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

    什么不修边幅,什么越来越中年油腻,一脸老干部的发福样……损起人来完全不顾谁是谁的爹!

    作为一位“高龄”四十五的中年男人,江之河可以说是一个完全熟透了的老西红柿,加上还是龙腾中学的校长,工作形式和学校环境都需要他时刻端着一张老脸,以至于面容越发庄严凶悍;事实年轻的时候他也是当地响当当的帅哥一枚,全街最帅气的靓仔,高大帅气,文气俊挺。只是现在上了年纪外加发了胖,就自然而顺利地从大帅哥变成了女儿眼里的老干部。

    总之,江之河掐指一算……女儿应该是今天下午回来。

    江眠只是默默瞧了自家老爸一眼,继续折回到厨房打开冰箱,打算找点吃的填饱肚子,然而冰箱空空,里面唯一剩着的半瓶酸奶,还是她离家出走之前留下的。

    “啪嗒!”江眠将冰箱里的酸奶丢进了垃圾桶。

    “流浪,你怎么流浪呀?”江之河走到厨房,同样打开冰箱看了眼,发现真没有什么吃的。主要上个月家里的阿姨有事回老家,后面眠眠又去了安莉那边,他自己一个人就随便对付对付,自然而然冰箱就空了。但这有什么,江之河回头说:“等会爸爸带你下楼吃。” WWw.8Yue.ORG

    江眠已经在沙发坐了下来。

    江之河接着刚刚的话题,看到沙发旁书架后面搁着的小提琴建议说,“或许你可以背上你的小提琴,用街边表演的方式赚一些路费。”

    “……”

    江眠更不想说话了,面无表情地往后靠了靠,过了好会,发出一道不服的嘁声。

    江之河摇头笑了一下,从沙发拿起昨天丢着的条纹衬衫,背朝着女儿扣上两颗衬衫纽扣后,身体一转,再次发问:“昨晚回来的?”

    江眠仍是一脸的横眉冷对,不然呢!

    真是一个坏脾气的大姑娘,不知道以后要祸害哪家乖儿子……江之河继续无奈一笑,还打算再问些什么,门口的可视电话铃声骤响——

    他走过去接听,屏幕里小区的保安大叔正朝他微笑问好,然后说:“江校长你好,有一位家长带着她儿子要上门拜访你,学生妈妈姓吴,学生叫什么……张、大、贺…对,张大贺。”

    “张大贺?”江之河念了一下名字,想起对方是哪位学生,告诉保安说,“我知道了,你让他们进来吧。”

    有人又要接受学生家长虚伪的吹捧抬高了……

    江眠走人了,往口袋揣二十块钱,趿着人字拖,直接下了楼。一位十八线普通高中的普通校长,几乎每天都有上门拜访的学生家长。这个现象,很危险啊。

    所以出家门临走前,江眠再次回过头瞧了眼江之河,嫌弃的眼神带点若有若无的警告。

    江之河心里那个摇头叹气,十七岁的女孩,思想逐渐成熟,却到了最令人头疼的年纪。明明即将步入高三学习,个子也拔到了一米六七,心性还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说有想法吧,都是一些乱七八糟想法,说有思想吧,都是一些亚健康思想,完全的中二期!

    同时,行动永远走在想法前面……很危险啊。

    ……

    江眠在电梯里吐槽自家江校长的同时,没想到自家老爸也在头疼她。电梯门一打开,前方刚好走来一对母子。儿子大概一米七八,头发棕黄,穿着一身品牌的运动衫运动裤,脚上是一双限量版球鞋,一脸吊儿郎当的臭屁样,一看就是那种肱二头肌发达于大脑的男生。旁边的母亲一米六出头,体型偏胖,一边拉扯着儿子,一边不停地对着儿子念念叨叨。

    手里还拎着两盒登门礼。

    江眠基本猜到了他们是谁,不用说肯定是要来上门拜访她家江校长。不过这个男生,她之前在学校好像从来没见过。

    “你好,小姑娘,请问江之河江校长是不是住这2号单元呀?”男生的妈妈似乎还不太确定单元号,见她走出电梯便是顺嘴一问。

    江眠不想助纣为虐,摇了下头,冷漠道:“我不知道。”

