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家庭

    她在哭泣,夜色包围了整个世界.如水的情怀涤荡着心窗,柔柔的,无声,象在倾诉;喃喃的,低语,象说情话;悲戚的,低诉,像受伤的孩子.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哭得如此伤心,一些奇怪的怪兽身影在床边闪过,尖叫声不断响起

    它们看似寒冷而淡漠,无法代替我温暖你的手。

    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我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我感觉我现在的身体和之前的很不一样,我好像是一把弓?

    我的内心十分痛苦,我一直浸润在失去至关重要之物的伤痛之中。

    我快要疯了,杀了我吧,快点让我想起来,求你了!快点让我想起来。

    在这么长久的时间里,只有来自维拉……的声音来自维拉的情感才能暂时将我从遗忘的悲哀之中解放出来,但是那种联系时断时续,我的内心的痛苦始终得不到彻底的解脱,求你了,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都在这样的循环往复的得到希望和失去希望的过程中煎熬着,我的灵魂早就饱受折磨,但是我为什么还是不想放弃呢?

    因为维拉的爱意,因为我爱他,我很爱她,那种感觉成为了我每一次都为之奋斗的希望……

    那样美好的东西总有一天是能够得到的是吧。

    我感觉这样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

    最近维拉的感情的传递地越来越频繁了,我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我爱她,能够得到她的回应和支持是我最想要的,她好像有很多改变,她传达过来的爱意已经发生了改变,我不知道,我说不上来这种改变到底体现在什么地方,但是我能察觉出来,长时间接收和储存来自维拉的爱意的我已经能够很容易的分辨出维拉的任何情感波动。

    要说以前的维拉的爱意是夹杂在悔恨之中的,那么现在的维拉的爱意中夹杂着悔恨。

    这是很重大的改变。

    长久以来我都会把来自维拉那里的爱意储存起来,当做我所剩无多的灵魂的力量。

    在维拉需要的时候将这些力量释放出来,让维拉脱离困境。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告诉我,这就是我的职责。

    ……

    塔克和他的亲卫团们困在这个小山洞里面很久了,在还没有发生灾难的红崖镇,这个山洞以前是用作储物间来使用的。

    但是现在成了塔克和他的亲卫的避难所。杂乱的物品胡乱堆放在这狭小的洞口。外面不断地传来骷髅的嚎叫声,一次又一次的撞击让这临时构建起来的防线摇摇欲坠。

    一两个尚有余力的战士再入口处苦苦支撑。

    灾难发生的时候,镇长塔克正在主帅府中处理公务。

    在传来震动的那一刹那,无数的骷髅便从地底下爬了出来,红崖镇的很多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灾难给夺走了性命。

    那完全是无妄之灾。

    塔克镇长也是在自己的亲卫们保护下才勉强逃出骷髅遍地,血流满地的主帅府的。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呢?

    塔克镇长回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

    那个恶魔入侵,自己的世界遭受苦难的时候。

    似乎所有的灾难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还未长大懵懵懂懂的塔克镇长就在那场灾难里丢失了自己的双亲。

    和很多失去双亲的孤儿一样,似乎那个时候参军才是唯一的出路。

    军队里面有饭吃。

    但是危险却是十分巨大,每一天都要和那些比自己强壮百倍的魔物一起战斗,每一次,每一次的生存都是塔克镇长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那失去双亲的痛苦早就在这漫长的折磨当中变得麻木,再回想起这种感觉是,塔克镇长无一不变得空洞。

    很长很长的时间里,塔克就是一具丢失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没有灵魂只为了生存而生存。

    ……

    这一切因为自己的妻儿而改变。

    塔克在遇到自己生命当中那个挚爱的时候,一切就变得截然不同了,塔克开始觉得这个世界活下去会变得更加美好,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唾弃生命只为了一口饭而活。

    头脑灵敏,体格强健的他很快就在红崖镇这个军事重镇站稳了脚跟,并且一步一步爬上了镇长这个位置。

    现在坐拥大军的他,心中惦念的却不是自己的权力,而是自己的妻儿。

    他清楚地记得这一切都是谁给他的。

    是自己的家,没有家他就没有希望,没有家就没有他之后的灵魂。

    塔克牢记这一切,他一直在为了自己的家庭奋斗着。

    灾难发生的时候也一样。

    但是为什么,在这个世界将塔克的灵魂从他的体内剥夺的时候,为什么还要给他以希望呢?

