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大致来说,我在晓组织一切安好。上次你来信说风影似乎有些异动,根据晓这边的情报,大蛇丸恐怕对风影做了什么,你自己小心一点,无论是以你风影之子的身份还是一尾人柱力的身份。

    我最近在和我哥学如何控制尾兽,我有一些心得,就先给你写一下哈。

    波风鸣人留]

    寂静,片刻之后黑暗的阴影里走出来一人,单膝跪地,“我爱罗大人。” WWw.8Yue.ORG

    “暗部?”我爱罗问道。

    那个暗部顿时噤若寒蝉,“那个,对不起,我们也是……”

    “你们也是为了活命。我知道。”我爱罗说道。

    那个人起身说道,“谢谢我爱罗大人的谅解。”

    “继续跪着。”我爱罗说道,“你要让我抬起头对你说话吗?”

    对方打了个寒颤,又半跪了下来。

    “刚刚的问题。”我爱罗说道,“回答。”

    “是风影大人让其他人撤出来的。”暗部说道,“他说我们已经不需要继续监视你了。”

    我爱罗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那边的月亮,说道,“再说些什么。”

    “啊?”

    “说些让我感兴趣的话,来挽救你的命。”我爱罗说道。

    那名暗部顿时汗如雨下,“我爱罗大人,我……”

    “我不是敌人。”我爱罗说道,“我是砂隐村的最高战力之一,我也是风影之子。你将情报告诉我不是背叛砂隐村,你需要明白这一点。”

    那个暗部犹豫了好久,直接咬牙说道,“最近风影大人……行为很怪异。”

    02.

    雨隐村。晓组织。

    [鸣人:

    在沙漠里生活久了的话,会觉得沙漠是非常沉寂的,大多数时候我什么都看不到,没有植物,没有人,没有动物,连视线都没有落足之处,只有被风扬起的黄沙,连我的脚印很快都被掩埋掉了。

    有的时候我会不知道自己究竟怎样走到这个地步,风推着我一直向前走,可当我回头的时候看到的却只是漫天的黄沙。我有时候会坐在沙丘上审视自己的人生,我发现自己谁都不恨了,包括夜叉丸,我现在对他的死甚至还感到可惜,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坐下来和他谈谈,就好像我和你交谈一样。

    不过当然,没人能比得上你。

    我会问自己我在追求什么。

    更强大的力量,杀戮的快感,权力,众人的朝拜……到底会是什么?你在上次来信和我提到‘永久的和平’,我并不认为永久的和平可以实现,但如果这是你的目标,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沙瀑我爱罗留]

    鸣人躺在地上,将信翻来覆去看了一遍,然后“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有力气了?”带土问道。

    “嗯。”鸣人说道,然后他将信叠好了放在口袋里,一咕噜爬起来,说道,“斑大人,我们继续吧。”

    “嗯,继续。”带土说道。

    这段时间以来每次训练得累到不行,鸣人就会躺在地上将我爱罗给他的信看上几遍,然后又有了继续训练下去的力气,这么几遍以来,鸣人都快把信的内容给背下来了。

    不过说起来我爱罗真文艺呀。鸣人忍不住想到,这才是影的儿子的感觉。如果说我爱罗的信像英格兰绅士,那么鸣人就是苏格兰乡下猪……咳咳委婉点委婉点,不要这么想。

    今天的训练完毕后,鸣人躺在地上起不来了,他懒洋洋地说道,“斑大人,我想要一只写轮眼。”

    其他人听到鸣人这样说估计要惊得跳起来了,这东西能想要就有吗?这就好像你弟弟突然跟你说姐我想要个姐夫一样难以达成……等等,这个形容就有点过分了。

    但带土却只是抬眼看了下鸣人,说道,“现在还不行。”

    “那斑大人你以后可以给我吗?”鸣人问道。

    “可以。”带土说道,“但是是以后。”

    鸣人眨了眨眼,顿时感觉有了盼头,“那我就先等等?本来我打算尽快安一只眼睛的,只有一个眼的话视线死角太大了。”

    “等一等吧。”带土说道。

    “好!”鸣人元气满满地说道,“最喜欢带土哥了。”

    “你又趁我不注意叫了声‘带土哥’么?”带土看向他。

    “哇哈哈容我右键撤回。”鸣人说道。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带土说道,“总之先回去休息吧,晚上你和白的带队老师[众生]就回来了,他会给你说更多需要注意的事情的。”

    “其实我一直想知道[众生]是谁啊?”鸣人说道,“我还没见过他吧?”