    “呵呵。”一道十分不屑的呵呵声忽地从这位拥有着发达的肱二头肌男生嘴里发出来,江眠眼睛往上斜了他一眼,只见他嘴巴斜着,眼睛斜着,连鼻子都是斜着的。

    然后,因为这声呵呵,她也不客气地瞪了他一眼。

    ……

    “妈,刚刚那位就是龙腾校长的女儿。”电梯间里,张大贺对自己妈妈说。

    “啊!那你怎么还不跟人家好好打个招呼?”张妈妈十分惊讶和遗憾。

    ……打招呼?怎么打,没看到对方一副傲上天的臭屁样么?张大贺同学双手抄袋,就在这时,他的袖子被他妈强行拍打下来。

    “如果不是龙腾校长收留你,你今年就没学上了!”

    张大贺:……所以说,龙腾中学就是一个渣滓收留所啊。

    江眠手机里,群消息还一直在不停地刷屏,她打开班级微信群消息,从昨晚开始看。关于那位军科大的消息都是她们全班男女同学心中女神兼班长阮南溪爆料的。同她一样,阮南溪也是龙腾中学教职工的孩子,阮爸爸是高三组的语文老师,阮妈妈则是校图书管理员,可见消息来源是真的可能性很大。

    “你们说,那位军科大的为什么要退学来龙腾中学复读?”

    “……大概是考核过不了?四门全挂……”

    “不会吧,好可惜。”

    “可惜什么,说不定人家明年又考上去了。”

    “不行的,军科大只收应届生。”

    “我是说明年直接考上清华。”

    “……”

    因为班里要新转来一位退学回来的军科大,江眠突然觉得就算即将迎来最为烦闷的高三学习,班里同学都多了一份期待。

    这份期待,姑且也可以称之为……八卦。

    总之这位退学回来复读的军科大太有话题性,导致另一个也要转到她们九班复读的男生都无人关心了。

    然后,阮南溪继续爆料:另一位一块转学的男生的名字叫张大贺……

    张大贺……

    张大贺……

    江眠坐在楼下的早餐店,点了一份小笼和一碗龙海特色牛肉汤,吃饱之后,用筷子夹了最后一个小笼包戳了戳,心想张大贺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早餐店墙面挂着一本电子日历,见江眠多瞥了两眼,早餐店老板笑问她:“眠眠是不是要开学了?”

    江眠嗯了声。

    “开学是高几了?高二吗?”老板问她。

    江眠抬眼否认:“不是,是高三。”

    “……高三,那可要抓紧了!”老板温柔敦厚地笑了笑,望着她说,“不过你学习好,肯定能考个好大学的。”

    “嗯。”江眠轻轻扯了一下嘴,点了下头,站了起来。

    9月3号是什么日子?江眠付了早餐钱走在小区路上,八月末的阳光落在她趿着人字拖的脚背,显得脚背白净而血管明晰,太阳投射晃下的影子长长地位于她的正西面。

    后天,是爷爷的生日;大后天,却已是江校长和安莉两人的离婚三周年……江眠之前在网上看到一句话,离婚三年的夫妻复婚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了。

    第二天傍晚,江眠将背包锁在2号教学楼下面的车库个人储物间,拿了几本今晚自习课看的书和习题册,从楼梯口上去。

    傍晚五点半,天色仍是明亮而清透,唯有一片浅红的霞光抹在楼檐的西边。天际看起来又淡又远。

    新的高三九班位于2号教学楼五楼最靠右边楼梯的第二个教室,2号教学楼,也是龙腾中学最高的楼层了。江眠戴着耳机从楼梯走上了五楼,转角上来的时候,有人从她左侧快速擦肩而过;等她从楼道口走来,不远不近,刚好瞧见一个高个子男生倚靠在长廊的围栏上,弓着身,曲着腿,一副随意而无聊的样子。

    一入九月,太阳沉下后的晚风带点温热的凉意。

    迎着傍晚的晚风,江眠的降噪耳机里正淅淅沥沥下着秋雨:雨水砸向瓦片,落在青板砖……下雨的声音稀稀疏疏,密密麻麻。雨水汇聚在芭蕉叶上,越积越多,一点点压低了□□宽厚的叶片,直至“啪啦”一声,滑落的大片雨水在石上肆意飞溅,忽得惊起……

    ……前面斜靠在栏杆上的男生转过了头。

    男生有一头极短的头发,鬓角修长,以至于露出额头有些方阔,但是他眉眼深刻而俊秀,加上长腿阔背,整个模样看起来无辜而帅气,风流而不拘。

    江眠从小到大都有些脸盲,但是一眼认出了他——方箱子!

