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归来

    小女孩趔趄的往后退,脚下不稳,就要从台阶上摔下去,维蒂希一个箭步冲过去接住了她,随后过来的托尼瞥了一眼保安,道:“你的职责里好像没有欺负小孩子这一项?” WWw.8Yue.ORG

    保安涨红了脸,辩解道:“她想去店里偷东西!”

    ==

    小女孩动作僵硬的抬起头,她的破帽子上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雪屑。

    “进来吧!”

    ==

    维蒂希烹饪手艺不太行,因此饭桌上摆着的基本都是熟食,她只是做了一道热汤。

    女孩洗了澡出来就一直在和托尼说话,但总是时不时的朝厨房的方向偷偷看一眼。维蒂希端着汤锅出来的时候正好对上她的视线,女孩连忙慌乱的错过头去。

    托尼走过来,低声对维蒂希道:“难怪她之前脸上都是灰,她说是她自己抹的。”

    “还挺聪明的,”维蒂希回头看了她一眼,声音轻的几不可闻的道,“没人要的小孩子长的太好看也是一种错误。”

    托尼看了她一眼,道:“这不是她的错。”

    “也许吧。”维蒂希招呼女孩过来吃饭。

    大概是因为长时间的流浪,小女孩非常瘦弱,看上去只五六岁,但是实际年龄应该要大些。

    “你叫什么名字?”维蒂希问。

    女孩放下面包,很认真的回答她:“妮娜。”

    “没有姓氏?”

    妮娜迟疑了一会,然后“嗯”了一声。

    她的英语听起来有点古怪,有的发音很不清楚,而且带着浓郁的口音。

    “你不是美国人?”

    妮娜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不愿意说?那先吃饭吧。”

    ……

    晚饭过后维蒂希收拾餐桌,一边问托尼:“你问过她的父母吗?”

    托尼道:“她不说,只告诉我她的名字。”

    维蒂希放下抹布,过去到站在窗户边的妮娜身边,她蹲下身:“你认识我?”

    妮娜回过头来,明澈的棕色眼睛里倒映出维蒂希的脸颊。但是她眼睛一眨都不眨,然后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妮娜又摇头。

    维蒂希哭笑不得:“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能说认识我呢?”

    “你救了我。”妮娜说,声音依旧有点沙哑,维蒂希猜她可能有点感冒。

    维蒂希纠正她的说法:“我只是顺手帮了你而已。”

    妮娜拼命摇头,维蒂希再问她时,她一句话也不愿意说了。

    维蒂希再回到厨房的时候托尼已经帮她收拾完了餐桌,维蒂希刚想说声谢谢,托尼却道:“下不为例。”维蒂希顿时什么话也不想说了。

    她回到客厅的时候妮娜一直看着窗外,维蒂希看了眼时间道:“现在还不算太晚,你要不要跟我出去买东西?顺便给你买几件可以随身的衣服。”

    妮娜犹豫着点了点头。

    ……

    街上飘着小雪,来往的人都裹紧了棉袄。路两旁有的商店已经挂上了壁灯,也早就装饰圣诞树,青色的松树顶着俏皮的圣诞帽,被白雪一烘托,显得尤其好看。

    “圣诞节是不是快来了?”维蒂希后知后觉的问。

    “感谢你还记得属于现代人类的节日,”托尼没什么感情的说,“耶稣就降临在后天。”

    维蒂希假装没有听见他话里的嘲讽,想起她离开伦敦的时候还是夏末,而现在竟然已经是圣诞节了,不由得有点感慨。

    他们一行三个人走过街口,维蒂希还在想她得抽个时间去给哈利打电话,托尼和她并排走着,而跟在后面的妮娜却忽然停了下来。

    维蒂希发现的时候他们已经错开三四米,她叫了一声妮娜的名字,而妮娜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就又转了回去。

    维蒂希退回到她身边。

    原来街口的墙角处,两个混混样的男人正在殴打一个流浪儿。他们对他拳打脚踢,把他逼到墙角,一边嬉皮笑脸的骂着下流的话。

    妮娜一直死死的盯着那两个混混,小手慢慢攥成拳头。维蒂希叫了她好几声也不理,托尼小跑过来,问:“她这是怎么了?”

    维蒂希隐隐感觉哪里不对劲。

    两个混混打人的动作没有停止,可是街边橱窗鸟笼里的一只虎皮鹦鹉企鹅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扑打着翅膀就要钻出鸟笼,惊动了店主人。原本因为寒冷而缩在屋檐下的麻雀忽然不顾一切朝着飞向墙角,甚至是路灯下飞舞的蛾子,原本躲进烟囱的流浪猫,还有路过的一只被主人牵着的拉布拉多犬,也好像是看不惯流浪儿被人欺负一般,“汪汪汪”的大声叫着要扑过去。

    狗主人一脸懵逼的拽着狗绳,疑惑惊呼出声:“发生了什么?”

