸变紫之前赶紧附耳,用旁人听不到的声音说了一句话。然后,只见怒火中烧正准备卷起袖子抽耳光的徐大夫抬起的右手猛然一滞,随后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缓缓起身,朝着医馆之内的村民们施了一礼,略带无奈地说道:

    “对不起各位乡亲了,医馆今天打烊,明天我亲自到各位家中治病。”

    徐大夫在村中的名望一直很好,既然他下了如此承诺,又知晓此间必有隐情,吵闹地道了声“谢谢”,便各自离去了。

    于是,医馆里只剩下了徐攸崇父子二人和年轻男子三人。

    徐攸崇对那两名随从视而不见,整理了一下衣着,不急不缓地走到年轻男子身前三尺处,将双手抬至胸前,满怀恭敬地朝对方揖了一礼,激动说道:

    “小民徐攸崇见过修行者大人。”

    ……

    被识破身份,年轻男子并无任何惊讶,平静的脸上反而浮现出了几分厌倦之色。

    徐攸崇看到了对方脸上的厌倦,也不以为意,继续面带恭敬地说道:

    “修行者大人光临小店,让小店蓬荜生辉。不过您既然主动降临鄙店,自然是有事交待我等,还请您遣散了闲杂人等吧。”

    年轻男子和自家老爹自然不会是闲杂人等。徐攸崇转身看向那两个仍旧茫然不知所措的随从,笑骂地说道:

    “西边来的,别拿个木头板子,就当自己是县太爷了。就你俩那作态,穿什么都那傻样,还愣着干什么,快滚吧。”

    两个随从这次真给说愣了,畏惧地看了看年轻男子,见对方完全没搭理自己的意思,赶忙灰溜溜地开了个门缝钻了出去。

    “啧,走之前连衣服都不还人家,活该穷一辈子。”徐攸崇朝着两人背影骂了一句,随后朝老爹眨了下眼,示意一切交给自己,转向年轻男子,再次作揖,恭敬地问道:

    “不知修行者大人有什么要交代小店的?”

    年轻男子面无表情地看着弯着腰显得极其恭敬的徐攸崇,没有马上回答。半分钟之后,才轻启朱唇,用一种极其淡漠的语气说道:

    “我很好奇……”

    “我知道修行者辟谷,不吃俗世食物。嘿嘿,雕虫小技,不足挂齿”,年轻男子话还没说完,徐攸崇马上谦虚地嘿嘿一笑,看似很不好意思实则十分得意地挠了挠头。

    “我很好奇,像你这种人,怎么会认识她?”自己的话被打断,年轻男子并不以为意,就像飞翔于湛蓝天空中的苍鹰,并不在意挣扎于秽土中的蚂蚁在呐喊什么。

    徐攸崇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谁,眉头微微一蹙,沉默着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对方并不需要自己回答。

    果然,下一刻,年轻男子回答了他先前的问题。

    “我要一样东西。”

    “呃,小店虽然是俗世医馆,却也是讲究个以物换物的道理。”徐攸崇没有问对方要什么,只是略带恭敬地向对方解释。

    年轻男子冷漠地看着徐攸崇,似乎要看清楚对方究竟有几个胆子。然后,他轻呵了一声,抬头看向坐在诊案之后的徐大夫,讥诮地说道:

    “条件?”。

    寥寥二字,隐隐散发出一丝杀意。

    “据小民了解,自大宋国平定天下之后,道门有规定,修行者是不能随意杀死俗世百姓的。”

    “然而,单是这门上‘莲花坊’三字,就足以让你们死上百次了”

    徐攸崇,挑了挑眉,耷拉的眉毛配上有些低垂的眼睛显得很是忧愁。他抬起头,看着对方冷漠的双眼,微笑而忧愁地说道。

    “哎呀,修行者大人您真是个有善心的好人啊。之前我便说过,小店秉持以物换物的原则。既然您好心地给我们提了个醒,我们也要给您相应的回馈才是”,

    说着,他指了指年轻男子的腰畔,指了指年轻男子的裤腿,又指了指自己沾有湿意的双鞋,满脸真诚地微笑说道:

    “您不是为牟暴利冒险骗药走私的商行子弟,更不是家有重症病人的世家公子。您自南方而来,不走通关之所,连夜偷越天幕山,胁迫西镇百姓跟随,复而要挟于我。”

    徐攸崇顿了顿,看着对方的眼睛,恭敬而真诚地说道:

    “您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偷渡人呐。”

    然而,苟万机还未开口,旁边的徐攸崇就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睁开眼睛,双腿骤然发力,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眼睛微亮地看着离去的三人。随后他大吼一声“白婶东西你先给我留着,等会我过来拿”,不顾苟万机的提醒,朝着自家的医馆跑去。

