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护卫三门聚首

    “地址没错吧?”四爷爷问道。

    “放心吧,老爷子,都是按照你给的地址送出去的。”安叔说。

    四爷爷说道:“北云门就在北京,我前几个月还去过,西岭门和南营门我也是四处托人才打听到他们的地址的,希望不会错,不说了,咱们先吃饭去吧。” WWw.8Yue.ORG

    年轻男子微笑着礼貌性的点点头:“谢谢您啊,大叔。”

    环卫工笑着摆手说道:“不客气,不客气。”

    那男子说道:“文老先生在吗,我找文老先生。”

    听到这话,四爷爷我们三人往楼下望去。只见那男子头戴灰白色鸭舌帽,身穿青色皮外套,皮肤白皙,俊朗外表,秀气十足,跟服务员的对话中,颇带几分儒雅。

    “好的,先生,请稍等。”服务员说完走上二楼。

    四爷爷摆摆手让服务员先退下,并示意安叔,安叔起身站在楼廊边招手喊道:“楼下那位兄弟,请上楼来。”

    楼下那男子,对着安叔微笑点头,轻声慢步的走上楼梯,来到我们跟前,对着四爷爷说道:“可是文老先生?”

    四爷爷缓慢的站起身来点头说道:“正是老朽,先生你是?”

    那男子轻轻地对四爷爷鞠了个躬,微笑着说道:“您好,文老先生,几日前收到你的来信之后,便从苏州动身来天津,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礼物,失礼了。”

    四爷爷惊奇问:“先生,你从苏州来,那你是?”

    “我叫南修子,大家叫我修子就可以。”那男子笑着说。

    四爷爷指着男子说:“你姓南,莫非你就是南营门的人。”

    “是的,老先生,来之前,我爷爷还让我替他问候您老人家呢。”

    四爷爷惊喜万分:“什么,你爷爷还尚在世,他还好吗?”

    那男子说:“是的,只是我爷爷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但时常跟我提起您。”

    “我跟你爷爷在年轻的时候一起在北京上大学,一别就是六十年了,来来来,坐,快坐。”四爷爷高兴的说道。

    我轻声说道:“四爷爷,这就是你说起的南营门的人吗?”

    四爷爷说:“对对,这就是南营门的后人。”

    接着四爷爷介绍说:“南先生,这是我的孙子文流,这是管家冯安。”

    南修子微笑说道:“两位好,叫我修子就可以。”

    我也微笑回道:“你好,修子。”

    安叔也说道:“你好啊,修子兄弟。”

    “哦,冯安啊,快去沏壶茶来。”四爷爷对安叔说。

    “修子啊,看你这么年轻,今年多大了。”四爷爷笑着对南修子说。

    南修子说道:“老先生,我今年二十六岁。”

    “二十六,比我大三岁。”我斜坐在桌子边上搂着南修子说道。

    四爷爷拨弄胡须对我说道:“小流啊,客人面前不得无礼,你看人家修子跟你都是年轻人,却比你知书达理多了。”

    我惭愧的从桌子上站起来,坐在椅子上。

    “修子啊,让你见笑了,我这孙儿从小就很顽皮。”四爷爷说道

    修子笑着:“无妨无妨。”

    这时安叔端着一壶茶过来:“茶来啰,修子兄弟,来,喝杯茶,这是云南进的滇红茶,味道不错哦,尝尝。”

    这时楼下又传来一声:“文老在吗?”一中年男子对服务员说。

    四爷爷转头看去,起身喊到:“沈页啊,你来了,快上来。”

    修子也起身叫到:“沈大哥啊,你也来了。”

    那中年男子脚步沉重,跑上楼梯,欢喜笑道:“文老啊,接到你的来信,我可是一路飞奔而来,可路上被耽搁了,这才来晚了。”

    接着又对南修子说:“修子,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比我还早到啊。”

    修子笑着说:“我也是刚进门没多久呢。”

    我看着那人,方块脸,高个子,留着点短胡须,黑色呢大衣,气宇轩昂的。

    “文老,这就是你以前跟我提起的文流吧!”中年男子看着我说道。

    四爷爷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好啊,文流兄弟,我叫沈页。”那男子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也笑着说道:“你好,沈大哥。”

    “坐坐坐,别站着了。”四爷爷说道。

    四爷爷我们喝着茶,聊着天,我在一旁默默地听着。原来北云门现在叫做北云公司,在北京经营着房地产,沈页的曾祖父也就是当年北云门的大当家沈震云,在九宫山跳崖身亡后,年幼的儿子由其母亲抚养长大。南营门自南修子的父亲开始,一直在江南做珠宝瓷器生意。

