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天宝阁

    正在边思考魔人意图边烤鱼的君舒毫无防备,高挺的鼻梁像是被壮汉重重锤了一拳,仰倒在地。

    眼冒金星中,听见一连串“噼里啪啦”的爆炸声。

    这是门绝学,她炼的炉火纯青,信手拈来。

    原来君舒背在背上的剑匣就是“剑三千”啊,曲悦在心里泛起了嘀咕。

    “剑三千”不是一柄剑的名字,是一套法宝的名字。

    肯定不是合计着借魔人之手杀了君舒,不然君舒活不到今日。

    曲悦第一次对“嫌疑犯”君执做出判断。

    传闻中,摄政王君执想要取君舒而代之,又怕学院那群长老,尤其是已步入九品的覆霜剑神韦三绝反对,便刻意压制住君舒的修为,令君舒迟迟无法突破四品从学院毕业。

    这个说法应是不成立的。

    所以,君执该出手了。

    “承蒙阁下见笑,阁下抢来之物并非剑三千,只不过是我君家拿给小孩子练手用的剑三百。” WWw.8Yue.ORG

    听着温润有礼的男子声音从半空压下来,君舒的神色先松后紧:“二叔!”

    魔人抓着手中的剑匣,分辨了下声音,心中一骇,竟是那个出了名的伪君子!

    他忙不迭笑道:“哈,君执兄弟,原来你也在啊。咱们打个商量,我还你法宝,你放过我这道分|身如何?”

    没有得到回应。

    魔人抓着剑匣的手越来越紧:“我这只是一道分|身,损坏以后,我的本体顶多受些伤,养个几年会好。你这匣子里有三百剑,若是损毁了,也是一笔不小的损失吧。”

    “那便依阁下所言,阁下留下剑匣,君某人绝不出手。”

    “修道者一言既出?”

    “若违背,易成心魔劫。”

    魔人稍稍放了些心,化为一道黑光飞出屋子。

    剑匣掉落在地。

    然而不过一瞬,便听见一声蛟龙低吟,和魔人的咒骂:“老子信了你的邪,你这狗娘养的果然是天下第一伪君子!”

    也是他大意了,忘记君执还有条雪蛟,果然和君执交手,得长一百二十个心眼啊!

    屋内压力骤减,君舒先跑去曲悦身边:“先生?”

    房门“咯吱”一声被人推开,一双白底黑靴子先踩了进来,君执着一袭纤尘不染的青衣,踱步徐徐走到剑匣前。

    低头瞟一眼剑匣,君执并未捡起来:“她无碍,被魔气冲撞的有些经脉逆流,慢慢回转过后便会醒来。”

    君舒松口气,道了句:“先生,冒犯了。”

    他小心将曲悦抱去床上,慢吞吞朝着君执走去,撩开衣袍下摆,跪在剑匣前,脑袋低垂。

    “今晨在归云城,为何对观魔镜示警一事漠不关心?”君执居高临下睨着他,语气温温柔柔,却难掩其中失望。

    君舒低着头不答。

    君执再问:“烤鱼之时,为何将剑匣解下来?”

    “魔人现身时,为何召唤剑匣的速度如此之慢?”

    “为何在剑匣被抢之后,还不出剑?”

    “为何让剑匣落地?”

    君舒一句也不回,以跪地之姿,双手将剑匣托了起来,撩开匣子上的皮带,背在身后。

    曲悦悄默默在心里琢磨,她原本以为剑匣里是君舒的剑,原来不是。

    剑修剑不离身,从不放进储物法器里,君舒一路只使用飞剑和法剑,曲悦从未见到过他的剑。

    “为何不说话?”君执的声音依然温和,春风拂面一般,“你原先还会试图与我争执几句,现如今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么?”

    “二叔,您就不要在逼迫侄儿了。”君舒终于开了口,带着些不耐烦。

    “我不逼你怎么办?”君执眉头微微一皱,“如今人人嘴上不说,心中都认定是我想要夺你的王位,我这不白之冤,何时方能昭雪?”

    “那求求您赶紧夺了吧,别顾着什么名声了,您真以为您的名声很好么?”君舒小声嘀咕着,“或者我写个诏书,我心甘情愿让位于您,韦师尊没有理由阻止。”

    君执捏捏眉心,颇头疼的模样:“我当初对你父王立下的心魔誓是教导你,不是取代你,你是想让我生出心魔劫?”

    君舒沉默片刻:“父王当年怕您取代他,将您驱逐。用到您了又召您回来,逼您立下心魔誓,这种兄长您理他做什么?”