    ……

    莫林村的东巷有家店铺,门前香气弥漫,门上有块红木招牌,上面飞洒着三个大字:莲花坊。

    要说这莲花坊,却不是什么卖花弄草之地,而是一个分店开遍了整片大陆、独立于世间、响当当的医界神话。其背后有着独立的修行势力,虽不如八大宗门那般实力强横,却赢得了俗世和修行界共同的尊重。

    求医时若遇到莲花坊,便意味着活下去的希望高了三成。

    “家里那俩的,都加个蛋。”

    老板娘正舀着粥的手顿了一下。她自然对这个看似忧愁憨厚实则有点泼皮无赖的同村少年极为熟悉,平日里没少听他抱怨自己爹娘臭屁又没见识。今儿个听见他来这么一句,不免有些惊奇,盯着他的脸看了好长时间,美眸上的柳叶眉挑了挑。心想是他爹娘终于答应放他北去了?或者是他终于记起爹娘对他的好了?

    徐攸崇踏着簌簌作响的霜草从天幕山归来,低头看着脚下的荒地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后他鼻子一抽,抬头看见村口那家烟雾缭绕的摊子,咧了咧嘴,觉得有些僵直的双腿多了几丝力气。

    熹微的晨光完全绽放的那一刻,沉寂的小村子渐渐有了烟火气息。白蒙蒙的炊烟似花甲老人烟斗里逃出来的记忆,浓郁地在天地间盘旋几周,弥散成缥缈的尘埃。

    “我这人有个习惯,遇着生人总会多看几眼。看那三个人的言谈举止和吃饭的速度,两个年级大些的还好,中间年轻的那人,坐那儿有一刻钟了,愣是一下筷子都没动。听说明年开始宋国要提高异国商品入境的税钱,咱们这儿有好多药材在山那边采不到;而你家医馆的药材偏生比好多药材商人手里的货都全。我便想着,这些人会不会是北边哪家商行的公子哥带着几个家佣过来骗药,准备趁着这最后的机会捞一笔。我不知道你家药材的渠道,但想来也是些不好摆上台面的法子。近来不管是宋国还是咱们姜国对偷运货品贩卖异国都抓的挺严,真要是被他们骗去了不少药材,之后又出了岔子,到时候你家可就麻烦啦!”

    “狗头军师”苟万机一通分析把周围几个小子绕的是晕头转向,徐攸崇手边的光头男更是觉得自己的脑门变成了“狗丸子”用来敲佛经的木鱼,只觉得双耳边上嗡嗡作响,转头向身后吐了起来。

    徐攸崇听懂了苟万机的分析,眉头一蹙,懒得嫌弃旁边呕吐的白痴光头,闭上眼睛,沉默了很久。

    “忧愁哥,看见最靠近村口那张桌子边坐着的那仨人没?其实本来是四个,昨天半夜进村,听客栈门口的小六子说是西边镇子过来找你老爹看病的。”

    徐攸崇的右手边一个长相清秀,举止言语带点儒雅的少年开口说道。

    徐攸崇挑了挑眉头,走到腾出了空地的圈子,在左手边一脸凶相的光头头上摸了几下之后,蹲了下去。

    徐攸崇跟这几个人在一起显得并不高,更是比那个长相凶恶的光头矮了将近一头。但那一圈人却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他的动作,那光头甚至自己也在头上摸了一圈。至于这里面的因果,在徐攸崇看来只是几场闹剧,不值一提。

    这名少年姓苟,名万机,颇有些头脑,被众人推举为“狗头军师”。据说祖上出过举人,祖先曾到过山的那头求过学,因此家里留有几本旧书。徐攸崇哥几个几次三番要求借阅都,被他以“家传之宝不能外传”的理由推辞。终于,在某次被拒之后,徐“忧愁”怒急之下大斥其“狗丸子长得好顶个屁用,撒个尿都舍不得沾点土”,附近几个小团伙也就都知道莫林村“徐忧愁”有个手下叫“狗丸子”了。

    摊子四周零零散散地摆了几张木桌和几把木椅,此时已经坐满了人。几个年轻小子蹲在摊子旁边的空地上聚成一堆儿,嘀嘀咕咕说着些什么,不时地挑几下眉,然后冲着摊位方向指指点点。

    徐攸崇走到摊前,冲着草棚下忙活盛粥的老板娘比划几下,拖着似是累到极点的惫懒声说道:“老规矩。”正要走着,突然想到自己明天就苦尽甘来了,不禁有些得意,提起嗓子升了好几个调儿:

    摊边空地上蹲着的那几个小子听着徐攸崇来了,赶忙冲他挥了挥手,互相推搡了几下,留下足有两人位的空地。

阅读九纹莲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原血神座》《快穿:时空胖商人》《奸臣》《独步天下》《佛本是道》《苗疆蛊事》《公主嫁到》《极品佳人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4/334792/6784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