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他们以后可是长兄和弟媳的关系,虽然现在还没到那个份上,林乐乐想了想,他就怕以后回想起来尴尬啊。

    因此他开口道:“哥,你就睡这个房间吧,平时是我住的,我到楼下睡我爸和我叔的房间去啊。”林乐乐说着还补充了一句,“嗯,我的床单昨天刚换上去的,很干净的。”

    林乐乐怎么看怎么觉得蒋泽的眼神充满怀疑,他连忙挺直腰杆为自己撑腰:“嗯!” WWw.8Yue.ORG

    蒋泽走到书桌边上伸手将林乐乐的笔记本翻开看了看。笔记本的最新几页的确是认认真真被做了笔记的,看得出来林乐乐有心在认真学习。

    蒋泽翻了翻林乐乐的教科书,做了书签的那一页之前也被各式各样的荧光笔给画了重点。

    “蒋”,“泽”

    蒋泽在书桌前面坐下来,拿起笔想要落下去,可是半天又不知道该写点什么。他看上半页不顺眼,看下半页又觉得不对劲。

    他的指尖在一排荧光笔上掠过,最后停在了一个大红色的荧光笔上。

    笔盖被扔到了桌子上,蒋泽的手腕稍稍使了点力,荧光笔的笔尖就在下半页的纸上绕着那个怪兽画了一个大大的爱心。

    画是蒋泽亲手画的,可是等他画完以后自己又有了愕然的情绪。

    他画这个干什么?

    蒋泽将荧光笔放到了一遍,拿起草稿本利落地将下半页纸给撕了下来,心里是想要揉揉随手扔掉的,可想了想又将被自己揉成一团纸给摊平了折好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等做完这一切,蒋泽又看见留在草稿本上半张纸上的刷屏蒋明。这回他没有丝毫犹豫,伸手将那上半张纸也给撕了下来,然后刷刷几下将之变成了碎片,随手就扔进了桌子底下的垃圾桶里。

    林乐乐对于蒋泽的这些小动作丝毫不察,他正在楼下洗澡。外面大风大雨,浴室里面的莲蓬头也是哗啦啦往外流水。

    林乐乐一身的泡沫站在水下反复冲洗,正想着一会儿回到房间怎么开口和蒋明聊天。

    他原本是没有什么借口啊,可前面蒋辉也不知道抽什么疯把自己给拉黑了,林乐乐一点都不愁反而觉得正好,他就用这个当作借口去给蒋明发微信,然后顺理成章越聊越多哈哈哈。

    计划通!

    林乐乐在心里给自己的沉着冷静点了个赞,再将水龙头往大了拧,把自己身上的泡沫全都给冲干净又用毛巾把自己擦干后,这才打算回房间里去执行大计。

    可谁想到林乐乐的手才拿到一旁挂着的浴巾,霎那间浴室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林乐乐吓了一跳,他匆匆忙忙将自己擦了个半干,又将自己的内裤穿上,而后拧开浴室的门往外一看,原本他留着的客厅灯这会儿也都已经黑了。

    他伸手在电灯开关处用力按了几下,电灯一点反应都没有,林乐乐这才反应过来应该是不知道哪里出了故障,整个房子都没电了。

    原本带来安全感的房间此刻却成了张着巨兽之口的黑洞洞的恐惧来源,浴室正对着的厨房拉门没有关上,那里头的器具在黑暗中有着千奇百怪的样子,似乎下一秒钟就要有了自己的心性跳动起来往林乐乐这边扑过来。

    林乐乐政治学得好,可他一点儿都不唯物,他信各路鬼神和妖魔,此时简直要瑟瑟发抖了。

    他想缩回浴室里面,但一回头又看见镜子里头自己的后脑勺一晃,然后镜子就对上了客厅和厨房,所有东西在诡异的镜子里都会更加让人胆寒,要不是此时此刻前有狼后有虎,林乐乐差点儿直接从厕所里面冲出去。

    正在林乐乐挪不动步子怎么着都觉得要命的关键时刻,楼梯上忽然照过来一个手电的光源,同时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乐乐?”

    林乐乐仰头一看,蒋泽正站在楼梯的拐角处看着自己。

    这会儿林乐乐看蒋泽,那简直要比亲妈还亲了。

    “哥,”林乐乐趿拉着拖鞋啪叽啪叽跑过去,小狗崽似的仰头看着蒋泽,“没电了。”

    “嗯。”蒋泽应了一声,“可能是保险丝烧了,也可能是其他原因,现在这个天气状况也不好查看。”

    林乐乐的头上还滴滴答答挂着水珠,他见蒋泽说完这些又要扭头回到楼上的动作,连忙一把拉住了蒋泽的手臂:“哥,你去哪儿啊?”