    维蒂希立即把妮娜抱起来递在托尼怀里,低声道:“带她走,快!”

    她跑到警亭叫来了巡警。

    混混打人的事很快得到了解决,维蒂希四下望了一圈,在确定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在这边之后才抬步离开。

    她没想到妮娜是个变种人。

    倒不是因为她没见过变种人,相反正是因为她见的太多,甚至于她自己就是,才会更深刻的体会到变种人生存的处境。政府总是说人类在努力和变种人融洽的相处,可越来越多的变种人都被送进了哨兵制动站的监狱。

    她不能想象,如果刚才发现妮娜是变种人的人是一个警察,或者是其他人什么人,这个女孩会怎么样。

    她还有没有长大的可能?

    ==

    维蒂希在另一条街的街边找到了坐在邮筒上的妮娜和站在一旁的托尼。

    维蒂希和他对视一眼,半响之后,托尼先开了口::“所以……她是个变种人?”

    “而且看上去力量还不小?”

    维蒂希叹了一声,不置可否。

    “我本来想着就在这里或者附近的城市找个合适的家庭收养她,”托尼继续道,“现在看来恐怕是不行了,我得把她送到她该去的地方。”

    维蒂希知道他说的十有八九是泽维尔天赋少年学校,却还是问了一句:“什么地方?”

    “一所学校,”托尼伸手比划了一下,“专门为有天赋能力的小孩儿开设,我刚好认识那里的校长。”

    维蒂希心想我也认识,嘴上却随意的应道:“那还挺巧。”

    托尼道:“就是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愿不愿意去。”

    “我想。”妮娜忽然开口,抬头看着托尼。

    “你连泽维尔学校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就说自己想去?”托尼一边的眉毛挑的老高。

    妮娜认真的道:“我知道。”

    “真知道?”托尼忍不住逗她,维蒂希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

    从儿童服饰商店里出来之后妮娜看上去总算高兴了点,维蒂希第一次在她脸上看见真心实意的笑容。

    大概是因为明晚就是平安夜,街上的商店这个时候大半都开着,还有几个小孩拿着圣诞帽和玩具高高兴兴的往回家跑,有的等不及的已经将帽子戴在了头上。

    妮娜的视线随着那顶圣诞帽飘出去很远,维蒂希去玩具店问有没有圣诞帽卖,走出店门时,看见托尼忽然大步离开。

    刚开始还只是走着,后来就变成了小跑,他跑到街口,靠着一面墙壁慢慢坐在了地上。

    妮娜先维蒂希一步追了上去,等到维蒂希跑到他们跟前的时候,托尼正把自己的脸颊埋在雪堆里。

    “他怎么了?”维蒂希问道。

    妮娜指了指他们刚过来那边,商店门口的一个报纸栏。

    维蒂希走过去从里头抽出一张报纸,发现这些报纸都已经过期好久了,店主大概是有收集报纸的习惯。她翻了翻,发现这些报纸上报道都和超级英雄有关,而搁在最上面的一张,主版赫然是纽约之战时候的照片。

    她把那张报纸拿过去,问托尼:“是因为这个?”

    托尼仰起头望着墨蓝的天空,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夹杂着艰难的咳嗽,呼出去的热气很快被冬夜的寒冷掩盖。

    妮娜蹲下来拍了怕他的胸口,似乎是想让他不要再咳嗽。

    维蒂希开口:“纽约之战?”

    妮娜仰起头,问:“什么是,纽约之战?”

    托尼呻|吟了一声,抬起头靠着墙壁:“不要再讨论那件事了,求你们。”

    维蒂希弯腰把他扶起来:“那事已经过去很久了,难道你一直都这样吗?”

    “刚开始不严重,”托尼喘着气道,“但我总梦到,一直梦到……医生说我患了焦虑症,它就像是一个诅咒一样摆脱不了。”

    他说着略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想不通?觉得我软弱?”