    为什么还要再一次让她的灵魂回到体内,为什么还要让他辛辛苦苦构建自己的家庭这么多年,在现在这一次灾难发生的时候再一次把他的家庭从他的身边夺走呢?

    为什么还要让他体会一次失去灵魂的痛苦。

    在这漫长的艰难的战斗当中,塔克镇长和他的家人走散了。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那些骷髅从全镇的各处涌出,从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可以推断出,骷髅的出现遍布全镇。

    塔克满是皱纹的额头上出现了很多细密的汗珠。

    塔克苍白的长发无力的垂在塔克的肩膀上。

    他蹲在了小山洞储物间的角落里。

    为数不多的几十个亲卫把他团团围住。

    “主帅,主帅大人,我们该怎么办啊!” WWw.8Yue.ORG

    “镇长大人他们就快要攻进来了。我们该怎么办?”

    惊慌失措的声音此起彼伏,让人不安的低语混在在骷髅的斯嚎声中传进了塔克的耳朵里。

    背对着众人的塔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一言不发。

    在这不断地骚动过去之后,这个洞穴里面就只剩下了骷髅的嚎叫声。

    我的女儿昨天晚上还和我玩过骑马游戏。

    我答应了他今天要早点回去的。

    我可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呢。

    可是我干了什么,这个世界干了什么?

    为什么每一次灾难,每一次灾难都会这样对待这些手无寸铁的人们,他们犯了什么错,我犯了什么错?!

    塔克的内心在煎熬着,他不知道自己的家人现在怎么样了。

    一想到他们可能已经丢失了性命,塔克的内心就不住地颤栗。

    自己的灵魂再一次被夺走了。

    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得到真正的宁静?

    我又要变成行尸走肉了么?

    在强烈的不安之中,塔克站了起来。

    他转身看向把自己团团围住的那些将士们。

    他们的脸上写满了不安和恐惧,距恶魔入侵这么久之后,他们都已经忘记了灾难带给他们的恐惧,在再一次灾难来临之际,这些人被吓坏了。

    就连自己也是一样。

    众人看着自己的长官,主帅塔克脸上的慌乱表情之时,心中被抹上了一层绝望。

    自己面前这个战胜了无数竞争对手,在数十只恶魔的围攻之下存活的铁血军人也失去了希望……

    他们颓丧地坐在了地上,看向塔克的眼中充满了失望。

    死亡就在门外,走出去就行了。

    浓重的乌云笼罩了这些士兵的心灵。

    整个山洞中都是很压抑的气氛。

    ……

    看着这些颓丧的士兵们,他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滋味。

    就好像看见了这个时候的自己。

    他们也有孩子,也有家庭,他们也是和自己一样的人啊。

    塔克回忆起了这些孩子们把自己从主帅府中拯救出来的时候。

    刀光剑影,残肢断臂飞得到处都是。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自己把自己的灵魂和自己的家庭捆绑在了一切?

    塔克突然这样问起了自己。

    那是什么时候呢?

    他看着自己面前这些还很年轻的小伙子们。

    他想到了,他们也有家庭,在这样的灾难面前,他们也在无时无刻不在经受着失去亲人的痛苦。

    他们的家人也生死未卜,他们有的人在刚才的战斗当中已经身负残疾,可还是把自己从那危险的地方给拯救了出来。

    但是他们还是拖着残破的躯体,劳累的身躯把自己送到了这里。

    追随着自己的长官。

    他们身上大多都还有伤,但他们是凭借什么来到这里的呢?

    他们的家人也处在危险之中,有的人甚至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家人已经遇害。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做,为了自己……这么做。

    为了信念。

    为了爱。

    塔克土壤想明白了,自己不能没有信念,自己是那么爱着自己的家人,就不应该放弃!