    蒋泽道:“回去睡觉,你也早点睡吧。”

    林乐乐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下客厅黑洞洞的样子,一下把蒋泽拉得更紧了:“我,我们一起睡吧!”

    林乐乐自己的手机被玩得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二十的电了,屁用没有,现在这停电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他人怂胆气虚,要一个人睡楼下还真不敢了。

    蒋泽的手电打在林乐乐的身上,居高临下将他胆怯的样子收在眼里。蒋泽此时的心情其实是有些烦躁的。

    从那一个不应该被画出来的爱心看,他隐约有些知道了自己对林乐乐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他垂眸看着林乐乐,林乐乐圆圆的眼睛里还湿漉漉的,人实在简单又透彻到可以。

    这样的感觉是喜欢吗?或者只是单纯的想要占有?就像是面对一件令人心动的玩具和一样无法割舍的珍宝,两者的初始情感可能完全一样,但结果却可以完全不同。因为珍宝无法舍弃,玩具却可以随时扔了。

    “你确定?”蒋泽在黑暗之中注视着林乐乐。

    林乐乐一气儿点头:“我确定,我今晚上必须和你睡。”

    蒋泽伸手将林乐乐的手从自己渐渐开始发烫的手臂上撸了下去,动作绝情可口中轻轻吐露出的一个字眼却给了林乐乐无限的希望:“好。”

    蒋泽的神色稍稍放松了一些,目光又挪到了一边的草稿本上。

    草稿本的最新一页被反盖在桌面上。

    蒋泽伸手将草稿本给拿了起来。最新一页的草稿纸上有两个内容,上半页密密麻麻写满了一个名字。

    蒋明。

    蒋泽的眉头微微挑了一下,然后又跟着皱了起来。他的视线往下挪了挪,草稿本的下半页倒是显得空荡些,上面画了一个巨大的怪兽,怪兽脑袋上有两个大犄角,犄角里头的空白处分别写了两个字。

    等装模作样到了差不多的时候,林乐乐将手上的书放到桌上,人就跟着站了起来。

    他当然是不打算和蒋泽一起睡的。

    大风大雨一直从中午持续到了晚上也毫不见收,反而越发沉闷而黑压压让人觉得无法喘息。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这场原本以为会照着预计走向离开J市的台风在半道上转了个弯,几乎横扫了整个J市,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说着林乐乐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房门口,只剩下一连串的下楼梯脚步声逐渐变远了。

    蒋泽独自留在了林乐乐的房间里,他左右环顾一圈,认真地将屋子里头的摆设收入眼底。

    林乐乐的房间不是很大,估摸着也就十五平,除了一张床和一个衣柜,剩下就是一张书桌和一个不大的书柜了。只不过书柜里头也没放什么三年高考五年模拟,而放的都是一些小人书漫画书一类的。书桌上倒是摆了不老少的教科书与辅导书,还有几本草稿本。

    林乐乐的卧室蒋泽每天少说能意外瞥见一次,这床单什么时候换的他怎么会不知道?前几天蒋泽亲眼见着林乐乐扛着床单被褥一个人在床上床下的折腾,差点儿没把床单从二楼窗户口直接扔下去。

    蒋泽看着林乐乐,满脸都是“我信了你的邪”。

    反正换床单这事儿天知地知蒋泽不知,林乐乐觉得丝毫不慌。

    结果说完后半句,原本低着头的蒋泽就把头抬起来了,他和林乐乐四目相对,然后确认似的说:“昨天换的?”

    林乐乐干咳了两声,“那什么,哥,我先下去了啊,你自己睡好。”

    在这样的天气里,林乐乐觉得自己白天卑躬屈膝把蒋泽给请到家里来实在是大丈夫胸襟,要不然此时此刻他一个人呆在家里的话还能有现在这样的安全感?

    林乐乐抱着书假装认真,眼角却偷偷瞥了一眼靠坐在床头的蒋泽,然后自得地晃了晃脚丫子。

    其实这床单并不是昨天刚换的,换了已经有四五天了。但林乐乐觉得四五天和一两天的差别也不大,再爱干净的人家也没有天天换床单的,那不是有病么。

阅读穿成炮灰攻他妈以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奇迹的召唤师》《天道图书馆》《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儒道至圣》《装甲咆哮》《大道争锋》《史上最牛主神》《重生DNF之全职哥布林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099/6791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