    “是叫高杉晋助的家伙。”带土说道,“主动加入晓的,是个狠人。”

    鸣人举手说道:“我也要主动加入晓,我也是个狠人。”

    带土不禁失笑,“好了,快收拾一下自己吧。”

    “好的……”鸣人说道,“啊腿好痛,带土哥你来扶一下我嘛。”

    带土摇了摇头,走到鸣人面前俯下身,鸣人忽的绽开个过分灿烂的笑,下一秒蓝眸转为红色兽瞳,指甲兀得变长,尾兽的嘶鸣挑开了灰败的空气,带土黑底红云的袍子破碎在他锋锐的指甲尖

    “我抓——”

    见一击不成,鸣人向后退去四肢着地,再抬首时眸间似有漆黑的浓墨入眸,带土在刹那似乎感受到了百年巨变的,腐败的尸体,荒原的野骨,冰冷的大海,燎原的野火……带土不由地怔了一下,而后杀气掠入脖颈,下一秒他被鸣人压到了地上,鸣人直接坐在了他的腰上,五指成爪抵在他的咽喉处。

    “带土哥,你大意了。”

    鸣人坐在带土身上,得意洋洋地说道:

    “Lucky!成功压倒了带土哥!”

    鸣人的这招技术含量其实非常高,首先他使用了尾兽的查克拉和力量,接着是一直在研究的黑暗行之术的压缩版,带土能够看出鸣人对幻术非常感兴趣,但是他的幻术天赋局限了他的发挥,这也是鸣人想要写轮眼的原因之一。黑暗行之术本质来说是一种适合进行暗杀的幻术,而鸣人的这一招也运用了黑子和再不斩所教授的暗杀术之……呃……明杀。

    所以这么简单的一招,其实包含了鸣人这段时间所有的学习成功。

    带土对此还是感到欣慰的,他正想说“我有一百种反压你的办法”,但看着鸣人兴奋的样子,就把这句话吞到了腹中没再说。

    算了,既然他这么高兴的话,就让他多高兴一会儿吧。

    带土在心中想道。

    02.

    木叶。晴天。

    木叶的夏天总是特别的明快,小樱和佐井走在街道上,他们刚完成一个除草的D级任务,佐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不过自从佐井加入第七班后佐助就老是不见踪影。

    出乎卡卡西的意料是,佐助没有对佐井表现出多少敌意来,他对佐井直接摆出了无视的态度……这已经是相当友好的表现了。

    佐井以为自己靠涂抹火影岩成功潜入了第七班,但实际上……

    “太蠢了,并不想和他计较。”→这是佐助的心理。

    的确……那个举动真的蠢……当时连团藏都差点被自家的“精英暗部”给气死。

    转了个弯后,他们看到了佐助在和两个没见过的人对峙着。

    小樱愣了一下,叫道,“佐助……”

    佐井却抬手挡住了小樱,说道,“危险。”

    “你这小鬼。”对面的身穿黑衣的陌生忍者并未理小樱和佐井,而是直接看向了佐助:“我对你这种眼神嚣张的人最不爽了……既然你质疑挡着我的路,那我就来陪你玩玩。”

    “我从来不会和人玩。”佐助双手插在兜中,淡淡地说道,“我只会将人杀死。”

    “你这家伙——”对方的表情微微扭曲了起来。

    “住手,勘九郎。”那边突然响起个声音来,“你不是他的对手,你会丢光砂隐的脸的。”紧接着一个背着巨大葫芦的红发忍者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佐助在看到对方后楞了一下,“你是……”

    对方正是我爱罗。

    “宇智波佐助。”我爱罗双手抱于胸前,冷漠地说道。

    “沙瀑我爱罗。”佐助双手插在兜里,微微扬起了下巴,是同样冷漠的表情。

    ……看起来一个比一个吊。

    “……搞毛啊这两人。”勘九郎小声对手鞠说道,“原来认识的吗?”

    手鞠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种诡异的氛围,怎么有点情敌见面的感觉。”

    ——手鞠公主你很懂嘛。

    我爱罗和佐助的确是没有见过面的,但是通过鸣人,他们其实早就知道了对方。

    鸣人告诉佐助他在砂隐村有个叫我爱罗的朋友,还把他的基本特征也都说了,同时鸣人也在信中和我爱罗提过佐助的事情。鸣人的本意是让两人也好好相处,但那两人是怎么想的呢……这是他管不了的事情了。

    而我爱罗和佐助对视了一会儿,佐助哼笑了声,“你,很不错。”

    而我爱罗则说道,“他告诉我说你是班里的第一……那么在中忍考试,就让我看看所谓第一的实力好了。”

    那边小樱蹦出来说道,“是啊,佐助是第一!那你又是多少啊?”

