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地藏王有渊源?

    “行了行了,知道你有爱心,快去吧,早点回来,晚上还要给祥子过生日呢,快去吧,对了,别忘了带上你那祖传玉佩。”舍友对马庆说。

    “放心吧,忘不了,保证准时回家,嘻嘻。”

    ……

    马庆没有过多思考,他决定先上去把孩子救下来。

    “让一让,让我上去。”马庆推开前面拥挤的人群,向楼上冲去。

    “啊,天哪,快点接住他们。”楼下的人群终于找到被子赶来,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嘭的一声,人们赶到的时候马庆已经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躺在地上的马庆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我,就这么死了?还好,孩子没事就好……

    马庆的头上在不断的往外流着鲜红的血,他的头越来越晕,他的大脑已经不能再支持他再继续思考了,他逐渐失去了意识。

    “啊!孩子孩子没事吧。”人们围了上来,“唉,快打120,快,别墨迹。”“……” WWw.8Yue.ORG

    在吵杂声中有一缕金色的东西从马庆眉中心飘了出来,随后钻入了地面,马庆身上的玉佩也随之消失不见……

    ……

    地府

    “嗯,这是哪啊?我不是在去公园的路上吗?”,马庆睁开眼好奇的观察了周围之后疑惑道。

    昏黄的天空,暗红色的地面,周围的房屋都是中国古时候的楼阁设计,精美的斗拱式设计,优美的弧线造型。马庆记得自己从未去过这样的地方。

    “喂,哥们,你走不走,再慢点今天你就到不了地藏王殿了,要走就快点。”,一个穿着唐代襕袍样式衣服的男人从马庆身后走过来对马庆说道,这个人脸色惨白,眼睛周围像是涂了深黑色的眼影一样黑的恐怖,活生生的一个唐代漫画里僵尸的cospla<x>yers。

    “啥?地藏王殿?,哥们你跟我闹呢吧,我还阎王殿呢。”马庆显然以为眼前这个玩儿cosplay的人在逗他。

    “奥,差点忘了,你还不认识我,这样吧,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文龙,是秦广王座下负责接引阳寿未尽早夭之人的摆渡人。”自称叫李文龙的男人对马庆说道。

    “what?秦广王?哥哥,你别闹了,万圣节不是还有几天吗,再说也不是咱中国人玩儿的节日。”马庆还是不愿相信他。

    “嗯,这么说吧,你为了救那个小孩子已经受重伤致死,现在你所在的地方就是人死之后会来的地方,也就是你们俗称的阴曹地府,这么说你能理解吗?”李文龙向马庆解释道。

    “阴曹地府?啊,我好像确实是救了一个小孩子,那孩子怎么样了?没事吧?”,马庆急忙问道。

    “你心倒是真大,自己死了难道你一点都不在意?你放心吧,那孩子没事,就是昏睡了而已,你先跟我走,路上再说。”李文龙对马庆说。

    马庆跟李文龙上了一辆看起来像摩托车但是却浑身冒火的车,“这是啥车,好像在冒火?”马庆问道。“奥,这车啊,是地府新买的官方办公专用车,鬼火摩托xsMax。”李文龙回答道。

    “xsMax?这地府还真与时俱进啊。”,马庆说。

    “呵,别提了,这也就是官方出钱,自己买谁买得起,最低配都要八十九个功德值,呵,别提多贵了。”李文龙感叹道。

    “对了,我想问问你,为什么你对自己死了这么淡定,一点都不像我以前接过的那些人,一个个的怨天尤人,抱怨自己不该死啊,一个个吓得要再死一次似的。”李文龙问道。

    “为啥?我也不知道,不过人早晚都会死嘛,害怕到没有多少,就是有点遗憾,没办法再去帮助那些老人家和孩子们了,还有我舍友的生日也没办法过了,其他的都还好吧,没啥东西可惦念的。”马庆淡定地说道。