    “莫要妄言,有些事情你还小,并不懂。”君执摇了摇头。

    “那侄儿如今不小了,您倒是告诉我呀。”君舒仰起头。

    君执淡淡道:“告诉你可以,你先告诉我你为何藏剑,为何再也不肯出剑,你的剑呢?”

    君舒又垂下头,抿唇不语。

    尽管两人认定曲悦已经昏过去了,君执依然在两人外设了一层隔音屏障。

    不过这屏障对曲悦没多大作用,她默默听着,明白了君舒境界止步不前,应是生出了心魔劫。

    三品虽不高,但境界之所以分为上中下三品,正是因为每隔三品是道坎,最容易出问题。

    曲悦不由想到了她自己,她和江善唯同为识海境巅峰,但江善唯是依靠丹药堆上去的,她则是一步步修炼出来的。

    年幼时为了从金光琉璃罩里走出来,她十四岁就已经修到现如今的境界。

    十三年了,她卡在这道坎整整十三年了。

    她也有一个心魔劫走不出去:父亲为了她错过了最佳的合道时机,并且一拖再拖。十三年前去闭关合道,基本凶多吉少,有九成几率会遁入归虚。

    父亲劝她生死看淡,哥哥们也都十分淡然。

    但曲悦知道,他们的淡然不过是表现出来的,怕她自责而已。

    父亲说年岁大了,经历的多了,心胸自会开阔,所以她入了特殊部门,希望自己能在历练中真将生死看淡,破除自己的心魔劫。

    曲悦收敛情绪,寻思着是继续听下去,还是醒过来。

    她不敢放出神识,需要醒来才能看到君执的相貌,是不是和“入侵者”一个模样。

    但她还想再偷听一阵子,指不定会听出什么线索。

    “行了,你起来吧,我不想每次与你见面,都与你闹个不欢而散。”君执走去火堆旁,燃烧着的木偶从火堆里升了起来。火熄灭后,被他收入储物戒中。

    覆霜君家有本事统领另外十二家族,凭借的正是驭龙术和法宝“剑三千”。

    据说君家祖上并非剑修,而是铸剑师,小小一方剑匣内,藏着君家先祖所铸、所收集来的三千柄名剑。

    曲悦觉着这里的“三千”,应与“三千世界”的“三千”一样,只是一个概数。

    君舒三品的修为,竟带着传家宝出门,君执才会跟着?

    方才经过她的提醒,君执应也想到木偶里或许附身着一个魔人,以神识攻她,估摸着是想试探一下君舒的反应能力。

    君执的可能性较大,她并不曾听见周围有什么异常响动,这股力量应是君执的神识凝结而成。

    “小心!”曲悦挥出另一条没有麻痹的胳膊,灵气凝成一道罡风,击向君舒面门。

    曲悦对君舒的应变能力没有把握,不敢轻易尝试,最好想个稳妥的法子。

    此为防盗章  哪怕仅仅只是一道分魂,力量也是不容小觑的。她有防备可以躲开,坐在对面的君舒怕是不行,很容易被魔人突然爆发的力量伤及。

    随着他手掌一开一合,剑匣便已入手。

    “剑匣还我!”君舒满头冷汗,继续念诀。

    剑匣在魔人手中激烈的颤动挣扎,却如被扼住咽喉的家禽,毫无翻身余地。

    情况不明,装晕观望最好,不然她要不要努力打?万一这魔人是个废物被她打趴下了君执不出手了怎么办?

    再说火光里的魔人初初醒来,先是微微一个愣神。咦,他身边该是偃师才对,为何是两个小修道者?

    “魔人!曲先生?!”君舒翻身而起,一面掐诀操控剑匣,一面放出神识去打量曲悦,窥见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应是只顾着救他,被突然爆裂的魔气击晕了。

    曲悦不过是在吸入魔气那一瞬逆行了经脉,强行进入昏迷状态而已,其实她的意识是十分清楚的。

    再一看随着君舒掐诀,墙角竖着的剑匣嗡嗡作响,他目光骤然一亮:“剑三千?”

    正当她绞尽脑汁之际,一道无形的力量骤然击在她胳膊肘上,手臂瞬时麻痹,木偶自手中脱落,“啪嗒”一声滑进面前的火堆里。

    曲悦吃了一惊,不知是偃师已经追来了,还是君执下的手。

    浓浓硝烟里,他定睛一看,只见火舌内拔出一道魁梧人影。

阅读神曲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睡了豪门大佬后我跑了[穿书]》《大唐咸鱼宗师》《谁动了我的山头》《被迫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怎么破》《(穿书)气运之女》《渣男赎罪系统(快穿)》《影视世界当神探》《红楼之谁敢动我儿砸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122/6791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