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佛光点点

    所谓一拍,主要讲的就是在脱衣过程中的操作手法,脱上衣的过程要先用手面对尸体的后背心连拍三下,一般理解为沟通尸体达成谅解的过程,其实主要是为了松动尸体的关节,以便脱去外套时显得方便;

    二靠,主要是指脱衣的过程不能用身体躯干直接接触墓主,整个过程只能用双手和手臂完成,不能抱,以免沾上阴气,全靠双手和手臂的依托技巧性的完成。

    枯明正操作到关键时刻,下一秒就可以将衣服带走了,耳边却响起呼呼声,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第一次干活,难道撞鬼了?

    屋外雨声更紧,风声更疾。

    枯明紧缩着身体,恐惧而无助,都说人欺人无德,以前也就狗子欺负他,现在是鬼也找上门来,简直是阴阳两界不能容啊,他使劲的用膝盖抱紧脑袋,三头合一是他唯一可表达的倔强。

    ..............

    杨家堡钱家庄钱富贵家这几日炸锅了,儿媳妇朱敏深夜一场大病直接去了医院。

    钱富贵的老伴一向刻薄霸道健步如飞的王萍也卧病不起,平时虎胆龙威的钱富贵现在就像是焉了一般精神恍惚,其他儿子啥的都被送到邻里亲戚家,只差一步破败,一夜之间天上地下。

    邻里姑舅乡亲都不明白,这钱家如日中天为何一夜颓败?

    清晨的阳光柔和温暖,就像情人的眼神,让人暖洋洋的。钱运德作为辈分跟钱金宝平起平坐的人物,两人没少内斗,在钱金宝去世后别提活的有多么滋润,每天遛狗玩鸟,还天天到钱富贵家串串门,他打心眼里喜欢被人尊敬着叫一声“四爷”,他好这一口。今天他再次来到钱富贵家里,口中不停的学着鸟叫,逗弄着笼子里的金丝雀,来到以前钱金宝住过的院落,迈开八字步,口中“锵锵锵,啷锵,嘚囊呛”的哼了开来。

    “四.....弟,好.....啊”突然一个声音响起,钱运德莫名有种熟悉感,他顿然停了下来,习惯中很自然的接口说道:“三哥,早啊”。

    刚说完,他打了个激灵,“这三哥不是前两天才死去,莫非又回来找我了?”钱运德突然觉得这个院落再也不是曾经熟悉的地方,有凉气从心底发出,笼中的金丝雀不停的翻腾,更是让他胆寒不已,清晨的朝阳毫无温暖可言。

    “四.......弟...”,钱运德颤巍巍挪动身体,眯起眼睛向三哥房间瞧去,他一瞬间睁大双眼,“我看见了什么?”“我居然见鬼了”,他“妈呀”一声扔掉鸟笼子,疯狂的向院外跑去,边跑边喊,“鬼呀,鬼呀”。

    回头处,只见钱金宝的房间,从窗户中探出个顶着杂草的头来,不是钱金宝还能是谁。

    一个礼拜后,钱金宝的坟头立上了钱运德的名字。

    而枯明依然沉睡,就像死去一般,每日总有黏糊糊的水灌进他的口中,滋润着他焦灼的喉咙,伤口也不怎么疼了,因为感受不到,王屋二山依然还在,他没办法睁开眼,只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身体会比以前暖和。

    枯明睡梦中无限满足。

    “哐当”屋外传来声响,枯明瞪大眼睛却不敢抬起头来,一阵风吹过,蜡烛应声而灭,周围陷入夜色,只有凉风袭来。

    他仿佛感受到一双绿油油的双眼正注视着自己,那是熟悉的脸庞,是钱金宝的脸庞和他那双惨白的死鱼眼,“扑通”枯明摔倒在黑暗里,昏死过去。

    恍惚中,枯明感觉有人抚摸他的脸颊,温柔而深情,但眼皮沉沉好似压着王屋二山一般,又一次在头昏脑涨中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三天以后,枯明居然感觉到了身边偎依着温暖,疑惑中艰难的转过头去,只见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他,那眼睛好似星月又比深潭,他诧异中炸毛了准备滚到一边,却怎么也动不了。

