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没了修炼资源,就是再天才,那又能怎样?” WWw.8Yue.ORG

    他们说的都是她吗?她已经被家族给抛弃了?

    “我……我这是怎么了?”醒过来的阿贝尔表情颇有些惊疑不定,她自己或许没有注意到,此刻她看向沈茗的眼神中已然带上了不少警惕的色彩,“发生了什么?艾赛亚又在哪?”

    “喂,傻大个。”沈茗微微挑眉,“就算是你不怎么用脑子,但是至少现在也还会用蛮力吧。带上你的武器,保护好你家大小姐,我们现在,该和这个村子告别了。”

    沈茗刚推开门走出去,就见到了处于街头的几个影子。

    既然声音的描述是真的,那么对方所提到的猎户呢?那个裁衣的女人呢?

    想到这里,沈茗变得更加冷凝了起来,她几乎是用一种不容反驳的语气跟后面的两人说道:“继续往前走,我们去村子中心看看。”

    村子本身的规模就不大,从旅馆走到中央根本就花不了什么时间。可也就是在这一路上,沈茗已经又看到两三次同样的影子了。

    阿贝尔这是头一次真正出门历练,见到这种诡异的情景自是心头发毛,“我怎么觉得,它们逃走了是在传消息呢?我们真的还要继续往前走吗?”

    “已经要到了。”沈茗开口道。

    她已经看到了,在村子中央的光明神雕像。

    “在这里!在这里!”

    “看到他们了!他们在那!”

    阴影中,无数的火把簇拥着向着这里涌来。而火光的照耀下,这些影子一个个都显露出了真容,他们有的像是被移植了魔兽的手,有的更是换了一身布有鳞片的皮肤,每一个都已经不再是人,甚至连兽都称不上。

    “这些是……”阿贝尔已是忍不住捂住了嘴,她的心里其实已经隐隐有了答案,却又不敢置信。

    “这不就是之前还在一起晚宴的人吗?”沈茗冷静地打破了阿贝尔的自欺欺人,她看着面前这些“怪物”,只感觉自己出口的声音竟是她自己都不曾发现过的冰冷,“你们这个样子,已经多久了?”

    “拦住他们,不能让他们跑了!”

    “对,大人会来收拾他们的!他们已经都看到了,绝对不能让他们走出这个村子!”

    人群里只是响着这些混乱的声音,很明显,他们并不打算理会沈茗这些“外来者”到底说了什么。

    “可恶!我看你们都是不想活了!”倒是埃里克在这个时候猛然抽出剑来在地上划了一道口子,“睡敢过来,就别怪我动手!”

    沈茗登时就对这个模板样的炮灰改观了,在这个时候,他这话听起来竟然该死得舒心啊有木有!

    “大人?你们的大人就是他吗?”

    在这时候,一个身穿黑袍的人影被人像是破布一样甩了过来。

    沈茗几乎在刹那间就僵硬了身子。

    卧槽,男主你自己行动这会儿到底是干了什么?你现在身上那种黑暗系的味道一下子明显了十多倍你知道吗?

    托光明神体质的福,沈茗怀疑自己对暗影力量的检测表盘绝对是敏感度爆棚的那种。在她刚捡到男主的时候,她还只是偶尔能感觉到对方身上飘散出来的暗影味道。那样的程度她估计着就是一般的主教不通过魔法用具也是看不出来的。而现在,男主君身上的暗影属性好像已经被激活了。她如今再感应,那就是如同法师的魔力一样的存在了。

    在《诸神王座》中,男主的暗影力量也就是他开的挂。每当男主情况危急时,暗影力量就会猛然爆种。

    但是,这种本能性的应用和有意识地主观操控完全是两码事。在书里,男主会应用这股力量不还是在他由武入魔之后吗?

    他为什么突然就跳级了?

    【男主的实力提升了,对我们祸水值的评定更有利的啊。】系统显然心态很好,【这都没有关系的啦,我们不用在意这个。】

    系统说的或许也没错,但是她真的能不去在意吗?