    他站了起来一把扯掉绑在自己右肩的那一大块绷带。

    那里空空如也。

    他的脸上满是坚毅。

    “兄弟们,我知道……你们的家人还处在危险当中。”

    塔克的声音浑厚充满力量,一些低着头的士兵抬起了头,看向自己的长官。

    “我以前把家人看成一切。”塔克从地上捡起来一把长剑,那把剑上沾满了血液。

    他慢慢地走到洞口处。

    “现在才想明白,我错了,我最该看重的应该是爱……”他慢慢地穿上刚刚自己脱掉的盔甲。

    “对不起,将士们,刚刚我让你们失望了,现在是我赎罪的时候。”

    “人不该没有信仰,我们就是靠着信仰活到现在的!”他举起长剑,大声吼着:”以前我有我的家庭,现在我有你们!”

    那些坐在地上的士兵们一个个的都站了起来,他们看向塔克的眼睛中又充满了希望。

    塔克看了看这些小伙子们脸上激动的神色。

    他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

    “不管灾难是多么严重,请坚信!请坚信自己的家人还活着,他们一定还活着!”

    塔克的脸上青筋毕露,他看着这些拿起武器随时准备好战斗的红色卫兵们,万般豪情充满了塔克的内心。

    他一脚踢开路障,挥舞着武器,大吼着:“为了自己的家人,勇敢的战斗吧!”

    ……

    一股红色的钢铁之潮涌出了那个小山洞,开始疯狂地杀戮着外面的骷髅。他们就好像一台红色的绞肉机,所到之处的骷髅尽数溃败。

    信仰……开始发光了。

    ……

    为什么会这么奇怪呢?为什么每一次来自那维拉的低语我都……会那么激动。

    我爱她,我很爱她,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我的心中就已经被爱意填满。

    我想要竭尽所有去帮助她。

    但是我想不起来,我想不起来我是谁,我是什么?

    自己那么爱她,但是那些记忆呢?我犯了什么错,是什么记忆塑造了这样美好的爱,如此浓烈的爱,但是为什么要把它删除?为什么?

    我就这样坐着,在静夜里感受着这份来自旷野的清幽和静寂.凉风从窗户飘进来,带着泥土清新的气息.我在时钟周而复始的嘀哒里感受着自己匀净的呼吸;

    她在哭泣,因为不期然的离去!轻轻的抽泣里,埋藏着些许失落.淡淡的记忆里,珍藏着逝去的回忆.

    在最开始的时候我还记得一些东西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为什么我的记忆当中只有这个含义?

    我想不通,因为现在的我已经丢失了很多了,我忘记了很多很多东西,我没有用来判断的东西了。

    很久很久的时间当中,我一直在思索维拉的含义,他到底是什么?是单纯的就一个含义,还是是一个人?

    但是我忍住泪水,度日如年,拼命坚持着为你记录下在这里的每个瞬间;然而孤独很快即至,痛苦已经来临,你褪色的笑容,轻轻地从我的记忆里随风而去。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我不在那里,我没有长眠。在无尽的痛苦之中……

    到最后我的脑海中就只剩下维拉这两个字?

    我开始疯狂地遗忘很多东西,我的家人,我的名字,我的身份,很多很多东西都在不知不觉间离开了我的记忆。

    在这漫长的等待中,我世界中的星星似乎收起了光芒,它们不再为我闪耀。

    生命的希望?

    月亮不知什么时候悄然隐去,从梦里醒来时候正是午夜,外面已下着小雨.雨滴滴落窗台,溅*点晶莹的光点.

    窗没有关,那些晶莹剔透的东西透过白色的窗纱,轻轻散落在书桌上.

    我依稀记得我小心地推开窗子,看见了面露凶相一步一步向我和我姐姐走来的我的父亲。

阅读史莱姆之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秦吏》《怪物聊天群》《大龙挂了》《尘骨》《漫威里的德鲁伊》《大数据修仙》《放开那个女巫》《重生DNF之全职哥布林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019/6789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