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他以为徐阶不得不让步了

    送走李芳,高拱把自己关在书房,盯着珊娘送的月饼看一阵,又盯着裕王赏赐的月饼看一阵,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心里,牵挂着两个人,一个是裕王,一个是珊娘。他唤来高福,吩咐道:“裕王所赐月饼,分一盒给珊娘吃。把盒子替换了,用油纸包上。” WWw.8Yue.ORG

    高福刚要走,高拱又嘱咐说:“灵济宫人多眼杂,没有我的吩咐,不要与珊娘见面。你转告她,就说我送她一句话:相天下者无己!”

    高拱慨叹一声:“看来,这‘伴食宰相’,不能再做下去了!”

    当了两个月的“伴食宰相”,反倒比忙碌时憔悴了许多。房尧第见主人时常一个人在院子里仰天长叹,几次三番追问其故,高拱担心高层分歧一旦传出去,对大局不利,都欲言又止。

    但今日不同了,他不想再继续这样违心迁就下去了,遂把此前内阁发生的争论,简要说于房尧第,想听听他的想法。

    高拱起身走到李春芳案前,要过弹章,细细翻看。

    从弹章看,所谓“条编法”,就是在清丈田亩的基础上,根据田亩征收田赋,此前所有税费项目一概取消;所有征收的实物,统统折合为白银。此制朝野早有议论,究竟如何,高拱心中并无定见。但他赞赏兴利除弊做实事者,主张为这样的官员撑腰,遂一晃弹章道:“时下科道的坏毛病越来越多,有人要踏踏实实做事情,尤其一有针对弊病革故鼎新的举措,不问其利弊,不管民心向背,即搬出祖制,祭出名教,指手画脚,弹劾攻讦!此风不杀,何以新治理?!”

    徐阶、李春芳、郭朴都露出惊讶的神色。短短两个月,那个刚而好胜的高拱又复活了,似乎也预示着,内阁的麻烦又来了!

    “朝廷设言官,就是要他们评头论足的,”徐阶冷冷地说,他想以气势将高拱压住,口气就越发严厉,“以此遏制操切,祛除骄盈,裨益大焉!朝廷法纪俱在,科道以法纪绳之,这也是他们的权责,新郑何故以此责科道?”

    高拱争辩说:“元翁的话是不错,然则……”

    郭朴打断他:“新郑,少说两句吧!”

    “元翁鼓励科道说话,反而不许阁臣建言?”高拱眼一瞪,大声道,似乎要把两个月来的郁闷都发泄出来,“我看,科道若不出风头不结私党,把精力用在肃贪上;部院、督抚若不重形迹,把精力用在实政上,国家方可望治。可时下不是这样,甚或是反其道而行之!科道热衷于挑剔锐于治功者;部院、督抚热衷于务形迹,委实令人扼腕!”

    徐阶眉头紧锁,捋着花白的胡须,缓缓道:“老夫当国,无他,开言路,洽舆情。”

    高拱不以为然地说:“时下官场多是徒托空言,敷衍塞责,甚或惟以搜刮民脂民膏为能事!科道甚少指摘,却每每对锐于治功者说三道四;再者,潘季驯试行条编之法,计亩征税,或会触动豪族大户利益,这些科道,安知不是在为他们代言,这样的所谓言路、舆情,恕高某不敢苟同!”

    徐阶闭目不语。

    李春芳为难地说:“元翁,此事,该如何拟票?”

    “照新郑说的,拟旨:切责科道,今后不可对锐意治功者说三道四!”徐阶决断说。

    此言一出,李春芳、郭朴相顾愕然。

    高拱却露出得意的神色。

    他以为,徐阶不得不向他让步了。

    房尧第思忖片刻:“玄翁一心谋国,并无私欲,无欲则刚,何惧之有?以学生之见,柔润无骨易弄,廉刚好胜难犯。”

    高拱闻言,为之一震,默念着:“无骨易弄,廉刚难犯!”这样想着,再到徐阶直庐会揖时,他就不再像此前那样无精打采了。

    这天,又在徐阶的直庐会揖,李春芳轮值执笔,他举着一摞奏本道:“元翁,诸位阁老,兵科都给事中欧阳一敬等赣籍科道,齐齐弹劾江西巡抚潘季驯。”

    徐阶微闭双目,仰靠在椅背上,淡定地说:“说说科道论劾潘季驯的理由。”

    李春芳忙翻阅着奏本,择要说:“说是潘季驯别出心裁,强行要江西各县清丈田亩,推行‘一条鞭法’,还美其名曰税费兴革!闹得人心惶惶,赣籍科道一起上疏,论劾潘季驯妄改祖制、骚动赣省,当将其革职查办。”

    中秋节将至,倘若裕王心里牵挂着他,必有赏赐。高拱这样想着。可说不清是盼着赏赐,还是盼着没有赏赐,一整天都在纠结中。

    到了酉时,裕邸的总管太监李芳奉王命而至,带来了裕王赏赐:两盒月饼、两匹绸缎被面、两瓶金华酒。

    “天意!天意啊!”高拱望着李芳的背影,连声慨叹道。

    小÷说◎网】,♂小÷说◎网】,

    事后,郭朴劝高拱,出语万勿咄咄逼人,要给徐阶留面子。高拱尽管内心不接受,但还是克制了许多。

    可是,突然之间,坊间传言,高拱要推翻“三语政纲”,暴露了取徐阶而代之的野心。一时门生故旧或致函或趋谒,探问根由,劝高拱多些耐心,不可急于求成。

    高拱不得不内敛了许多。

    房尧第笑道:“‘伴食宰相’,岂是玄翁做得的?”

    “是啊,这就是天命吧!”高拱道,“崇楼不是总问,这些日子我何以怏怏不乐吗?无他,做‘伴食宰相’,不好受啊!”

    既然与儿女情长诀别,就要把心思全放在国事上;可真是一心谋国,却被误以为咄咄逼人,欲取首相而代之,高拱烦恼万端,在书房徘徊良久,喊了声:“崇楼——”

    须臾,房尧第进来了。

    那日内阁议事,高拱主张驳回兵部处分俞大猷和北镇将领的意见,僵持之下,徐阶竟以年迈难以支撑为由拂袖而去,让高拱大出意外。

    昨日,高拱暗自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倘若明日裕王那里没有动静,八月十五当天,他就请珊娘来赏月,听她唱《红线女》。

    他被这个想象中的场景所陶醉,心里顿时畅快了许多。

    这句话,高拱说过多次了,可今日又一次说出来,感觉却不同往常,有种前所未有的悲壮,是与儿女情长的诀别!

阅读大明首相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诸界末日在线》《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大王饶命》《飞剑问道》《尘骨》《篮坛第一外挂》《全球高武》《装甲咆哮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049/67902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