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师(三)

    带队校尉喜滋滋的跳下马来,割了假清玄的头,挂在腰间,吆喝着众金兵回营领赏。他怎能知道领赏变成了领死,百十号金兵自然被送棺材送了棺材。寻找了大半个月,送棺材一无所获,只得离了大营回上京疗伤去了。这是后话,无需多言。

    又过了一日,清玄神思似乎稍稍恢复了些,手脸上的黑气也略微淡了。总感觉躺在云上又绵又软,每隔半日就有一只粗糙的小手掰开他的嘴,给他喝水,每喝一次,就觉得腹内清凉透彻,烧灼感顿减,周身内劲隐隐有波动之感,难道太上老君派小道童来救我不成?就这样昏昏沉沉、无明无夜的躺了几日才醒转过来,睁眼看看,原来躺在一个茅草棚里,身上盖着几缕茅草,不一会儿,一个瘦骨嶙峋、蓬头垢面的小孩,端着一个破瓢来到他跟前。

    “爹爹穿上你的衣服,骑上马走了,说过两天来接我。” WWw.8Yue.ORG

    清玄这时才全然明白,为了救他和阿牛,郭长寿情愿引开金兵,替他去死。心中默默地向未曾谋面的郭长寿鞠了三躬,柔声对阿牛说:“我和你爹爹约好了,让我带你去龙虎山玩儿,他会回来找你的。从今以后你就叫我师父吧。”

    “师父?什么是师父啊?”阿牛歪着小脑袋问道。

    明远年纪虽小,但也忠厚老实,既然师父要水,便不厌其烦的一次一次跑去溪里舀水。只可惜力气小,瓢又是个破瓢,每次舀来的水只有几口,只能稍稍缓解疼痛。

    “师父啊,就是你爹爹的朋友,算是你另一个爹爹吧。”

    “好吧,我就叫你师父吧。”阿牛笑了笑,爽快的答应了。

    “阿牛,上清观我之下是‘明’字辈,叶明澈、丁明智、井明理、高明辉、卓明净、柴明德、马明思七人,是师父一生仅有的七个弟子,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第八个弟子,就叫明远吧。”

    龙虎山上清观拜师之礼本十分庄重,焚香沐浴、三拜九叩,更何况能成为掌教真人的弟子更是奇遇,可阿牛头都没磕就成了掌教清玄真人的关门弟子,不得不说这也是郭长寿以死给自己儿子换来的福报。

    清玄此次中毒太深,内力全无,四肢无力不能起身,不得已只能躺在茅草上,像入门弟子初学内功一般,从最简单的入门功法怀璧功入手调理内劲。即便如此,每练一次怀璧功,五脏六腑、十二经脉如同被烈火灼烧一般疼痛,身体本就虚弱,加上锥心之痛,清玄浑身颤栗、冷汗涔涔。不得不让明远一遍一遍的去溪里舀水来喝。

    “那道人在这里,快追。”先头的金兵大喊一声,拿出随身的牛角呜呜的吹起来。百十号金兵不住的用马鞭抽打着马屁股,都想要第一个抓到道人,毕竟送棺材说了,拿了人头送官、送财,拿不了人头一律送一口棺材。

    郭长寿只骑过驴,哪会骑马,更何况金兵在后面嗖嗖放箭,心中惊惧跌下马来,可怜郭长寿名为长寿实则不寿,被金兵万箭穿心,立时毙命。

    那茅草棚正是郭长寿和郭阿牛藏身之处,本想天亮以后去江南讨饭找个活路,谁知听了一夜的厮杀声、号炮声,吓的两人抱在一起不敢睡觉。此时又听见门外有动静,郭长寿连忙找了一抱干草把阿牛从头盖到脚盖的严严实实的,然后蹑手蹑脚来到门前,从门缝里往外一看,竟看到一位白须白眉的道长,满身血污,晕倒在自家门前,心想一定是夜里截杀金狗的英雄好汉,又从草棚后墙的缝隙里看不到追兵,这才大着胆子打开门,将清玄拖入家中,看这道人手脸俱黑,探了探鼻子,好像还有气息,于是拿起家里的破瓢,悄悄走出门去,把溪边的马拴到树上,顺便舀了半瓢水,拿进屋里,掰开道长的口,一点一点地给灌了进去。

    突然,智真胯下马匹屁股上中了一箭,那马吃痛,猛地往前一冲,一蹄踏空连人带马翻下山去,再也没有了声响。而清玄此时晕晕沉沉,无知无觉,并不知道智真坠山之事。不知跑了几时,清玄已无力气抓着缰绳,被马一掀,重重的摔到一间茅草棚前,那马却跑去附近的溪边饮水吃草,悠然自得。

    “渴了就去溪边喝水,饿了就去林子里捡野果子吃。以前爹爹常常带我去林子里捡野果子,可好吃了,你吃吗?我去给你捡。”

    清玄满眼慈爱的望着阿牛,艰难的抬起手摸了摸阿牛一头蓬松杂乱头发的小脑袋,问道:“你爹爹临走时说了什么?”

    “爹爹说让我记得每天给你喂水,还说他出去骑骑马,等你醒了跟你走,他过几天来找我。你也醒了,我爹爹怎么还不来找我?是不是他不要我了?”,想到庄子里抛下儿女独自逃荒去的人,阿牛竟呜呜的哭了起来。

    “你妈妈呢?”

    “妈妈?什么是妈妈?”

    “郭阿牛。”那小孩怯生生的说道。

    “你家人呢?”

    阿牛出生不久,他妈妈和两个哥哥就被打草谷金兵杀害。阿牛并不知道妈妈,清玄也不知道此事,此刻更觉得小孩可怜,又轻声问道:“你爹爹不在,这几日你是怎么过的?”

    半瓢凉水下肚,清玄似乎有了知觉,五脏烧灼感减轻了许多,气息也逐渐恢复,只是手脸上的黑气却没有一丝减退。

    郭长寿又把阿牛从干草里刨出来,抱在怀里昏昏沉沉的也睡着了。第二天天色大亮,昏睡中的郭长寿被轰轰的震地声吵醒,从草棚缝隙往外一看,一队金国骑兵正在向郭家庄冲来。郭长寿心想:不好,金狗一定是来找这道人的,一旦被发现,我和阿牛性命难保,左思右想,计上心来,转身给阿牛交代了几句,把阿牛藏在干草堆里,又迅速和清玄互换了衣服,把清玄也用干草盖了,冲出门去,骑上马噔噔噔的往南边逃去。

    “小孩,你叫什么名字?”清玄强打着精神低声问道。

阅读逆潮行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天醒之路》《圣墟》《雪中悍刀行》《善良的死神》《无限恐怖》《金枝御叶》《我的冰山美女总裁》《圣王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026/6789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