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

    姜碧雪:“毕竟不好喝,喝的过程就是受罪。” WWw.8Yue.ORG

    韩清辞压着笑,“那你倒是不在乎我受不受罪。”

    ——

    姜碧雪有点无奈,没想到姜楚河动作这么迅速,她笑了笑,“我跟我爸说我自己请,没想到他自己给你打电话了。”

    张卫东朗笑几声,“没事,我已经安排下去,让剧务调好了安排表,这几天你就安心地陪家人过节。”

    换了一身骑马服的姜碧雪看着眼前这一批棕色的马,有些不大确定能否驾驭,她以前拍电视剧倒是真的骑过马,但是那马是假的。

    这回骑真的马,她犯了难。

    那边,姜楚河,翟美芯和韩清辞都已经上了马,而她还牵着缰绳研究怎么上去。

    原主在姜楚河的影响下,从小就会骑马,如果她待会被看出来不会骑,说不准会露馅。

    “碧雪,怎么还不上马?”姜楚河看她还没上马,于是问了一句。

    姜碧雪满头虚汗,只得道:“太久没骑,我都生疏了。”

    此时,韩清辞翻身下马,向着她走过来。

    姜碧雪轻咳一声,问他,“干啥?”

    韩清辞没回答,直接指导她,“收拢缰绳,抓住马的鬃毛,右手撑马鞍,左脚踩着马镫……”

    姜碧雪照做。

    韩清辞看她动作生疏得很,根本就不像是会骑马的。

    就在姜碧雪准备上马时,棕色的马甩了一下头,叫了一声,姜碧雪吓了一跳,赶忙松开了它的鬃毛,韩清辞拉住缰绳,摸了摸马脖子,才让它安静下来。

    马场教练跑了过来,问:“姜小姐,有需要帮忙的吗?”

    姜碧雪很想说,你能教我骑马吗?

    但是姜楚河和翟美芯都在,她这么说了,他们一定会有疑问,到时候她要怎么解释她突然就不会骑马了呢。

    韩清辞对教练道:“暂时不需要帮忙。”

    姜碧雪很囧,她到底要不要承认自己不会骑马呢?还是借口自己不舒服,让他们骑,她在这里等?

    “跟我骑一匹。”韩清辞对她说。

    姜碧雪看了一眼那边的姜楚河和翟美芯,默认了。

    韩清辞先扶着姜碧雪上了马,然后自己再上去,两人一前一后,韩清辞抓着缰绳,把姜碧雪围在双臂之间。

    那边姜楚河看到了,笑了笑对翟美芯说:“你看你女儿,平时骑得好好的,在清辞面前就不会骑了。”

    翟美芯也一脸看破不说破的表情,“他们年轻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此时此刻,姜碧雪觉得自己无地自容,囧。

    但很快,她就不怎么在意这个问题,而是转移到她和韩清辞同骑一匹马的问题。

    马背位置有限,他们只能后背贴胸膛地前后坐着,随着马的跑动,有意无意产生轻微的摩擦撞击。

    姜碧雪似乎能感受得到韩清辞的呼吸就在耳边,他温热的气息打在她敏感的耳朵尖上,让人产生触电般的酥麻感。

    距离很近,比那天他们在雕塑下躲雨,两人挤在一小块地方还近,后背偶尔会撞上他的胸口。韩清辞身上的男士香水味很淡,但是此时她能清晰地闻到,是让人很迷恋的味道。

    荷尔蒙作祟,姜碧雪脑海里浮现出一些旖旎的画面,不免心跳加速,耳朵通红。

    她轻甩了甩头,暗骂自己胡思乱想。

    “不舒服?”身后传来韩清辞低沉的嗓音。

    “还好。”

    “快到了。”

    “嗯。”两个人骑一匹马并不舒服,负累太重,马跑不起来,只能慢慢走。

    他们的目的地是俱乐部的射箭场。

    射箭场是一间长条形类似游廊的房子,分开多个隔间,每一个隔间两面打通,一面墙上挂满了射箭工具,靠另外一面墙摆了一副桌椅,可免费提供饮品,小吃。

    隔间外面放了两个圆形靶,两个靶子可沿着轨道移动距离。

    姜碧雪和翟美芯两母女坐在隔间的桌椅旁,看他们两射箭。姜楚河是这里的常客,射箭自然不差,而韩清辞也不逊色。

    姜楚河射出一箭,箭稳稳地落在了距离靶心极近的地方,他很满意,朝韩清辞道:“当年年轻的时候,我,你父亲,你叔叔,还有赵定伟,我们四个人常一起比赛,你叔叔射箭最好,你父亲高尔夫打得最好,而赵定伟骑术最好。”

    姜碧雪忍不住问:“爸,那你呢?”