    我打断他们的聊天:“现在北云门和南营门都来了,那只差西岭门了。”

    “西岭门在关中一带,路途较远,可能晚到一点,说不定明天就到了。”四爷爷对着我说。

    南修子说道:“西岭门这几十年来,很少听我爷爷说起,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不知道这几十年来他们怎样了。”

    四爷爷也说道:“是啊,几十年来,我也打听过西岭门,只是几个月前在北京听朋友说起,西安有一家保镖公司叫做西岭安保公司,我也试着心态送去一封书信,希望就是西岭门。”

    此时已经日落,天色渐暗。

    四爷爷叫到:“冯安,冯安……”

    安叔跑上楼来:“来咯,老爷子,有何吩咐。”

    “冯安呐,你去准备点饭菜,别让两位客人饿着。”

    修子说道:“文老,不用了,刚到天津,下车时已经吃过了,我看还是正事要紧。”

    “对对对,文老啊,还是谈正事吧,我们不饿。”沈页忙着说。

    四爷爷对我说:“小流啊,去书房把东西拿来吧!”

    “嗯嗯,好。”我转身走向书房,拿起镜子小跑出来,放在茶桌上。

    四爷爷慢慢的打开镜盒,取出镜子放在盒子上说道:“这就是一百年前护卫三门誓死相保的蟠螭纹镜,为了这镜子,当年沈大当家惨死九宫山。”

    沈页摸着镜子说道:“这镜子究竟有着多神秘的秘密,能让老祖宗拼命相保,而今到我们后辈手里,我们定不负先人遗志。”

    “是啊,当年为了这蟠螭纹镜,我们护卫三门可谓是元气大伤。”南修子叹息说道。

    不知不觉中,天已经黑了,茶楼的服务员都已下班离去,只有一伙计忙着楼上楼下的打开灯,一时间,整座茶楼的红灯笼红光闪闪,火红色的光芒映着整个大厅。那伙计走到门外准备收拾打烊,此时听到门外伙计的声音。

    “不好意思了,几位,茶楼已经打烊了,要喝茶的话,请改日再来吧。”

    只听见一女子厉声叫道:“少啰嗦,滚开。”

    一阵噼噼啪啪的脚步声从门外响进大厅。伙计双手拦着叫:“各位,各位,茶楼确实已经打烊了,请你们……。”

    伙计话还没说完,那女子一脚将伙计踢到在地。

    伙计捂着肚子哭丧着脸骂:“你们怎么这么不讲理,还打人了都,哎呦,疼死我了。”

    年轻男子往街口走去,来到明月楼前。

    此时我跟安叔和四爷爷正在二楼喝茶聊天,大伯和刘叔因生意上的事出去了,楼下大厅里一服务员正在接待一客人。

    “您好,先生,里面请。”服务员边说边带着一年轻男子往左边茶桌走去。

    那男子坐在椅子对服务员上说道:“姑娘,请问这里就是文家茶楼吗?”

    “是的,先生,请问您喝点什么茶。”

    四爷爷对安叔说:“冯安呐,我的书信你送去了没有啊。”

    安叔回道:“已经送出去好几天了,老爷子。”

    大伯说道:“四叔,老刘,先吃饭吧!”

    “老板,饭已经好了,要不先吃饭吧。”我一听,是安叔的声音。

    环卫工转过身来,点头说道:“是哩,这就是古城老街。”

    “那请问一下,明月楼怎么走。”年轻男子微笑着说道。

    “噢,明月楼啊,你往这一直走,前面路口再往右边直走,到街口就看到了。”环卫工指着前方路口说道。

    说罢,我们几个往餐厅走去。

    傍晚,缕缕微弱的阳光透过云层照射在古城大街上。一年轻男子漫步在大街,走向一环卫工。

    “我啊,写信给护卫三门的后人,让他们来此一聚。”

    刘叔说:“这都多少年过去了,文老你还知道他们的住所。”

    “您好,大叔,这里就是古城老街吧。”年轻男子欠身问道。

    我开门跑了出去,左上搭在安叔的肩膀上,右手摸了摸肚子说道:“安叔,有什么好吃的,饿死我了。”

    安叔笑着说道:“多着呢,还有你爱吃的北京烤鸭呢。”

    大伯说道:“什么信啊,四叔。”

阅读护卫门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三寸人间》《全职法师》《电影世界私人订制》《美食供应商》《蛊真人》《漫威里的德鲁伊》《极道天魔》《以罪之铭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050/6789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