    沈茗下意识地抬头看向艾赛亚,正好对方这会儿也正静静地看着她,“大人,这个人是黑巫师,您觉得怎么处理才好?”

    现在男主到底在想什么?他变强了,可是却发现仍然感觉不出自己的实力,所以决定还是要继续隐忍吗?

    她看着艾赛亚一时陷入了沉默,埃里克却已经挨不住性子径直用剑押了一个“村民”过来:“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黑巫师韦德这会儿躺在地上生死不知,这些村民自然也失去了大半反抗的勇气。他们都只是普通人,怎么可能是这些修习者的对手。

    被押了过来的这一个,他的双手都已经被换成了魔兽的爪子。现在他的脖颈被人用剑压着,身体有些害怕地颤抖,却是几乎尖叫着吼出了声,“我们只是想活下去啊!这有什么错吗?没有大人改造我们,我们早就死了!”

    阿贝尔几乎是颤抖着出声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会死?”

    “最开始,是村子里一个猎户。他很能干,每一次都能有不少的收获。可是,有一次他回来之后,却病了。大家几天没有看见他,发现他的时候,他的半边身子都已经成了白骨了!那是诅咒!那一定是能传染的诅咒!”

    “在那几天里,住他对面的桑塔一直在给他送食物,可是她居然没有跟村里任何一个人说过!桑塔也染上这种诅咒了,我们都看到了!可是,就算是把他们两个人都烧了,这个诅咒还是没有放过我们!是大人!是大人救了我们!我们没有死,只要保证每一周都有那么一两个外来人就好了……”

    他所说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他们也就是这一次的“外来人”。

    埃里克听到这里已经是一脚将这个“村民”踹翻在地,而一直处于躺尸状态的韦德在这时候也有了动静。他微微弓起了身子,说话的声音就像是有风箱在鼓动,“哈哈哈,你们都听到了吗?现在你们要怎么办?这一村的人,你们要动手吗?”

    艾赛亚微微向前迈了一步。

    “不!不不!”阿贝尔猛然在这时候尖叫起来,“不行!要是家族知道了怎么办?对,还有光明神殿,让光明神殿来处理这件事吧!”

    “光明神殿?”韦德突然笑了起来,“你们还没明白吗?未来,一定会是黑巫师的天下!这就是征兆!光明神?他只不过是个雕像!”

    沈茗闭了闭眼。

    原来,杀死了猎户与裁缝女人的不是魔兽,也不是黑巫师韦德。

    让人变成白骨,那不是诅咒,也不是病。那是死亡瘟疫的开始,是世界光暗重分的开端。只是,这个在书中剧情同样也占据了巨大分量的死亡瘟疫,原来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在这种偏远地区开始了吗?

    死亡瘟疫没有杀死这些村民,却杀死了他们良善的人性。他们接受了黑巫师的改造并将他奉为自己的主人,而同时,这一个村子也成为了一个只要陷落就无法逃出的“蚂蚁窝”。

    在这里,神明已经没有意义了。

    沈茗放在身侧的指尖微微动了动,大理石所铸的雕像猛然裂开了一个缝。从这个缝隙中突然涌现出了金色的流光,就像是黄金岩浆一般从雕像的内部流了出来。

    “光明神!是光明神!这怎么会?”这是黑巫师韦德的尖叫。

    四周响起了类似于液体急速蒸发的呲呲声,所有的村民笼罩在光芒中,他们的躯体像是极度痛苦般扭曲在一起,可是他们面上的表情却又十分安详。

    阿贝尔和埃里克也是呆立在了当场,他们从未见过甚至从未听闻过会有这样的神迹。

    这是光明神的神迹,那个位于顶端的光明神。

    艾赛亚却是下意识地要去挡住自己的头,他是恶魔啊,光明神的力量难道会放过他吗?如果他在这时候因此死了,那么,是不是就什么也不剩下了?