    姜楚河朗笑几声,“你爸爸我样样精通,并且跟他们最擅长的那一项不相上下。”

    翟美芯笑着道:“拐着弯夸自己,你也不害臊。”

    姜楚河道:“我说的是事实。”

    韩清辞此时拉着弓,稳着箭,一声闷响,弓上的箭离了弦,嗖一声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地正中红心。

    姜楚河看着那一根还在靶心颤动的箭,比他刚刚还要好一点,他豪迈地伸出大拇指,“不错,不愧是我姜楚河的女婿!”

    韩清辞脸上风轻云淡,“不过是运气好。”

    姜楚河突然燃起了斗志,“再来,靶子再远一点。”

    一整天都耗在了俱乐部,骑马射箭打高尔夫。

    回到别墅吃了晚饭后,韩清辞和姜碧雪在客厅陪着姜楚河喝了一会儿茶。

    姜楚河是个话多的人,什么都能聊,从商业经济,一直能聊到家族八卦。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韩清辞的父亲,“你父亲当年是我们几个之中最稳重的,我们几个世家子弟喝酒飙车,他极少参与,当他为了你母亲和家里反目的时候,简直出乎我的意料。”

    提到了母亲,韩清辞沉默了。

    姜楚河叹气,“只可惜啊,你父亲那么执着,你母亲最后还是抛弃了他。”

    姜碧雪觉得当着韩清辞的面说他母亲抛弃了父亲,有些不恰当,偏偏姜楚河又是个直性子,什么话都敢说,她插了一句,“我想,清辞的妈妈应该是为了他父亲好才离开他的。”

    姜楚河可不这么想,冷哼一声,“无论什么原因,门不当,户不对,始终不能长久。”

    韩清辞并不想讨论这个,“爸,过去的事,不提也罢。”

    翟美芯道:“是啊,今天中秋节,不提以前的事了。”

    姜楚河坐在沙发上,端着茶杯抿了一口茶,“我们都是一家人,什么不能说,我刚说这事,就是想举个例子,让清辞别学他父亲。”

    原来姜楚河说这话是来教育韩清辞的,姜碧雪左思右想,莫非他看出了韩清辞和她还没有夫妻之实?

    不对,今天她和韩清辞表现虽然没有特别恩爱,但也没有表现出关系不好,一切都很自然。

    所以,姜楚河纯粹就是想给韩清辞提个醒而已。

    韩清辞看着姜楚河,“我不会像我父亲一样,不顾后果。”

    姜楚河很满意,“孺子可教。”

    “我有点困了。”姜碧雪打了个呵欠,她挽起旁边韩清辞的手臂,“清辞,我们去睡觉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姜碧雪打了个寒颤,怎么感觉带着一点少儿不宜的信息呢?

    翟美芯道:“好,你们去休息吧,你爸也到时间休息了。”

    “谢谢导演。”姜碧雪心里还是有点罪恶感,剧组其实很忌讳演员耍大牌,把安排好的场次打乱,就算张卫东给姜楚河面子不生气,但心里一定是不高兴的。

    ——

    从韩家庄园去姜家别墅,几乎要跨越半座城市,一小时的车程。

    姜碧雪和韩清辞一回来,姜楚河就带着他们去了休闲俱乐部。这里一带都是富人的休闲娱乐场所,马术,高尔夫,网球,射箭一应俱全。

    这里距离姜家别墅不远,姜楚河常来,几年前还入了资,成为股东之一。

    “我没淋雨。”

    “喝了无害。”

    “嗯,好。”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兰姨看姜碧雪下来,说:“少夫人,我晒了些玫瑰花茶,泡一杯给你暖暖身子。”

    这中秋节,她还是乖乖地跟韩清辞一块回去过。

    姜碧雪十分不好意思地跟导演提出了中秋要请假的事情。

    导演张卫东听了后,非但没有发怒,反而还带着笑,“这件事情,姜总那边早已经打过电话了,我还以为你知道了。”

    《御仙传》开机一个多月,拍摄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四十,导演想赶在十月中旬去拍摄外景,所以中秋不休息,继续赶进度。

    姜碧雪这几天犹豫了很久,剧组进度很赶,她要是这个时候请假跑去过中秋,好像有些不厚道。

    她能说会道,韩清辞发现自己根本说不过她。

    兰姨端了一杯玫瑰花茶给她,她端着出了门,刚下过雨的天空一碧如洗,还有一道淡淡的彩虹挂在天边。

    但姜楚河那个脾气,他既然说了要让她和韩清辞回去过中秋,要有违背的话,他一定会发怒。

    兰姨端着空了的姜汤碗进了厨房,去给姜碧雪泡玫瑰花茶去了。

    韩清辞看着姜碧雪,“你也应该喝一碗姜汤。”

    姜碧雪言之灼灼,“比起感冒,喝一碗姜汤,那就算不上受罪了。”

阅读每天都想和大佬离婚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秦吏》《三寸人间》《诸天最强大佬》《我的女友是恶女》《走进修仙》《覆汉》《未来天王》《太初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130/67915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