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18:纪奕吃醋

    范世凯笑容突然敛下,“你不记得我了?” WWw.8Yue.ORG

    我记得吗?

    范世凯握拳轻咳,然后伸出两根手指,“有两件事,一呢,我的名字叫范世凯,范世凯的范,拯救世界的世,范世凯的凯,”

    林晚错愕,现在的小孩这么会玩了吗?

    她实在不想打扰范世凯的自我惨叫,可是……

    “有异议?”

    纪奕把眼一眯,林晚不再敢有任何反驳的意思。

    正好这时吃过午饭回来的陈野看见还在卖力抄写的林晚,有些惊诧,更多的是幸灾乐祸,“纪医生段位挺高啊,连吃醋都吃的这么不动声色。”

    林晚揉揉发酸的手腕,“什么?”

    陈野见她眉宇间浮现的不解之色,八卦因子更加蠢蠢欲动,索性拉个椅子坐在她身旁,“就早上那个跟你要手机的那个男的,你跟我说说这是第几个了?”

    林晚懵逼jpg

    陈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解释,“这么跟你说吧,他跟你要手机,纪奕看见了。所以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抄病例了吗?”

    林晚:“……我好像知道了。”

    陈野眉尾高高抬起,“所以你给手机了吗?”

    “没有。”林晚摇摇头,“开玩笑,我几千块的手机说给就给?”

    陈野差点被口水呛到,紧接着听见门被推开,纪奕从外面进来,看见陈野和林晚正在嘴角挂笑的聊天,再看看林晚手边的病例,还有一大片空白。

    纪奕黑着脸走回办公椅前坐下,带着薄凉的目光流转在两人身上。

    陈野待的不自在,自知打扰了林晚罪孽深重,借着有事先开溜了。

    林晚无视掉纪奕冷幽幽地眼神,把笔帽盖上,也不打算抄了,单手拄着下巴自言自语,“哎,有些人啊,仗着自己是导师就经常找理由虐待实习生,难怪底下有人会说你是魔鬼呢。”

    顿了顿,余光偷偷觑正在喝水的纪奕,继续:“吃醋吃的也比平常人闷骚,不知道谁说过我的手是用来救死扶伤的,现在却隔三岔五的被安排抄病例抄制度,今天连饭都没吃呢,肚子饿死了。”

    她暗指的意味太过严重,纪奕听到最后,动作缓慢放下水杯,拉过方才他拿进来的袋子,“就是知道你会饿,所以给你打了外卖,”

    在林晚喜形于色时,纪奕的下一句话让她忽然像个霜打的茄子。

    他说:“既然我是魔鬼,魔鬼是不会给人打外卖的,还是扔了好了。”

    “别呀!”林晚夺过即将被他扔进垃圾桶的袋子,“浪费可耻!”

    纪奕看着面前正在拆饭盒吃饭的女人,薄唇微勾,起身踱步到她身后,将手轻搭在肩上,帮她按摩。

    林晚对他的动作有些疑惑,“你干嘛?”

    “为了不让某些人说我是恶魔,帮你按摩按摩,安慰一下你这双救死扶伤的手。”纪奕站立在她身后,替她挡去了刺目的阳光,动作轻柔地帮她捏酸痛的肩膀,良久,沉吟道:“你还记得你前晚说过什么?”

    “……”

    林晚忙着进食,一时没顾得上回答,纪奕就给予了答案。

    “有想法就要表达出来,不能憋在心里。”

    林晚:“……”

    这话不是这么用的好叭!

    ——

    下午,纪奕带着林晚跟了一台手术,依旧是站在旁边观看。下了手术,了解到患者的情况后,林晚便用挤出来的时间专心钻研缝合与拆线技术。

    下班后,季婷婷邀请了林晚、纪奕到家里吃饭,说是为了弥补林晚以及让家里增添点热闹。

    出了医院,纪奕和林晚顺路去买了烧烤的食材,抵达季婷婷家时,已经是三个小时后的事了。

    林晚提着跟纪奕软磨硬泡才肯买的酒敲响了房门,门被打开,她那句“怎么这么慢”卡在喉咙未出口,就被面前的男人惊的说不出话来。

    季婷婷闻声过来,看见林晚的表情猜测她误会了,边帮她提东西边解释,“陈野提前过来帮我收拾餐具和食材。”

    林晚收敛了神色,打趣道,“我又没说什么,你们俩紧张啥啊。”

    季婷婷不喜静,打小爱闹惯了,在N市和姐姐一块住有个伴,现在回了J市一个人居住,忽然有种独居空巢老人的感觉,于是今晚叫了大家到家里来烧烤,正好后院有一块空地,足以活动。