    “玩完了,看来这是遇上判官了”他如此想着,从了吧,枯明闭上了眼,听天由命般的又睡了过去。

    但,要是目标是刚刚入土的新坟,那是万万不能走空的,这会影响以后的收成和气运,所以像现在枯明遇到的就是后面这种情况,即使到最后什么都没捞到也要带两抔土走的,今晚能带上几件衣服走算是没有白来,这一点也在预料之中,毕竟钱富贵他要敢真的让他老爹赤裸入棺,别说他丢不起那人,就算是这样,等他枯明今夜离开了也够他焦头烂额一番。(注:这里的衣服主要是指外衣,内衣带有尸气,是不会拿走的,以免带来不详之物)

    棺椁中尸体的衣服要顺利脱下来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新墓,尸体本身还处于收尸的状态,也就是渐冷失去生机,全身变得僵硬失去细胞活性的过程,变得僵硬起来,因此在脱衣的过程中还要遵循一定的行规,那就是“一拍,二靠,三定音”。

    这种高期望与结果的落差不是他这种充满欲望的人能保持优雅的,所以,“哐哐哐”枯明对着钱金宝的胸口砸了两下,这让他舒服了不少。

    当枯明一再确定手中圆古隆冬还沾着丝线般口水的东西是一个枣核,他真的失望透顶。

    脑后的呼呼声就像挂在耳边,不停的催命一般,枯明拼了命撅着屁股连滚带爬的向山外跑去,也不知道跌了多少次,只记得最后一道闪电的亮光指引着他摔倒在门口,背心冷汗直冒,他的头发像刺猬一般竖起,根本顾不上腿上的伤,赶紧滚进屋内四下摸索着找来蜡烛,哆哆嗦嗦的擦着火柴。

    “这该死的什么烂火柴?捡来的果然不靠谱”,枯明依然抱着希望不停的噗呲的擦着,眼看最后一根了,心里只差写满绝望的时刻,“噗”的一声火光亮了起来,他双手捧着火苗小心翼翼的点燃了蜡烛,内心才让他寻找到一丝底气,心里不停的嘀咕着“魑魅魍魉,妖魔鬼怪见火必灭,见火必灭”,为表虔诚,更是双手合十闭眼念叨起来,体会着无助。

    屋外的雨滴伴着风声敲打在破败的屋檐,几只老鼠闻着血腥味双眼散发着绿光对着流淌的鲜血呲溜起来,枯明愤怒彷徨却无能为力,刚才的一番奔跑已经耗费了不少力气,加上伤口大出血,已经让他没有更多的力气去做任何事情,哪怕驱赶这些该死的老鼠,都已经力不从心,哆嗦中,他努力扯掉身上丝丝缕缕的布条艰难而粗糙的包扎了一下伤口。

    他心怀忐忑,生硬的扭动着脖子,眼睛瞪的老大,向身体两旁看去,除了雨声和远空的闪电没有任何异常,这趟他壮胆不少,便再次鼓足了勇气,抬起手抓住了衣服一端,正准备顺势拉下,“呼呼”的声音又开始传来,他毛骨悚然,心脏像一面重鼓咚咚敲在脑海,胸膛起伏不定,双手也打起了摆子。

    “呵.....呵....”枯明陡然发现眼前的钱金福原本垂着的双手开始在泥浆里缓缓抬起,他的口中正发出呼呼呵呵的声响,诈尸了?

    几个原则枯明紧紧的记在心中,连忙扶好钱金宝面对他的后背啪啪啪就是三连拍,接着单臂支撑住,迅速腾出一只手拉着衣领向下滑动,还算顺利,主要感谢这边的风俗,这种衣服纽扣都是个装饰,给他省力不少。

    “呼....呼...”,什么声音?

    枯明使劲的挪动着屁股,脑海一片空白,口中啊的一声从坟头跌了下去,砰的一声,他感到双腿失去知觉,左腿膝盖处被坟前的拜台石头拉出尺把长的口子,肉皮外翻,血水四溢,狼狈至极。

    算了,一切都是机缘问题,还是安心的拔衣服吧。

    在这一行里,如果遇到开启的棺椁经过仔细搜寻到最后还是一无所获,那主要是指那些经过岁月侵蚀许多年的古墓,要是这种情况也是能被原谅的。

    三定音,这个也就是整个过程结束了,无论是探物还是其他东西后,都得给棺椁合上并撒上几把泥土,条件允许的情况最好还是还原,一切结束了不能回头,意为定音。

阅读枯狗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秦吏》《三寸人间》《鹰掠九天》《灵气逼人》《深夜书屋》《大医凌然》《恶魔就在身边》《重生DNF之全职哥布林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4/334874/6786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