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艾萨和西弗勒斯乖乖报上姓名,斯格拉霍恩犹豫了一下笑着回应他们:“霍拉斯斯格拉霍恩,你们的院长兼魔药学教授。Emmmm,梅尔先生,我注意到了你的姓氏,和炼金术士尼古拉斯弗拉梅尔有什么关系吗?哦,人们通常称呼他尼可勒梅,我亲爱的。” WWw.8Yue.ORG

    精灵对于人类世界的炼金术士一无所知,他诚实的摇摇头:“抱歉教授,我只是个孤儿,不太清楚亲族关系,收养我的监护人只告诉我这个名字是附在摇篮里的。”西弗勒斯一脸无奈看向突然戏来了的好友,他对于他到底有没有监护人早就打了个深深的问号——反正出面替他们解决麻烦的都是伊万斯先生,所谓的收养者老梅尔先生?简直和老斯内普一样不负责任。

    这玩意儿几年前西弗勒斯就能够轻松熬制成功了,眼下他的注意力主要放在如何用其他更美观一些的材料达成同等效果——主要是为了挽救好友那几乎无可救药的洁癖。想让艾萨伸手切割老鼠尾巴或是揪着鼻涕虫炖煮?没可能的,想都不要想。

    “哈哈!看来和烹饪有关的天赋是相通的,我的朋友!”他乐颠颠把成果灌进药瓶,西弗勒斯拿了两人的作业送上去,多的那一瓶被装进口袋带回去,攒起来还能换零花钱呢。

    这个时候教室里绝大多数人还在满头大汗的和鼻涕虫奋斗,斯格拉霍恩坐在讲台上翻看一沓报纸,抬头就见那个沉默寡言一脸阴沉的黑发小子拿了两瓶成品疥疮药水送上来,再看看他的搭档正在低头努力擦桌子,显然一副刚刚完工的样子。

    善于作死的勇敢少年决定挑战一下极限,也许先把坩埚拿下来,加了豪猪刺以后重新放回火上煮可以早点完工?警告里只有说不能在火上放豪猪刺嘛,并没说不可以放了以后继续煮。他把想法对西里斯阐述了一遍,两人决定试一试……然后,只听见教室里某个坩埚发出悲愤的怒吼,瞬间炸的四分五裂。像莉莉这种反应快的孩子躲开的同时还能来得及随便扯出个什么挡在快要完工的作业上,还有不少没反应过来的格兰芬多们则倒霉成了第一批试验品。

    黄绿色的腐蚀性液体四处喷溅,不少人都因为溅上了这种东西而长出密密麻麻的疥疮,还有些跑得更慢的连鞋子也没能逃过一劫,大大小小的窟窿把他们脆弱的脚底板暴露在可怕的“岩浆”面前。

    “安静!不要怕!没受伤的继续回去熬制,受伤的到我这里来,正好可以试一下西弗勒斯先生的成果。”斯格拉霍恩一挥魔杖,地面和桌面的液体迅速被清理一新,学生们惊魂未定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伤者果然排成一排上去,水晶瓶里的药水只需要一点就解除了他们的痛苦。“好吧,趁着时间来得及,你们可以重新制作疥疮药水。”斯格拉霍恩安抚好学生,转向第一天就闯祸的詹姆:“波特先生,勇于尝试总是好的,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您必须能够对风险进行把控。”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他坐直身体,不自觉的前倾几个角度,满脸和蔼的看向西弗勒斯:“我亲爱的孩子,可以说一说你对这瓶药剂都做了什么吗?”疥疮药剂并不难,但他更在意这个少年是如何缩短熬制时间的。要知道很多珍贵药剂就是因为耗时太长才少有人熬制,一旦攻克这个难关势必能让他的名望再上升一大截。

    西弗勒斯并不傻,他按部就班的把熬制步骤说了一遍,只说中途一不小心似乎落了一只塔斯马尼亚黑足蚂蚁进去,这玩意儿一掉进去就不见了,怎么想办法也捞不出来,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熬制,没想到竟然很快就达到了课本上的描述要求。

    “哦,亲爱的,我们需要专业人员的判定,也许这会是个甜蜜的、充满了惊喜的小失误。”他非常爽快的在艾萨和西弗勒斯的名单后写了个大大的O,“斯莱特林加五分,斯内普先生,以及梅尔先生每人。”

    这节课莉莉并没有和他们坐在一起,而是和新认识的女孩子们挤在一块叽叽喳喳惊呼着边玩儿边熬魔药。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西弗勒斯一开始熬魔药就会打开抖S大魔王的开关,除了艾萨谁靠近过去都要做好被鞭笞的准备,我可不去送死。”先不说“抖S”这个违禁词汇她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至少“不可随意靠近正在熬魔药的魔药大师”这一铁律日后成了许多人奉为圭皋的基本规则,据说还挽救了不少人脆弱的小心脏呢。

    反正眼下红发少女打定主意要绕着他们上魔药课,此时也只能满眼羡慕的看着这两个家伙拿出作业优哉游哉的写起来。詹姆看见她的表情,先是沮丧的用魔杖戳了一下坩埚下的酒精灯,然后不死心的去看好朋友西里斯的成果……好巴,也还在咕嘟咕嘟冒泡呢,丝毫没有要完成的意思。