    林晚和纪奕在后院负责生火,季婷婷和陈野在里屋调料、把食材装盘。

    生火这件事林晚不会弄,纪奕也不让她着手,她便在一旁把热狗串进竹签里,期间,不知想起了什么,放下东西就往里屋跑。

    林晚本想跟季婷婷说一声不要弄太多辣椒,纪奕感冒刚康复不宜吃辣,当她跑到厨房门口,看见里面陈野抓着季婷婷的手,不知在说什么,林晚察觉到气氛不对,便作罢,转身想走,就撞到一堵宛如墙壁的胸膛。

    林晚摸摸发酸的鼻尖,抬头看见是纪奕,反手抓起他手就拉着纪奕回到后院,边走边压低声音说:

    “嘘,他们俩在里面不知道聊什么,反正感觉不对,我们还是别掺和了。”

    纪奕“嗯”了声,不知从哪拿出一瓶饮料给她,“你刚刚进去要干嘛?”

    “我是想……”林晚心思一转,把饮料推回给纪奕,“我是想让二师兄放多些辣椒,辣死你。”

    纪奕单手拿着她推回的饮料,食指微屈,指尖抵住易拉罐拉环,稍加用力,拉环被拉开,他却不想给她喝了,“哦,你舍得?”

    林晚伸手去拿,纪奕却把手募得扬起,高高举着那诱//人的饮料,林晚蹦起来也够不到,像个泄气的皮球似得怒视纪奕,“舍得,非常舍得。”

    纪奕弯下腰,朝她脸吹了口气,“那就舍得好了,反正再感冒有你照顾我。”

    林晚缩了缩脖子,他说话的热气喷洒在她脸上,林晚控制住自己不去看纪奕,尤其是那一张一合的唇,每一秒都在洋溢着‘快来吃我’我语言。

    林晚低头小声低语,“你别靠我这么近。”

    “嗯?”

    “我怕我忍不住会扑倒你。”

    纪奕听了爽朗地笑起来,在林晚的记忆里,他长大后很少会这么笑,温润笑声入耳,林晚接着抬头看他,就听见他说,“我等你。”

    林晚瞬间脸红的无处遁形,正想找地缝钻进去,兜里的手机适时响了。

    拿出看了眼,是个陌生号码,还不是本地的,林晚本能的以为是骚扰电话,不理会。

    奈何手机从未停歇,还在兜里嗡嗡作响,林晚才接听。

    纪奕把饮料给回她,转身到烧烤架继续维持火温,在转身时,听见林晚手机那边传来的欢快的声音。

    “林医生,还记得我不?”

    林晚不确定的看了眼手机号码,确定不认识,问对方,“谁啊?”

    “范世凯啊,你又把我忘了!”范世凯抓着手机在床上暴跳如雷。

    纪奕听见他的第一句话,就顿住了脚步站在林晚身旁,光明正大的听墙角。

    林晚瞥见纪奕渐渐沉下去的脸,想悄悄挪动步伐远离,谁知刚挪一步,就被他抓住。

    他薄唇一张一合,不通过声带发出声音,用唇语对她说,“就在这说。”

    范世凯那边还在说一些为约而铺垫的话,被林晚倏地打断。

    “等会儿,你是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我明明没有告诉你。”

    范世凯得意地拂了拂鬓角,“你知道人帅是一切的通行证吗?我是问你们医院的护士的。说是你的家属她们才肯告诉我。”

    林晚:“哦”

    范世凯又说了些关于伤口的事,最后才把话锋转到主题上,“你今晚有空吗,我的伤口现在疼痛难耐,刚刚自己把纱布取下来了又上不了药,想请你过来帮忙。”

    林晚感觉到,范世凯在说出这句话时,纪奕抓着她手腕的五指正在收紧力道,林晚疼的想缩回,却被他抓的更紧,她对上他幽深的眸子,撇撇嘴,不敢乱说话。

    “我现在已经下班了,如果真的很难受去医院看看,那有值班护士。”

    “不行,恐怕我过去已经挂掉了。”范世凯说,“正好今晚可以请你吃个宵夜啊。”

    “不……”

    林晚话还没说完,掌心的手机被抽走,紧接着就看见纪奕冷着语调对电话那边丢了一句话,继而挂断了。

    “她没空。”

    季婷婷和陈野拿着调料和食材出来,发现了后院格外沉静的气氛,只有晚风拂过树叶的声音,林晚和纪奕虽然站的不远,但却没有说话,双方的表情都蕴藏着各自的情绪。

    林晚也发现了季婷婷和陈野两人之间奇妙的关系,但又说不上来哪奇怪,更不知道他们刚才在厨房发生了什么,只是陈野出来后,表情同纪奕相差无几,两人全程板着脸,不发一言。

    所以整晚,只有季婷婷和林晚玩的较嗨,就连以往比她们还闹腾的陈野都变得沉默,导致最后提早收局。

    因为明天各自要上班,活动在十点就结束了。

    纪奕开车带林晚回家,林晚不知从上车后第几次偷看紧抿双唇的纪奕,他那边车窗全开,在等红绿灯之时左手随意的搭在车窗上,食指轻抵下唇,橘黄色的路灯下,他一贯清冷的神情都被沾染了几分柔和。