    “景照煜,欢迎你啊。”一道大方爽快的问候响在她面前。班长大人阮南溪从教室后面走出来,双手相握地来到了这位景同学的面前。

    “谢谢……班长。”景照煜同样礼貌一笑,轻轻一顿,叫出了阮南溪的班长身份。

    阮南溪愉快地眨了下眼,继续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或不适应的都跟我们说,我们班同学都很好相处的。”

    “谢谢。”

    “……不客气。”

    “嗨,江眠——”阮南溪叫住了路过的她,微微歪着脸,眼睛含笑地瞧着她。

    干哈啊。她停下脚步,然后比起阮南溪,这位退学自军科大的景同学先朝她丢了一句招呼:“嗨,好巧。”

    “……”

    “……”

    “不记得了吗?”他继续自来熟地与她打招呼,一只手搭在长廊围栏,一只手放在口袋,嘴角翘着,看起来像是很亲切似的。

    “火车站。”他加了一句提醒。

    然后,江眠才回应道:“……嗯,巧啊。”

    所以,眼前这位就是那颗坠到他们班里的……陨石?这样一想,江眠又抬眸扫了对方一眼,果然人不可貌相,看着可一点都不像陨石呢。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在江校长“变身”之前,每个人物都先出场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开文数据有点冷……虽然大珠已经是沧桑的老作者一枚,还是忧伤地吐了一个烟圈。难道是Wintering?

    不管不管,小天使快来温暖我~~~

    同样,今天红包雨也落下来……大家记得收藏评论……

    飘走,明天依旧12点见~

    江之河也来到厨房,好笑地看着女儿发脾气的样子,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江眠无语地眨巴眨巴眼睛,故意用说话的方式发泄着心里的不满:“早知道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我还不如不回来。”

    “不回来?学不上了啊???”江之河悠悠反问,脑门写上了三个问号。

    “不上了不上了,明天我就继续去流浪。”江眠赌气道。

    江之河那个无可奈何,可是他家闺女就是这样,脸蛋很漂亮,大脑里的思想却很中二,加上性格倔强自尊心强烈,每次女儿出门在外他都担心会不会吃亏。

    江之河眼尾向上剔着,下巴高抬,一边哼着曲子一边立在洗手台前修理着连续三天未打理的面容,小心而细致。

    不然今天眠眠见到他又要抬杠一番。

    水声哗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洗手间的两盆绿萝长势喜人,茎叶茂密,亭亭玉立的样子显得鲜嫩而翠绿;大清早的阳光也从打开的百叶窗放了进来,折射在浅黄色的地砖墙砖,清清浅浅,透着夏日特有的光芒。

    江之河:“……”

    回来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

    对着盥洗台镜子,江之河摇了摇头,男人一旦过了四十很多事情都不想折腾了……可是他周边那些哥们朋友,却个个都不服老。有的开始健身准备二胎,有的开始了第二春,他们大多都已经有过一段婚姻,或还在苦苦经营或因为各种原因结束,回到自由的单身状态。

    江之河是不幸又是幸运的后者,不同的是他是被离婚的……

    可是,江之河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何况,作为一个离异三年的中年男人,也不能对他要求过高。

    对了,忘了介绍,眠眠是他女儿,他和前妻安莉十七年前共同制造的爱情结晶,只是三年前,他和安莉还是由于性格不合适分道扬镳。但由于这几年的上学需要,眠眠一直跟着他生活。前阵子,眠眠去了安莉工作所在的S市玩,大概是太久没见到妈妈了,女儿有些乐不思蜀。可是眠眠即将跨入高三,加上开学在即,不想回来也要回来。

    洗完脸,江之河顺手翻起身上穿着的大背心,打算换掉直接丢进洗衣机,结果看到女儿江眠正一脸不爽地站在他对面。

    电动剃须刀笃笃笃……

    嘴边小曲哼哼唧唧……

    不苟言笑、面容刻板严肃,一开口说话就是命令式说教的那种……老干部。

阅读明月照大江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黎明之剑》《诸天投影》《重生野性时代》《深夜书屋》《我有一座恐怖屋》《太初》《放开那个女巫》《六迹之万宗朝天录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123/6791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