    听到这里,李文龙转过头来看着马庆,深深的看着马庆,说道:“马庆,难怪地藏王会让我专程来接你,你果然不太一样。好了,不说了,快走吧,去晚了地藏王该说我了,坐好了。”

    “呜,呜呜,呜……”李文龙发动了摩托,摩托的引擎发出巨大的轰鸣声,“1,2,3,走”,“咻”,“卧槽,卧槽,你这也太快了。”只见鬼火摩托如火箭一般射了出去,只留下一道鬼火残影。

    “我擦,你这摩托也太快了,快赶上超跑了。”飞速前进了一会儿后马庆感叹地说道,“这算啥,我还没飚到极速,要不然让你人在前面跑,魂在后面追。”李文龙笑说道。

    一路上马庆看到很多以前从未见过的场景,有许多鬼魂在得知自己已经死亡后痛哭的;有鬼魂聚在一起通过一面镜子看人世间自己家人的生活的;有在超市里拿着人世间那种冥币购物的……,许多以前存在于电影里的场景都真实地出现在眼前,这感觉,还真挺带劲。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骑了不知道多远的距离,马庆和李文龙终于来到了一栋类似故宫那样建筑的房屋面前,门的左右各挂了一个巨大的红灯笼,门匾上写着地藏王殿四个大字,字体刚劲有力,入木三分,颇有几分道韵。

    “奇怪,怎么这周围没什么人的样子?”,马庆问道,“这很正常,你以为地藏王的宝殿是谁都能靠近的?”李文龙回答道。

    “地藏王为什么要见我?按理说像他这样的大人物应该不是我这种普通人能见的吧?”马庆问道,普通的他现在心里有一万个疑问,要知道地藏王在地府中地位超凡,本身身为佛教四大菩萨之一,又是代理佛,受千万人香火供奉,像这样的大人物为什么会特意见一个普通人马庆呢?马庆百思不得其解。

    “原因吗我也不清楚,不过一会儿你见到他你就知道了,放心,不会害你就是了,地藏王菩萨人很好的。”李文龙答道。

    “那好吧,既来之则安之,说进就进,有啥可怕的,反正已经死了,走呗。”,马庆想了想,地藏王要是想害他的话早就让李文龙下手了,根本不用费这么大劲,而且自己一个小人物也没什么好图的,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就是这么个道理。

    李文龙见马庆已经做好了准备,便带着他走进了大殿。

    进入殿中,放眼望去都是数不尽的佛经和许多巨大的石柱,佛经在大殿两侧用木架摆放着,石柱共有二十八根,呈北斗星阵的形状排列,每一根石柱都对应着天上的二十八星宿,在大殿正中央挂着一副对联,上联写到:佛智真如清净月;下联写到:斯心尽处是菩提。

    对联的前方放着一个莲花台,莲花台上盘坐着一个身披袈裟,手持宝珠,光头白眉的男子,正是地藏王。

    “地藏王菩萨,马庆已带到。”李文龙走上前恭敬地说道。

    “嗯,好,此事多谢你了。”地藏王说道。

    “没什么,菩萨多年前点化之恩没齿难忘,这是我应该做的,既然人已带到,那我先行告退。”李文龙回答道。

    “好,那你且回去吧,我正好要单独和他聊几句。”地藏王说道。

    “马庆,好好努力,说不定以后还有再见的机会。”李文龙走前对马庆低声说道。

    “嗯?啥意思,难道想见你这么难吗?”马庆心道。

    “马庆。”地藏王用浑厚的声音说道。

    “嗯,地藏王您说。”马庆急忙回答道。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要见你,为什么要让李文龙带你来这?”地藏王问道。

    马庆心想这不废话吗,你一个大人物要见我,搁谁谁不好奇呀。但是马庆还是装作淡定地回答道:“是的,我确实非常奇怪,为什么地藏王菩萨您这样的大人物会想见我一个小人物?”