    似乎是察觉到了林晚的视线,纪奕转眼看来,看到的只有林晚匆忙躲开的一幕。

    林晚趴在副驾驶车窗上,“在这让我下车,我有点事。”

    话落,红灯倒计时转为0,随着前面车子的流动,纪奕一脚踩下油门,无声中拒绝了林晚的请求。

    车窗被关上,纪奕加快了迈速,在深夜鲜少车辆的道路上,一路驰骋。车窗全关,没有透进一丝风,林晚还是感觉到周身寒意逼近,她瞄见表盘上迈速还在往上彪,抓紧安全带提醒纪奕,“你,超速了。”

    对方还是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林晚心跳得紊乱无章,她呼吸有些困难,空出一只手碰了碰纪奕手背,软了语气,“别开这么快,我害怕。”

    语毕,车速缓慢了下来,纪奕侧目见她无精打采的缩在座椅上,眼底的波光情绪变得更加不明。

    五分钟后,抵达别墅。

    林晚还在座位呆怔地缓,副驾驶车门被打开,纪奕不管她同没同意,弯腰直接将她抗下车,转而朝后门去。

    “你放开我纪奕!”林晚捶打他后肩,晕乎乎地看见纪奕进了客厅,她挣扎的动作更大。

    万一被小晴看到怎么解释?!

    纪奕像是猜到她的心思,迈步上楼时丢了一句这几个小时来说的唯一的一句话。

    他说:“她今晚不会回来。”

    说完,林晚就被扔在大床,耳边是她和被子碰撞的声音,刚想爬起来,身上却倏地欺压下一人。

    林晚对上纪奕那双如墨一般的眸子,想趁机开溜,就被他双臂堵的死死的,她凝目看他,“你做什么?”

    纪奕单手撑在她身侧,另一手慢条斯理地解着衬衫纽扣,脸上泛起的笑意瘆人,“做……”

    他的声音像冬日里的一股暖风,就这么飘进林晚心中,吹动了她平静的心房。

    纪奕把纽扣解开三四颗,再次俯下身,附在她耳郭旁,启唇说话时下唇若有若无地从她耳垂滑过,“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

    林晚无语道:“……你捂错手了。”

    中午,交接班的护士医生都纷纷前往饭堂进食,走廊在中午有些热闹,不少病患家属都会在这时提饭过来看望,办公室外热闹非凡。

    办公室内……林晚悲催地抱着头伏在桌上,两眼空洞无神地望着桌面上放置的病例本。

    一小时前,纪奕下了手术回来,就终止了正在练习缝合拆线的林晚,转而让她抄写病例。

    林晚诧异,“还要抄啊?”

    未等林晚说话,范世凯先开了口,“你好啊,林医生。”

    林晚怔楞了下,还是礼貌性的回了句,“你好。”

    林晚完成查房、换药,事后到护士站对接工作,估算着纪奕下手术的时间差不多了,便打道回办公室。

    早晨,每个医生护士都在按部就班的工作。

    “那倒没有,后来我发现了问题的原因,就是不知道林医生愿不愿意救我这个可怜的患者。”

    “嗯?”

    “把你的手机给我,就可以减轻我的病状。不然……哎哟你忍心这么英俊年轻的我痛苦着吗?”说着,范世凯捂着右手手臂吃痛的拧着五官靠在墙上。

    林晚表情一僵,“这自我介绍还挺别致。”

    “第二件事,我发现那天你帮我上药后,我浑身难受,有时候食不知味坐立不安的。”

    范世凯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化,急的直跺脚,“我叫范世凯啊,那天你帮我清洗伤口换药的那个啊。”

    林晚恍然,“你好,找我有什么事吗?”

    林晚认真起来,“会有呕吐的现象吗?”

    脚步刚迈出,肩膀就被人不轻不重的拍了下。

    林晚转身,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脸上挂着笑容清润的男生,他左手手臂被缠上了纱布,后肩披着一件黑色皮衣,在他妖冶的脸庞上又增添了一抹妖孽的气质。

    林晚迅速在脑海里搜索关于这个人的样貌以及信息,把住院名单、初高大同班同学朋友有记忆的信息翻了个底朝天,最终无果。

阅读宠你会上瘾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王者时刻》《深夜书屋》《大龙挂了》《未来天王》《纣临》《斗战狂潮》《史上最牛主神》《涅槃2008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106/6791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