    “没人这么想,”维蒂希将他扶到了公交站台的候车长椅上坐下,“事实上我曾经因为某件事而放任自己沉溺于酒精整整一年,要不是因为一个长辈找到我,我可能会死在酒吧里。”

    “那件事一定很糟糕。”

    维蒂希沉默了一瞬,才回答了他,语气却淡淡的:“对我来说……不亚于天塌了。”

    托尼勉强的笑了一下:“听上去比纽约之战严重多了。”

    “不,”维蒂希说,“很简单,只是一个人的死亡。”

    托尼看着她半响,道:“可是你看上去不像是个酒鬼。”

    “我戒酒了。”

    托尼的嘴唇动了动,呢喃道:“但愿我有一天能‘戒掉’纽约之战。”

    “你会的。”维蒂希拍了拍他的肩膀。

    候车长椅正对着街道另一头的的圣诞橱窗,里面是五彩缤纷的小串灯和一棵装扮了一半的圣诞树,圣诞老人的帽子都还没有套上去,外窗台的宽沿上却已经落了一层厚厚的白雪。

    她低头对妮娜道:“你在这里陪着他休息一下,剩下的东西我去买。”

    托尼撑着长椅靠背就要站起来,却被维蒂希按着他的肩膀又压了回去。

    “我一会就回来,”维蒂希道,“稍等就好。”

    她说完转身走向了街道尽头,她步子迈的很大,转瞬之间背影就迷蒙在了夜幕风雪之中。

    可是没过几分钟又折了回来。

    托尼惊讶的问:“这么快就买好了?”

    维蒂希敷衍的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两个花花绿绿的东西朝着托尼和妮娜晃了晃,然后分别往他们的手里一杵,什么话都没说又转身匆匆离开。

    托尼和妮娜同时低头,同时发现自己手里多了一支棒棒糖。

    五彩斑斓,绚丽缤纷,让人眼瞎。

    托尼:“……”

    他面无表情道:“她是不是焦虑症有什么误解?”

    而妮娜没有理会他,慢慢拨开糖纸,把棒棒糖塞进了嘴里。

    半响之后才偏头,对他说:“很甜。”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是万磁王的小女儿妮娜,我特别心疼她,所以在我文里她绝不能死。后文会解释原因,剧情相关就不剧透了。

    ★你们别乱站cp啊喂,站错了以后要哭的。

    【小剧场】

    你妮(拿着棒棒糖):她是不是对焦虑症有什么误解?

    ——真甜。

    作者:给我的小可爱们每人发一支托尼同款棒棒糖,来留言啊!

    女孩愣了一下,然后露出欣喜的笑容,立即从台阶上爬起来,跑进了黑洞洞的门厅。

    托尼打开防盗门将她带了进来,看到厨房门口的为维蒂希时她的笑容收敛了一些,脚步小心翼翼的,似乎在害怕又被赶走。

    维蒂希用锅铲指了指卫生间,问:“先洗澡再吃饭?”

    女孩点了点头,然后抱着破帽子跑了进去。

    “我还没把毛巾和衣服给你呢!”

    他们结账的时候,超市门口的保安似乎和谁起了争执,他厉声喝道:“你不能进去,离开这!”

    维蒂希出去时正好看见保安将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推开,那孩子瘦瘦小小,被他随意一拨就退出去好几步,可是她倔强的又跑了过来。保安生气了,一把将她搡开,骂骂咧咧的道:“没爸妈管的玩意,回你的垃圾堆里去!”

    维蒂希放下一根胡萝卜,回头:“那你说还有能买的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不要买酸黄瓜,也不要买胡萝卜——”托尼推着推车命令道。

    “那就让她待在外面吧。”托尼坐回了沙发上,不经意道,“下雪了,我刚看了天气预报,今晚的最低温度是零下十摄氏度——”

    维蒂希拿锅铲的动作一顿,几秒之后叹气道:“把她叫进来吧,明天一早就送她去孤儿院。”

    托尼不置可否的耸肩,然后打开窗户:“女孩!”,他叫她。

    “她还在屋子外边没有走?”维蒂希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问。

    托尼趴在窗户口朝外看了一眼:“她这么执著——你再想想,真的没见过她?”

    维蒂希将小女孩放下来,她的实际体重比她看上去要轻很多,长头发和刘海纠结在一起已经脏的看不出颜色,脸上也全都是污渍,还有一道擦伤。

    可是大眼睛却亮的惊人,她定定的看着维蒂希,生怕她跑了似的攥紧她的袖子,声音像是很久没说过话般沙哑,一个单词一个单词蹦豆子似的道:“你回来了。”

    “我记忆力非常好,”维蒂希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如果我和她有过交集一定能认得出来,她不是认错人了就是个小骗子,不知道打的什么鬼主义。”

    “土豆,西兰花……鱼子酱,还有甜甜圈。”

    维蒂希没有理会他,往推车里扔了几颗西红柿和洋葱。

    “我看倒不像,”托尼从袋子里掏出面包递给女孩,“她没必要偷。”

阅读[综英美]反派洗白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奇迹的召唤师》《天道图书馆》《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儒道至圣》《装甲咆哮》《大道争锋》《史上最牛主神》《重生DNF之全职哥布林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149/6791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