    “什么大人物,都是民间传闻。其实我叫你来是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而且还要给你一些东西,你放心,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地藏王不动声色地说道。

    “好东西?有啥好东西?”马庆问道。

    “你且先别急,我先来告诉你一些事情,说来其实你和我还有一些渊源。”地藏王慢慢说道。

    “渊源?我一家人八辈贫民,我自己更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个学生,也没有给您敬过香火,和您能有哪门子渊源呢?”马庆问道。

    “这个渊源由来已久,以你们的八辈来算还是太短,和你本人也没有什么关系,简单来说就是你的祖上曾经有恩与我,他帮过我一个大忙,为了报他的恩情我就答应他,对他的后人施以帮助,尽我所能给予一些方便。而现在叫你来就是想给你些好处,好回报他的恩情,你能明白吗?”地藏王说道。

    “嗯,嗯,大概是能理解,但是为什么我家祖上这几辈混的如此差呢?要是有您的帮助的话,我家不应该这么普通吧?”马庆问道。

    “这当然是有原因的,我答应你祖先对他的后人帮助是有条件的,就是他的后人本人必须拥有一定功德值后才能让我对他施以帮助,所谓功德值,其实就是你每做一件好事就会积攒一些,视所做的事情高低不同,所加的功德值也不同。你家这几辈人也就你的功德值达到了我的要求,所以我才把你叫到我这里来。”地藏王回答道。

    “啊,这样说也对,可是我现在还没有生下孩子就死了,那您岂不是以后都不用继续遵守这个约定了?”马庆想了想说道。

    “你这小子倒是会抓重点,不错,我以后确实不用继续这个约定了。”地藏王笑着说道。

    “这样的话,您能不能多给我点奖励?您看,您很长时间都没有帮助过我的家人了,以后也不用帮了,所以您是不是应该多给点?”马庆嬉笑着说道。

    “你说你这家伙,你要那么多好处干什么,难道你还想让我复活你吗?”地藏王笑骂道。

    “复活是不可能的,我也知道这可能会违背天理,其实您看这地府发展的也还行,要不干脆您给我点好处,我直接在地府生活倒也挺好。”马庆回答道。

    “那倒不用,按照你的命理,你需要投胎转世,这是我也没办法改变的事,这地府你是住不了了。不过我本来也是要多给你点好处的,不光因为我和你祖先的约定,地府本来就对功德值高的人有特殊奖励,这个奖励本来是崔判官负责发放,不过你既然来到我这了,奖励自然会高一点。”地藏王说道。

    地藏王的手持宝珠一闪,一卷经书凭空出现,地藏王随之念道:“马庆,华夏西域人,阳寿应为98岁,实际阳寿18岁,因救人早夭,按法判为一等功德,奖一等金身,一品灵魂,生平做过五等功德事件四百五十三次,四等功德事件二百六十五次,三等功德事件四十二次,二等功德事件二十五次,一等功德事件一次,合计功德值壹佰叁拾贰万叁仟零叁拾,突破百万功德,奖功德灌顶,灵魂不灭,不受邪异影响,当赏天人道轮回,来世富贵。”

    “我擦,我功德值竟然这么高吗?听李文龙说那鬼火摩托才不到一百点,要是功德值是货币的话,我岂不是成了大富翁了。还有那奖励,虽然听不出来是什么意思,但是听起来还是很牛逼的样子。”马庆惊讶地在心里说道。

    “怎么,是不是很惊喜,别着急,这还没完呢,你还有奖励呢。”地藏王看着马庆窃喜的样子笑着说道。

    作者 忽悠魔术师 说:新手作品,只为了致敬我心爱的作品,鱼大神的《宠魅》,当年我住院的时候,这本书陪着我度过了那段难熬的时光,文笔上我远不如鱼大神,只是希望能写一篇御宠文,希望大家支持,不用打赏,只希望大家能收藏一下,看看就好,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欢迎大家在评论区里说出来,我尽力修改。只要大家能看我的书,忽悠就感激不尽了。

