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朱家霖在一旁如丧考妣,卜恩则是很用心的吃着小姑娘请的冰棍。

    还真的看不出来,平时一向酷的不行的卜恩,会站在路边跟一个小姑娘一起舔冰棍,说来说去都是自己的错,带他来这一头干嘛,现在三个人站在路边吃冰棍,幼稚的不像话。

    不是吧,可是他马上要回粤城去了啊,这小姑娘,还未成年吧!!

    白甜甜耷拉着眼皮子,一言不发的看着远处,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脑补过多的两人。

    “那个,白甜甜同学。”卜恩注意到她的睫毛,很长很翘,比那些弄假睫毛的女生自然多了,也更好看。

    白甜甜把嘴里的冰块嚼的咯嘣响:“不行啊。” WWw.8Yue.ORG

    呃——还没想到会被别人这样赤果果的拒绝,又听她说:“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但大多数家传玄门之术,是不允许私底下切磋的,除非——”

    “除非怎么?”卜恩突然很感兴趣。

    “除非拜师咯。”她眨了眨眼睛,不像是在调戏他:“对吧,到底是我拜你为师,还是你拜我为师,这都不合适啊。”

    起先听说他姓卜,对他的来历还有点感兴趣来着,谁知道这个人不是自己要找的人,随着带着的铃铛,在遇到他那几次都没有响。

    她有些失望。

    可能觉得她有点好玩,卜恩跟朱家霖对视一笑,忍俊不禁。

    “我走了,谢谢你帮我忙。”突如其来的一个微笑:“真的谢啦!”

    看见她突如其来的笑容,卜恩心里突然扑腾腾的直跳,像刚才那样。

    今天算是比较幸运了,一大清早就来到集市,没花多久功夫就把茶叶给卖完了。

    带着轻快的步伐回到家,家里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最近爷爷的腿脚也好了很多,能够下地拄着拐杖倒出走了,但要他走多远,估计悬,怎么爷爷也不在家。

    在门口叫了几声爷爷和伯妈,家里安安静静地一点响动都没有。

    “出大事了,甜甜,你快去村部看一看。”陶家婶子哆哆嗦嗦地跑了进来,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这个陶家婶子一向一惊一乍,上次她晕倒了,这婶子直接嚷嚷她是不是死了,她当时就很不爽了,人家不过是晕倒而已,至于这样咋呼吗?

    所以今天看见陶家婶子这样咋呼呼的,白甜甜就不以为然了:“怎么回事,我爷爷和我伯妈他们呢?”

    陶家婶子跑得气喘吁吁,这会儿在白家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喘。

    但仔细看她,并没有黑云笼罩啊……

    “你爷爷跟你伯妈两个伯伯都去村部了,你也去看看吧,出事了。”

    连爷爷都去了,看来事情不小。

    等到她赶到村部的时候,除了爷爷还有村长,其他人都散了。

    爷爷跟村长都坐在村部里面的椅子上抽烟,几个穿着衬衣的人,拿着本子记录着什么,居然在这里面还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朱修,至于其他人……

    这会儿都散了吧。

    看见陶家婶子领着白甜甜过来,村长一脸不耐烦的站起来:“没有什么热闹看了,赶紧走人吧。”

    村里开进来一辆车,又还有省城来的干部,大家伙都来这里看热闹来了,还以为有多大的事情呢,不过灵山村这个地方相对来说比较封闭,最远就去过县城,大家都没有见过省城粤城来的客人,所以都来凑热闹来了。

    村长觉得不太好,把这帮爱看热闹的妇孺一股脑的赶走了。

    陶家婶子站在旁边干瞪眼。

    恰好朱修站起来了,看见白甜甜,堆着一脸笑意的对旁边那位穿着衬衣的人说了句什么,那人也就站起身来,阻止村长把白甜甜赶走。

    所以陶家婶子还是没进得来,但白甜甜被村长叫了进去,还给了她一瓶矿泉水。

    都给了水,看来要问话了。

    那位穿着白衬衣的人站起身来,很客气的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肖斌,文武斌。”

    村长连忙介绍:“这是我们村有名的玄学大师白大师的关门弟子,之前一直在县城读高中,想不到小小年纪就学有所成,这位是粤城过来从事特殊案件调查的肖同志和冯同志。”

    刚才他可不是这样一副嘴脸!