    “我?我不算第一的。”我爱罗看了一眼小樱说道,然后他转身,“勘九郎,手鞠,走了。”

    “……连第一都不是对佐助下什么战书啊。”小樱嘟囔道。

    勘九郎本来打算离开,但听到小樱这话停下了脚步,他说道,“我爱罗说自己不是第一,是因为以前和他共同学习的人……都被他杀死了。”

    “多话。”我爱罗说道

    “这不是看不惯你被人看扁嘛……”勘九郎一边说着一边跟上了我爱罗。

    我爱罗没再说话。

    而小樱已经起了一阵冷汗。

    佐助:“……”

    鸣人!这就是你所说的心里寂寞其实很好相处的可爱的风影少爷我爱罗吗?!这都什么鬼?!

    ——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成功庆贺鸣人压倒带土哥,你们留个言被→喂

    中忍考试篇即将开始——!顺便一提明天入V!我要爆更啦!嗷呜……

    我一直觉得我爱罗贼文艺了。

    “我是只爱自己的修罗。”

    “死者的血泪混入滚滚的黄沙之中,将赐予修罗更强的力量。”

    ——多文艺!我爱罗一定很会说情话!

    鸣人也会说情话,不过肯定是土味情话……咳咳咳。

    比如我爱罗会说“今晚月光很好” 而鸣人会说:“哇今晚月色这么好不如我们来啪啪啪吧”……等等这么一想感觉没有丝毫违和感怎么办?!

    ——

    雁友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21 21:48:11

    只為求得和你相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22 08:50:11

    只為求得和你相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22 08:57:18

    只為求得和你相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22 09:03:49

    只為求得和你相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22 09:08:55

    只為求得和你相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22 09:09:30

    只為求得和你相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22 09:09:43

    仰望星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22 15:31:56

    ——

    不禁陷入了沉思,砸一下地雷,摸一下,你这是让我摸你多少下?

    “是。”那个忍者说道。

    “为什么最近监视我的暗部只有你一个?”我爱罗问道。

    那个暗部楞了一下,“您一直知道吗……”

    原来我爱罗一直都知道他们的存在吗?

    “你们给我添了很多麻烦。”我爱罗淡淡地说道,“很多次我都得遏止着守鹤,不让它杀掉你们。”

    见信如唔。

    ……有没有觉得‘见信如唔’这个词特别帅啊哈哈哈我刚在书上抄袭的!我觉得贼有文化了!是不是瞬间被我迷倒了!耶!嗯……好像跑题了。

    01.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三十章

    风的声音似乎变了,我爱罗闭上眼,再次睁开的时候青绿眸里已是一片冷然:“出来。”

    风掠过街道,空寂无声。

    “如果想死就直说。”我爱罗说道,“我会尽量不让你发出哀号的。”

    我爱罗坐在天台上将鸣人的信又看了一遍,夜色迷蒙,天台上是有个灯泡的,但那灯泡只明亮了自己,连脚下的顶棚都没照亮。没有月亮,夜晚有着薄雾,从屋顶上看过去,很多很多房子都浸泡在白色的雾气中,间或有橘黄的灯光从窗户里透出来,显得非常温馨。

    我爱罗站起来,沙子簌簌滑落,他低头看向空荡荡的房间,想起鸣人曾经说特地把自己房子的灯换成了橘黄色,可以假装温馨一下,他觉得那种灯光看起来很温暖。

    总之就是上面这些,我哥看了信后说我写的有不准确的地方,那个啥你自己注意点哈别走火入魔了咳咳咳……另外,中忍考试时我会去木叶的,期待那时与你的见面。

    另外,注意!千万要小心!保护好自己!活着才是最重要的(这几个字被重重描了好几遍)!

    我爱罗握紧了手中的信,想到,他有这个就足够了。

    风之国。砂隐村。

    [我爱罗:

    ……

阅读鸣人来自晓组织[综]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秦吏》《三寸人间》《杨小落的便宜奶爸》《这里有妖气》《灵气逼人》《尘骨》《斗战狂潮》《涅槃2008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034/6789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