    而在这时,一只手握了上来,拦住了他的动作。艾赛亚僵住了身体,他能感觉到从那只手上传来的暖意,就好像专门和他此时冰冷的心形成对比一样金色的圣光洒在他的身上,却没有传来想象中的灼痛感。他从来没有感觉光明是如此的温暖过。

    艾赛亚有些震惊地抬眼,正看到此时背光站着的沈茗。

    “你在害怕吗?”对面的人影上都染着金边,说出口的话语既平静又坚定,“不用害怕,在我握着你手的时候,就不会有什么伤害到你。你现在再看看这些光,光明从来就不是可怕的东西。”

    沈茗定定地看着男主君,内心真切地希望对方能好受一点。从这里过的光明元素都被她聚集到了自己的身上,这样男主应该就不会水土(光暗)不服了吧。

    “那……你别松开……”

    男主君听着弱弱小小的声音传来,沈茗内心不由松了一口气,她又握紧了一点,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小可怜的男主啊,她光明神杵在这里呢,还能控制不了光明元素不成?

    *————————————

    既然你说会握住我的手,那我就相信了。

    哪怕有一天你想要松开,我也不想放手。

    这会儿虽然是在深夜,但是头顶的月亮却是正圆。在皎白月光的照耀下,一切也变得无所遁形了。

    同样看清了这几个影子模样的阿贝尔顿时忍不住惊呼出声,“这是什么?他们怎么——”都穿着人类的衣服?

    沈茗几人的出现显然是惊动了对面,对方立刻转身逃跑了。而他们的移动却又带来了一种沙沙的声响,就像是某种大型爬行动物一样。

    原来,那种像是什么东西被拖在地上的声音,说的就是这个啊。

    那旅馆老板娘显然懂得几分说话的技术,这种半真半假的话最是容易使人迷惑了。

    “看看啊,这还是大小姐呢,不还是一样要被当做弃子?”

    “听说她就要被发配到边远地方去了……”

    按照巫师的手法套路来说,桌面上那个魔兽头骨有很大概率就是梦魇兽的了。只是魔法阵虽然被破坏了,阿贝尔两人所中的法术却不是马上就会解除的。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沈茗在旅馆里,对着面前的两个人感觉很无奈。

    “这是魔法阵?”阿贝尔不由出声道,“所以其实是你救了我吗?”

    沈茗微微地笑了一下,还没有回答,旁边的埃里克在这时也醒了过来,“怎么回事?——阿贝尔小姐,你快往后站,小心一点!”

    很好,看来这个新醒来的家伙很自然地就将她给看成是罪魁祸首了呢。

    “嘘——”沈茗轻轻抬手,做了一个静音的动作,“我觉得,你还是先坐下来缓一缓,恢复一下魔力更好。等你的同伴醒了,再用你自己的眼睛去看吧。”

    阿贝尔几乎是下意识地照做了,梦魇中失去了魔力的恐慌仍令她心悸不已。没事,这是现实,她的魔力还在!

    周围人的声音像是魔咒一样循环在阿贝尔的耳边,让她头疼不已。再也忍受不了这一切的阿贝尔冲出了大厅,而在这一瞬间,她面前的景象也模糊了起来……

    沈茗马上就注意到女主阿贝尔已经清醒过来了,应该说到底不愧为女主吗,这清醒的速度也要比一般人快上一些。看看旁边的埃里克吧,现在都还不知道在做什么美梦呢。

    感应到熟悉的魔力在体内流转,阿贝尔感觉自己这才镇定了下来。她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才注意到周围的不对劲。还摆放在吧台上的已经裂成了两半的头骨,向她宣示了在这上面曾经发生过什么。

    在艾赛亚出去的功夫里,沈茗就在这里看着这两个人。

    而在这会儿的阿贝尔,却是陷入了深深的梦魇里。她看到自己正站在大厅里,上方贴着代表霍顿家族的荆棘枝图纹。众多的家族子弟围在一起,个个都在看着她窃窃私语。

    在恍然间,阿贝尔突然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魔法元素失去了踪影。她的心一下子就被恐慌给充满了,却是不管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调动起一丝的魔力。

阅读她是光明女神[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大夏王侯》《隐婚蜜爱:偏执老公宠上瘾》《山野杂家》《重生之大涅磐》《大道争锋》《一座城,在等你》《重生之官路商途》《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4/334917/6787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