    粤城跟灵山村所在的地区同属于一个省,但粤城是省会,比灵山村这一带要发达的多,这样看,是省里面都来人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白甜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要说朱修这种土大佬,看个风水,抓个鬼,叫她帮个忙还说的通,省城的“同志”过来叫她一个小丫头帮忙,可真是前所未闻,看来之前朱修说的那几句话,肯定是把自己捧到天上去了。

    现在刚好是中午,天很热,村部只有一台破旧的电风扇,肖斌后背全湿了,衬衣也贴在背上,一只手拿笔,一只手拿着一个手帕不停在额头上擦汗。

    村长不敢怠慢了省城来的客人,叫人去小卖部买点冰的矿泉水过来,这会儿还没到,自己坐在旁边都觉得尴尬丢人。

    村长见白甜甜进来,把自己的座位都让给她,刚好他自己想做的远一点。

    肖斌伸出手来,是要跟白甜甜握手的意思:“你好,目前我们遇到一些比较难的问题,需要您给我们一些帮助。”

    帮助?

    不会是免费的吧,政府部门调用民力,给钱吗?

    她犹犹豫豫伸过手去,肖斌很绅士的在她手指处轻轻一碰,就算是握手了。

    “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上忙?”她犹犹豫豫的问。

    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小的小孩子,是朱修口中的那个“大师”?

    肖斌带着审视的眼神看着白甜甜。

    这样看,叫白甜甜觉得很不舒服了:“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我先带我爷爷回去了。”说着就要去拉爷爷了。

    朱修连忙站起来打圆场:“肖同志你可能不了解,这位白林白大师,在我们这里很出名,这位小白老师,也是尽得了白大师真传的。”

    看来朱修是个牵线人,源头还是上次帮朱老爷子驱邪避灾这件事情,而这位肖斌,看来跟朱修是认识的。

    这就有些意思了。

    听朱修这么说,肖斌还是似信非信:“是这样的,我们单位现在要招收一些异能人士,协助调查一些比较特殊的案件,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参与甄选。”

    甄选?

    仅仅只是一个甄选而已,白甜甜还想知道,这种单位到底待遇怎么样呢。

    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不是很方便,但早晚要给他露一手。

    她的眼睛盯上那位姓冯的人身上。

    看面相,就是看气运,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人最近运气怎么样,一般来说。好运坏的运气,都可以从气运上看出来,气运也是总在变化中的,比如说最近这段时间运气好了,气运就是红光满面,运气差了,则是乌云密布。

    但,看得出来他最近运气很差……

    印堂发黑不说,身上有一种浓浓的煞气,怎么这个肖斌把他带来,是要考核自己的吗?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求留言啊~~

    本章发20个红包吧!

    “恩?”白甜甜终于淡定的扫了他一眼了。

    卜恩心中扑腾腾的跳了跳。

    她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穿着的是这边土家族的民族服饰,手上戴着一个很古老的款式的银镯子,一头乌黑的秀发,都扎到头顶上,绾成一个小啾啾,让人忍不住想去扯一把。

    他突然觉得口有点干,可能是吃加了甜蜜素的冰棍的原因,但扔掉吧,又好像太不尊重人了一些。

    “那天其实我想问你,大家都懂玄门之术,可以切磋一下吗?”卜恩倒是诚心实意的问她的。

    卜恩指着旁边的摊子:“我有点口渴,请我吃个冰棍怎么样?”

    一根冰棍才五毛钱,所以请朱家霖也吃了一根。

    卜恩更烦难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还差一块钱…..白甜甜犯了难。

    那天听朱修说她也懂玄门之术,他还挺想跟小丫头切磋一二,谁知道她冷冰冰的不爱搭理人。

    那天在大槐树下又碰到了一次,谁知道又没有搭讪成功。

    也不知道她收的那几个小鬼送走了没有…….

    想到这里就挺不是滋味的,要知道卜恩在学校可是抢手货,他是校篮球队的主力,家境又非常好,再加上他平时也不太爱搭理这些女孩子,越是这样,女孩子们越是喜欢他。

    他可是连系花都拒绝过的人呢,会看上这个小姑娘?

    以前也没有见到过卜恩对哪个女孩子这么上心过……

    他是不是看上这小姑娘了啊!!!

    卜恩则是一脸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个小姑娘,说是小姑娘,其实也是因为她长得比较显小,说起来,她最多比自己小两三岁吧,不过那酷酷的劲头,看上去还是挺有意思的。

    总不能搞出来明天去他家给他送两个鸡蛋这么出格的事吧。

    但白甜甜不想欠他。

    摊子老板脸色也不太好,很少有人这么早破一百块钱,只买了三根冰棍的,还不知道是不是□□,她反复看着眼前那张毛爷爷,生怕弄到一张□□。

阅读玄学大师在九零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全职武神》《汉乡》《重生似水青春》《飞剑问道》《我有一座恐怖屋》《篮坛第一外挂》《全球高武》《大数据修仙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154/6792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