    “这,这孩子要干啥啊,这情况他上去有啥用啊?”,“哟,照你那么说,跟你一样在下面站着就有用了?”,“哎,你啥意思,变着法骂人是不?”,“你认为是怎么样就是咯。”,“行了,别吵了,那孩子到五楼了,你们别把外面的小孩吓着,现在不能让小孩子乱动,快点去附近的人家借几床被子来。”……

    拥挤的人群看着奔上楼去的马庆,又开始了争论,不过这时候终于有人站了出来,开始有了动作。

    马庆跑到了五楼后推开屋门,看见一个十分年迈的老奶奶在窗边趴着对外面的小孩子说:“宝宝你别乱动啊,来,上奶奶这边来,奶奶抱住你。”,这个时候马庆走到了窗边,看见小孩子正在哭个不停,一步一步的向他奶奶走过去。

    “来,奶奶抱住你,别乱动啊宝宝。”,老奶奶伸出双手抱向孩子,就在老奶奶要抱住孩子的时候,突然意外发生了,小孩突然摔倒了,眼看着就要掉下去了,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时马庆从窗户跳了了出去,伸出双臂抱住了孩子,他把孩子抱在怀里,尽力翻转自己的身体好让自己的后背对着地面,保证孩子不受到伤害。

    这一系列动作就发生在短短几秒内,一般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但是马庆下意识的就做出了这样的行为。

    “奥,又是去志愿,你说你真是的,天天都去干这种卖力不给钱的工作,你说你图个啥?”,马庆的舍友问道。

    “图啥?我不知道图啥,我只知道我要在我有能力的情况下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他们,需要感受温暖。”马庆挠着头冲着他笑着说道。

    “马庆,大早上的,你干啥去?”马庆的舍友看着匆忙穿衣的少年说道。

    公元2018年,一个普通的早上,在华东大学的一间宿舍里站着两个少年,其中一个在匆忙地穿着衣服,另一个在床上坐起来睡眼朦胧地看着穿衣服的少年说道。

    “嗯?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正在看手机的马庆抬头疑问道。

    “我擦,这小孩咋爬到那上边去的,太危险了。”马庆抬头看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孩正站在五楼的空调外机台上,吓得惊呼道。

    “不行,太危险了,不能等,先把小孩就救下来才行。”

    走在街上,马庆拿着手机在查看消息,“嗯,给李奶奶买的足底按摩器送到了,一会儿去拿一下。”,“还有送给山区的书,说是下午到来着,想着下午去邮出去。”……

    “孩子你小心点,别乱动啊。”,“快点打110,快点啊。”,“打什么110啊,等他们到了也晚了,快找点东西接住孩子才是正事。”……

    “看你个傻样,快滚。”舍友笑骂道。

    “嗯,那我走了,一会儿该迟到了。”马庆边说边走出了寝室。

    一栋大楼底下站着拥挤的人群,都抬着头在争论着什么,但是只是在说话,没有人有任何动作。

    “啊,我去正大公园,今天志愿者协会组织去敬老院帮助老人,我去那集合。”,少年边整理衣服边回答。

    少年名为马庆,今年刚好十八岁,是华东大学大一的学生,平时喜欢去参加志愿活动,这不,今天又和往常一样准备去参加志愿活动,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人生从今天开始就将改变。

    马庆的祖传玉佩是他父亲交给他的,说是祖上传下来的,已经有许多年了,他爸爸给他的时候说就算是把什么丢了也不能把玉佩丢了,而且必须要带在身上,马庆也没多想,一直带在身上。

阅读宠圣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豪门崛起:重生校园商女》《不败毒神》《终极教师》《九真九阳》《绝顶枪王》《西出玉门》《综漫:至尊卡牌》《金丝雀驯主手册[娱乐圈]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065/6790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