    “艾萨梅尔,教授。”

    “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

    他们到的很早,教室门还没打开。艾萨看了一眼西弗勒斯,迈步走上前轻轻敲了下大声道:“您好教授,请问可以进来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魔药课,是西弗勒斯进入霍格沃茨后最期待的课程,他几乎食不知味的塞了些东西下去,见艾萨放下叉子就忍不住起身朝位于地窖另一侧的魔药教室走去。斯莱特林院长、兼任魔药学教授的斯格拉霍恩先生因为国际魔药学会发来邀请函而暂时不在学校,这节课既可以说是学生们的第一节魔药课,也可以说是斯莱特林的幼蛇们第一次见到现任“蛇王”。

    “好了,你总得想想该怎么通过五年级的O.W.Ls考试,就算我的魔药架永远向你开放,至少考试我可帮不了你!”西弗勒斯呲牙假笑拒绝伸出援手,艾萨只能认命的按照黑板上的步骤捏着鼻子把鼻涕虫们丢进锅里非常凶残的给全部烫死了。

    疥疮药水真的很容易,干荨麻,粉碎的蛇的毒牙,煮过的鼻涕虫,这些材料被艾萨一一丢进坩埚,没一会儿里面的液体呈现出一种古怪的土黄色,伴随着软体动物特有的臭味。精灵忍不住扭头恶心了几口酸水,单手捂着鼻子挥挥魔杖让盖子落在坩埚上:“好吧,这玩意儿真的不会吃出人命吗?”他转头看向西弗勒斯,这家伙面前的桌子已经清理干净了,面前摆了两小瓶清澈见底的成品:“制作过程你知道就可以了,成果我们总是可以一起分享的,对吧?”

    艾萨伸头过去看了看,非常欣慰的发现对方材料单上并没有鼻涕虫这种东西,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黑色大蚂蚁……emmmmm,虽然还是有些可怕,但总算要比满身粘液黏糊糊面目全非的虫子强上百倍。他高兴的守着坩埚打扫战场,时间一到就把火焰压灭。豪猪刺丢进去后,有剧毒嫌疑的液体立刻变成蓝色的清水,经过西弗勒斯鉴定这是品质非常好的表现。

    恐怕他宁可在疥疮上顶着一张脸也绝对不会把这种成分的魔药喝下去。

    斯格拉霍恩在讲台上演示了一遍熬制过程示意大家可以开始了。学生们乱哄哄的跑去药材柜取出要用到的材料,一番哄抢后这个角落显得尤其可怜。西弗勒斯带着选好的材料回来,顺手就把多拿的那一部分塞进不起眼的地方。

    他翻开学生名册一个名字一个名字挨着往下点,凡是被点到的学生或多或少都被问了问与姓氏相关的名人。课程前二十分钟全部浪费在了斯格拉霍恩的“那个XXXXX,是不是和你有什么关系……”上,尤其斯莱特林们被他着重问了又问,直到他心满意足才用魔杖戳了下黑板:

    “好吧,让我们开始可爱的第一节课,疥疮药水的制作。目的是为了考察一下你们的基本情况,耐心,观察力,动手能力以及对时间的精准控制。材料并不复杂,工艺也不复杂,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加入豪猪刺前请务必确定坩埚已经离开热源。”

    艾萨看见活得,黏糊糊的,带着触角的鼻涕虫,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精彩。他用镊子小心夹起每一条虫子,粗鲁的把它们塞进桌子上的一只水罐里来回涮了几遍才取出来摆好,这会儿功夫西弗勒斯那边的坩埚里已经发生了神奇的化合反应。

    门立刻被人向里拉开,一个胖墩墩留着鬓须的中年绅士站在那里,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个捣鼓魔药的男巫,反而更像艾萨他们在麻瓜报纸上见到的那些学院派政治家。

    “哦!欢迎,我的孩子们!”来人笑声洪亮,圆滚滚的肚子把西装下面的马甲撑得鼓鼓囊囊,发际线已经抬高到别人完全不必再替他担心的地步。他有一双凸眼,说起话来激情四射到有些浮夸的程度,此时正非常高兴地张开双手迎接第一批到达魔药教室的小巫师:“哦!是西莱特林的新生对吗?很抱歉开学宴那天我收到了魔药协会会长的邀请函,因为一些非常重要的事错过了与你们见面的机会。好吧,那真的是非常重要,非常荣幸的邀请。那么,自我介绍一下,小先生们?”

    斯格拉霍恩的热情迅速下降了至少十度,他把两个男孩领进教室让他们自己去找个位置坐下,然后艰难挪到讲台上翻看已经摆好的材料一一点着它们梳理。很快学生们就走进教室把座位都给填满了,角落沙漏清空后胖教授站起身爽朗的对新生们道:“欢迎进入魔法世界我的孩子们。魔药是艺术、技巧和魔力精准融合的学科,任何妄图投机取巧或是不严谨的行为都会导致前功尽弃。好了,让我们先互相认识一下,我就是你们的魔药学教授,霍拉斯斯格拉霍恩,国际魔药学会会员,荣誉顾问。”

阅读[HP]时光彼岸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如意小郎君》《黎明之剑》《我真不是神仙》《杨小落的便宜奶爸》《超神机械师》《刷钱人生》《覆汉》《放开那个女巫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077/6790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